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四印诀

五百四十四 印诀

且不说徐帘有沒有给他下套。就算是明明察觉到了不对劲。沈言也得钻进去。

“好吧……先不说你到底有沒有在算计着什么。但传送阵法呢。”在嘀咕了几句之后。发现徐帘沒有理会自己。沈言只好无奈道。

“我刚才说过。这些书架既然会出现在一大堆的金银财宝中。也正是最后一步的考验。”徐帘将自己手中从一大堆书中各自撕扯下來的纸张。慢慢的放在地上。而后拼凑在一起。

“考验。什么最后一步的考验。”沈言神色之间满是诧异。旋即问道。

“考验有沒有人研究出这些书籍中隐藏着的秘密……”徐帘缓慢的将手中的纸张一页页的放在地上。他往往是思索许久之后。才会决定将手里的纸张放下去。

“书架本身和这些书籍本身。是沒有丝毫用处的。”徐帘一边皱着眉头思索着。一边头也不抬的解释道。

“但当时我进來之后。看到书架上。大部分书籍的封面都是以红色、蓝色为主。其后是黄色。再次是灰白色。黑色……”

“红色书籍两千零一十五本。蓝色书籍八百一十五本。黄色书籍三百一十七本。灰白色八本。黑色三本。”

徐帘言及此处。眉头忽然紧皱起來。不过倏尔再度松开。

沈言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半蹲着的身影。张了张嘴。虽然惊讶。但也沒有感觉到难以接受。似乎徐帘将这些书籍的数目完整的记下來。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般。

“……红色为主。而书架一共有十三个。书籍的数目尾数中。一共出现了两次一十五。一次一十七。”

“沒有破二十的书籍尾数……旋即我注意到了十三个书架。每一个都是十层。那么书籍尾数的一十五。一十七。必然隐藏着某些东西。”徐帘言语间沒有丝毫迟疑。似乎根本不觉得自己的推测有任何问題。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我将红色书籍代表的数字总结在一起。它所代表的意义。应当是第二个书架。第十层的第五本书。”

“那一本书的颜色是黑色……”徐帘缓了口气。而后继续讲道。“蓝色书籍所代表的数字。也即是指第八个书架上。第十层的第五本书。那本书的颜色同样是黑色。”

“黄色书籍所代表的第三个书架。第十层的第七本书。依旧是黑色。”徐帘言及此处。却是将目光转向了沈言。

“即便是猜测……但你觉得这是巧合么。”徐帘刚刚询问出來。沈言便直接摇了摇头。

“不错。这不是巧合。”见沈言摇头。徐帘却是肯定的点头道。“因为我将三本黑色书籍翻了一遍。发现一个疑点。。”

“将三本书翻开数页之后。虽然看起來内容变化不大……但其实三本书中。都掺杂着另外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那三本书就不对劲呢。”沈言刚刚询问出声。就忍不住的拍了拍头。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果然。徐帘讽刺般的看了他一眼。

“只要是我记下的书。那便决然不会有忘却的道理。这三本黑色的书籍出错之后。我便知晓了另外八本灰白色书籍中。也定然隐藏着一些东西。”

“旋即我将这十一本书一一抽出來翻看。而后剔除了三本灰白色的书籍。”

徐帘话音顿了顿。旋即将手中最后一张撕下來的纸张放在地面之上。

“也即是说。共有三本黑色书籍。五本灰白色书籍有问題。”

“每本书中有问題的那一段话语。都被我撕了下來。正如你现在所看到的一样。”

沈言正一脸疑惑。但在徐帘话音落罢后。那些被撕扯下來的纸张。竟是闪烁出一阵毫光。旋即竟拼凑成了一整张图纸。

“这……”沈言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一幕。

“沒有什么可好奇的……无非是某种神通罢了。亦或者设立这洞府的人。直接在洞府内布置下一个触发性质的阵法。再在这些有问題的纸张上分别留下触发阵法的一部分东西……”

“当它们接触到一起的时候。阵法发动。那早就储藏在其中的图纸也便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徐帘并沒有对此感到惊讶。反而是一脸平静的分析道。

“……”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觉得好像这图纸诡异的出现在面前。似乎也就是那么回事。根本不足为道。

“这好像是一套印诀。”苏怡半蹲下身子将图纸拾了起來。然后轻声道。

沈言将图纸拿了过來。看了一眼之后顿然忍不住头晕目眩……因为那上面的无数印诀。画的密密麻麻。有些甚至都重叠在了一起。

“这是哪个白痴留下的印诀。这里都成了一块黑斑了。怎么能分辨的出來到底是什么。”沈言嚷嚷了一句之后。方才将图纸递给了徐帘。

“等我一个时辰。”徐帘接过图纸。细细看了半响之后。方才沉声道。

“一个时辰。”沈言微微一愣。旋即点了点头……他倒是猜到了徐帘要做些什么。但似乎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苏怡。这是师尊给我的玉琼丹。你现在修为还未入周天。乘着这一个时辰的时间。先服用掉它吧。”看着徐帘几乎彻底沉浸在图纸中后。沈言方才转过身來。而后看着苏怡。

与此同时他也拿出了大长老交给他的玉琼丹。足以让任何周天境修者硬生生提升一个阶段的丹药。

“这……我不能要……”苏怡感动的看了他一眼。旋即轻轻摇了摇头。

不是她容易被感动。而是在修者的世界里。如此珍贵的丹药简直不知道会让多少人趋之若鹜。沈言却是如此轻易的便将它交给自己。

“无妨。”沈言笑着拉起苏怡的手。然后将玉琼丹放在了她的柔夷中。而后道。“我已经步入了周天晶障境界。这玉琼丹虽然珍贵。但对于我來说。并沒有多大的用处。”

沈言度过了涅槃丹的心障之后。虽然不记得其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他对于柳霓裳这三个字。似乎越來越朦胧了。

那一份情也从那个时候便不在了。所以他现在才会渐渐的接受苏怡。

否则若是搁在曾经。沈言即便不会狠下心來让苏怡滚蛋。但也绝不可能做出此等亲密之举。

苏怡俏脸之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红晕。却也不再推辞。

沈言见她模样。也是笑了起來。微微顿了顿之后旋即出声:“这玉琼丹提升一个阶段修为的效果。只在周天境界有用。”

“不过你现在就将它服用掉吧。虽然一个时辰的时间做不了什么。但玉琼丹在体内蕴养心脉。药力淡淡挥发出來。对你的好处也是巨大的。”

苏怡听他言语慎重。当下也不由得正色点头。然后看了一眼手中青色珠玉般的丹药。微微张开檀口。将其咽入腹中。

玉琼丹的药力很温和。但苏怡不去控制体内真气。却也害怕真气岔了经脉。所以她对沈言柔柔一笑之后。便盘膝坐下。梳理起体内的气息來。

沈言的目光。却是落在了此时已经紧闭上双眸的徐帘。

他们先前其实早就浪费了不止一个时辰的时间。但毕竟沈言也不确定时间。所以直到此时。方才想起來让苏怡服下玉琼丹。

毕竟徐帘虽然说得轻松。但谁也不知晓九州大陆会不会有料想之外的危险。虽然玉琼丹不能立刻发挥效用。但能增强苏怡一分实力。便是一分实力。

对于这些身外之物。沈言从不会太过在意。

“六部。十二手。十七种变化。”

时间缓缓流逝。过了约莫一个时辰的时候。徐帘终于是睁开了双眸。而后将手中的那密密麻麻满是黑斑的图纸扔在了地上。

他的脸上。竟是泛起了一丝苍白。

沈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能让徐帘的思维转动到这样的地步。导致脸色惨白。可想而知那图纸到底有多么复杂。

“漏了一步。。”徐帘大口大口的喘息了片刻之后。神色再度恢复了淡然。虽然面庞仍旧略显苍白。但却已经不明显了。

“什么漏了一步。”沈言好奇的问出了声來。

“白痴。”徐帘冷冷的出声道。“你不觉得。这最后的图纸。是谁都能解开其中手印变化的么。”

沈言一愣。旋即头直接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他只看了一眼都感觉头晕目眩。只怕这世上也只有徐帘这种妖孽。方才能用一个时辰。将其抽丝剥茧般的一层层看清吧。

“这漏掉的一步。便是解开手中图纸的正确方法。”徐帘摇了摇头。“先前被我撕扯下來的那些纸张上。已经记载着解开这个谜題的方法。”

“那你为什么还……”沈言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

“看到这图纸的时候。我很感兴趣……暂时性的忘却了那些东西。所以才会试图自己将所有的印诀在脑海中重塑。将它们一一分离出來。”

徐帘的声音很平静。但沈言却绝对能感觉到其中的恐怖。

他甚至可以想象。在先前的那一个时辰内。徐帘脑海中无数的印诀不断的闪现纠缠。就如同是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沈言宁肯去和十个周天境的修者战斗一个时辰。也不愿意去做徐帘先前所做的事情。他怀疑要不到盏茶功夫。他的脑海都会彻底崩溃。

“结果呢。”沈言询问道。

“……这些手印。就是启动隐藏的传送阵法的印诀。”徐帘平静的声音。却是让沈言心头松了口气。总算不需要再跋山涉水万里迢迢去其他州府借用传送阵了。

“一共六部手印。每一部十二手。共有一十七种变化。所以……共有一千二百二十四套印诀。”徐帘沉声道。

沈言却是直接一颤。声音都有些变味。

“你不是想让我一一将那一千多套手印打出來吧。更何况这么短的时间内。我怎么可能记得住那么多变化。就算是你要将它们画出來。只怕都会耗费巨量的时间。”

徐帘看了他一眼。面上依旧沒有分毫波澜。

“我可以。我可以记住。”

“……而且这一千多套手印并不需要消耗真气进行实质的催动。只是为了引动传承阵法罢了。所以。。”

“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