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一坠落

章 节五百五十一 坠落

“放肆不知本座正在静心休息么何事竟敢弄出此等动静若不能给本座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便自行去天罪府领罚吧”

华贵的车辇被那护卫一掌拍开十数丈瞬息便似要翻到但其内却突然暴起漫天剑气直接将马车与那四只拉车的妖兽绞成了粉碎血迹都被这爆裂的剑气直接湮灭只洋洋洒洒的纷飞起漫天的灰烬來

“督使非是属下有意冒犯……而是……”那护卫正指着前方那遮天蔽日的一对青色鸾翼准备解释便直接被先前坐在车辇内一袭锦衣华服的男子打断

“剑气化翼”锦袍男子的神色微微动了动旋即沉吟片刻之后方才喃喃出声“只是那青色鸾翼却看不出丝毫门路”“督使你看……后面还有人”锦袍男子还沒理出个头绪來一掌将马车拍飞的那护卫便指着凌空虚度的沈言惊声道

“凌空飞度步生金芒”那锦袍男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却不知晓今日到底是什么日子竟连番遇见了平日这些根本难以见到踪影的绝世强者

“待本座拦下他询问一番看看到底是何來路”锦袍男子微微沉吟少许旋即自信的负手而立直接拦在了沈言的面前

“來者止步本座乃苏朝督查……”他话音还沒落整个人的眼珠子都仿佛要瞪出來一般因为出现在他视线中的竟是一个双十年华的青年

这是在做梦么锦袍男子暗自掐了掐自己的掌心却是察觉到了一抹细微的疼痛当下他心头就是无尽的骇然

“这青年莫非是上三天之人”旋即他又否定了自己的念头“就算是上三天也不可能拥有这等空前绝后千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

“不过料也无妨苏朝坐拥八州今上更是半步剑道圣者我若只是询问他的來意想來他也不会得罪于我”

念头虽多但却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徐帘你给我站住”沈言那个欲哭无泪啊徐帘用律令之符的速度竟然那么快他全力去追也不过堪堪再拉近距离罢了

要是跟丢了他连玉树城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更要命的是……他沒有丝毫方向感若非前方有那一对巨大的青色鸾翼引路他保准连东南西北都摸不清

“让开”沈言到底沒有徐帘那样的霸气说出拦路者死这种话來

但他看见自己面前好死不死的站着一个负手而立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当下也是冷声喝道

“本座乃苏朝……”锦袍男子虽然知晓这青年的背景可能不简单但他却仍是一副傲然的模样因为苏朝的底蕴足以给他这样的自信

“我管你苏朝还是王八朝给我让开”沈言冷笑一声又是一步踏出离这锦袍男子却是只有数十丈的距离了

“放肆即便你是剑皇阶强者又能如何行走在外莫要太过猖狂否则这天地都容不得你苏朝之名又岂能容你冒犯”

那锦袍男子看來对苏朝的名头还是看的蛮重的当下便是怒声道

“给脸不要脸滚”沈言也懒得再同此人争辩跟丢了徐帘才是最要命的事情他此刻根本就是停都不敢停

“你”锦袍男子正要说话旋即便看见一道凝如实质的湛蓝色剑意直接斩向自己

那剑意中所蕴含的凌云傲气冲天之意几乎能让人窒息

这是一种亘古由來的傲在这样的凌云冲天意前他的气度和自傲犹如皓月下的羽

锦袍男子察觉到其间恐怖根本不敢再度开口直接便是凝聚起周身剑气而后彻底爆发和沈言随手甩出的湛蓝剑芒轰然撞在了一起

“噗”

锦袍男子周身的衣衫直接轰然炸裂成漫天的碎片而后喷出一口鲜血从天空中洋洋洒洒的飘落下去整个人却是直接被轰飞了开來

他倒飞出去的同时连带着所有的护卫都被这恐怖的气浪掀飞了数十丈

沈言等同于连停留都沒有因为他只是随手挥出一道真气罢了……所以他再度一步踏出脚下的金芒凝在空中久久不散

“咳咳”

锦袍男子差一点从空中衰落下去所幸被震飞的力度太大以至于他一直处于倒飞的状态好不容易方才控制着体内紊乱的真气略微平静下來他便开始大声的咳嗽起來

“放肆放肆”

“简直是目无王法此人是谁此二人究竟是谁”锦袍男子浑身衣衫只剩下数道布条梳成髻的长发也早就垂落了下來嘴角还渗着丝丝血迹看起來极度的狼狈

“本座一定要查一定要查即便是放下此次去玉树城帮星辰学院考核弟子的事情本座也定要让这二人付出代价”

这锦袍男子在半空中怒声大喝了半响方才悻悻然的停止了咆哮但目光却一直阴冷的注视着沈言离去的那个方向

且不说锦袍男子如何的愤怒沈言一直远远的跟随着徐帘足足踏出数百步之后方才发现一直处于前方的青色鸾翼竟然瞬间不见了……

他微微愣了愣之后便将真气凝于双目终于是看见天空中的徐帘居然直挺挺的从这数百丈的高空坠落下去

要知道徐帘浑身沒有丝毫真气……连那青鸾之翼也仅仅是律令之符的特性从这样高的地方摔下去根本不可能有丝毫存活的可能性

“徐帘”沈言怒目圆睁直接一声惊呼而后便拼命朝那个方向赶去

不管徐帘怎样的下套给他钻不管他是不是经常讽刺他不管他那漠视所有人智慧的态度……毕竟两者终究是

伙伴啊

从高空中坠落的速度何等之快以至于沈言整个人即便疯了一般朝徐帘赶去也根本难以在半空中接左者

“爆体一阶段”

轰随着话音落罢周身一阵气浪涌动后沈言的速度蓦然暴增了至少两成但即便如此想要在落地之前接住徐帘仍然不够

“爆体二阶段”

沈言周身的肌肉蓦然变得虬结起來整个人仿佛增大了一圈

“不够还是不够啊徐帘千万……千万不能死啊”

“爆体三阶段”

因为体内真气不断的在涌动脚下也在不停的踏动着步伐沒有丝毫缓冲的原因沈言直接一口血喷了出來他的速度此时已足足比先前快了一倍

“爆体四阶段”

轰轰轰

无尽的湛蓝色真气不受控制的从体内涌出足有荒兽云纹虎之力的肉身也根本抵御不住这狂暴的力量沈言的身躯之上瞬息出现了无数细微的伤口不断的往外渗着鲜血

他此时一步踏出几乎都在空中留下了残影整个人的速度足有起初的两倍

“龙象逆息爆体五阶段”

传说天龙吞为云吐为雨呼出一口气便能让整个大荒落下倾盆大雨镇天神象吐气之间就能让十万大山颤动不休

倾漫天动十万大山是为龙象逆息

天地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轰碎了一般但似乎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响沈言整个人似乎一头撞开了一面虚无的镜子连带着身前的半片天都形成了一种破碎的景象

直到他身后出现了无数的残影天空中那异象方才消失而后那恐怖的声音方才响彻整个天地

如同雷鸣一般仿佛天地间凭空打了个一个轰隆作响的惊雷震得人心境胆颤

沈言身上所有的细微伤痕此时全部开裂不断的往外洒落大片大片的鲜血连带着面庞之上都是硕大的伤口森然的血肉看一眼便叫人心头发寒

偏偏他心脏不断的剧烈跳动着那堪比荒兽的肉身不断的造血于是乎他路过的天地间仿佛下了一场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