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四十九遇人

仙誓 章 节五百四十九 遇人

“找死!”沈言同徐帘在郁郁葱葱的大泽山脉内穿行了许久,方才有一头不开眼的妖兽撞了上来,意图满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不过却被沈言随手甩出一巴掌带起的气浪直接拍飞了开去,那似虎似狼,差不多牛犊子般大小的妖兽,直接倒飞出去,撞断了十来株树木,方才重重的跌落在地,却已是气息全无。

“这只妖兽的实力应该在锻骨境左右,和你估计的并没有多大的出入。”沈言随手散去了掌中萦绕的真气,旋即出声道。

“既然已步入上境,何必再去关心这些。”徐帘淡然之极的道。

“以你修炼龙象金身诀的恐怖肉身,即便是不用真气,被一大群周天境修者围攻,他们又能奈你如何?”

沈言苦笑了一下,却是有些无奈,先前徐帘还在说上三天多恐怖多恐怖,现在就说步入上境之后的他有多厉害,简直是让人哭笑不得。

“大泽山地势险峻,能通行的道路也少……若非你的修为足以无视掉这山脉内的一切威胁,我们想要穿越这大泽山脉,怕是还要废不少周折!”

徐帘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

沈言却是没有接话,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旋即再往前走出数步,他方才顿住脚步名门嫡秀-九重莲全文阅读。

“那个方向……应该有人。”

“过去看看!”徐帘直接就停住了步伐,然后往沈言手指的方向走去。

“就这么直接过去?”沈言诧异道。

“你还想怎样?是悄无声息的过去,还是仔仔细细的研究清楚那些人是做什么的再过去?”徐帘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你要搞明白一件事,你是上境!就算上三天对于你也有危险,但那是穷极了他们的高端战力,以及阵法等等外力的结果。”

“上境是什么?那就是登天之路的第一步!蜕凡之境啊!这大泽山脉所有的妖兽和来此历练的修者绑在一起,你都不需要担心自己会不会有危险!”徐帘沉声道。

“我们就这样过去,询问他们这大泽山脉附近最大的城池便是!”

沈言耸了耸肩,只能快步跟了上去。他不知道徐帘这厮是对他的信心太大还是怎样,竟然在这大泽山脉内表现的比他还猖狂。

“一共五人!”

沈言隔着林木间的缝隙远远的看了一眼,而后低声道。

“他们在围攻一头锻骨境的妖兽,那妖兽已经濒死了!”

徐帘并没有理会他,只是微微沉默了片刻,便直接向着在一大堆林木间唯一空地上的五人走去,根本没有将对方等人和那一头妖兽放在眼里。

“纱纱,陈飞……小心,有人来了!”

徐帘的身影刚刚出现在五人的视线之中,那穿着一身白色长衫,但此时却已破烂不堪的青年便警惕的对身边几人喊道。

“你是谁?”说话的正是被那青年唤为纱纱的女子,她此时的情形也是狼狈之极,但仍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典雅气质,就连质问徐帘的声音,都温和的有些过分。

“你们继续!”徐帘摊了摊手,而后平静道,他眸子里的神色,简直如深邃的大海一般,“杀了它之后,我有些事情想要问问你们。”

“你当自己是谁啊?你要问我们就会说么?我看你未免太不清楚现在的局势了,要知道这可是在大泽山脉!”

徐帘话音刚落,用手中长剑一剑斩杀掉锻骨境妖兽,一袭橙黄色衣衫的男子便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冷嘲热讽道。

这男子的衣衫虽然也有些尘土的痕迹,但比之其余几人,却是要好了不知多少。

徐帘并未答话,见他们已经击杀掉了那妖兽,便直接往前走去。

“还请阁下止步。”白色衣衫的青年,见徐帘一脸淡然的朝自己五人走来,尤其是看见他眸子里的平静,当下忍不住用剑尖对准了他。

“我有一事想要问问你们。”徐帘也就直接顿住了脚步,刚刚开口,沈言却是也从后方走了过来,他先前看见一只菠萝鼠的幼崽差点被一只不知名的蟾蜍状妖兽吃掉,随意的出手救下了那只幼崽,所以才会耽误少顷。

“怎么样,他们知道么?”沈言随意的看了一眼五人,大约都是双十年华,三男两女。

两名女子虽然姿色都是上乘,但沈言却连目光都没有在她们身上停顿片刻,便看向了一袭白衫的青年,他觉察此人才是掌握着话语权的人物。

“我们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你问什么我都不想告诉你成不成?”

沈言话音刚落,先前嘲讽徐帘的那橙黄色衣衫的青年,便再度撇了撇嘴一副傲然的模样权少强爱,独占妻身。

“陈飞,你给我住嘴!”白衣青年却是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先出现在他面前的这青衫男子,给他的感觉是深邃,看不透。

若说是这样,倒也能理解为他是一个普通人的缘故。但后来的这一人……给他的感觉却是如山似岳,厚重的几乎让他窒息!

陈飞讪讪的看了白衫青年一眼,却是并没有再度出言。

“抱歉!”白衫青年见陈飞不在言语,当下将手中的长剑放下,然后歉意道。“我是玉树城袁家家主次子袁林,若先前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无妨!”徐帘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玉树城大不大?”

袁林一听此言,却是微微一愣,也不知道徐帘这个问题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深意,于是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怎样去回答。

“我当是哪个家族的子弟跑出来在这大泽山脉内历练,还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原来是两个乡巴佬啊!连玉树城都没去过!”陈飞冷冷的笑了起来,然后讽刺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徐帘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就一肚子的不自在。

“陈飞!”袁林又是忍不住的心头一颤,急忙喊了一声,方才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沈言的神情,发现后者微微皱了皱眉头,当下就是一阵慌乱。

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感觉到这种如山似岳的厚重气息,但其他几人却好像根本察觉不到一般。

这其实是因为沈言将注意力放在了他的身上,从肉身中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气息罢了。

若沈言真以气势威慑一下这五人的话,他们恐怕直接都会被震晕过去。

“袁哥,我看陈飞说的没错,这就是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乡巴佬,你给他们好脸色做什么!我看你就是因为脾气太好,才会被你大哥欺负!”

这一次还不待陈飞反驳,另一名身穿蓝色衣衫,手中灵剑毫光闪闪的青年便出言道。

“灵儿……你说是不是?”他话音刚落,便将目光放在了身侧一袭月白色长裙,气度清冷非凡的女子身上,眼底满是灼热的情意和隐晦的欲~望。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叫蓝灵。”被称为灵儿的女子,声音中渗透出一些微不可查的冷意,“而且袁林他做的也没错,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太过自大才是!”

“你这女子说话,我倒是爱听!”沈言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轻声道。

蓝灵目光微微一滞,旋即对上了沈言满是笑意的眸子……她从其中看到的只有清澈的笑意,根本没有丝毫调笑的意味在其中。

于是乎她赶紧挪开了自己的视线,却也没有去接过沈言的话茬。

“放肆!你这登徒子,竟敢当着我们几人的面调戏灵儿……简直是不将我玉树城许家放在眼中!”衣着和宝剑都极其华丽的青年,却是忍不住的嚷嚷了起来。

“玉树城许家?”沈言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旋即看向了徐帘。

“玉树城许家,莫非是一千六百年前沧州凌城的那个许家?五百余年前落魄之后便不知去向……这玉树城许家,便是当初凌城许家的支脉么?”徐帘微微沉吟了片刻,继而有些不确定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