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二蟾蜍生翼鲤鱼爬云

章 节五百四十二 蟾蜍生翼,鲤鱼爬云

“……大致就是这样了剑神之剑弑乾坤最新章节。。徐帘将地上断裂开来的灵鹤弓捡起来,而后递给了一脸滞然的魅轩。后者再愣了半响之后,终于呆呆的反问了一句。

“你说真的?”虽然心头还有些怀疑,但魅轩在察觉到灵鹤弓断裂的缺口处,那凌云冲天的剑意之时,却突然对徐帘先前的言语有了些许的肯定。

“按常理来说不会有错……但不能排除未可知的变数,所以在你那一番话说出去之后,他们逼迫幽兰嫁人的可能性,仍有两成左右。”

“怎么还会有两成的可能性?”魅轩犹豫了一下,还是询问出声。

还是沈言受不了这少年委屈的模样,苦笑着摇头解释了一番。

“……他的性子,就是那样,只要任何事情存在变数,就不会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不过百分之八十,从徐帘口中冒出这个数据的时候,几乎已经等同于必然了。”

“是这样么?”魅轩终于还是选择了相信,因为他此刻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更遑论灵鹤弓也已经被沈言给毁掉了。

“如果真的如徐先生所说的那样,但凡日后有需要用到我魅轩的地方,必不会推辞!”

魅轩说完,竟是急不可耐的拿着那已经碎成数块的灵鹤弓,瞬息间身形已是消失在了沈言等人的眼中。

“总算是走了……”徐帘无奈的摇了摇头。“若他想要跟我进入这苍梧尊者的传承洞府中去走一遭,还真的是一件麻烦事。”

沈言微微一愣,然后神色一动。

“徐帘你什么时候也如此看重这些传承秘宝了?那魅轩若是要和我们一起进去,也只能算对应该有这一场机缘,你还害怕他会破坏我们的计划不成?”

沈言这番话倒是充满了一番调侃的意味,倒并非觉得徐帘就是那种见利忘义之人。

更何况,沈言觉得……单单凭借徐帘先前闲庭信步走上一百零一层登天台的闷骚样,苍梧尊者的传承,他应该也不会有多大的兴趣。

“……倒不是传承的问题。”徐帘摇了摇头,正想要说些什么,旋即却是顿住了话音。

沈言看见他的模样,知道这厮又想隐瞒什么了,于是赶忙追问出声。

“不是传承的缘故,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好吧……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徐帘微微沉吟了片刻,“……其实我想尽快让那魅轩离开,无非便是不想将苍梧尊者传承中有传送阵的消息传出去!”

沈言琢磨了徐帘的这句话片刻,方才有些半信半疑看了他一眼。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怎么总感觉你是在骗我呢……”

“有吗?”徐帘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旋即摇了摇头,“好吧,不想让他看见传送阵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你手中的这根弓弦!”

沈言果真是被转移了注意力,徐帘看见这一幕,嘴角似乎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弓弦?你别说这东西看起来晶莹剔透,也并没有多粗,竟然会有如此韧性!”沈言用两根手指缠起弓弦的两端,然后用力拉扯了一下。

那弓弦足足被他扯得至少变长了两倍,但在他松开双手之后,立刻又恢复了原状。

“这是青虚灵鹤,或者鸾鸣灵鹤的筋络。”徐帘解释道,“筋络如此剔透,说明那灵鹤的本体至少在锻魂之境。”

“只有尽锻魂之糟粕,才能凝练出这样剔透玲珑的筋络美女劫。”

沈言微微一愣,他又听见了一个新的境界划分。

“锻魂是属于上境之中么?大概是在什么层次?”

徐帘看了他一眼,旋即沉吟了片刻,似是在组织言语。“下境共有十重境界。”

“下境怎么可能才十重境界?单单周天境,就有九个循环的九阶之分,更不用说还要加上其后的小转,大转境了……”沈言立刻撇撇嘴,示意徐帘的说辞有问题。

“既然你都说了是周天!那么无论周天万种,即便是周天晶障,也在周天之数内!”徐帘冷笑出声,“周天在上境强者眼中,无论是哪一个阶段,都只有一境!”

沈言微微思筹片刻,略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下境又被称之为破凡之境,破凡则登天!”徐帘见他不再言语,也便继续讲解了下去。

“登天之境,则被称之为上境!而这上境,也同样是十重境!”

“一重蜕凡,也称为小登天,亦或一般修者所指的上境强者,也都是在这个境界中徘徊!”

“二重通脉,通脑中经脉。而疏通脑海中的脉络,必然极其危险,这也正是将无数蜕凡境修者卡死在门槛外的缘故!”徐帘顿了顿,见沈言一副谨记的模样,于是继续说道。

“三重聚灵,聚山川林木之灵,聚江河湖海之灵,聚日月星辰之灵等……这也是那木州令,与当今帝王所在的境。”

“四重凝魄,凝练天冲灵慧,中枢气力等七魄,让它们从虚幻变得更为真实,也即是启魄之灵。天冲修智,灵慧修慧,中枢修命,气力修身……七魄修完,足以脱胎换骨!”

“五重锻魂,天地二魂在外,所以这个境界锻的便是命魂!当命魂强大到极限的时候,即便没有了天地二魂,也不过尔尔!”

“六重结丹,上天入海,摘星拿月,捕云囚风……所谓玉壶藏金丹,灵光开天色。蟾蜍能生翼,鲤鱼敢爬云。说的便是这结丹之境!”徐帘声音微微一顿,“整个大宋,当世应只有北剑仙一人踏足此境!”

“而那鸾鸣灵鹤乃是锻魂境界的仙禽,你说它的筋络,该是何等样的奇珍异宝?”徐帘说完第六境,竟是又将话题转移到了灵鹤弓弦之上。

“这弓弦竟是此等异宝!”沈言忍不住细细的再看了一眼,先前倒不觉得,此时被徐帘这么一说,他只感觉那弓弦中竟是流萤飞舞,灵光窜动。

“不对……徐帘你还没有说完呢?结丹境之后呢?”这倒不是沈言的好奇心,毕竟他自己也快要涉足上境了,总该搞清楚其中的境界之分才好。

可大长老从未跟他提过这方面的事情,于是也只有乘机会询问徐帘这个万事通了。

“六重之后的境界……那是北剑仙都没有达到的地步,你即便知晓又有什么用?”徐帘摇了摇头,旋即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七重境界,叫做天地封王!封王之境,天地都承认的无双王者!”

“八重境界,是为苍穹尊者!此方世界,苍穹之下,以其为尊!”

“九重境界,乃是大帝之境!……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这个境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并不是很清楚。”徐帘见沈言一副见鬼的模样,淡然之极的摇了摇头。

“那第十重境界呢?”沈言没有理会他之后的一句话,直接追问道[综漫]圣杯战争最新章节。

“十重入圣!”徐帘只给出了一个称呼,旋即又添了一句,“所谓超凡入圣,或许代表着这个境界,已经彻底不是凡人所能触及的了!”

入圣,何谓入圣?

超凡?不!入圣便是圣者,便是一种极致。超脱凡俗,只是一种最大众的说法。

入圣,即从此蜕去凡躯。

沈言心中的悸动久久不能停歇,少顷之后,他终于是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方才将自己心中扩散开的幻想抑制住。

单单那天地封王,苍穹尊者等字眼,以及让人心神震颤的入圣二字,沈言便已不能言语。

“白痴……”徐帘见他模样,自然知晓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于是冷冷的说了一句。

“我怎么白……”沈言刚想要反驳一句,但旋即却再度愣住,他却是记起了先前徐帘在登天台上那闲庭信步的举动。

“……你说的不错,或许我的心性修为的确还不够。”沈言念及此处,却是露出了一丝苦笑,而后缓缓摇了摇头道。

“倒不是所谓心性的缘故。”徐帘否定了他的说法,“你心中纠结着的事情太多,无论是我猜测的那两个未知存在,亦或者是所谓的玉霄天帝,都是你的执念!”

“最长不过时间,最放不下无非执念。”

“放下执念,万般自在。天地封王如何?苍穹尊者如何?超凡入圣又如何?”徐帘冷笑一声,而后一副历尽沧桑的模样。

“……我问你,你可曾停下步伐?”徐帘话音落罢,而后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沈言微微一愣,不明白他的这个问题,到底是在致指些什么。

“我问你,在这修行路上,你可曾停下步伐?”徐帘再次出声道,他的面色,似乎在这一瞬间变得很肃然。

“不曾!”沈言的瞳孔微微一缩,我……停下过脚步么?答案是肯定的。

“我再问你,在这人生路上,你可曾停下步伐?”

“不曾!”人生是什么,既然是人生,那就只能往前走,永远没有停下的时候。

“我再问你,在路上,你可曾停下步伐?”徐帘的声音,满是肃然。

沈言微微一愣,如果这个路,单纯是指路的话……那么无论是谁,都会在路上停顿过。

“你没有停下步伐!”徐帘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满是鄙夷。

沈言听见他的话,不由的直接怔住,旋即苦笑了起来。

“懂了?”

“你心中有太多的放不下,所以你会疑惑,你会踌躇……但只要你不曾停下步伐,那便总在前进。”徐帘出声道。

“知道我……为什么能轻而易举的踏上试炼心境的一百零一层登天台么?”徐帘知道,沈言先前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而已。

沈言愣了愣,旋即点点头。

“因为无论那台上有什么,我心中有什么……我都能放下。”徐帘似是在笑,“既然放下了,那无论心魔是什么,和我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