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青鸾之翼

仙誓 章 节五百五十 青鸾之翼

“那是……剑气外放凝如实质么”许晨呆滞了半响方才呢喃出声

“也就是说他是剑王阶的强者”陈飞也一副傻傻的模样跟着接了一句剑王阶也就相当于内息境界

至于为何他不往更高的地方猜测则是因为剑王阶以上的强者已经可以御空而行了谁会选择步行

“我们……居然差一点惹怒了一名剑王阶的大能……”袁林先前的儒雅和镇定早已消失不见同样满目的庆幸和震惊

“幸亏他们两人根本无心同我们计较”白纱纱也即是那气质典雅的女修同样喃喃道

至于蓝灵面庞上那种寒意并未敛去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糟了”袁林突然记起一事來“那两人是要去玉树城我们暂时还不清楚他们到底是抱着什么目的而且那青衫男子对玉树城的历史了如指掌最坏的打算只怕是來者不善啊”

“完蛋了我和陈飞先前出言不逊会不会令他们迁怒到家族”许晨虽然自傲了点但脑子却绝对不傻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也尽快赶回玉树城才是无论他们是抱着目的亦或者沒有目的……总要知会家族之人知晓”

袁林的眸子中泛起一丝担忧

“我只怕有不开眼的家伙惹到了他们那可就真的悔之莫及了我们几大家族的高端战力至多也不过是剑王阶但对方若真的有心报复那绝对是恐怖到极点的事情”

其余几人相视一眼皆是点头表示同意唯有白纱纱再点头之后又询问了一声

“我们不是参加了星辰学院的考核么现在回去……那不是连第一关都过不了”

“哼还管什么试炼和考核就算第一关这猎杀妖兽过不了我们买通考核之人让我们直接通过这第一关便是”陈飞冷哼了一声

“虽然星辰学院要求极为严厉但仅仅只是第一关根本看不出什么來所以只要狠得下心來疏通一番还是能免试的”

袁林听闻他陈飞的话却是赞同的点点头:“陈飞说的不错第一关实在无足轻重我们现在最主要的还是通知各大家族之人有一位至少在剑王阶的强者到玉树城了”

“否则到时即便通过了第一关的考核也沒有任何意义了”

袁林和陈飞的言语终于是让打消了白纱纱心头的犹豫旋即众人不再停留直接朝着玉树城的方向走去

不过他们可不敢顺着沈言两人所走的路去横穿整个大泽山只能从外围绕路一大圈这样一來虽然费时费力但却安全之极

而在袁林等人言语的功夫中沈言和徐帘早已步入了大泽山脉的中部

其间的环境逐渐变得阴暗和潮湿也更显得罕有人迹了些

“徐帘你说那五个小朋友会不会被惊呆了”到了这里沈言也懒得出手直接将真气逸散在体外其间凌云冲天剑意肆意冲突着

他根本不需要开路挡在面前的一切障碍无论是树木还是其他尽皆都会化成灰烬

而那恐怖的凌云冲天剑意直接惊的无数妖兽望风而逃更不要说有哪只不开眼的妖兽会撞上來送死了

“这我并不清楚”徐帘平静道“但我知道一件事他们肯定会被吓得跑会玉树城去”

“啊”沈言愣了愣方才惊讶出声“我们又那么恐怖么”

“这我也不清楚”徐帘又道“但我知道如果他们不是白痴在知晓了我们会去玉树城的情况下铁定会放下自己的事情回玉树城去通知家族的”

“沒事反正我们也并非是抱着恶意”沈言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过玉树城会有传送阵么”

“玉树城规模太小当然传送阵可能拥有……不过希望不大而直接传送去衍州的传送阵就绝不可能有了”徐帘道

“那我们怎么办”沈言有些无奈“说不得云拾霜此时已经到了云家而我还离着衍州这么远若她失望而归那我岂非成了自食其言”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徐帘摇头道“更何况帮云拾霜只是顺手而为罢了云家去不去都无所谓反正我的目的仅仅是让你去上三天拿到那寒月冰魄铸成的灵剑罢了”

“可你当初不是说……答应别人的事还是要做到的好么”沈言诧异的看了看他然后一脸的惊诧

“我说过么”徐帘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我就知道你又在骗我你让我來九州大陆压根就算准了东魔祖的事儿对不对这摆明了就是你给我下套让我往里钻我居然还跟你说这些”沈言叹了口气决定不再和徐帘争论他到底说沒说过那句话

“就算我说过又怎么样”徐帘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你不去上三天沒人逼着你啊反正要重铸断天刀的又不是我”

看着徐帘一副狗肉丸子软硬不吃的模样沈言终于是识相的不再继续这个话題

“玉树城沒有传送阵的话我们该怎么做去寻找下一个城池么”

“去玉树城先看看如今的大陆概况只要知晓了大概的情形再加上我的记忆就能找到拥有传送阵的大城池了”徐帘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

“……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那就看看有沒有商队往來搭乘那些商队的飞舟灵船必定会被带到某些大城池里去”

“商队來往都是交易天材地宝亦或者修者用的灵剑他们行驶的路线虽然不定但必定都会经过繁荣的大城”

“徐帘……我们既然已经问出玉树城的方向了就沒有必要这么慢悠悠的走了吧”沈言听完徐帘的话看了一眼幽暗的山脉发现根本就望不到出口还有多远于是不由道

“我倒是忘了”徐帘一愣旋即道“那就从空中走吧”

“哈哈哈步行实在太累了些……看我御宵凌风步”沈言纵身一跃脚下似乎掠过一道金芒而后直接窜上半空

御宵凌风步登天九步第四步它的特性便是凌空虚度须臾青天步是速度但在飞行的时候却比不得御宵凌风步

“徐帘看我带着你冲上天穹”沈言哈哈一笑之后便准备伸手去抓徐帘的胳膊

“白痴”徐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从怀中摸出一道符纸

“律令之符青鸾之翼”

一声惊天动地清脆之极的鸣叫声蓦然炸响仿佛翱翔九霄的青鸾在数百丈的山巅鸣叫

随之便是徐帘周身狂风大作而后他手中的符纸便化为了一道青烟飘到了他的背后

旋即徐帘的后背之上便展开一对足有七八丈长的巨大翅膀直接将周围的苍天古树给掀飞了去

那翅膀如真似幻闪烁着道道流光通体呈一种湛然的青色每一根羽毛都恍若真实的一般华贵到极点绚烂到极致

徐帘身后的翅膀蓦然扇动周围的古树和山石完全被狂风卷起身周数十丈范围内被肆虐的狂风洗刷的干干净净

连沈言都在诧异之下被这巨大的狂风弄得忍不住退后了一步旋即他便眼睁睁的看着徐帘冲天而去背后那一对近乎十丈的巨大青鸾之翼不断挥动着绚烂的几乎让人窒息

“我……草”

沈言在原地呆滞了半响方才喃喃吐出这两个字來绝对不是他想要爆粗口而是这一对比……一对比起來他脚下那两道金芒未免也太寒酸了点

不过呆滞归呆滞在反应过來之后沈言发现徐帘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于是他急急忙忙的便纵身跃上天穹总算又看见了那变得越來越小的一对青色鸾翼

“这什么劳什子的青鸾之翼未免也太拉风了点吧”沈言一边凌空虚踏在他一脚落下的地方便会闪过一道灿烂的金芒而后停留许久方才消散

也即是说沈言一路凌空虚度便留下了漫天的金色光芒印记

“挡路者死”徐帘非常霸气的将手负在身后整个人的身躯站的笔直单单靠身后那一对巨大的翅膀带动着自己往前飞行

看到前方突然出现了四只妖兽托着一辆华贵的马车在前行前后左右还立着数尊面色冷峻的护卫看这些修者足以凌空飞行的实力竟都在九州大陆的剑王阶之上

不过他们的速度却委实太慢了些所以徐帘在看到这些人之后根本连绕路都懒得绕直接就是平静的出声喝道

“何人竟敢口出狂言……让苏朝督查使让……嘶……”前方的某个护卫听到身后的怒喝声当即便是不屑的转过头來一边质问道

不过他的话还沒有说完整个人便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手忙脚乱的将马车往旁边拉去……眼见着徐帘的距离越來越近这护卫终于是直接一掌将马车给拍到了一旁

这个时候徐帘方才挥动着那一对巨大的青鸾之翼擦过众多护卫的身旁身后带起的狂风直接将这数名护卫弄得人仰马翻往下方摔落数丈方才稳住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