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五算计

章 节五百四十五 算计

“一手梨花色自白!”徐帘话音落罢,反身站定,旋即双手开始掐动印诀。

“二手风月长吟乱!”徐帘指尖掐出的印诀繁复而冗杂,沈言根本不能单单凭借看一眼,就推测出其中的规律。

好在徐帘每每掐出一个变化后,都会淡然吟出声来。

“三手风停月正明!”徐帘指尖的动作越来越快,嘴中话音却并未随之停歇。

“四手月明月也缺!”

“五手月缺山河动!”徐帘眸中的神色变得沉重起来,旋即他指尖微微一顿之后,以一种更快的速度掐出另一道印诀。

“六手山河动!此间阵将现!”话音落罢,徐帘手中的动作倏然停止,旋即整座洞府开始了剧烈的颤动。

不!不是颤动,而是周围的一切似乎游戏微微的扭曲,给人以一种洞府在颤动的错觉。

徐帘言语中说这手印共有一千多种变化,但他只掐出六手,便触动了阵法。

是运气?还是根本就料定了触动阵法的印诀必然是这六手之一?虽然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沈言宁愿选择相信后者。

在沈言的注视中,一座阵法缓缓的由虚幻变的凝实,而后终于在周围空间的扭曲停止之后,彻彻底底的立在了洞府之中。

还不待沈言反应过来,周围的无数金银珠宝,便仿佛烟消云散一般,至少有九成九都化为了虚无。

洞府之中,只是剩下了寥寥少数的金银,那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深海的紫珊瑚……所有的一切奇珍异宝,尽皆在阵法出现之后,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这并不奇怪……一种障眼类型的神通罢了!在这阵法触动之后,这里那无以计数的金银珠宝,应当是回到了设立洞府那人的储物法宝中!”徐帘随口解释了一句,他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洞府中央的传送阵法之上残颜医妃最新章节。

这个传送阵法,并不像其他传送阵那般,是设立阵基,而后以灵石或者其他特定的东西催动。

它完全就是一个椭圆形的紫蓝色虚幻光门悬浮在空中,光门之中如同水波一般荡漾着细微的涟漪,一圈一圈的旋转着,看久了却让人有些头晕目眩。

徐帘却是直直的凝视了这虚幻的光门半响,旋即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但他眼底的神色,却依然平静如常。

“沈言,将这些剩下的财物装起来!”徐帘随手递给沈言一个袋子,后者愣了愣,他虽然知晓所谓储物袋的存在,但大长老却没有给他这种东西。

“我们去了九州大陆……说不得还有用到钱财的时候,毕竟衍州很大,不管是找人还是做什么,都有需要用到钱的地方!”徐帘见沈言打开储物袋,旋即解释道。

“这储物袋是中神策的东西,不过他已经死了,留着也没用……所以他的东西,我就全拿过来了!”

徐帘说到将中神策的遗物全部拿来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分明是很自然,有一种这叫做物尽其用的感觉。

沈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旋即施展开来须臾青天步,只是在洞府里转了个圈儿,便将最后剩下的那一点儿黄白之物装进了储物袋中。

虽说先前那金山银海只剩下了这么一点儿,但也足以让一户普通人生活无数年了。

“徐帘……现在怎么办?我们这就去九州大陆么?”沈言的神色之间,却是隐隐泛起了一丝微微的兴奋。

毕竟他前世只是纵横神州,今生见识了修炼层次更高的天元大陆,现在有机会去看一看另外的九州大陆,当然是心中热切之极。

“嗯!现在就去九州大陆……先去解决云拾霜所在分支回归本族之事,而后我们便去紫禁天将那寒月冰魄拿到手!”徐帘点了点头。

“这一枚寒月冰魄,加上赤幽玄那里的一枚寒月冰魄,便已经有了两枚。”

“之后我们便回天元,而后去道玄宗,偷来百万斤铁精,再想办法找到最后一枚寒月冰魄重铸你的断天刀!”

徐帘言及此处,沈言却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我记得你不是说过,等我步入了上境……才想办法去道玄宗盗取铁精的么?”

“……不错!”徐帘点点头,然后神色有些让人捉摸不透,“待得你从九州大陆回来,修为必然已经步入了上境。”

沈言正想问为什么,旋即看了眼徐帘此刻的神色,便知晓自己就算问了他也不会说,于是只好将疑问埋在心底便朝仍盘膝而坐的的苏怡走去。

“你做什么?”徐帘见他动作,眉头微微一皱。

沈言直接愣在了原地,然后看了他一眼,确定是在询问自己后,方才指了指苏怡。

“我去叫醒她啊!”话音刚落,沈言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你是想说让我先别去打扰她是吧?那我们稍微再等等吧,估计她应该也快醒了!”

“你确定要带着她去?”徐帘再问了一句,“如果你觉得自己在九州大陆还能保护她的话,那就让她和我们一起去吧!”

沈言听到徐帘的话,却是沉默了片刻。

徐帘说的绝没有错……他们或许去了九州大陆本身不会有危险,但联系到他之后要去做的事情,从上三天之一的紫禁天拿取寒月冰魄,就几乎能肯定是要遇到危机的能源集团全文阅读。

到了那种地步,他又能从什么地方抽出手来保护苏怡?

“你说的不错。”沈言的沉默并未持续多久,微微一顿之后他便点了点头。“不过将苏怡留在此处,不会有危险么?”

“若我所料不错……我们踏入这个阵法之后,洞府便会彻底的关闭,所以苏怡不会有危险。更何况她至多不到小半刻钟便会醒来,以她的修为,在苍云郡的范围内,遇到危机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沈言点了点头,却也不再询问,只是轻轻走到了苏怡的身旁,而后并指成剑,在地上刻下一行小字。

“苏怡,此去九州大陆,前途未卜,凶险异常,我与徐帘商议后,决定不让你涉足险地,因而先走一步。你醒来后,自行返回万剑宗便是!”

“徐帘!咱们走!”沈言写完这一行子,旋即深深看了一眼苏怡,而后出声道。

徐帘平静的点了点头,旋即直接一脚踏入了光门之中。

沈言微微一愣之后,倏然一头扎了进去,在他身体接触到那虚幻的光门之时,没由来的感觉到身体有些发寒。

这是……哪里?

沈言微微感觉一阵眩晕,旋即倏然睁开了双眸,却见自己和徐帘出现在一处山洞之内。

“哈哈哈哈哈……吾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破了登天台,破了金银心障,解了阵法之谜来到此处!”

“心性,天赋……我的天!!!”

“生命之树上你竟然不满二十岁,就步入了周天晶障的境界,这是何等样的资质!”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舍身夺魂!!!”

沈言听到这霸气凛然的喝声,甚至都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便感觉神魂一阵震荡,这狭小的山洞洞壁在颤动之后,涌出了一道黑光,直接冲进了他的识海。

我去……登天台压根和我没有半分关系好不好!徐帘……你,你又算计我!

沈言的神魂在无意识之前,这便是他心中最后的念头。他深深切切的感觉到,自己好像又给徐帘算计了……

因为在那一道黑光冲入他脑海的前一个刹那,他看见了徐帘这厮的嘴角微微扬起。

徐帘在笑,如果此事他事先不知晓,那才有鬼。

“这天资,这种心性,这种资质……二十年,不!十年,只要给我十年,便能踏入聚灵之境!”

沈言的心神在一瞬间便被拉入了识海深处,他的识海本该除了一片湛蓝外什么都没有,但此时却出现了一个虚幻的黑色身影。

这身影身高近乎一丈,丰神俊朗,但眉宇之间却满是杀气,霸气,以及让人森然的寒意。

此时他的目光如同饕餮(taotie)一般贪婪的看着一脸惊讶的沈言,嘴角也随之泛起了一丝森然冷笑。

“吞噬了你的魂魄,我这近百年来损耗的神魂便能恢复不少……你的躯体也应当为我所用,助我再度踏入修炼之途!”

“西佛陀,带我步入丹境,第一个要杀的便是你这贼秃!”那黑色的虚影恨恨的说完这一句话,便化为了一团黑烟朝着沈言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