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五谎要这么撒

章 节五百五十五 谎要这么撒

衍州天罪府,那是什么地方?

如果说紫禁天,青云天以及弥罗天,代表着九州大陆阵师,丹师以及附灵师最高端的集中地,那么天罪府,就是苏朝得以威慑九州的存在!

一个统领八州的皇朝,不怕有谁兴兵作乱亦或者所谓的起义。且不说苏朝帝王乃是半步剑道圣者,单单派去一两个剑尊,所谓的兴兵作乱也不过就是一笑话。

一般来说,皇室掌权有几种方式。

第一种,便是顶端武力威慑,以皇室为主,各宗门为辅。不限制宗门的发展,只要皇室最顶端的力量在最巅峰,那就根本不惧怕什么。

而九州大陆的苏朝,也正是如此。帝王是半步剑道圣者,也就等同于一座任何势力和个人都难以逾越的山岳。

第二种,皇室以及世家独揽大权,讲究血脉传承和权势延续,不断的钳制着所有宗门和非正统势力。

天元大陆的大宋朝,便采取的是这样的方式。只要不断的限制各方势力的发展,几乎便能高枕无虞。

第三种,则是朝中有国制,天元大陆的大汉朝便是如此。燕云动的父亲,就是大汉朝内一个名为燕国的国主。

这种方式,表面看似分割权势,但实则等同于让各个小国互相钳制……只要大汉朝没有白痴到让某个小国发展到能同他们分庭抗礼,三足鼎立,四方对峙的地步,那就不会有哪个白痴的小国国主试图跳出来推翻大汉朝的统治。

当然,之所以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表明一个道理,那就是。高端武力的重要性!

上三天是整个九州大陆附灵师,丹师和阵师最高端的聚集处。三万年前,或许没有任何皇朝能与之相提并论。

不过三万年后,苏朝一统八州,已经展现出了自己横扫一切的实力。之所以不彻底将衍州也吞并,也是出于其中大小势力,家族太多,以及上三天的存在罢了。

在这样的考虑下,天罪府便应运而生。

天罪,代天判~罪!也即代表着这个势力,是只属于半步剑道圣者,当今的苏朝帝王管理的。

它就等同于一个钳制衍州所有高端武力的存在,若是天罪府所有人都无法控制局势,那就会由天罪府主,苏朝的帝王,半步剑道圣者直接出手。

半步剑道圣者直接掌管的势力,苏朝帝王都会在莫须有的未来出手的一个势力。

这是何等恐怖的背景?斩风剑皇终于明白了那青衫男子的平静因何而来,那浑身是血的青年到底为什么会不想与他斤斤计较。

“传闻天罪府的八位剑道尊者,可是拥有着直接与今上会面的权利!”斩风剑皇喃喃自语了片刻,旋即蓦然瞪大的双眸。

“……据说剑道尊者,可以。返!老!还!童!”他一字一顿的念出这几个字,差一点便没有直接瘫软在地。

未知总是恐惧的。

但无知的去面对一个未知的存在,之后再回想起来先前那几乎同死亡擦肩而过的场景时,方才是最令人恐惧的。

斩风剑皇现在便是如此,他恐惧!恐惧的全身都瑟瑟发抖!

剑道尊者!那是何等样的人物?那是挥挥手就能让大泽山脉化为虚无,吹口气就能让他死上十万八千回的绝顶强者!

与半步圣者,也仅仅只差了一个大境界。而他竟然差一点对着一名剑道尊者拔剑相向?

毫无疑问,人的想象力是无穷的……修者更是如此。斩风剑皇沉浸在了自己的想象之中,将徐帘的背景和实力,彻底拔高到了一个让他越来越恐惧的地步。

但越恐惧他就忍不住越往深里想,越往深了想,也就让他变得更为恐惧。

“……不用怕不用怕,那青衫的男子看起来似乎连这天和地都没有放在眼中,那样云淡风轻的性子,又怎会记恨于我!”

许久之后,斩风剑皇总算才是将自己安抚了下来,紧接着他就欣喜欲狂起来。

“对了!既然他有可能是剑道尊者,那就有可能会见到今上……这样一来的话……”

冥思苦想了半响,斩风剑皇忽然一拍大腿,然后直接呼出声来,不过到了最后,话音却已经变得喃喃起来。

“现在便去找他们,告诉他们我的……请求!”

斩风剑皇刚刚抬起腿来,却再度愣住,他顺着峡谷看了一眼,却是又将心头的念头压了下去,然后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不妥不妥……那两人不知到此是为了什么!虽说这三五天内我可以去玉树城寻找他们,但也总不能现在便去,否则只怕连人都见不到!”

“……差一点忘记了,我还让人通知了附灵师过来收取造化灵气,还是先将此事办妥为好!待得明日归来,再去玉树城吧!”

斩风剑皇年老归年老,但心中有了念头却是半分都不耽误,直接并指成剑,而后轻描淡写的自上而下往上一划。

但听得一声铮鸣,竟是他背后的灵剑斩风已然出窍,再空中一阵盘旋飞舞后,方才悬在了他身前半丈高处。

斩风剑皇微微提身,双足立于剑上,直接一头撞入了长天之上,直接隐没在云雾间。

沈言和徐帘走出峡谷之后,先是换了一身淡灰色的长衫,而后方才认明了方向,然后往玉树城赶去。

不过沈言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徐帘的脸上,他的神色说不出的怪异和惊诧。

“我说徐帘……”若是换做一个人,被沈言这么盯了一路,怕再怎样也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可徐帘偏偏就是一脸古井无波,连回望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我怎么觉得今天这事儿很诡异呢,那个斩风剑皇脑子没坏吧?”沈言这么说,倒是讽刺斩风剑皇,而是真的感觉非常诡异。

“哦。”徐帘平静的哦了一声,却是连头也没有回,算是告诉沈言他确实在听。

“你说当初你能凭借着什么本殿的名头,将欧阳岚那白痴城主给吓住,倒也没什么!毕竟他是一城之主,也要考虑自己的家族和上云城的安危!”

沈言倒是没管徐帘是哦还是啊,自顾自的就说道。

“可斩风剑皇,被我们抢走了两仪阴阳气,而且被我气得够呛,看模样就差直接动手了。这样都能让你忽悠住,他脑子真的没问题?”

徐帘直接顿住了脚步,旋即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很奇怪么?”

“嗯。”沈言若是有两个头,这会儿都会一起点。

“没什么好奇怪的。其一,你很强!而且可以收服两仪阴阳气,这在九州大陆,也即是附灵师的标志,附灵师的后台,一般都会很强硬。”

“附灵师?”沈言倒是没注意到其他的东西,只捕捉到了这三个字眼。

“附灵师,是九州大陆的一种特殊存在。”徐帘解释道,“他们将造化灵气融入普通的剑内,便会让其变为附灵之器!”

“传闻中三万年前的不灭剑神林沉,便是依靠一柄真名附灵剑轩辕再度封印住了圣山之下的无数邪魔。”

“真名附灵剑?”沈言的目光,变得更为疑惑了一些。

“这个东西……跟你解释了也没有什么用处。你可以将他看作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法宝,灵兵!”徐帘摇了摇头,没有在真名附灵剑上纠缠下去。

“那你说断天和真名附灵剑相比……”沈言话音还没落,徐帘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不用比!我不认为除了断天之外,而今九州大陆现存的任何附灵之剑,可以做到雪覆山河九万里的程度!”

“说的也是……”沈言咧嘴笑了笑,然后又问,“即便他将我当成附灵师,也没有必要认为你很厉害吧?”

“还是说……”沈言言及此处,诡异的看了徐帘一眼,“你这厮撒谎的本领太高了些?”

“这么说的话也没有错。”更诡异的是徐帘沉默了少顷,却是并没有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