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三十九顺手

章 节五百三十九 顺手

在这普照天地的佛光迸射出来的一瞬间,浮云真人便被一股浩瀚到几乎不可抵御的力量掀飞了开来,倒飞出十数丈,直接撞在了万剑宗山门处那巨大的山壁之上。。

浮云真人体内的真气在那一瞬间,仿佛被完全压制住了一般。以至于他整个人再被掀飞出去之后,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于是他在撞上山壁之后,便顺着陡峭的山壁滚了下来,而后轰然落在地上。

浮云真人挣扎着站起身子,嘴中已是渗出了大片大片的鲜血。

但楚青衫以及所有万剑宗的长老,此刻根本就没有闲心理会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沈如烟身后那虚幻的,足有千丈的虚幻金色光影。

那是一个和尚的虚影。

当那虚影将双掌蓦然合十的时候,漫天的金光瞬息间消散开来,刚才的一切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满面惊恐,嘴中还在不断渗出鲜血的浮云真人这幅凄惨的模样,却在告诉着所有人,刚才的一幕完全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

“西佛陀。”楚青衫的声音都有些颤然。

幸亏有浮云真人去做了出头鸟,否则若是万剑宗的长老想要从那女子的手中要来雪夜孤狼,那岂非会让西佛陀连带着恨上整个万剑宗?

“竟然是……西佛陀。”浮云真人整个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一个区区领地级的宗门放在西佛陀的眼中,不过尔尔。

挥手之间便能湮灭的存在。

沈如烟先前已经闭上了眼睛,不过她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半响后,却发现周围似乎一下子静谧了下来,于是便好奇的睁开了双眼。

“楚长老……你们?”

沈如烟只看见楚青衫一脸骇然的模样望着她,却是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身后,但似乎她身旁什么都没有官术最新章节。

不对,还有一只大白狼。

“小白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沈如烟看见雪夜孤狼没事,眉眼便一下子变得如同月牙儿般。

“啊!你怎么了……”沈如烟这时候方才看见脸色惨白的浮云真人,顿时一脸的惊讶。

“是不是小白把你给咬伤了啊……”她先前看见浮云真人不是雪夜孤狼的对手,于是就有些关切的问了一声。

楚青衫和浮云真人对视一眼,心底已然有了计较。

沈如烟和西佛陀的关系应当不是师徒,而是后者看她心善近佛,所以才会在她体内留下那护体佛光。

所以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浮云真人倒是并非将西佛陀给得罪了。

“楚长老……我要回宗门去调养伤势了,这破军星斗之阵,我会拜托师兄前来替万剑宗布置的。”浮云真人根本没有办法强撑着布置阵法,于是勉强出声道。

“无妨。还要请真人多多费心。”楚青衫也知晓浮云真人现在要离去是个什么情形,一是伤势的问题,二是他怕西佛陀会因为沈如烟体内的佛光迸发而赶来此处。

一旦对方真的要同他计较,即便以西佛陀的性子,不废他修为不伤他性命,只要将他的真气封印上一两月,也足以吓得浮云真人面无人色了。

在修者世界里,弱肉强食再正常不过。被封印的修为,就跟脱光了衣服的娘们在大街上走一样。

话粗理不粗。

若是被西佛陀将他一个堂堂周天境的修者修为封印掉一两个月,那么浮云真人只怕在这段时间内,连门都不敢出来。

“……那没事的话,楚长老我就先走了啊!”浮云真人尴尬的笑了笑,旋即灰溜溜的离开了此处。

来时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只因为见到了西佛陀佛光凝成的虚像,便将这“大名鼎鼎”的罗天阵宗长老,给吓得退避不及。

而沈如烟从头到尾都压根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对于修者之间的那些东西,了解的还真是不够。更何况,她也没有看见自己身后那巨大的虚影,所以就更为茫然了。

“楚长老……这……”于是沈如烟摸了摸小白的头,然后走到了楚青衫的近前,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这与你无关。”楚青衫含笑摇了摇头,他心底几乎已是欲哭无泪了。

弟弟背后是北剑仙,姐姐背后是西佛陀……这还让不让其他修者活了?若是楚青衫知晓南酒仙不知道纠缠了多久想要收沈如烟为徒的话,不知道还笑不笑的出来。

“你小弟因为被北剑仙派出去做事,所以我也并不知道他具体什么时间回来。”楚青衫保持着一副长者慈祥笑容道。

“念月小峰便在万剑宗内……雨潇,你将这小姑娘带到念月峰吧。”

后面那一句话,却是给浅雨潇说的。楚青衫话音落罢,微微顿了顿,旋即又添了一句。

“念月小峰乃是北剑仙的住所,不过北剑仙已不愿在落座在万剑宗大长老的位置上。所以从那一日后倒也不限制旁人进出……”

“但毕竟万剑宗并无有意在念月小峰居住的弟子和长老,所以还麻烦雨潇你,替她在其上修筑一间房屋异界之机关大师最新章节。”楚青衫话音落罢,却也不再言语。

浅雨潇看了看沈如烟,旋即点头应是,而后唤了沈如烟一声,让她跟着自己。

“姐姐……你真漂亮。”沈如烟刚刚走到浅雨潇的身前,便一脸艳羡的赞叹道。

楚青衫和凌霜等一众长老,瞬间满头冷汗……这沈如烟得有多么粗线条,才能对着万剑宗堂堂天月剑浅雨潇喊一声姐姐?

浅雨潇也是禁不住一阵莞尔,却也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旋即就朝着万剑宗内走去。

沈如烟露出了一丝笑意,旋即看着万剑宗那虽然被毁掉,但仍显得气势雄浑的山门,再不犹豫,一步就踏进了其中。

万剑宗山门外仍是一片雪地,此后跨越出御寒草原,跃过骆驼山……再行上不远的距离,便能看到曾经满是苍梧木遍野的苍梧大草原。

万剑宗发生的事情沈言等人是根本不知晓的,他们本以为能一日之内就赶到这里。

谁曾想路过飞云城的时候,竟遇到了大批的修者暴动……似乎是因为飞云城主肆意勾搭许多修者的道侣,加上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在煽风点火,从而导致的大乱。

本来这也跟沈言无关,毕竟以他的修为,无论是谁来犯,都能一拳砸死。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灭一双。要是无数暴动的修者都意图对他们动手,大不了全灭了即是。虽然沈言可能做不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但徐帘这厮想都不用想也是必然能做出这种事的。

而且因为苏怡现在容貌恢复过来的缘故,导致女子竟然对徐帘言听计从……

其间的原因很简单,后者只需要轻描淡写的说一句如果你不帮我杀掉这些家伙,那明天你脸上就会变成数天前那副鬼样子。

甭管沈言信不信徐帘这个鬼话连篇的家伙,苏怡却是绝对会信的。

不过沈言自己想象中意图来冒犯自己等人的修者倒是没有,不过徐帘这厮却让他做一件有些令他目瞪口呆的事情。

那就是救下能救的人。

结果这场蔓延整个飞云城方远无数里范围内的暴动,影响太大。所以沈言一路走来,都会遇到意图借着暴动**~乱普通百姓,残害百姓的事情。

然后所有准备这样做的人,或者说已经这样做过的人被沈言撞上之后,全部给一巴掌拍死了。

之后沈言问徐帘为什么要让他耽误这么多的时间去救人,结果后者十分平淡的摇了摇头,说了一句。

“顺手救着玩。”

于是这件令沈言牙痒痒的事情,直到现在到了苍梧大草原,他都念念不忘。

“登天台。”阔别已久,在看见那熟悉的台阶,沈言不由得轻轻叹出声来。“徐帘,你所指的能让我们使用传送阵的办法是什么……”

打量了一会儿,沈言却是如此出声询问道,他记得徐帘说过自己有办法。

不过半响之后,他却看见徐帘也在上下打量着登天台,似乎也是一脸的纠结。于是沈言就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而后直接负手朝着登天台走去。

“不知道……现在我能踏上第几层。”沈言心中喃喃自语了一声,旋即便一步跨上了第一层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