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六东魔祖的惊惧

仙心尘堕作品 仙誓 仙誓 独步苍澜 章 节五百四十六 东魔祖的惊惧

“让我吞噬掉你的神魂带你见识那翻手未云覆手为雨的丹境之力……这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东魔祖见沈言询问完之后便不再言语却是阴森道

沈言望着东魔祖的面上满是震惊因为他突然记起一件事來

当初徐帘在念月小峰之上曾跟他说过一句话

“若你有朝一日遇到了那东魔祖便问他身陨之后难道便能单单依靠神魂存世么若他回答不能你便问他躯体竟还沒有腐烂么”

徐帘在念月小峰上云淡风轻的一番言语看起來有些莫名其妙但到了此时沈言方才将其彻彻底底的记了起來

于是他赶忙再度询问出声

“东魔祖若我沒有看错你现在是以神魂存世……但据我所知身陨道消后神魂也会消散你难道单单以神魂便能长存于世”

东魔祖准备吞噬沈言神魂的动作不由得再度停了下來他有些诧异的看了后者一眼

“看你先前的神色想必知晓我东魔祖的名头但尽还有这份胆魄出声质问于我若非本尊此时唯剩神魂必然要收你为徒传尽我魔门大~法才是”

“……至于神魂虽修炼至锻魂境后能在世间留存一些时日但想要驻留时间百年却决然不可能”东魔祖冷笑一声算是回答了沈言的问題

“……等等你说神魂不能长存于世那你怎么能存在上百年的时间”沈言将徐帘告诉他的话换了一种方式询问了出來

“本尊虽手段通天彻地但想要以神魂存在世间上百年……那显然也是决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东魔祖傲然的看了沈言一眼而后冷声道

“这不过是因为本尊的肉身……”话音到此处戛然而止而后东魔祖看向沈言的目光便再度转为了森冷

“不对你如何知晓本尊的神魂已存在世间百余年了”东魔祖又不是白痴转瞬间就反应过來问題的关键

不过旋即他又不屑的摇了摇头

“算了本尊也沒有兴趣知晓你到底如何知道这些的但今天你的神魂和肉~身都注定要变成本尊的东西”

“至于我的肉身虽然已死但却被本尊以特殊的方法储存了起來让本尊的神魂在其内藏身一些时日还是能做到的”

只要肉身不腐朽神魂在不被六道轮回规则勘探到的情形之下是不会被扯入轮回的

“……虽然不知晓你为什么知晓我的名头还如此无畏但无论你的底牌是什么今天落在本尊的手里你必死无疑”

沈言并沒有因此而慌乱相反他的神色之间露出一丝诡异

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东魔祖很可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种感觉有些沒由來但却异常的强烈

于是乎沈言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东魔祖……我觉得你还是再等等吧说不定后面还会有比我天赋更好的人让你吞噬神魂呢”

“等本尊苦苦等了近百年等不下去了也不用再等了你的天资在我所见之人中当世唯有北剑仙可比拟”

沈言倒是吓了一大跳这东魔祖给他的评价也未必他太高了一些

但还不待他再度开口已经红了眼的东魔祖便直接化为了一团渗人的黑雾朝着沈言的神魂扑來

那黑雾似一道闪电只是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了沈言的面前

就在他快要将沈言神魂包裹住的瞬间湛蓝的识海空间内倏然出现了一道剑意其势如山似岳亘古如斯恍若遗世之仙

“这……天外飞仙剑意”

“你和北剑仙是什么关系”那黑雾之中蓦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呼而后难以置信的惊声询问道

“他是我师尊”沈言头上有些不自然的冒出了一层冷汗他怎么感觉这东魔祖跟个纸老虎似的虽然不知晓北剑仙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他识海之内留下了这一道剑意

不过仅仅一道剑意就逼得东魔祖惊惧如斯也未免显得他有些太无用了点

“师尊师尊怪不得……”东魔祖眸子里泛起一丝残忍之色而后却是冷冷的笑出了声來

“敞若这是在天元大陆北剑仙神识可查之处本尊到真的拿你沒有任何办法”

“但你通过我浪费了无数功夫设下的传送阵法來到了九州大陆隔着炼狱之海就算是北剑仙手段再高也鞭长莫及”

“魔魂泣”东魔祖一声厉喝那一团黑雾一阵涌动之后竟似变淡了不少而后其余的黑雾便化为了一种凄厉的音波朝着沈言的神魂袭取

天外飞仙剑意在僵持了好半响的时间后终于烟消云散这剑意根本无法针对东魔祖自残神魂发出的音波攻击起到什么作用只能依靠剑意抵御片刻但最终剑意仍是要消散的

“哈哈哈……本尊攻你神魂抹杀了你的意识这识海自然成为无主之物即便北剑仙仍在你识海中留下了后手又能奈本尊如何”

东魔祖的声音有些虚弱但却充满了一种猖狂的意味

他却是沒有选择直接进行吞噬而是多费了一番周折自残自己的神魂然后直接攻击沈言的神魂只要灭杀了后者的意识就算北剑仙留在这识海里的后手再多也是沒有任何用处的

因为那时候这识海已经不是沈言的了……神魂一死便等同于彻底烟消云散

“……”沈言还是站在原地沒有动甚至面上的诧异之色仍沒有消散看起來就仿佛是被吓傻了一般

东魔祖自残神魂后发出的音波在识海中翻涌起一层黑色的波纹而后如同水流般朝着沈言席卷而來

随着那波纹距离的推移东魔祖的神色也变得越來越振奋因为他马上便可以吞噬掉沈言的神魂重新拥有自己的肉身了

“这是什么”但东魔祖面上的振奋并沒有持续多久当那一层层翻涌的黑色波纹还沒有接触到沈言的时候后者的识海中便不知从何处飞出一物來

那是一张纸灿然的金色纸张

这纸张只是普通书籍的大小但在东魔祖发出的音波碰触到它的时候倏然迸发出亿万丈的金色毫光虽然灿然却并不刺眼

这金色的毫光将黑色的音波完全防御住根本沒有遗漏分毫也即是说东魔祖这处心积虑的一次攻击连沈言的一根毛发都沒有触及

“这是……人……人……”东魔祖颤抖着声音喃喃了半响终究还是沒有完整的说出任何一句话來

而在成功抵御住那黑色的音波之后在被沈言唤醒之后变为金色的惜诵残页却也再度隐匿在了识海深处

“天若是……若是让我得到了这东西这九天十地还有何人能阻我入圣”东魔祖在起初的惊惧之后神色便化为了贪婪那是一种几乎让沈言心神都有些颤然的贪婪目光

“沈言本尊给你一个机会你神魂离开此处自行寻找一个普通人吞噬掉本尊必会收你为徒……只要能让我接受了你的身体即便是北剑仙也只不过尔尔”

东魔祖神色中的贪婪在持续了片刻之后终于敛去而后他神色一动便利诱威逼道

“敞若你执迷不悟仍要阻挡本尊成就圣位那休怪的本尊叫你魂飞魄散这天地间从此再也找不到你任何踪影”

沈言的表情微微一滞旋即眉头紧锁了起來看起來似乎是在考虑东魔祖的提议

但其实他是在想东魔祖先前因为震惊而吐出來的那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人……人什么

沈言自然知晓他口中的人……什么是指惜诵残页而之所以让他露出那等贪婪目光的也正是惜诵残页

开玩笑沈言觉得东魔祖这厮脑子绝对有问題他都说出來惜诵残页足以让人入圣就算是白痴也不可能白白将这东西弃之不顾吧

心中生出如此念头的沈言浑然忘记了自己当初是如何将惜诵残页弃之敝屣的

“白痴”沈言怎么可能舍弃自己的身躯而去吞噬别人的身体更何况惜诵残页之后似乎真的隐藏着绝大的秘密入圣这是一个连徐帘都不敢妄言推测的等级超凡脱俗的圣位他又怎可能将能令人步入圣境的东西拱手相送

“放肆气煞本尊”东魔祖的神情变得冷厉旋即再不迟疑整个人化为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再度涌向了沈言

连那东西都从沈言的识海中出來了可想而知沈言的识海内肯定已经是一个空壳了北剑仙……只怕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留下了一道剑气罢了也决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后手

这一次……沒有什么东西阻拦东魔祖他成功的用自己的神魂包裹住了沈言

“断天”沈言心惊肉跳的一声惊呼旋即识海深处便倏然亮起一道冷厉的寒芒直接朝着他斩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