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三斩风剑皇

仙誓 章 节五百五十三 斩风剑皇

“碎!”沈言在原地顿足许久,方才一拳砸出。

拳势如山岳坍塌,如大海奔腾而不可挡!这一拳落下,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这一方空间里,湛蓝的天与厚重的大地直接在一阵波纹般的颤动后碎裂开来。

无数的裂痕开始蔓延,直到最后,这一方空间完全化为了虚无。出现在沈言和徐帘面前的一切,终于回归了正常的狭窄山壁模样。

而当所有的一切层层叠叠消散的干干净净之后,竟从山壁四处渗出躲点的光斑,而后竟一点点的凝聚成一团散发着光晕的灵气。

这灵气呈黑白二色,而且不断的在旋转着,看久了竟给人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这团元气,应该便是……不好!沈言,拦住它!”徐帘端详了这团灵气片刻,然后缓缓出声,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便顷刻间大惊失色!

“什么?”沈言纳闷的看了他一眼,旋即便发现就在自己愣神的这千分之一个刹那里,面前的这团黑白二色元气,直接就顺着狭窄的峡谷缝隙往天空中冲去。

“往哪里跑!”沈言冷笑一声,直接纵身一跃,一脚蹬在左侧的峭壁之上,这恐怖的力道直接轰的一声将山壁踩的落下无数山石。

而后他竟是以肉身的力量冲天而起,朝着那一团黑白二色的元气追去。

“给我停下!”沈言即便不用真气,单纯肉身的力量,便足以让他拥有恐怖的速度。

以至于在那黑白二色的元气冲飞出峡谷的顶端之时,他也终于伸出手一把将其握住。

这黑白二色的元气似乎还妄图挣扎,但沈言的手掌刚刚触碰到它的时候,泛起一阵凛然霜华,便直接将其吸入了体内。

此时他体内的真气已然可以运转,不过沈言并没有滞留在峡谷上空,而是顺着峡谷的缝隙直直的落了下去。

嘭。

落地之后只是溅起了一地的尘土,以及将那不知承受了多少年风吹雨打的青色地面震得寸寸龟裂外,沈言连双腿都没有弯一下。

不过区区二十余丈的高度,在他有意的控制中坠落下来,根本就不可能会受伤。

“徐帘!我逮住它了!”沈言感觉自己的识海之中,多出了一团被断天刀散发出的霜华包裹起来的元气,然后说道。

“那团灵气呈黑白二色……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当便是两仪之气。”

“两仪指的便是阴阳,黑白二色正和阴阳之道,而先前的清气为天,浊气为地,也暗喻阴阳。所以这团元气,九成可能是两仪阴阳气!”徐帘点了点头,旋即说道。

“两仪阴阳气!”沈言喃喃了一声,旋即忽然想起一事来,正要和徐帘说,但却陡然听到身后狭窄的入口外传来一个愤怒的苍老声音。

“何人如此妄为,竟敢抢夺老夫的两仪阴阳气!”这声音显得有些苍老,而且还剧烈的颤动着,可以感受到言语之人的心里到底有多么的愤怒。

“看来有麻烦了!”沈言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而后测过身,又从先前的缝隙中挤了出去。

徐帘也没有回答他的话,跟在他的身后挤了出来。

站在前方不远处峡谷空地上的,是一位年逾花甲,一袭灰色的锦袍被穿谷而过的风吹得猎猎作响,背后还背着一柄灵剑。

“尔等究竟是何人?莫非不知晓此地乃是我斩风剑皇所在之地么?且不说尔等擅自闯入此地,竟还夺走我守护良久的造化灵气,简直胆大包天!”

剑皇!这是什么概念?在九州大陆,这已经属于巅峰级的强者了!

这斩风剑皇数月之前知晓了此地存在的两仪阴阳气,便铁了心想要将其收走,毕竟附灵之剑,可都是需要用到造化灵气的。

即便他的灵剑斩风已经是一等一的宝物,但这两仪阴阳气,他也可以送给与自己交好的附灵师,同对方打好关系,让对方欠自己一个人情。

而因为他剑皇的实力,既然已经在数月前告诉所有人不得擅自闯入此地,那么知晓他名头的自然就会远远避开。

就算不慎入内,在知道了他斩风剑皇在这里守着后,还不都是乖乖的赶紧离开。

他何曾见到过如此胆大包天之辈?连问都不问,探察都不探察,就直接收走了造化灵气?若非那两仪阴阳气冲出了峡谷,只怕他这会儿都还不知晓造化灵气居然被人给收了!

至于斩风剑皇为什么不自己收取造化灵气……是因为他并非附灵师,根本无法收取这些东西。所以才会守在这里,不然早就收了两仪阴阳气闪人了,哪里还会在此浪费时间。

所以虽然他心头极为愤怒,但知晓面前二人收走了造化灵气,却也不敢擅自妄动。毕竟附灵师在九州大陆,始终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而沈言能收取这些灵气的缘故,其一是他神魂太过强大,其二是他体内存在着断天刀魂。

断天刀魂能粉碎掉一切元气的灵智和抵抗之心,所以那什么附灵师收取造化灵气的手法和方式,他根本就不需要。

虽然隔着老远,而且贯通峡谷的风声也很大,但沈言却也听见了斩风剑皇的话。

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

他现在连剑皇换算成天元大陆是什么境界都不知晓,也就不敢擅自开口,否则万一不是对方的对手,就有些啼笑皆非了。

这一幕落在斩风剑皇的眼里,却是让这老者的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因为他可是清晰的看见先前收取造化灵气的是这个浑身血迹的青年,但似乎现在给人的感觉,好像一切事情都是以这青衫男子为主一般?

要知道能收取造化灵气,也就代表那浑身血迹的青年必然是附灵师……附灵师可都是一群高傲到没边的家伙,可现在却连开口都要征询身旁之人的意见,这代表什么?

一时之间想到可能出现的情形,斩风剑皇心头就有些没底了起来。

“剑皇等于周天大成左右,打得过,不必担心!”徐帘见沈言看向自己,自然知晓他在担心些什么,当下就轻声解释了一句。

“原来就是一下境的货,害我还担心半天。”沈言翻了翻白眼,直接漫不经心的就朝着斩风剑皇走了过去。

斩风剑皇看见他们俩低声交谈了两句,这浑身血迹的青年就一脸无所谓的朝自己走来,当下心中的犹豫和踌躇更甚。

到了他们这种地步,虽然修为已经称的上巅峰二字,几乎九成的修者都能随手灭杀,但其中那一成,却同样能轻易灭杀了他。

剑皇修炼何等不易,斩风剑皇自己也不过成就剑皇三十余载,可不希望莫名其妙的招惹到了什么背景恐怖的家伙,白白交代了自己这一条性命。

“……你说这峡谷是你的地盘?”沈言走上前去,倒也没有露出什么讥讽或者傲慢之色,只是反问了一句。

“正是!”斩风剑皇心头嘀咕归嘀咕,但被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岁上下的青年如此看轻,也是觉得自己强者的自尊心有些受损,于是不由得补了一句。

“本皇楚斩风,敢问你们两位。”

徐帘这个时候,正不紧不慢的往这里走,还离着好远,于是乎沈言就微微沉吟了一下,方才摆了摆手。

“我们是谁你就别问了,不过这两仪阴阳气既然被我得到了,那他就是我的东西,你就不用痴心妄想了!”

斩风剑皇见他摆手避开这个问题,心头的狐疑更甚。

(莫非这二人是得罪了某个大人物跑路的?或者说这浑身血迹的青年是某个附灵师的弟子,判师了不成?否则他只需要报出自己师尊的名号,只怕我也需要掂量掂量轻重!)

人总是更愿意相信自己设想出来的答案,尤其是强者更是如此。

因而念及此处,斩风剑皇身上的气势便一下子变得凛然起来。他对沈言的不满,也终于是在这一瞬爆发了出来。

“哼!区区竖子,也敢在本皇面前猖狂……收取了造化灵气又如何?若不能给本皇一个满意的答复,便犹如此石!”

斩风剑皇倏然拔剑,而后一道青色的剑气直接将峡谷上方那突出一大块的山石齐齐斩落了下来,但那凸出来的一截山石还没有从上方掉落,便被青色的剑气一卷,直接化为了齑粉,被贯通峡谷的风吹得四散开来!

沈言很想动手,但想了想觉得自己的气愤来的有些莫名其妙,毕竟终归是抢了别人的东西,总不能还让这老头心平气和的和自己交谈吧?

“算了算了,我心情好,懒得跟你计较!”沈言思索中一愣神的表情,被斩风剑皇误认为是看见他那一道剑气带来的威势而被震撼到了。

于是斩风剑皇心中顿觉这两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背景,至多算是愣头青罢了……否则也不可能在没有探明情形的情况下胡乱收取此地的造化灵气。

“站住!”

沈言话音落罢便想转身离去,不过却被斩风剑皇直接一声怒喝弄得满脸无奈的再度转过了头来。

“你想怎么样?”

“留下两仪阴阳气……或者死!”斩风剑皇苍老的眸子里闪烁过一道寒芒,然后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