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四招摇撞骗

章 节五百五十四 招摇撞骗

交出两仪阴阳气,或者死?笑话!入了沈言手的东西,若非形势到了不得已的地步,怎会有再拿出来的道理?

这一来沈言便直接收住自己返身的步子,站定了细细端详起斩风剑皇来。

“两仪阴阳气,既然落在了我手里,那便是我的。你若真个要动手也无妨,但我劝你且得掂量一二。”沈言端详了半响之后,方才缓声道。

斩风剑皇心头便是一阵大怒,本以为沈言沉思之后便会转了念头,衡量利弊之下交出两仪阴阳气来,谁料竟是换回了这一番言辞。

“也罢!”斩风剑皇怒极之后反而镇定下来,叹了一声之后,话音顿然转为杀意凛然。

“即是如此,老夫便叫尔等来得,去不得!”

他的声音中已是蕴上了真气,若是体魄稍弱一点的寻常人,怕是要被震得心神颤动,但沈言疏忽之间却是笑出了声来。

斩风剑皇见他笑意盈盈,却也真个不知沈言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何药。

约莫他也是被从沈言的笑意中觉察到了几分嘲笑的意味,虽不再言语,可脸颊却是不自禁的抖动起来,旋即冷哼一声便探身拔剑。

且说他的手触碰到剑柄之时,沈言的声音却也是恰时响了起来。

只见他微微皱了皱眉,嘴中便是直接吐出两字。

“且慢!”沈言言语间绝对称不上恭谨,甚至还带着一分漫不经心。

但落在斩风剑皇的耳中,却让老者心头有些玩味,旋即他便是反应了过来,一丝冷笑顿然从那苍老的面庞上浮现。

“如何?莫不是你这一来二去,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又转念?”

“非也!”沈言连犹豫都没有,便直接摇了摇头。“我只是想送你一个字而已。”

“你且说来与我听。”斩风剑皇倒是露出一丝诧异之色,而后有些莫名的询问出声。

“滚!”沈言直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厉声喝道。

“放肆!”斩风剑皇面上的神情倏然间便紧紧的锁在一起,他已经碰触到剑柄的手猛然握紧,竟是已将拔剑。

“且慢!”这时候徐帘却又走到了沈言的身后,用一种更漫不经心,或者说平淡到让人根本记不清他说这话的语气道。

斩风剑皇心头的怒气一滞,手中的动作也是一滞,倏尔他就变得更为愤怒。

连番被人喝住,偏偏这两人还是抢了他两仪阴阳气的罪魁祸首,斩风剑皇的心境修为就算再好,此时还能勉强控制住没有彻底爆发,已经算是了不得了。

“既然你已经听他说了一句话,我也正好有几句话想说,不如你也听听看如何?”徐帘的表情,无论在什么时间,都平静到足以令任何人看久了都会没由来的感觉到心头发闷。

斩风剑皇在洛州也算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既然是强者,眼界自然不一样。

他看到徐帘的表情,心头却是没由来的一阵嘀咕……竟是直接在后者那堪称不可思议的平静之中怀疑起自己先前的念头来。

“其一,对在没有探明情形之下就收取了两仪阴阳气我表示歉意。”徐帘的话音刚落,斩风剑皇紧锁的眉头终于是舒展开来一点。

甭管这个青衫男子到底背景惊人与否,单单这份态度也让他心中好受不少。

“其二,既然两仪阴阳气已经落到了我们手里,那正如他所说的一样,便断然没有再交出去的道理。”徐帘第一句话说完后略微顿了顿,便再次出声道。

“哼!”斩风剑皇能成为纵横一方的强者,自然心头也有着自己的一分傲气,所以即便猜测徐帘的背景可能极其惊人,他也仍是冷哼了出来。

“当然,这对于你来说未免有些太过吃亏了点。不过你知道造化灵气都是有属性种类之分的,这两仪阴阳气我们正好需要用到……”徐帘仿佛没有听到他的那一声冷哼,甚至连语气都没有变动分毫。

这让斩风剑皇愤怒之余,也不由得更加嘀咕起来。这个青衫男子……给他的感觉完全就是看不透。

无论是从修为上,还是从气息上,亦或者从言谈举止和态度上。

所有的一切,从头到尾就让他感觉到了两个字,平静。

平静到极点,平静到了诡异的地步,平静到了让人心惊胆寒的程度。

“所以我们决定,之后有了合适的造化灵气,定然会再度来洛州找你。”徐帘言及此处,又略微顿了顿,“当然,你也可以将它换成一件事。”

斩风剑皇先前的怀疑完全在这一句话之后被打消了,他总算是知晓了面前两人并非得罪了谁,也不是背叛了师门,否则谁会说再来洛州找他的话?

至于前面再还给他一道造化灵气的条件虽然也很令人动心,但斩风剑皇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他看重的反倒是徐帘的后一句话,换成一个要求?要知道徐帘可没有说力所能及,也没有说出限制……好像根本不认为自己的要求他们办不到!

这该是多么恐怖的背景和能量,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斩风剑皇心头都有些窒息,庆幸自己没有因为暴怒而动手。

此时沈言先前的举动也就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原来摆摆手并不是怯懦,而是压根不想和自己计较,原来直接转身离去,根本就觉得没必要和自己动手。

“……既然你能心平气和的解释,老夫也不是仗势欺人之辈。一道造化灵气,便当结个善缘,我也不是附灵师,这种东西也用不到!”

斩风剑皇心头思虑完毕,当下就是故作大度的模样道。

开玩笑,他先前那么愤怒……便是因为已经让人通知了洛州境内一位附灵师,让对方来收取这一道造化灵气,也即等于对方欠他一个人情。

所以才会在造化灵气被沈言收走后表现的那么愤怒,因为造化灵气被收走之后,他势必就等同于将请来的那附灵师给耍了一道。

不过现在斩风剑皇却完全不在考虑那个附灵师了……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思量徐帘和沈言二人的背景和真实身份。

其中最符合的,莫过于上三天!

上三天三个字冒出来,斩风剑皇心头瞬间便有些畏惧。无论紫禁天的附灵师,弥罗天的阵师,青云天的丹师,都是整个九州最顶端的力量集中地。

一旦和上三天扯上了关系,那就绝对不可能是简单人物。

而斩风剑皇这番话,也就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意愿,是选择了第二个条件,也即是徐帘两人欠他一个人情了。

“好吧!”徐帘听他说完话,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异样,也根本不顾沈言一脸的诧异之色,便细细的打量了斩风剑皇两眼,然后嘴角微微扯了扯。

这在斩风剑皇看来徐帘是笑了,可只有沈言知晓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在笑。

“看来你还知道怎么去抉择,那么告诉我,你的请求是什么?”

斩风剑皇听到徐帘的话,心头又是一震……他感觉面前的青衫男子,仿佛就像是一个妖孽般,似乎一眼就能洞彻他内心的念头。

而且徐帘的最后一句话极有考究,他说的不是要求,因为斩风剑皇断然不可能要求他们俩做什么!也不是条件,换言之他连交易的资格都没有。

徐帘言语中用的是请求,也就是将斩风剑皇摆在了一个恭谨的低姿态上。

偏偏斩风剑皇此刻还就真的将徐帘和沈言当做从上三天中跑出来的家伙了,再加之徐帘身上那股子浑然天成的平静,竟是让他没有反驳这一句话,只是细细的思索起来,自己有什么东西是特别需要的?

丹药?灵剑?还是其他的东西?灵剑的话他已经有了斩风,丹药……似乎短时间内也用不到,至于其他的东西,斩风剑皇一时之间也想不到自己需要什么。

于是他就有些局促的看向了徐帘,若让熟悉斩风剑皇的人看到这一幕,只怕非得要惊掉他们的大牙不可。

“灵剑?你应该暂且不需用。丹药?提升剑皇修为的丹药,我可做不得主……”徐帘只是轻轻两句话,就直接让斩风剑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开什么玩笑!提升剑皇阶修为的丹药……那是什么东西?一道造化灵气对他的作用同这种丹药相比,简直连个屁都算不上。

这也就变相的表明了徐帘背后,竟真的有拿的出这种丹药的背景和能量。因为他只说自己做不得主,并没有直接说没有。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相信徐帘的话……一是因为徐帘轻而易举的看透了他心中所想带来的震惊,二则是徐帘说话之时平静的就仿佛是在阐述事实。

斩风剑皇根本看不出丝毫撒谎的痕迹,他也不相信一个普通人能顶着剑皇的威压在这里面不改色的撒谎。

“罢了!”徐帘摆了摆手,旋即指了指自己,“我叫徐帘,你可以称呼我徐先生。”

徐帘话音刚落,沈言就忍不住的一阵鸡皮疙瘩乱掉……对于徐先生这个名头来说,他实在有些不感冒。

不过这鸡皮疙瘩乱掉的情形落在斩风剑皇眼底,居然变成了。瑟瑟发抖?

以至于这个剑皇阶的老一辈强者一下子就变得惊恐和后怕起来……仅仅一个名头而已,就将轻而易举收服造化灵气的一个附灵师吓成者这样,可想而知这徐先生的身份和地位!

“我之所以告诉你我的名姓……只是因为你暂且想不出需要什么,那么你在这其后三五天内想清楚了,便来玉树城找我。”

徐帘顿了顿,旋即又道。

“当然……若是三五天内想不出,便在想出来需要什么后,去天罪府寻我吧!”

“沈言,我们走。”徐帘话音落罢,便对一旁连连撇嘴的沈言道。

天罪府!衍州天罪府!

当喃喃了一遍这三个字后,终于反应过来的斩风剑皇,一脸恐怖和骇然的抬起了自己的头来之时,却发现那一袭青衫和浑身血迹的两人,已经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