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六二十倍增幅的两百万战力

五百三十六 二十倍增幅的两百万战力

且不说徐帘到底欠揍与否,在众人全速赶往齐云镇的缘故之下,天色还沒有彻底的暗下來,齐云镇的入口便已经映入了沈言的眼帘内,

“云拾霜应该会在云家,我们现在就去找她。沈言见终于到了目的地,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轻声道,

“徐帘。”不过他却发现徐帘的眉头紧锁在一起,似是在思索着什么,于是用略带疑惑的语气唤了一声,

“嗯。”徐帘抬起头來,然后用平静的目光望着他,“有什么事么。”

“沒有……只是奇怪你在想些什么。”沈言摇了摇头道,

“我觉得以你所说的时间來推测,云拾霜此刻应该已经离开云家了。”徐帘见他沒有追问,于是便如此出声道,

“无论她离开云家与否,也该要去云家一趟吧,否则怎么找她。”

“九州大陆,共分九州,衍州,雍州,豫州等……”徐帘听到沈言的话,不置可否的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后侃侃而谈,

“云家本是洛州的普通家族,但在三万年前不灭剑帝林沉的扶持之下,此后一跃成为衍州鼎鼎有名的大族。”

“若是云拾霜不在云家,那只需要去衍州的云家找她便是。”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方才明白这厮刚才是在想些什么……绝对是在整合自己记忆里,有关于九州大陆的那些资料,

“三万年……看來九州大陆的历史极其久远。”沈言感叹了一声,

“九州大陆,南大陆以及天元本陆,在十九万年前是一体的,那个时期它们被共同称作天元源陆。”徐帘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讲述起这些不为人所熟知的历史,

“十二万年前大陆崩坏,天元源陆的界山随之分为三块。”

“在现今天元大陆的这一块是雪天穹,南大陆的那一块叫做擎天山,九州大陆的那一块被称之为圣山泰岳。”

“三万年前冥帝意图以整个泰岳为材炼一柄天下无敌的邪剑,但却被不灭剑帝林沉阻止,再度封印了泰岳山下窜逃而出的无数妖魔。”

沈言听着听着却是突然想到了些什么,

“你的意思是,这三块大陆冥冥之中是有联系的,师尊镇压雪天穹,也有可能是因为擎天山或者圣山泰岳出了问題。”

“这样理解的话,应该也沒有错。”徐帘点了点头,“不过雪天穹占据了当初整个界山的五分之四,擎天山占去了剩下的百分之七十,而圣山泰岳则是最小的一块。”

“所以你也可以理解为,雪天穹和擎天山,以及圣山泰岳下都镇压着无数的邪魔。”

“这也就代表着当初的界山,封印着什么恐怖的东西,而根据三块山峰的大小,那被镇压的最恐怖的存在,五分之四的几率应该会处于雪天穹之下。”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眼底却是掠过一丝谨慎,

“徐帘……照你这个说法,师尊他岂非很危险。”

“危险,那倒不定。”徐帘摇了摇头,“我通过对比,发现九州大陆上的剑帝之境,也即是三万年前镇压冥帝的林沉所达到的境界,换算成天元本陆上的修为,。”

“应该是在聚灵境,聚日月星辰灵气的地步,也即是大宋朝的帝王刚刚触摸到的境界。”

“而北剑仙的修为,初步估计在丹境上下,在他沒有损耗掉自身修为和全身精血的时候,战力很可能达到了足以硬憾封王之境的地步。”

“那现在呢。”沈言想起大长老此时的模样,言语都有些颤抖,

“现在北剑仙单纯依靠万般剑意,至少应该拥有者不低于聚灵境的战力。”徐帘沒有丝毫迟疑,便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那你的意思是说,师尊现在的实力,能和三万年前的不灭剑帝林沉交手,也就代表着雪天穹下镇压着的存在,根本威胁不到他。”沈言迟疑了一下问道,

“你要弄明白一个问題,林沉所对付的冥帝和圣山泰岳之下镇压者的无数妖魔,只是界山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徐帘摇了摇头,

“而雪天穹占据了整个界山的五分之四,那么换算一下,如果界山为十成,雪天穹就占了八成,圣山泰岳则只有六分。”

“也即是说,你要将不灭剑帝的实力放大到超过二十倍以上,才能和界山之下真正镇压着的存在相提并论。”

沈言听到这番话,却是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气,

二十倍,

这不是一个人换算成二十个人就能完全概括的力量,一个普通人的力量扩大二十倍,他就能和真正的修者战斗,

这个基数越大,扩大二十倍后的力量也就越恐怖,

如果普通人的战斗能力是1,强身阶,塑体阶的修士战斗能力为20,

那么沈言的实力就是100,扩大二十倍后就是2000,大长老的实力则是10万,扩大二十倍后就成了能将天给捅个窟窿的200万,

“当然……其实这种概率发生的可能性很小。”徐帘露出了一丝了然之色,“否则雪天穹下的存在真的出世,只怕整个天元本陆就会完全毁掉。”

“天道虽然无情,但也不会莫名其妙的抹掉一个世界的本源之陆,所以北剑仙他,极有可能……是在耗费自己的修为和生命,在修复者雪天穹和擎天山,圣山泰岳上共有的封印之痕。”

“所以我大胆推测,这一次修复封印之痕,北剑仙会成功,因为雪天穹之下封印着的存在虽然被封印稍弱的擎天山以及圣山泰岳之下的妖魔呼唤着有了动静,但天道却不容许它出世。”

“但天道无情,却不能干预这种已经存在于既定轨迹上的事情……所以他就让大长老去做这补完封印之人。”

“可雪天穹之下的妖魔被唤醒,属于天道也不能干涉的既定运行轨迹,那么大长老让其再度沉眠,也即是变相的不顺天意,不合规则……”

“所以他才会落到而今这种地步。”徐帘这番话纯粹属于自己的推测,而他的猜测也已经无限接近于事实了,

“师尊他……会不会出事。”沈言沉吟了片刻,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題,

“不会,在天道之中他已死,但却仍存在于世,靠的便是他那浩瀚无穷尽的剑意。”

“只要不狗血的撞上那万分之零点零零一的几率,让雪天穹下的存在提前觉醒,北剑仙这一次仍会安然无恙。”徐帘斩钉截铁的给出了一个答案,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那种地步的交手……是以一身剑意能逆天夺命的北剑仙之事,你就算心有余,但却也是力不足以为之。”

沈言听到了徐帘毫不容情的话,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在想些什么,你似乎总是知道。”

“齐云镇已经到了……我们还是暂且放下界山和雪天穹等事。”徐帘并沒有回答沈言的话,而是指了指近在眼前的齐云镇入口道,

“而且这一次就算不能得知云拾霜的消息,我觉得九州大陆你也有必要去一趟。”

“为什么。”沈言一边往齐云镇内走,一边偏过头去询问道,

“根据我脑海中的记忆,九州大陆,衍州最为强大的三个势力,上三天之一的紫禁天内,有着一枚寒月冰魄。”

“相传是三万年前不灭剑帝在万丈冰窟内得到,此后将其凝为了一柄灵剑镇压在紫禁天内。”徐帘的话音落罢,便看见了沈言一脸的愕然之色,

“徐帘,你确定你不是想要我去送死。”徐帘不但是个妖孽,还是个奇葩,沈言心头满是无奈,

不灭剑帝就算比不得大长老鼎盛时期的力量,那也是整个九州大陆都承认的至高强者,

还有什么衍州上三天,听起來就跟清虚殿一样,是声威赫赫的地方,自己去抢夺不灭剑帝铸成的灵剑,那不是找死么,

“你可以选择不去……不灭剑帝是三万年前的存在,此时只怕早就不知道跨越到了哪一个世界去,而且就算知晓你夺取到了那寒月冰魄铸成的灵剑,也决然不会出手对付你。”徐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重点好像不在这个地方吧。”沈言愕然的看着他,“你确定以我周天晶障的修为,能在那个什么上三天内胡來。”

“九州大陆现在的修为体系大概处于什么层次我并非很清楚……但三万年过去,整个大陆上的绝强者只会越來越少。”徐帘出声道,

“这和天元本陆三万年前上境强者的数目乃是现在的数十倍,是一样的道理。”

沈言看了徐帘半响,终于确定后者不是在开玩笑,

“我觉得……紫禁天作为整个九州大陆的上三天之一,肯定被一个巅峰势力占据着。”

沈言刚说到这里,徐帘便冷冷的笑了笑,

“去与不去你自己决定,纵观我脑海中无数的经典……你能很容易便得手的寒月冰魄,也仅仅只有赤幽玄手里这一枚,以及九州大陆紫禁天内的那一枚罢了。”

“反正我又不用修复断天刀,随你怎么选……”徐帘一副我又不干涉你决定的模样,沈言终于忍不住的顿住了步伐,然后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

“去,怎么不去。”

PS:俺认错,这一章的确是标題党⊙﹏⊙b另外小仙今天拉肚子,都给虚脱了,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