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八大泽山

仙誓 五百四十八大泽山

“东魔祖的神魂,的确是被断天刀魂灭杀。”沈言点了点头,旋即又道,“不过师尊还在我的体内留下了一道剑意,但是有件事很奇怪……”

“嗯?”徐帘微微抬了抬眼,似乎并不惊讶沈言会说出但是二字。

“惜诵残页在东魔祖自残神魂以音攻之术想要震散我意识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我的识海里,就在踏入传送阵的时候,它还在我怀里。”

这是令沈言震惊的第一点,要知道他可是一直将惜诵残页放在怀中的。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惜诵残页既然是有灵之物,你能唤醒它,自然也便认你为主,你先前遇到了危险,它肯定会自然护主。”

徐帘微微皱了皱眉,似乎对沈言所说的令他惊讶的事情,有一些不满意。

“……我奇怪的倒不是惜诵残页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识海中,而是东魔祖看到它的时候,简直震惊到了极点!”沈言摇了摇头,旋即继续道。

“而且他还喊着这不是人……”

“人什么?”徐帘对这件事,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在沈言话音还未落罢,他就追问出声。

“我不知道,他并没有说完这句话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沈言再度摇头,“但东魔祖却说如果自己得到了惜诵残页,这世间便再也无人能阻他踏入圣境!”

“人……”徐帘的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能与人字结合起来的东西太多,信息不够的情形之下,我也并不知晓他想要说的是什么东西。”“换言之,我在须臾幻境所看到的书籍中,并没有任何关于惜诵残页方面的记载。”

沈言耸了耸肩,徐帘这妖孽都不知道的东西,他自然就更不清楚了。

“然后呢?”微微沉默了片刻,徐帘又询问出声,好似料定了之后还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是那样了,惜诵残页抵挡住了东魔祖的意图毁灭我意识的音攻之术。”沈言回答道,“继而东魔祖认为我识海中可能没有什么防御了,于是就直接想要用神魂吞噬掉我!”

“结果就被断天刀魂直接灭杀的干干净净。”

“就这样么?”徐帘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淡淡的失望,“东魔祖还说了些什么?关于断天刀魂,亦或者惜诵残页方面的事情?”

“哪怕是一个字也好!”

“不用你说我自然也会一一告诉你!”沈言翻了个白眼,他发现碰见徐帘感兴趣的事,这厮淡然的性子一下子了个。

“……这一次更奇怪,断天刀魂出现之后,东魔祖竟然又喊了一声你怎么会有轮……”沈言的话音再度戛然而止。

“他就说到这里,就直接被刀芒给湮灭了。”

徐帘眸中的失望瞬息消散开来,旋即沉思了起来。

“轮……人……断天……”

“你是怎样得到断天刀的?”徐帘沉吟了片刻,忽然出声询问道。

“我是……”沈言微微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我也不知道怎样得到断天刀的,好像我本来就拥有它似的。”

“这样么……”徐帘嘴角微微扬起,“我想我,猜到某些东西了。”

“你指什么?”沈言好奇问道。

“我不能说。”徐帘道,“有些东西能说,是因为‘他或者他们’知晓了也无足轻重,但有些东西却不能说。”

“否则就会让那可能存在的未知知晓,敞若是助你的一方倒还好,若是让恶的那一方知晓,有些事情便会逆转。”

“前路若是已知,我便能推算出所有与之相关的一切。敞若恶的那一方未知存在改了自己布下的局,前路未知,便只能自求多福!”

徐帘话音落罢,方才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我这样说……你能明白么?”

沈言被他这一大堆的话弄得有些懵然,不过旋即他却摇了摇头。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大致懂你的意思是该说的话可以说,不该说的就不能说,否则就会让我们变得很危险。”

“不能说那就不说了吧,反正我知道不知道都无关紧要。”

徐帘点了点头,旋即顿了顿,方才沉声说了一句话。

“虽然大部分的东西不能说,但我却可以让你知道一件事。”

“东魔祖口中的轮……当与六道轮回有关猪星高照。”

“六道轮回?”沈言倒吸了一口冷气,六道轮回,这是至高无上的规则,连天道都在其中,所有的一切都囊括于内。

无论天地人神,修罗夜叉,过去未来,四方上下……只要有时间空间的地方,便有六道轮回规则存在着,维系着一切。

“不错!”徐帘点了点头,旋即不再言语。“这万载青寒玉用处不大,但倒也能将灵药存放在其中,以免流失药性,你要舀走么?”

沈言微微愣了愣,旋即看了看已经覆盖着一层薄薄白霜的东魔祖的尸体,方才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吧,虽然万载青寒玉罕见,但对我也没有什么作用……我们算不得好人,但这种动人棺木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好!”

徐帘点点头,继而直接转身走出了这间在山洞里开焀出来的密室。

沈言望着东魔祖的尸体叹息了一声,虽是魔道巨擎,大宋朝五祖之一,但最终不过落得个身陨魂消,连尸身都在异地的结果。

从密室中走出来,沈言发现徐帘已经直接走出了山洞,他沉吟片刻之后,方才转身一拳砸出。

轰隆隆。

一声惊雷般的声音炸响后,无数的山石都开始坍塌,而后将藏着东魔祖尸身的那冰棺给直接埋葬在了其中。

沈言一拳砸出去之后就直接身形一动便离开了山洞,而后就看到了徐帘一副闷骚的模样负手而立,立于山洞之前。

“那是大泽山!我们现在处于九州大陆的洛州……”徐帘指了指远处一座绵延不断的山川,然后沉声说道。

“我发现好像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沈言看了一眼那并没有多么突出的特征的大泽山,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单单这样的一座山川在这里,就算给他一张地图,他都找不到这个地儿,徐帘这厮跑过来一看就知道身处于何地。

且不说其他方面,就徐帘这厮知道的东西,跑去当个狗头军师,那绝对是算无遗策,而且还是无论怎样,都不会迷路的那一种。

沈言想到这里,却是有些自得其乐的笑了起来。

他想着徐帘一副狗头军师的做派给人出谋划策,就忍不住的乐。

不过转瞬间他却感觉气氛有些古怪,于是乎不由得转头看了徐帘一眼,发现后者跟看个白痴似的看着他,于是沈言方才讪讪的止住了笑容。

“白痴你在笑什么!”徐帘却不打算放过他,直接淡漠的说出了一句话,然后就抓过了身去。

“洛州和衍州之间也有着一段距离,我们去洛州找一个大家族,看看能否想个办法借用一下传送阵,或者跟随某个商队乘坐飞舟前去衍州!”

“飞舟?那东西很快么?”沈言不屑的撇了撇嘴,“我现在步入上境,一日千里都不是虚言……”

“你能没日没夜,不吃不喝的赶路?你什么情况都不打算打听?”徐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是个白痴还真不算冤枉了你。”

“我所知晓的九州大陆,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典籍记载了……就算地理环境不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但各方势力的变动却绝对是巨大的。”

“若是不弄清楚上三天的大致实力,就这样跑去问对方讨要寒月冰魄,那简直跟自寻死路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