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三疑点

章 节五百四十三 疑点

“……原因很简单。(。纯字)”徐帘一边伸手在登天台消失后冒出来的洞府石门上摸来摸去,一边头也不回的解释着沈言的疑问。

“整个苍木州真正掌握凌云冲天剑意的人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能在这个基础上弄断灵鹤弓的人,几乎等同于没有了。”

“我让魅轩回去告诉魅妖一族的人,灵鹤弓是北剑仙弄断的,原因便是看上了这一根弓弦。”徐帘的话音倒是够无所谓了,但沈言听着听着,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我说徐帘……你又借着师尊的名头来做这些事?”沈言倒是不觉得借助一下大长老的名头帮一帮魅轩有什么不妥,可他却是有些其他的疑问。

“对了,魅轩即便说这灵鹤弓被师尊弄断,魅妖一族的人又怎么单单凭借这一点就让幽兰不嫁给那王族魅妖呢?”

“而且更奇怪的是,魅妖一族也知晓师尊的名头么?”

徐帘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而是用手在洞府的石门之上摸索了半响,似乎是在查探没有有什么机关。

待得片刻之后他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第一个问题,我让魅轩告诉他父亲,因为北剑仙将它的灵鹤弓弄断,所以便答应欠下他一个人情。”徐帘说到这里,却是微微一笑。

“而后我让魅轩继续告诉魅妖一族的那些大人物,他提出的要求就是不想让幽兰嫁人!”

“然后呢?”沈言见他说到这里又停住了话音,当下继续追问道。

吱嘎——徐帘却是没有回话,站在石门之前,轻轻的拍动了几个地方,那洞府的石门竟是吱嘎一声自己打开了。

“边走边说吧。”徐帘也不顾其中到底有没有危险,当先一步就踏了进去。

沈言苦笑一声,两人的节奏明显不在一个点上么。

“苏怡……走吧。”因为苏怡听不到的缘故,沈言还特意的转过头去对她笑了笑,后者也露出一抹动人的笑意。

“我发现我从头到尾几乎就是跟在徐帘屁股后面打转,到底是在做些什么我都不清楚……”沈言抱怨了两句,方才走进了洞府之内。

苏怡却只是莞尔一笑,并没有接过这个话茬。

“然后呢?徐帘你能先将话说明白好不……好……”沈言刚进洞府便嚷嚷了开来,但话音到最后,却已经直接成了喃喃自语的声音。

“……苍梧尊者,是把一个国家的财富,全给聚集在一起了么?”整个洞府长宽都在十数丈,高也有数丈,满地都是金银财宝,如意明珠。

洞府之内本该是黑暗的,但却被无数足有拳头大小的夜明珠照的如同白昼。无数金银反射出来的光芒,几乎将沈言的眼睛都差一点的晃晕了。

“白痴!”徐帘冷冰冰的一句话如同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将沈言从头淋到了角。

不过好歹被徐帘这么一骂,他倒也算是从这震撼的场景中回过了神来。

“这些金银财宝,明显便是为了隐藏真正的宝物!”徐帘话音落罢,直接走向了洞府的最角落,那里放着一排排的架子。

“这里放着的东西是秘籍么?”沈言微微一愣,旋即也绕开了地上堆成山的金银珠宝,而后走到了那一排排架子前,好看的小说:。

里面大抵是一些书籍之类的物事,沈言刚刚走到近前,徐帘却已经拿出了一本书再看,他的眉头微微皱起,似乎一边看一边在思索些什么。

“我看看……”沈言的手刚刚触到一本书,还没有将其抽出来,便让徐帘的一句话打断。

“不要动它们。”徐帘话音落罢,而后将自己手中的书本合拢,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

将手中的这一本书放回其中之后,徐帘并没有其他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一排排的书架,嘴上却是继续说起先前的事情来。

“……刚才说到幽兰嫁人的问题,我让魅轩告诉魅妖族的高层,北剑仙答应了他的条件,然后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幽兰绝对不会嫁人就离开了!”

“魅妖一族的那些人,若是还敢让幽兰嫁人,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真的想经历一场在雪云一脉妖族领地上空那无休止的漫天剑雨!”

徐帘说到此处,话音微微一顿。

“第二个问题,北剑仙的恐怖!或许万剑宗这种郡级宗门在见识到他真正的实力前还不能理解,但魅妖一族那些活了数百上千年的老怪物,却绝对清楚北剑仙拥有的力量,足以毁灭掉苍木州的整个魅妖族。”

沈言听到这里,总算是恍然大悟。

说白了还是借助大长老的名声拉虎皮扯大旗,总而言之魅轩只要将断掉的灵鹤弓带回去,再将这番话重复一遍。

到了那种地步,魅妖皇族,王族之人绝对不可能会怀疑。因为没有人能轻易毁掉灵鹤弓,更何况其中的凌云冲天剑意更是做不了假!

凌云冲天剑意,如同天外飞仙之剑道一般,可谓是北剑仙的成名剑意之一,魅妖一族就算怀疑,但也只能强迫自己相信。

在这样的情形下,谁敢继续让幽兰嫁人?就算是想要娶她的那王族魅妖,也得龟缩回去,否则一个不好,只怕就是灭族之祸。

因为他们认为北剑仙既然给了魅轩承诺,那必然是一定能做到的。

之所以让魅轩回来带话,便是让魅妖族人自己将这些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所以正如徐帘言语中所说的一样,魅轩只要将断掉的灵鹤弓带回魅妖一族的领地,那么幽兰不用嫁人的可能性,必定能达到八成。

“原来如此……”徐帘解释完之后,过了少顷,嘴角终于扬起,但沈言知道这厮绝对不是在笑,没有人会在笑的时候眼里尽是平淡。

“什么原来如此?”沈言诧异的看了看徐帘的动作,因为后者竟是隔三差五的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又一本的书籍。

“……沈言,你说这些书籍的年头有多久?”徐帘一边将书籍往一旁抱,一边出声问道。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拿起一本书摸了摸,然后给出了一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应该不到一百年。”

“不错!不到一百年……”徐帘点了点头,示意他的答案并没有错。

“而苍梧尊者的传说,有多少时间了?”说完先前的一句话之后,徐帘将手中的书籍放在一大堆的金银之上,然后开始一本本的摆好。

“至少千年。”沈言此时突然反应了过来,神色之中也是渐渐的泛起了惊异。

不单单是他,连带着苏怡那恢复之后,更显绝美的脸庞之上也是这种诧异之色,。

因为如果徐帘不提,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一点。

“不到百年的时间,这些书籍在洞府近乎密封的情形下,保存的很完整。”徐帘站到了一本一本摆好的书籍旁,然后拿起第一本书,翻看了起来。

“但如果经历数千年,这些书籍只怕就会如同你当初在骆驼山密室里看到那些秘籍一样,风化的连灰都不剩。”

“当然……或许那苍梧尊者可以用真气将这些书籍封存起来,但他如果真的有**传承,也只会印刻进玉简之中,或者直接以阵法灌顶传承。”

“那也就表明这些书籍并不是很重要,所以苍梧尊者不会耗费真气将它们封存起来。那么这些书籍,至少有八成的可能性,的的确确只在这其中存放了百年不到。”

徐帘言及此处,却已经是翻开了面前整整齐齐摆开的第三本书。

“……所以这一处洞府,绝不可能是苍梧尊者的传承。”

“更重要的是,苍梧尊者能炼苍梧木为天晶解救苍生,便不可能着重名利之人,地上这些金银珠宝未免出现的太不合时宜了点。”

沈言听他言辞烁烁,却是微微一愣。

“那地上的金银财宝,是干嘛的?”

“很简单!测试进入这里的人……心性能否合格罢了,我敢肯定,若是寻常的周天境修者来到了此处,绝对会将这一大堆财宝搬空。”

“这么大批量的财宝,换成灵晶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毕竟一个皇朝需要的金银财物也绝对很多,这些财物无论是去和皇室换,还是和某个大家族交换,都能换回一笔可观的灵晶。”徐帘冷冷的道。

“敞若是凡人来此……我觉得被如此多的金银财物吓成痴呆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搬走这些金银珠宝的途中,绝对会导致那些书架错位,更甚者直接被推倒……更何况这些书籍,也并非记载着功~法秘技。”徐帘言及此处,却见沈言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换言之,这些东西落在手中等同于废品?”沈言着实有些无奈,这徐帘怎么尽干些混事儿呢?他原本还以为这些书籍中,隐藏着什么真正的好东西呢。

“……这些东西落在其他的手中,的确等同于废品。”徐帘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落在我的手中却不一样!”

“算了,总感觉你太不靠谱了点……”沈言嘀咕了一句,“既然这个洞府不是苍梧尊者的传承洞府,那我们还是速速离开,去借用其他州府的传送阵吧!”

“对了!还要将这里的宝物带走一些……”沈言突然看了一眼那硕大的夜明珠,以及无数的财宝,又添了一句。

“不必去找了,这里本就不是苍梧尊者的传承洞府,但我既然让你来这里,那就表明此地……有着通往九州大陆的传送阵法!”徐帘将手中的最后一本书放下,而后从每一本书上撕下一页,方才斩钉截铁道。

“你这么说话的样子……”沈言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后有些踌躇,“我就总感觉你好像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就下着套等我钻呢?”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没有给你下套。”徐帘平淡的摇了摇头,旋即在心头又添了一句。

(我骗你的……)“话虽然是这么说……”沈言心头没由来的有些发毛,嘀咕了一句,却也无计可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