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一灵鹤

五百四十一 灵鹤

“噗”沈言听闻看起來不过少年模样的魅轩一本正经的讲完自己为什么会來这里后终是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來

“幽兰你指的是上一次和杨血炼他们一起跑到此处來的那个魅妖”沈言的声音有些哭笑不得“你也不看看你跟人家的年龄差了多少还想要让人家嫁给你”

魅轩神色顿然一滞旋即毫不犹豫的喊出了一句话

“魅妖一族只相信强者”

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只要他够强那和幽兰在一起也就不会有任何人敢质疑

而魅轩到这里來就是为了传说中不可能有人能继承的苍梧尊者的道统传承……

虽然都说了是传说中不可能有人继承了但一般天才的眼中可沒有不可能这三个字

直到踏上登天台之后魅轩才终于发现自己想要登上一百零一层登天台阶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才会在暗处放冷箭他不希望别人能登上登天台虽然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敞若被其他人得到了苍梧大尊者的道统那他可就沒有丝毫的机会了

因而沈言才会在心神巨震之下被他一箭给射伤此后他想要射徐帘的时候却被已经平复下來的沈言瞬息感应到了方位然后一拳就将他给砸了出來

“幽兰魅妖一族的九大天魅妖之一么”徐帘的嘴唇微微动了动“你说她要嫁人嫁给谁”

魅轩本來还一副肃然的模样但被徐帘问道这个问題神色却不由得黯淡了下來

“她被逼迫嫁给一位王族魅妖对方的实力只差半步便能跨入晶障境”

“天魅妖……在魅妖一族是什么概念”徐帘遇到不懂的问題便会去问正如同他不知晓为什么有着九大天魅妖的名头的蝶依竟然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嫁给谁

“天魅妖那是我魅妖一族至高无上的荣誉”魅轩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恭谨起來“但幽兰的这个头衔却是继承她父亲的……”

“也即是说有名无实么她自己并沒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徐帘冷笑一声

“若我是她便不会承受下这样一个虚名那对于自己沒有半分好处……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更遑论是这树木只是一棵幼苗便想着承受苍天古木的福泽……接受这头衔之前未免也得考虑看看自己是否承受得了”

“这是身为魅妖一族之人的骄傲”魅轩脖子一挺辩驳道

“那么让那个什么幽兰被逼着嫁给一个王族魅妖也是你口中所谓的魅妖一族的骄傲么”徐帘露出一副不屑的模样

不过他的眼神却极其平淡沈言知道徐帘这厮无论面上露出的是笑还是不屑亦或是其他的表情但大抵他心中都是沒有半分波澜的

“我……”魅轩张了张嘴终究是沒有强词夺理的继续争辩下去

“行了我懒得与你废话这许多”徐帘摇了摇头旋即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你要帮他么”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用手指指着自己见徐帘点头之后他才一脸的愕然

开什么玩笑魅妖一族逼着那个什么幽兰嫁人他能起到什么作用

魅轩眼中一下子起了一丝希望之色……他虽然看不透这个青衣男子但先前单单靠拳风将他压制的几乎呼吸都要停滞的人足以有着远超于他们族内周天圆满境族人的实力

“请你帮我”魅轩将手中的长弓插在地上而后单膝触地左手握紧弓柄右手捏成拳头放在胸口沉声道

这是魅妖一族男性战士最崇高的礼节

“这……”沈言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徐帘他不知道后者为什么要说出这一番话來

“无所谓帮不帮在于你……我只是想将他赶走而已”徐帘耸了耸肩道

“你的意思是我真的能帮到他”沈言听徐帘的语气却是有些惊疑不定

“不错只要你想的话”徐帘点点头旋即看向了魅轩

“让他帮你你便要做好……损坏这柄灵弓的打算”

魅轩握紧弓柄的左手一下子攥的死死的他的目光也变得颤抖起來

“机会只有一次让沈言这个无恶不作的家伙出手帮你……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徐帘见他犹豫以极度无所谓的语气道

“当然如果你觉得让幽兰嫁给那个王族魅妖是一件令你开心的事情那可以当做我前面的话并沒有说”

“我怎么无恶……”沈言刚想出声却见魅轩已经直接将插在地上的灵弓拔了出來而后毫不犹豫的将它递给了徐帘

徐帘接过來之后细细的用手指将弓弦拈了拈然后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能弄坏它么”

沈言见徐帘郑重其事的模样微微一愣之后旋即将灵弓拿了过來而后在手里掂量了片刻旋即慎重的点了点头

“应该……沒有问題”

魅轩听着两人的言语神色有些闪转不定看见沈言准备动手大肆破坏灵鹤弓的模样终于是忍不住的张开了口

“等等”

不是魅轩不相信而是这种事情搁在谁也沒有办法相信啊……将自己的灵弓弄坏就能让幽兰不嫁给那王族未免也有些漏洞百出了点

“沈言把弓给他”徐帘直接开口道“我们进洞府去九州”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就准备将弓箭递给魅轩

“我沒什么要说的”魅轩急急忙忙的改口道然后沈言又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來在此看着徐帘

“拆吧破坏掉它之后……将凌云冲天剑意印刻进那弓弦崩断的缺口处”徐帘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点了点头

这是灵鹤弓魅妖一族千寻灵鹤传承下來的灵弓但徐帘知晓这并非是真正的灵鹤弓或者说是不完整的

只有上面那一根弦才是青虚灵鹤的筋络制成的其他的所有一切都不是最初灵鹤弓所用的材质

但即便如此耗费整个千寻灵鹤一脉的力量打造出來的灵鹤弓又岂是凡物

更遑论那弓弦还是真正真正的千寻灵鹤弓本身所用的青虚灵鹤之筋

沈言想要将其毁掉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当沈言将灵鹤弓握在手中的时候他的眸子却陡然变得坚定无比……他对徐帘说的是应该沒有问題但他知道绝对沒有问題

因为自己……已经很强了

真的很强

沈言知道自己很强从灭杀掉李敬之的那一刻从灭杀掉雷劫起……从触摸到那一层通明透彻的晶障之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站到了一个新的的起点之上

灵鹤弓即便再怎样坚硬那又如何

“爆体一阶段”

轰爆体诀乃是龙象金身秘诀属于本身诀也即是除了本身功法之外任何功法都无法催动的秘术

当沈言喃喃出声之后他整个人的身躯上倏然迸发出一股浩瀚如渊的力量感

沒错是力量感是那浩瀚的**力量感根本不像是寻常修者飘渺的气势那样而是一种实实在在存在的厚重力量感

沈言轻轻用手指拔了拔那根弓弦却只听到了一声脆响

“爆体二阶段”

咔咔

沈言身体内筋骨和肌肉发出了巨大的声音沈言的身体仿佛都随之涨大了一圈

魅轩一脸骇然的感受着那犹如实质的**力量差一地沒有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样的肉身力量简直是人形妖兽比妖兽的恐怖

“还是不行么”因为筋骨肌肉的变化沈言的声音也变得有些粗糙了起來即便是喃喃自语也如同洪钟在响

“那么这是……爆体三阶段”

啪啪

沈言的衣衫随之裂开而后是一阵恐怖的气浪引起的旋风从他的身体四周扩散而去直接将苍梧大草原的地面都给卷动的翻起了一大片

所有人的头发和衣衫都在这恐怖的气浪和旋风中飞扬飘舞

“半步爆体四阶段”沈言的右臂之上肌肉虬结但在连续拉动了三次之后即便是被拉出了极限的满月但那灵鹤弓弦竟然还是沒有断掉

魅轩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言手中的灵鹤弓虽然知晓这是自己一族的传承灵弓但只有在此刻沈言拉动弓弦的对比之下他才感受到了灵鹤弓神奇

因为他相信哪怕是一株苍天古木在沈言这样的力量之下都会瞬间被按倒在地

在连拉了三下弓弦无果之后沈言缓缓吸了一口气而后怒喝出声

当爆体四阶段五个字出口之后他浑身上下的无数毛细血管崩裂开來丝丝缕缕的鲜血不断的从他的嘴角手臂和身体之上往外渗着

“开”

一声沉吟灵鹤弓再度被拉成了满月但这一次它沒有坚持多久便在一声铮鸣中直接断成了数截

唯一保持着完整的便只有沈言手中那如雪般晶莹透彻的弓弦

“沈言……不要忘了在地上那些碎开的弓身碎块中印刻上凌云冲天剑意我相信大长老将它传承给你你应该能彻底的掌握它的真意”徐帘提醒道

沈言点了点头旋即并指成剑一道浩瀚的蓝色剑光闪烁而出的同时无数细微的淡蓝色剑气朝着四面八方不断的迸射而出丝丝缕缕都满是凌云冲天的傲气

沈言用指尖的剑气在地上那些裂开的弓身碎块上随意的扫过凌厉的凌云冲天剑意便从那些印刻出來剑痕之上投散而出让人心头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