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冰弓射手

章 节五百四十 冰弓射手

气氛有些凝滞

因为苏怡凝神屏息到极致都无法发现先前那射出一箭的人

徐帘却是一直在思索着什么旋即在沈言缓缓从地上站起身來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沈言……你沒事吧”见沈言站起身來苏怡急忙关切的询问了一声不过她的目光仍然不间歇的在四处打量着

射出这一箭的人将自己的行踪藏匿的太好根本就察觉不到分毫泄露出來的气息

“我沒事”沈言缓缓摇了摇头却见徐帘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微微一愣之后沈言眉宇之间的疑惑和震惊也渐渐敛去他在思索如果徐帘开口询问的话应该怎样去回答

不过徐帘似乎并沒有询问他在登天台上的遇到了什么只是若无其事的问出了另一个问題

“这登天台是考验心境的试炼”徐帘的声音虽是询问但却很坚定

沈言点头然后用疑惑的目光望着他

“灵气暴动会因为登台之人的心绪剧烈波动而产生反应”

这一点沈言倒不是很清楚不过他旋即记起來现在自己心境颤动之下登天台上灵气差一点沸腾起來的细节

“……灵气暴动发生的原因是什么我倒是并不清楚但你的猜测应该是导致灵气暴动的其中一个原因”沈言想了想这样回答道

“好吧……我想我明白了”话音落罢徐帘竟是直接往气势恢弘的登天台走去

“你做什么”沈言诧异道

“登台”徐帘缓缓念出这两个字之后旋即已经将右脚抬了起來

沈言本想冲上前去将他拦住不过转瞬间周身气势却倏然透体而出

周围的风都被挤压成了一道气浪而后轰然从他的身体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苏怡的娇躯在这恐怖的威压之下都差一点被掀飞开來幸好沈言只在她身侧停顿了片刻而后整个人便如同一道惊雷般瞬间出现在了极远处

“出來”

苏怡瞪大了眼睛看着沈言神色冷厉的一拳朝着虚空砸去而后那一片空间一阵扭曲之后一个人影便从半空中跌落了下來

“找死”沈言拳上雷霆闪烁便准备一拳朝着这乘自己心神大乱偷袭之人砸去不过当他的拳头快要接触到对方的时候却倏然顿住

“……”因为他的目光触碰到了徐帘的背影那厮竟然闲庭信步的走上了至少三十余层台阶而且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一般

魅轩感受着那如同九天神雷一般只需要一下便能将自己这魅妖一族的天才碾成灰烬的拳头停顿在面前带出的一缕凌冽拳风喉头忍不住微微动了动

他十五岁的年纪却已然是窥探本源半步周天的修为这固然有着魅妖一族的鼎力支持可却与他自己的天赋托不了任何干系

半步周天只要小心一些足以在整个苍云大大方方的行走

但在感受到掠过自己面庞的这一缕拳风之时他的一切骄傲和狂妄便尽皆都消失了

太恐怖了……就如同是擦着无数的刀锋走过一般魅轩的心头只有这样一个想法

纵然此时沈言的目光并沒有落在他的身上而且还望着远处但他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因为那种凛然的杀意几乎锁定了四面八方仿佛天上地下根本无处可逃一般只要他有任何的举动便会被一拳砸成灰烬

魅轩在死亡的杀机笼罩自己半响之后方才经不住心头的好奇将目光转到了与沈言相同的方向

这……

魅轩的目光在看到那个一袭青衫的背影时嘴巴长得便仿佛能吞咽下一整枚鸡蛋般

这在开玩笑吧

那是……第七十三层还在上……还在上……沈言和魅轩两人同时看着徐帘几乎一步接着一步沒有丝毫压力潇潇洒洒的朝着顶端走去整个人几乎奔溃掉了

魅轩心头更是恐惧能视登天台如无物的那个青衣男子只怕才是真正恐怖的存在

自己还妄图用箭去袭击对方只怕在射出的一瞬间就会被杀掉吧

心中的念头还沒转完魅轩便感觉全身一紧而后就发觉自己被许多根从苍梧草原上拔起來的草搓成的绳子给绑了个结实

而他还偏偏不敢有任何的动作沈言毫不费力的将他给提了起來而后走到了登天台旁边顺手扔到了地上

苏怡刚想说些什么沈言却轻轻摇了摇头旋即震撼无比的望着徐帘的背影

少顷之后

“一百层了”沈言干涩的出声说道三人的目光全部变得震惊和骇然死死的盯着徐帘的背影

徐帘在一百层的台阶上终于是停顿住了自己的步伐而且眉头微微皱了起來

但这并沒有让沈言等人过多的担忧因为只是略微停顿了片刻徐帘便再往上走出一步

一百零一层

当徐帘这一步踏落的时候那恢弘浩瀚的登天台顿然化为了漫天的光影一点一点的碎裂开來

徐帘被那漫天的光影托着缓缓落地直到站定在沈言身旁的时候整个登天台也终于消散了个干净

……传承呢沈言眨了眨眼睛正要问出声來却听见一阵轰鸣

那是整个草原都在颤动的轰鸣声是从地底传來的

而在苍梧大草原的极远处的一座村落里一名穿着粗布麻衣的和尚正坐在村头替面前的平民百姓念诵着佛经

“……怪不得南酒仙当日看见我会奇怪却是我佛门气机的感应出了问題”在念诵了许久的佛经之后这和尚忽然抬起头來朝着西方看了一眼旋即在心头喃喃道

他心头喃喃的同时苍木州某处内海之中的一座小岛屿上一个腰间挂着酒葫芦的老者也突兀的停下了自己的步伐

“……被这家伙给阴了……算了不管这些了还是去找我的乖徒儿要紧”

雪天穹高无以计

雪天穹之巅风雪不息几乎凝成冰雪之潮

“现在五祖中神策已去西佛陀的力量怕是已只在我之下……”大长老如一座雕塑般站在雪天穹之巅用一根手指盯着扩大了无数倍的皇朝玉玺

那玉玺之上散发着的点点金光显得有些虚幻……却分明从雪天穹之巅的边缘处垂落似乎将整座山峰都笼罩在了其中

“他这一招后手……果然还是留对了”大长老叹息一声旋即不再言语化为了一座渐渐被冰雪所覆盖的雕塑

此时苍梧大草原之上沈言等三人却是呆呆的看着面前这占地足有数十丈范围的洞府

当然徐帘除外他眼中似乎从來不会出现惊讶这种情绪

“果然如此么”徐帘的声音极其平淡好像根本不意外这座洞府的出现

“徐帘……你想说什么”沈言一听顿时明白这厮绝对又搞清楚了什么东西但徐帘这种人你不问他就绝不会说

徐帘并沒有直接回答沈言的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魅轩的身上

“他是……”

“刚才射了我一箭的小子看起來挺年轻的……居然有本源境的修为看來又是某个大家族的子弟”沈言解释道

“你來这里做什么”徐帘点了点头旋即将目光落在了魅轩的身上

……

徐帘只换來了一阵沉默看來这个十五岁的少年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題

沈言心头却是暗笑他很喜欢看到这厮吃瘪的样子……所以这会儿倒还庆幸自己沒有失手直接灭杀了这个少年

“不说么还是……身份的缘故不便透露”徐帘眸子微微眯起

“那么……让我來猜猜看”

“你不是人类”徐帘的话音落罢魅轩整个人的身躯顿然出现了一阵细微的僵硬“看來我猜对了”

“既然并非人类那么似乎只有魅妖一族在符合人类外貌的同时还拥有着先前那种隐匿在空间中的本领”

魅轩整个人的神色变得有些惊恐

徐帘伸出手來在沈言的伤口处触碰了一下虽然那伤口已经愈合

“伤口处有冰凉的触感……这样一來的话你是冰弓射手”

“魅妖一族中皇族王族类王族次等王族也即长老一脉中嫡系才能继承的职业”

“魅妖皇族的话你的年龄并不符合这一点而且皇族有着更为强悍的隐刺、风之子血统传承……能将隐匿和速度的特征发挥到极致所以冰弓射手的血统特质对于皇族來说未免太过鸡肋”

“王族与类王族的魅妖也根本不会让一个天赋惊人的男性魅妖在十五岁的时候外出历练”徐帘的话音根本沒有半分停顿似乎认定了自己所说不会有太大的差错

沈言从魅轩那一开始的惊恐之色到此时的震撼和难以置信之色已经确定了徐帘所说的一切至少到现在为止沒有半分差错

“那么只能是次等王族了……你手中弓箭上刻印着的铭文意思是”

“千寻灵鹤的荣光”

“千寻灵鹤一脉的……冰弓射手那么现在能否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你來此的目的”徐帘话音落罢将目光落在了魅轩的身上

“……我叫魅轩”在迟疑了片刻之后魅轩终于选择了低头认错他的言语中似乎还带着一丝小小的惊惧也有着一丝委屈

不过若是他知晓连沈言都要在徐帘这厮面前三番五次的认错不知道会不会心理瞬间就变得平衡了下來

ps:龙小杰的龙套露面请查收……年龄的话应该大概差不多吧o(n_no~

ps2:冒泡很重要评论很重要点一下推荐又不会菊花不保~~~~(&t;_

ps3:当然有几张票票的话就更好了⊙﹏⊙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