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八光

章 节五百三十八 光

楚青衫微微愣神了片刻,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的确没有见过沈如烟。

但是浮云真人却已经用极其垂涎的目光打量着沈如烟,或者说是她身旁的雪夜孤狼。

听到沈如烟怯生生的询问声,他竟然喧宾夺主般的抢过了楚青衫的话头。

“不错不错,小姑娘,这里的确便是大名鼎鼎的万剑宗了!”

浮云真人话音落罢,旋即眼角神色一转。

“小姑娘……你是来做什么的?”

沈如烟用目光在四处打量了一圈,虽然感觉所有人的面上都满是威严之色,可她分明没有半分的畏惧。

这既是徐帘言语中的大无畏之魂。

“你是不是来拜万剑宗的诸多前辈们为师的?”那浮云真人眼珠子转动了片刻,旋即也不待沈如烟答话,直接出声道。

“虽然万剑宗的诸位长老,都是修为了得之辈。”浮云真人咳嗽了两声,“咳咳……但你一个女子舞刀弄剑却是不妥。”

这番言语,直接无视了众多万剑宗长老们的颜面。

但在楚青衫暗自流露出的神色示意下,众多长老还是强自压抑住了自己的怒气。

毕竟他们此时尚且需要对方布置破军星斗之阵,在这种关头得罪了浮云真人,却也是着实不妙的做法。

“本真人乃是领地级宗门,罗天阵宗的外门长老之一。我看小姑娘的精神饱满,谷窍流萤,端得是一等一的阵道天才!”

在雪夜孤狼的诱惑之下,就算沈如烟的天赋渣的不可救药,只怕浮云真人也会昧着良心说她的天资是前五百年难出,后五百年也难出。

“但……本宗乃是领地级的宗门,所以在这个时候收徒,并不符合规定。”

浮云真人见沈如烟一脸茫然的样子,也不敢再故意卖关子,假装咬了咬牙。

“本真人便收你为亲传弟子……也不算违背了皇朝律法。只需要你将这只雪夜孤狼,送给本真人便是。”

浮云真人为什么会恬不知耻的直接去要,是因为他不相信自己给出的条件,这个万里迢迢来万剑宗拜师的女子会拒绝。

他觉得沈如烟,应当是根本不知晓雪夜孤狼的珍贵。所以直接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来,对于这种涉世未深的女子,你若是关子卖的太多,她反而会不知道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小白?”沈如烟伸出手去摸了摸大白狼的头上的柔滑的毛发,然后微微迟疑了一下。

不过在她将目光转动了一圈之后,发现其他人竟然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于是自然而然的便认为面前的浮云真人,就是万剑宗主事的人了。

“……我只是,来万剑宗找我小弟的。”沈如烟愣了愣,然后方才小声道。

凌霜听闻此言,却是忍不住暗笑了起来,没想到这浮云真人压根就从头到尾猜错了……对方根本便不是前来拜师的。

“……就算是来找你小弟,也可以拜本真人为师学习阵法对不对?”浮云真人一听,于是急急忙忙的出声道。

沈如烟心头却是暗自嘀咕起来,怎么南酒仙爷爷是这样,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和尚也是这样……现在连面前这个浮云真人,竟然又是这样。

这三个人都想收她为徒。

不过第三个人,似乎恰恰忽视了沈如烟本人,而将重点放在了雪夜孤狼的身上。

“既然你想要小白,那我可以把它给你……”沈如烟想了想,然后拍了拍雪夜孤狼的毛发,后者人性化的发出了一声呜咽。

浮云真人顷刻间便上前一步,想要将雪夜孤狼制衡。

“不过……你得先告诉我小弟在在哪儿?”沈如烟并没有阻拦他,反而是侧开身子,然后柔柔的询问出声。

不过此时浮云真人已经走到了雪夜孤狼的近前,哪里还有功夫去理会沈如烟的询问,只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你在万剑宗找人,去问楚青衫楚长老便是。”

沈如烟道了一声谢,然后凭直觉朝在浮云真人说出楚青衫三字后,目光便落在自己身上的老者走去。

“楚长老……你能告诉我,我小弟在哪儿么?”沈如烟欠身一礼,然后就眼巴巴的看着楚青衫。

后者打量了他半响,却是越看越心惊,因为他起先以为女子没有半分修为……但此时却发觉,以自己的实力,竟也是看其不透。

并非是那种没有修为的感觉,而是深邃如大海,或者说掩藏着什么的感觉。

在微微愣神了片刻后,楚青衫才苦笑着摇了摇头。

“小姑娘……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小弟的名字叫做什么,若他确是我万剑宗之人,老夫定然知晓。”

沈如烟一愣,旋即就歉意的一笑。

“楚长老,抱歉……是我太过心急了。我小弟叫做沈谪仙,是紫云城附近沈家的那个沈谪仙!”

楚青衫在听到这三个字的瞬间,眼眸中便泛起一道锋芒。

北剑仙闻名天地,沈言因为北剑仙闻名万剑宗。

尤其是那一日木州令来此,却被北剑仙一眼斩去了手臂之后,整个万剑宗上下所有轻视大长老的声音,尽皆沉默了下去,再不敢有分毫关于大长老的妄言。

而沈言却是抬眼之间就能灭杀木州令存在的弟子,可想而知……这样的背景,就算放眼整个苍木州,又有何人敢惹?

“沈言他……已在半月之前,便离开万剑宗了。”楚青衫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大概是半月的时间,也即是沈言等人从念月小峰往齐云镇而去的那个时候。

沈如烟闻言,整个人如遭雷殛,旋即便忍不住颤抖着退后了一步,一个蹒跚便将自己弄得摔倒在了无垠的雪地之上。

“小弟他怎么会离开万剑宗呢?这是整个苍云郡最顶尖的势力之一,只有在这里修行,他才能成为强者……”沈如烟一边喃喃自语,一边却是泪眼朦胧了起来。

“难道……是在万剑宗受了太多的欺负么?或者是被师门长辈赶出宗门了……”

“只是这样一来,小弟若是返回沈家,看到那一地的废墟,在无家可归之下,岂不是会浪迹天涯……我又该到什么地方去找他?”

苍云郡太大,苍澜领更大,苍木州,乃至整个大宋皇朝……那是常人一辈子都走不完的地域范围,沈如烟越想越觉的悲观,一个没忍住便开始嘤嘤啜泣起来。

楚青衫听闻她这一番喃喃自语,倒是直接愣在了原地,旋即捋了捋胡须连连苦笑了出来。

“小姑娘,放心吧……你那小弟的本事,可高的紧。”

“不单单修为能打败整个万剑宗最厉害的八名弟子,到了今日……或许已能和某些长老相提并论了。”楚青衫还是没有弄明白,沈言现在的修为,到底处于什么境地。

服用涅槃丹,触摸到晶障,这样仅仅是徐帘和大长老知晓的事情。

沈如烟嘤嘤啜泣了半响,方才反应过来楚青衫是在和自己说话。

在细细听完之后,她一下子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的背上也如同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

“你说小弟不是让宗门赶出去的?他那么厉害,宗门也没有人欺负他对不对?”

楚青衫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背后站着那么一尊大神……连木州令都被一个眼神吓得直接溃败而逃,谁敢去惹沈言?那不是明摆着找死么。

“没错……”但看见沈如烟的眼神,楚青衫也只能如此回答她了。

“既然这样,那小弟是不是被宗门派出去办事了?我该去什么地方找他呢?”沈如烟的俏脸因为兴奋而显得有些红扑扑的。

“……”我要是知道他在哪儿就好了,沈言这个弟子,倒是比我这长老轻松多了。楚青衫苦笑了片刻,旋即在心底暗自道。

“沈言被他的师尊,也即是万剑宗的大长……”楚青衫刚说到此处,却是一愣,因为当时大长老已经说过他此后不再是万剑宗的大长老了。

“也即是北剑仙……他被北剑仙派去做事了。但你并不用担心沈言,他还会回万剑宗来的!”

“你只需要在念月小峰之上等上一段时间,应该就能见到你的小弟了。”

沈如烟眼神略微黯淡了片刻,旋即却又闪亮了起来。反正也已经找寻这么多天了,就算迟些见到沈言,好像也不是什么接受不了的事情。

“谢谢你了楚长老。”沈如烟话音刚落,却见楚青衫的神色一滞。

“楚长老,衍长老救我……这畜生,竟是周天大圆满的修为!!!”原来不知为何,那浮云真人根本无法用言语说动雪夜孤狼,于是他便准备用强,却遭到了小白了的强烈反击。

他虽然也是周天境,但却离着大圆满天差地远,所以此时慌张之下,竟是披头散发被撵的到处乱传。

“天狱。锁。”楚青衫的修为乃是半步晶障,其所修的天狱剑道,更是上剑道之一。

此时凝真气成剑,一剑之下,那雪夜孤狼便直接被封锁在了原地,动弹不得半分。这既是晶障阶修者,领悟了剑之真意修者的力量。

“该死的畜生。”浮云真人狼狈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然后一脸阴狠的朝雪夜孤狼走去。

“你要做什么!”见浮云真人一边走,一边扬起了手掌,似乎作势要朝着小白的头颅拍去,沈如烟一下自己便惊呼出声,而后整个人瞬间扑了过去,护在雪夜孤狼身前。

唵。

当浮云真人掌间真气触及沈如烟的那飞扬在半空中的青丝的一瞬间,一道恢弘浩瀚的金光便倏然从女子的身体内,四面八方,每一个角落迸射了出来!

真正的,佛光普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