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六金银

章 节五百五十六 金银

“没有错了,这玉树城,便是我记忆中的大泽城……”入夜时分,沈言和徐帘,终于是看见一座城池从辽阔无垠的草原中映入自己的眼底。

“玉树家,便是整个玉树城的掌权者!”徐帘微微顿了顿,旋即又补充了一句,“玉树家最厉害的人,至多也就和先前的斩风剑皇差不多,有可能都比之不上!”

“你知晓玉树家的实力底蕴?”沈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

“不知道。”徐帘摇了摇头,一边往城门口走去,一边回答道。

“那你怎么觉得对方就比不上斩风剑皇呢?”沈言嗤笑了一声,万剑宗这种郡地级宗门里,都能藏着一个纵横大宋朝的北剑仙,玉树家族的隐藏实力会不会很强,也是未可知的事情。

“九州大陆的苏朝,并不反对家族势力掌控各方城池……”徐帘冷笑一声,“也即是说,如果玉树家族拥有着超越剑皇阶的强者,必然会选择凌城这样的城池作为自己家族的栖息地。”

“玉树家族既然还守在玉树城内,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们家族的高端武力,并没有达到足以掌握更大城池的地步。”

“我猜测剑皇阶,已经是将所有可能出现的变数都考虑在内后,玉树家最强者所能达到的极限了。更大的可能性,是他连剑皇阶的实力都没有!”

“……我好像弄明白了,又好像没弄明白。”沈言微微皱了皱眉头,“既然斩风剑皇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自己去夺取一个城池呢?”“这种问题,你还是自己去问斩风剑皇为好。”徐帘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回答这个无聊到极致的问题。

“算了,不管这些。九州大陆这种权势分割体系,也仅仅只有将天下彻底掌握在手内的苏朝才敢无视吧。”

“若是放在大宋朝,赵家人只怕早就忍不住剿灭这种不受朝廷直接统辖的家族势力了。”

沈言摇了摇头,对九州大陆的权势制度感到很新奇。毕竟在大宋朝,如果皇室不承认某个家族拥有占据城池的资格,那即便那家族的实力再怎样强大,也不敢肆意妄为。

“先进城再说吧。”徐帘没有接话,他此时已经走到城门口,但却被一名身着甲胄的士兵伸手阻拦住了。

“已过酉时,若要入城,需要缴纳纹银三两。”那士兵面上的神情有些大大咧咧的,看似根本没有将徐帘和沈言放在眼里。

至于他所说的三两纹银,更是鬼扯。至少徐帘不知晓,哪一个城池会将入城的费用定到如此高的地步。

不过但凡普通人,在夜晚也不敢随意的露宿在野外,因此也只能咬牙交出这三两纹银。

而这些士兵的眼光都很敞亮,碰见了那种腰间跨剑,浑身血气森森的修者,他们根本就不敢阻拦,所以倒也从未出过什么问题。

“徐帘?”沈言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一旁许多歪着身子靠在墙上的士兵,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身上。

“这是十两白银。”徐帘却是将放在身后的手轻轻的朝他摆了摆,而后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抛了出去。

那士兵本来也没打算能要到三两白银这么多的数目,毕竟对于修者来说三两白银很少,但对普通人来说,却也是不是随意就能拿出来的。

不过一般来说,他们轮班从太晚入城的普通人身上敲诈钱财,大概都能透出来一两银子左右。可现在足足翻了十倍……这一锭银子,足够他去好好的快活一番了。

“哟。你瞧瞧,我们这守门的兵崽子身上,可都没有带钱,要不你们先等等,我去给你想想办法?”本来一脸不屑的士兵,此时顿时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

“不必,余下的便当我请诸位喝几杯水酒了。”徐帘摇了摇头,眼底没有分毫波澜。

“嘿!那怎使得……那怎使得……”这士兵连连说着使不得,但将银子收进怀里的动作,却是连沈言都没有看清。

此时周围那些靠在墙上守夜的士兵也都一副艳羡的模样,不过却也没有说些什么……毕竟入夜进城的人少,普通人就更少,这种轮着得好处的差事,倒也不能怪别人运气太好,顶多只能算自己运气太背。

“不知能否同诸位讨教一个问题!”徐帘的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沈言却知晓他根本没有在笑。

“好说,好说。”那收了银子的士兵,直接便连连点头道。

“这玉树城如今当家做主的人是谁?”徐帘看了他一眼,旋即轻声询问道。

“这……”那士兵神色有些犹豫,不过任谁都能看出他不过是佯装的罢了,毕竟谁是玉树城做主的人,也并非什么机密,“像我们这种小兵,可不敢擅自议论城主的事儿!”

“这是五十两银子!”徐帘冷笑一声,再度从怀中取出了一锭被月光映的闪闪发光的银子,而后道。

“谁愿意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这一锭银子便是他的了。”

咕咚……

清晰可闻的,诸多士兵皆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还是一名靠在墙上的士兵最先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就出声回答了出来。

“玉树城现在表面上最厉害的就是玉树家的家主,不过玉树家的大长老和二长老联合在一起,却是能和他分庭抗礼!”

“所以三人之间的意见,都可能成为左右玉树城的言语。”

徐帘微微沉吟了片刻,旋即点头,而后顺手一抛,五十两白银直接就落在了那士兵的手中。

这一下却是让先前那不愿意开口的士兵羡慕的面红耳热,但却只能暗自后悔。

“还有一个问题,玉树城的传送阵,是通往哪里的?”徐帘再度出声问道,不过他没有问玉树城有没有传送阵,因为那样一来,他就需要问出第三个问题了。

“我知道我知道!”先前那得了五十两白银的士兵直接嚷嚷了起来,见徐帘将目光转向了自己,他急忙吐出一口气,刚要开口神色却是一滞。

“传……传送阵?玉树城的传送阵早就已经毁了……现在根本就不能用了!你们不是想要借用传送阵去什么地方吧?据说当初传送阵没有毁坏的时候,只需要用丹药和灵石等物作为代价,无论是谁都可以使用的。”

沈言此时终于明白了徐帘为什么不让他露出气势吓死这几名士兵了,不过听到玉树城的传送阵法已经毁坏,他还是感觉到一阵无奈。

“玉树城附近哪一座城池拥有传送阵?”虽然徐帘记忆中有着许多关于九州大陆的记载,不过时间流逝,所有的一切都在变迁,因而他现在也不敢确定自己记忆里那些城池里的传送阵法,到底有没有毁坏掉。

“当然是凌城啊!”那士兵一脸愕然的看了徐帘一眼,不过看在银子的份上还是出声道。

“凌城!”徐帘面上不露声色,嘴中却是喃喃道。

“不过凌城距离玉树城可远着呢……你们不管是寻亲也好找人也罢,单凭你们的脚程,只怕两三月功夫都到不了。”那士兵好心的插了一句话。

“我知道了。”徐帘平静的点了点头,竟是直接转过了身去。

“哎……银子呢……”那士兵见他转过身去,没有再扔出一锭银子来,刚刚将手伸出来,却又发觉好像这一次对方询问的时候,没有说过要给银子的话。

不过好歹他也混到了五十两白银,因此倒也没有露出什么不满之色。

沈言刚要抬腿,看见这士兵悻悻然垂下自己准备喊住徐帘的手,却是心头一动,而后假装将手伸进怀中,其实是从东魔祖的储物戒内,取出了一锭金子。

叮咚。

虽然这一锭金子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并不大,但所有的士兵却都听到了。他们的目光一同转向了声音的来源地,却只看到月色下一抹刺眼的金黄色。

“金子!这么大块的金子!”第一眼看到这金子的士兵刚喊出声来,便发现自己直接被人一下子给推倒在了地上。

“我的……”十余人一下子全部朝着地上那足有十两重的一锭金元宝扑了过去,直接就噼里啪啦的混战在了一起。

“该死的,抓着老子的蛋了……”

沈言听着身后的声响和动静,却是禁不住的莞尔一笑。

“好玩么?”徐帘竟是原地站在前面等他,看见他的笑容,忍不住平静的问道。

“可不是!”沈言面上的笑容却是还没有止住,不过这份笑容里,多少也带着一丝细微的体会,“不过话说回来……这便是那些士兵的生活!”

“为钱财和物质在不停的奔波,每天都要面对形形他妈的人……碰见了农夫村妇可以装装大爷,碰见了修者就只能装孙子!”

言及此处,沈言便微微张开了嘴,似是想叹息一声。

徐帘冷笑一声,还不等他最后叹出声来,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我今天拿出了六十两银子询问他们几个问题……是因为我知晓,那十余人将这六十两银子分一分,每个人能落下的也便不多了。”

“你瞧瞧你个白痴做了什么事?那足足近二十两的一锭金子你就这么扔了出去?对于那些士兵来说,争抢过后他们只会感到恐惧!”

“你最好庆幸没有哪个士兵胆子小到直接跑去禀告这些事情……否则在这玉树城里,便绝对会出现一连串让你烦心的事情!”

沈言脸上的无奈之色一下子便收敛了起来,然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如果有人找上门来的话,你就自己解决这些事情。”徐帘冷冷的甩下这句话,便抬起腿来,不过还不待一步落下,他突然又恢复了平静。

“……你最后的那句话,似乎觉得那一群士兵的生活很乏味和痛苦,其实不然。那些士兵,是在争名夺利……我辈修者,却是在争命!”

“不争,便死!”

ps:祝大家节日快乐,最重要的是身体要健康。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