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二一拳砸碎

仙誓 章 节五百五十二 一拳砸碎

“咳咳。”沈言咳嗽了两声,方才在漫天的尘土中挣扎着站了起来,而他的身下,却是被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随意的纵身一跃,便带着徐帘一同从这坑洞中跃了上来,这时候他才终于舒了口气。

“徐帘……你没事吧?”沈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还是完整的,完全成了一个血人,但他仍是出声询问道。

“没事!”徐帘摇了摇头,从那么高的地方摔落下来,他似乎根本没有半分惧怕,仿佛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一样。

“徐帘,你不害怕?”沈言惊诧的看了他一眼。

“有什么可怕的?”徐帘莫名其妙的回望着他,好像觉得他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你要明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可就必死无疑了!即便我是上境,都不可能救得了你!”沈言苦笑着道,他实在无法想象徐帘这属于一种什么心态,或者只有妖孽才会在这种关乎性命的事情上,表现的如此淡然吧。

“我明白啊!”徐帘点了点头,“不过……你不是跟在我后面么?”

“……”沈言微微一愣,似乎没料到徐帘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就不怕我赶不及接住你?万一你真的摔死呢?”

“我相信你!正如你选择相信我一样,我相信你。”徐帘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语气平淡的仿佛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虽然徐帘说这话的时候仍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但沈言却还是忍不住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对了……我刚才接住你的时候,突然间就感觉体内的真气无法流动了!”沈言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然后就说道。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试着在体内运行真气想要滋润自己那火辣辣的经脉,不过旋即他的神色就变得古怪了起来。

“……不但是刚才,就连现在,我体内的真气虽然依然存在,但也无法流动!”沉吟了片刻之后,沈言方才再次开口道,这一次他的声音略有些慎重。

徐帘却并没有理会他的话,反而是在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他们此刻身处在一处前方狭窄,后方宽阔,左右两侧都被悬崖峭壁包围的大峡谷内,看起来倒是没有任何的危机。

“律令之符,只要不受到外力破坏,或者我自己让其消散的话,那青鸾之翼足以支撑着我赶到玉树城!”徐帘观察玩周遭环境,继而开口道。

“我之所以从高空坠落,便是刚刚飞到这峡谷的上空,青鸾之翼中的灵气便瞬息消散了……所以才会直接掉下来。”

“而你的情况也应该相似,刚刚步入这峡谷的上方接住我,体内的真气便无法运转了!”

沈言听他言语平静,心中却是有些担忧起来,待得徐帘话音刚落,他便询问出声。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地方是一处阵法……”徐帘沉吟了片刻,方才说道,“具体是什么阵法我倒是看不出来,但这阵法却是天地生成。”

“这峡谷的构造和地势迥异的结合在一起,也便造就了这样一处天然形成的阵法。它的作用我们也见识过了,就是抑制真气和灵气的运转!”

徐帘微微顿了顿,而后继续道。

“我以律令之符凝聚的青鸾之翼灵气停止了运转,就无法从外界汲取灵气维持鸾翼继续存在,因此鸾翼直接就消散了!”

“你却是因为真气突然停滞,大意之下从天空中摔下来的。毕竟这处阵法虽然能抑制真气的运转,但却不能排除掉天地间的灵气!”

“你先前若是调动自己能控制的天地灵气,也就不至于从天空中摔下来了!”

沈言愣了愣之后,旋即苦笑了出来。

“先前距离地面不过三十余丈,加上你坠落的力度极大,几乎是瞬间就直接砸在了地面上,我哪里反应的过来!”

“这倒不是重点,我们得去这阵法深处看看!”徐帘也没有理会他的解释,沉吟了片刻之后,方才说道。

“去看这阵法做什么?”沈言纳闷道。“我们还是一边往玉树城走,在这阵法之内,我根本无法调养自己的伤势!”

“伤势?”徐帘看了沈言身上恐怖的伤痕,那些伤痕此时早已不再往外渗着血迹了,后者身上的血色,不过都是先前流淌出来的罢了。

“对你来说?只要还没死,肉身的伤势……也能算作伤势?”

“荒兽云纹虎的生命力换在你的身上,也即等于着只要你的心脏还能跳动,肺腑没有碎成渣滓,几乎就在无限的造血循环,这些伤势,只怕此时都已经恢复的三三五五了!”

“好吧……”沈言无奈的耸了耸肩,“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咯,不过我倒是奇怪你为什么想要去这阵法深处看看?”

“难不成这天然形成的阵法之中,还有着什么宝贝不成?”不过旋即沈言又笑了起来,“就算有宝贝,只怕也被某些路过的强者取走了吧!”

徐帘这时候却是诡异的看了他一眼,旋即竟然还真的点了点头。

“这天地形成的阵法中,必然是有着宝物作为阵基的!而且既然这阵法还在运转,也就等同于那宝物还没有被取走,亦或者说破坏!”

“更何况,去看一眼,也没有什么损失。”

“那这阵法的阵基应该在什么地方呢?你不是都说天地形成,连你也不认识么?”沈言一阵哑然,继而又出声道。

“你觉得哪里最像是阵法阵基存在的地方?”徐帘并没有回答,反而是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沈言微微一愣,而后四处打量了一番,方才不确定的指着前方峡谷那极其狭窄的地方道、

“不会是在那里吧?”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八成可能性是在那里!”徐帘点点头,当先便朝那狭窄的通道口走去,沈言顿时紧紧的跟了上去。

这地方形成的阵法有些诡异,徐帘的律令之符说不得都无法使用出来……所以此时最能仰仗的,还是他恐怖的肉身之力!

这峡谷看起来极其的别扭,因为前后的通道口,相差了至少上百倍。

可想而知沈言和徐帘要走进去的那一方有多么狭窄……仅仅只能通行一人罢了,而且徐帘几乎还是卡着身子走进去的。

沈言本想一拳将这入口砸开来,但却被徐帘阻止了,所以他空有着堪比荒兽的肉身之力,却也只能痛苦的从狭小的入口中挤了进去。

“从外面看不到任何的光亮,我当这里面不过是被这入口封起来的一个狭小空间,不料竟是别有洞天!”沈言看清楚面前的一切,却是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他此时回过头去,却能看清楚先前那入口外的一切。

但他先前没有走进来的时候,却根本只能看到一大堆的山石,仿佛里面是被堵住了一样。

“这并不奇怪!既然天地形成的阵法,必然会有些手段保护自己的阵基,这里仅仅是一处障眼的小幻阵,已经是出乎我的意料了!”徐帘也出乎意料,不过他意料之外的,仿佛是遇到的阻拦力度太小。

“是啊,这就是一个小小的幻阵罢了,只要从这狭窄的入口走进来,就能看到另一番光景!”沈言听他言语,也跟着赞叹了一句,不过旋即他却是反应了过来。

“不对啊……徐帘。我怎么听着你这话,好像是觉得我们没遇到危险让你意外了是吧?”

“算是吧!”徐帘没有否认,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你猜猜……这阵法的阵基应该是什么什么宝物构成的?”微微顿了顿之后,他又看向了沈言询问道。

“我猜……我猜什么啊我猜!”沈言刚刚说出两个字,就忍不住的嘟囔了一句,“你以为我是你这妖孽啊,什么都猜得到!”

“其实,我们可以通过这阵法的特性来思索……它的作用是抑制灵气和真气的运转,但却并非让它们直接消散!”徐帘没有理会他话中的贬义,反而是细细分析起来。

“也即是说,这是一种倾向于平衡的阵法。我不消散阵法内的天地灵气,也不让你的真气化为虚无,但就是不让你汲取灵气,不让你运转体内的真气!”

“平衡的阵法,或者说是制衡……而偏偏制衡的又是修者体内的真气和天地间的灵气!”

徐帘话音落罢,再度看了沈言一眼,发现后者仍是一脸茫然之后,方才无奈的叹道。

“所以我估计,这阵法的阵基,便是灵气的一种!在天元本陆称之为元气,在九州大陆称之为造化灵气的东西!”

“元气?”沈言微微一愣之后,方才露出一丝笑意,“那咱们进去看看是什么元气,说不得能为我所用!”

徐帘这时候方才将目光落在这天青地黄的一片空间里,他们在这里看到的东西,应该都属于幻象,并非真实的场景。

毕竟在外界,此时的天色只怕都已近黄昏,哪里会有这么湛然清澈。

“沈言!一拳轰碎这幻境!”徐帘看了片刻,微微沉思了少顷,而后道。

“你看不出端倪来么?”沈言诧异道。

“不是看不出……而是没有那个必要。有时候能用力量破除的事情,哪里需要考虑那么多!”徐帘解释道,“管他幻境与否,我自以力破之!”

“嘿嘿……我就说果然还是要靠我这种压轴人物出场的嘛!”沈言露出一丝笑容,而后屏气凝神,开始聚力,准备一拳砸碎这一方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