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七骑个大白狼

章 节五百三十七 骑个大白狼

云拾霜果真不在云家了。

沈言从云家出来之后,一时之间心头却是有些歉然。

他可以想象对方必然是在云家等待了许久的……但他却一直没来履行自己的承诺。

而且云拾霜显然不愿意就此放弃让家族回归云家本族的机会,所以就算机会很渺茫,她也绝对会去衍州走上一遭。

“徐帘……依云睿的话来说,我们如果要去衍州。有两条路,其一是渡过极寒潜渊,其二便是借传送之阵!”众人从云家出来,走出齐云镇后,沈言如是说道。

“而云拾霜因为是前往衍州云家本族,所以直接借用了苍木州州府的传送阵去往羯罗边境,此后再以云家数十年的收益换来的灵晶,使用羯罗朝的阵法传送到洛州!”

“你觉得我们应该选哪一条路?”话音落罢,沈言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

“极寒潜渊……聚灵境强者都不敢轻而易举涉足的地方。你觉得凭我们三人,有横渡整个极寒潜渊的实力么?”徐帘冷笑一声。

“或者我应该这样问,你觉得我们三人去了那里,能活上多久?”

“一刻钟?半刻钟?还是半盏茶的功夫?”

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没必要抓着一个机会就数落我吧?直说我们选另外一条路便是!”

“我乐意!”徐帘眉头一挑,神色之间却分明没有丝毫的得意之色,仍是平静的有些诡异。

“好吧……暂且先不谈论这个问题。”沈言满面的无奈,旋即岔开话题,“徐帘,依你的意思,我们如果要通过传送阵传送到九州大陆,应该选择什么路线?”

徐帘微微沉吟片刻,而后瞳孔蓦然一缩。

“敞若为了节省时间的话,那么取路大宋朝的帝都传送阵法,就可以直接传送到九州大陆。处于州府的传送阵,还需要多费一番周折。”

沈言听闻他的言语,却是不由得沉默了片刻。

“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我不建议去帝都,因为那极有可能会让我们白跑一趟。”徐帘点点头,“那么现在,我再给你两个选择。”

“其一如同云拾霜一般,从苍木州……”徐帘言及此处,却是顿了顿,“苍木州的柳重山和北剑仙起了冲突,我们还是不要自投罗网的好。”

“那么就只有选择其他州府了。”

“其二便是取路苍梧尊者传承的试炼之地,也即是。登天台!”徐帘的眼底泛起一丝莫名之色,而后沉声道。

“苍梧尊者的传承……登天台?”沈言喃喃自语了片刻,有些犹豫的望了徐帘一眼。“他的试炼传承之内,有传送阵法?”

徐帘点了点头:“不错,根据我的记忆,他的传承之内,拥有着直接传送至九州大陆的阵法,这也是苍梧尊者当初为自己留下的一条后路。”

虽然徐帘的回答很肯定,但沈言还是有些难以作出抉择。选择去其他州府借用传送阵的距离,太远了。而苍梧大草原虽然很近,但……

“那一百零一层登天台可不是那么好走的,敞若我们到了苍梧大草原,却被登天台困住了怎么办?那不是还得要再去其他的州府走一程。”

徐帘听到沈言的话,却只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登天台的试炼……我有办法应对。”

“那还说个屁!我们就从苍梧尊者传承内的传送阵法前往九州大陆吧,说不定因为赶往苍木州府和羯罗那里传送阵的路程缘故,我们反而会比云拾霜早到九州大陆呢。”

沈言本来还一副犹犹豫豫不知道选哪一条路的模样,见徐帘表示自己能结局登天台的试炼,他当下就兴高采烈的笑了起来。

苏怡现在似乎变得很是恬静,见着沈言兴奋的模样,她也是轻轻的抿起了嘴角,若非脸上那恐怖的疤痕和脓疱还未消失掉,只怕能让任何人为之呆滞。

当然……徐帘这厮例外。

既然沈言都已经做出了决定,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徐帘耸了耸肩,也便不再言语。

三人顺着出了齐云镇后的辽阔平原,一路往苍梧大草原的方向行去。

而在他们所看不到的地方,一名身上的长裙以及俏脸上都糊的跟花猫似的的女子,正骑着一只硕大的白狼朝万剑宗的方向行去。

“哇……小白,加油,快点跑!!!”沈如烟一脸兴奋的抓着身下白狼的脖子,然后迎着风声喊道。

那一日在南酒仙离开之后,她本以为自己要葬身山谷,让一大群野狼果腹了。

没想到最后却莫名其妙的引出来了一只很大很大的白狼把群狼全给吓跑了,而且那白狼居然还表现的极其人性化的亲昵模样。

沈如烟自然不清楚……这乃是因为当日西佛陀三禅杖打进她体内的浩瀚佛家金光的原因。

不过这白狼居然能大概听懂她在说些什么,于是之后沈如烟就尽量少休息,骑着大白狼没日没夜的往万剑宗的方向赶去。

在夜里她困了即便是不小心睡着,也根本不会被这白狼从背上甩下来,所以她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跨越如此之长的一段距离。

夜来夜走,日升日落。

这三日内,沈如烟只是在一处溪流便停留了一段时间,用一些野果果腹之后,便再没有从小白的背上下来过。

当初沈如烟也害怕将小白给累坏了,没想到这只大白狼竟是天赋异禀,仿佛根本不知道疲累为何物一样。

如果沈如烟知晓,这只大白狼,乃是神魂觉醒的妖兽雪夜孤狼,不知道会不会惊得美眸都瞪得滚圆。

在沈如烟已经骑着小白跑进万剑宗山门所在的雪地之上时,万剑宗山门处,也正在着手办着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万剑宗山门外的雪地之上,楚青衫以及衍天辰,凌霜,和后山的隐世长老都聚集在此处。

“凌师弟,天辰师弟……惊天剑阵以我们的修为是难以布置出来,因而此次我们便从领地级的顶尖宗门。”楚青衫见众人都各自站好了位置,终于开口道。

“罗天阵宗,请来了阵修浮云真人。还请诸位在之后布置破军星斗之阵的时候,能尽力配合浮云真人。”

楚青衫这一番低姿态的言语,倒是让看起来仙风道骨,外貌约在五十余岁上下的浮云真人一脸的惬意之色。

“楚长老不必担心……虽然紫薇帝星之阵,以及周天星辰大阵我还没有那个能力布置出来。但这破军星斗之阵,我布置的次数也已不下双十之数,所以诸位大可放心!”

这浮云子一脸的高傲,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已经被别的山门请过去布置过了二十次阵法。

而这也是大部分宗门的无奈……阵修完全就是一个不同的体系,需要耗费极多的时间去钻研,而且还要有天赋。

惊天大阵被破,这浮云真人根本就不可能布置出来。除非是那些州府级,甚至于即墨族的老家伙出手,才能让这种近乎完美的护山大阵重现。

不过可想而知,万剑宗也没有那个本事请到那些人的出手。自己宗门内的阵修则是更不够分量,因而只能花费巨大的代价,寻求罗天阵宗的帮助,先暂时的度过这一段时间。

(我呸!)

凌霜眼底泛起一丝淡淡的不屑,还紫薇帝星之阵,周天星辰大阵……这种东西,连罗天阵宗的宗主和那些长老,都不敢肆意谈论,这浮云真人也是有脸,竟然敢用这两个放眼大宋都鼎鼎有名的阵法来说事。

“……如此一来,有劳浮云真人了。”楚青衫也知晓此人似乎极好面子,所以似乎根本没有将先前的话放在心上。

再度商议了一番细节之后,楚青衫便抬手请浮云真人着手布置阵法。

但话音落罢之后,他却发现浮云真人竟是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楚青衫不由得转过头去看了一眼。却见后方,竟有一人骑着至少都在神醒之境的雪夜孤狼而来。

而让浮云真人两眼发直的,也正是这雪夜孤狼。要知道整个苍云郡,包括整个苍澜领,想要让这种异兽成为自己坐骑的修者,可绝对不会少。

“雪夜孤狼……”浮云真人贪婪的舔了舔嘴唇,旋即将目光转向了楚青衫。“楚长老,那异兽背上之人,不知是万剑宗的哪一位长老,亦或者某一位长老的高徒?”

楚青衫微微一愣,此刻才发觉那速度极快的雪夜孤狼,似乎的的确确是朝着万剑宗的方向而来。

他不由得仔细打量了片刻,虽然沈如烟有些憔悴和风尘仆仆,脸上也糊满了这三日疾驰而来的灰尘泥土,但楚青衫还是能勉强辨认出她的本来面目。

于是乎在浮云真人期待的目光之下,楚青衫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浮云真人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见雪夜孤狼背上之人,已经来到了近前,而且直接翻身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沈如烟本来还一脸兴奋的从小白背上翻了下来,不过等她刚刚站定,却发现周围一大群人都是目不转睛的望着她。

女子脏兮兮的脸庞一下子变得通红,旋即怯生生的问了一句。

“……这里,是万剑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