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七终入上境

章 节五百四十七 终入上境

刀锋芒,冷风残月自凄惶。

一道寒意森森,霜雪纷飞的刀芒,在沈言话音落罢之后,蓦地从他识海深处窜了出来。

随之还有那虽只剩下了魂魄,但仍冰花四溅的断天刀魂,也紧跟着刀芒乍然出现在了沈言与东魔祖的视线之中。

刀芒的速度何等之快,当东魔祖看见断天刀魂之时,骇然惊呼出声。

“你……为什么会有轮……”东魔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包裹住沈言的神魂,便在那一道如真似幻,寒意凛然的刀芒下完全湮灭。

沈言在原地愣了半响,旋即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他感觉这东魔祖未免太奇葩了些,好像是上赶着送死一样。

旋即沈言心神一动,没有了东魔祖的封锁,他再度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不过他没有注意……当他的意识离开识海之后,那湛蓝色的空间里,突然凝聚出一颗如同米粒般大小,极为光滑的珠子。

沈言紧闭的眼眸缓缓睁开,而后直接就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

“徐帘!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知道什么?”徐帘面上毫无波澜,“如果你是指东魔祖的话,那么我的确知道。”

“你知道你还下套给我钻。”沈言话音刚落,旋即整个人的眸子瞪得滚圆,而后顷刻间不在言语,盘膝坐在了地上。

因为一股浩荡的神魂力量,直接开始在他的识海中翻腾了起来。

那神魂力量中,还带着极为强烈的排斥性……沈言沉下心神,正准备慢慢将这种排斥性炼化掉从零开始全文阅读。但旋即断天刀魂在识海中晃动了一番,东魔祖遗留的神魂力量,便尽皆被净化成了最为精纯的神魂之力。

沈言再不敢迟疑,心神力量席卷整个识海,将那些精纯的神魂之力,尽皆吞噬。

因为神魂之力精纯到了极点的缘故,所以他的神魂力量竟犹如实质一般,不断的提升着。

而受神魂力量提升的影响,沈言感觉自己冥冥中感觉到了那一层晶障似乎变得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薄弱!

时间随之流逝,许久许久之后,盘膝而坐的沈言终于再度睁开了自己的双眸,面庞之上,满是一种大彻大悟的表情!

“这便是……周天晶障么?”沈言喃喃的话音落罢,而后蓦然一拳砸向面前的虚空。

啪。

但听得虚空一声轻响,在沈言的眸中,便似天地间有着一张晶莹剔透的光幕,被他一拳砸的粉碎,化为了点点光斑!

“破障登天,此为上境!!!”沈言蓦然站起身来,周身气势化为一层气浪,直接将徐帘掀飞了开来,连带着山壁都被这一层气浪弄得龟裂了开来。

但沈言此时的神魂何等强大,只是瞬息,便将自身的气息收敛,那让人心头骇然的气势,瞬息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徐帘……你现在的模样可真够有趣!”沈言的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徐帘这厮老给他下套,也该让他尝尝苦头才是。

“上境了么?”徐帘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道。

“我本来是不知晓东魔祖千方百计设下了这一个局,但因为登天台是他布下的……而我又没有心障,所以便看到了他布置登天台,设立传送阵法的一幕。”

“至于那洞府,应该是原本便存在的,所以反倒没有相关的记忆让我在登天台中看到。”徐帘出声解释道。

徐帘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沈言也终于是恍然大悟。

可能连东魔祖都不可能想到这一点,因为只要入了登天台,那就等于迷失在了心障中,怎么可能还看得清一切?

只要有心障,便不可能看到他千方百计设立下来的这一个局。可这世上偏偏有徐帘这等妖孽,根本没有欲望,又谈何而来的心障?

“我知晓东魔祖设立了传送阵法……加之我看的那些记忆中,他被东魔祖打成重伤,将前后的一切联系起来,自然知晓他设立阵法,便是为了谋划着今天的一切!”徐帘继续道。

“但他却没有料到,沈言你识海中,竟然有着断天刀魂守护!”

“根据你所说的断天刀的威力,我料定那东魔祖虽然神通广大,但百年过去他的神魂也必然有所损耗,至少有九成的可能性会被断天刀彻底灭杀!”徐帘言及此处,抬起眼来打量了沈言一番。

“……更何况,你此番得到的好处,不是更大么?”

沈言当然知晓他指的是自己突破到上境的事,不过任谁被如此算计,只怕都不会感觉很爽,所以他只能报之以无奈的苦笑。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询问东魔祖那两个问题之后,他怎样回答你的?”徐帘似乎料定了自己曾经给沈言说的那一番话,他必然是记住了的。

“他说若肉身彻底死亡,神魂想要长存世间百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沈言回答道。

“那他的肉身呢?”徐帘微微沉思了片刻,而后将目光落向了他处,继续询问出声我的民国生涯。

“他并没有告诉我他的肉身藏在何处……不过他的的确确应该是用什么方法将自己的肉身保存起来了,否则根本不可能在世间滞留百年!”沈言摇了摇头。

“我想我……知道在哪儿!”徐帘听到沈言的回答,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旋即将目光落在了四周那龟裂开来的山壁之上。

“砸开这里!!!”徐帘走到一处山壁前,而后指着那满是裂痕的山壁道。

沈言微微一愣,但却并没有再去问为什么……他只是凝神定气,而后真气凝于右拳,朝着那龟裂开来的山壁轰然砸下!

咔咔。

轰。

山壁刀锋芒,冷风残月自凄惶。

一道寒意森森,霜雪纷飞的刀芒,在沈言话音落罢之后,蓦地从他识海深处窜了出来。

随之还有那虽只剩下了魂魄,但仍冰花四溅的断天刀魂,也紧跟着刀芒乍然出现在了沈言与东魔祖的视线之中。

刀芒的速度何等之快,当东魔祖看见断天刀魂之时,骇然惊呼出声。

“你……为什么会有轮……”东魔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包裹住沈言的神魂,便在那一道如真似幻,寒意凛然的刀芒下完全湮灭。

沈言在原地愣了半响,旋即有些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他感觉这东魔祖未免太奇葩了些,好像是上赶着送死一样。

旋即沈言心神一动,没有了东魔祖的封锁,他再度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不过他没有注意……当他的意识离开识海之后,那湛蓝色的空间里,突然凝聚出一颗如同米粒般大小,极为光滑的珠子。

沈言紧闭的眼眸缓缓睁开,而后直接就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

“徐帘!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知道什么?”徐帘面上毫无波澜,“如果你是指东魔祖的话,那么我的确知道。”

“你知道你还下套给我钻。”沈言话音刚落,旋即整个人的眸子瞪得滚圆,而后顷刻间不在言语,盘膝坐在了地上。

因为一股浩荡的神魂力量,直接开始在他的识海中翻腾了起来。

那神魂力量中,还带着极为强烈的排斥性……沈言沉下心神,正准备慢慢将这种排斥性炼化掉。但旋即断天刀魂在识海中晃动了一番,东魔祖遗留的神魂力量,便尽皆被净化成了最为精纯的神魂之力。

沈言再不敢迟疑,心神力量席卷整个识海,将那些精纯的神魂之力,尽皆吞噬。

因为神魂之力精纯到了极点的缘故,所以他的神魂力量竟犹如实质一般,不断的提升着。

而受神魂力量提升的影响,沈言感觉自己冥冥中感觉到了那一层晶障似乎变得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薄弱!

时间随之流逝,许久许久之后,盘膝而坐的沈言终于再度睁开了自己的双眸,面庞之上,满是一种大彻大悟的表情!

“这便是……周天晶障么?”沈言喃喃的话音落罢,而后蓦然一拳砸向面前的虚空。

啪。

但听得虚空一声轻响,在沈言的眸中,便似天地间有着一张晶莹剔透的光幕,被他一拳砸的粉碎,化为了点点光斑慢慢仙途!

“破障登天,此为上境!!!”沈言蓦然站起身来,周身气势化为一层气浪,直接将徐帘掀飞了开来,连带着山壁都被这一层气浪弄得龟裂了开来。

但沈言此时的神魂何等强大,只是瞬息,便将自身的气息收敛,那让人心头骇然的气势,瞬息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徐帘……你现在的模样可真够有趣!”沈言的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徐帘这厮老给他下套,也该让他尝尝苦头才是。

“上境了么?”徐帘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道。

“我本来是不知晓东魔祖千方百计设下了这一个局,但因为登天台是他布下的……而我又没有心障,所以便看到了他布置登天台,设立传送阵法的一幕。”

“至于那洞府,应该是原本便存在的,所以反倒没有相关的记忆让我在登天台中看到。”徐帘出声解释道。

徐帘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沈言也终于是恍然大悟。

可能连东魔祖都不可能想到这一点,因为只要入了登天台,那就等于迷失在了心障中,怎么可能还看得清一切?

只要有心障,便不可能看到他千方百计设立下来的这一个局。可这世上偏偏有徐帘这等妖孽,根本没有欲望,又谈何而来的心障?

“我知晓东魔祖设立了传送阵法……加之我看的那些记忆中,他被东魔祖打成重伤,将前后的一切联系起来,自然知晓他设立阵法,便是为了谋划着今天的一切!”徐帘继续道。

“但他却没有料到,沈言你识海中,竟然有着断天刀魂守护!”

“根据你所说的断天刀的威力,我料定那东魔祖虽然神通广大,但百年过去他的神魂也必然有所损耗,至少有九成的可能性会被断天刀彻底灭杀!”徐帘言及此处,抬起眼来打量了沈言一番。

“……更何况,你此番得到的好处,不是更大么?”

沈言当然知晓他指的是自己突破到上境的事,不过任谁被如此算计,只怕都不会感觉很爽,所以他只能报之以无奈的苦笑。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询问东魔祖那两个问题之后,他怎样回答你的?”徐帘似乎料定了自己曾经给沈言说的那一番话,他必然是记住了的。

“他说若肉身彻底死亡,神魂想要长存世间百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沈言回答道。

“那他的肉身呢?”徐帘微微沉思了片刻,而后将目光落向了他处,继续询问出声。

“他并没有告诉我他的肉身藏在何处……不过他的的确确应该是用什么方法将自己的肉身保存起来了,否则根本不可能在世间滞留百年!”沈言摇了摇头。

“我想我……知道在哪儿!”徐帘听到沈言的回答,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旋即将目光落在了四周那龟裂开来的山壁之上。

“砸开这里!!!”徐帘走到一处山壁前,而后指着那满是裂痕的山壁道。

沈言微微一愣,但却并没有再去问为什么……他只是凝神定气,而后真气凝于右拳,朝着那龟裂开来的山壁轰然砸下!

咔咔。

轰。

山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