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约战

章 节五百六十 约战

“想必足下便是打伤我手下百夫长的高人了。”令沈言惊奇的是那满面威严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众士兵走上前来,言语之间却显得极为客气。

足下,这虽是一个敬称,但也要看两者间的关系到底如何。此时若沈言真以为这中年男子是抱着恭敬的态度说出这句话的,那他脑子绝对是有问题。

“高人不敢当,但大人手下的那位百夫长非但擅闯我们居住的地方,还见财起意,若大人此番前来是兴师问罪的话,那沈言也便唯有接下了!”

沈言不知晓这中年男子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对方既然卖关子,他也乐得称呼对方一声大人。

两人间的交谈表面上似乎云淡风轻,但实则却是暗潮涌动。

果不其然,沈言话音刚落,那中年男子身后的一名侍卫便是厉然喝出声来。

“放肆!你二人盗取城内大户人家财宝在先,此时莫不然还想要栽赃陷害于他人么?”这侍卫根本就没有半分思索便直接说出这番话,就如同是事先计划好的一般。

沈言眉头微微一挑,却是没有就此出声辩驳。

“哦?”那中年男子待自己身后的侍卫将这一番话说完,却是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此事当真如此么?为何本统领不曾听你们提起过?”

“统领恕罪,因为事发突然,所以我们并没有及时上报!”先前开口的那侍卫赶忙单膝触地,口中连连称罪。

“罢了!既然事出有因,倒也怪不得你们!”守备军统领摆了摆手,说完这句话后将目光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不过足下是否要给我一个解释?”这句话,他是对沈言说的。

“解释?”沈言露出了一丝笑意,言语之间有些不以为然,“你需要什么解释?”

“到了这种地步,你仍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盗窃之罪么?”守备军统领眼底窜起一道精芒,然后沉声道,“玉树城内已有大户人家指证你们,莫不然还是本统领冤枉了尔等不成?”

“那可说不定。”沈言眉头微微一挑,“敞若这是你居心不良想要陷害我们的措辞,那又该如何?总不能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形下,我们就要白白受你冤枉吧?”

此时,天色已近五更。

但长定门附近却仍是并没有多少人,至多也只有早起的十数人在道路口探头探脑的打量着这边的情况,再认出中年男子是守备军统领的情况下,倒是没有谁会因为走过去看热闹而得罪对方。

因此守备军的统领环顾四周,发觉除了自己身后的二十名精锐士兵外,不过只有十数人透过足有六七丈长的巷道注意着这边发生的事情,当下便已经有了计较。

“你若仍执意狡辩,那本统领便将你带回府内,让你同那被盗的大户人家当面对质一番,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守备军统领的话音刚落,沈言却是直接笑出了声来。

“敞若那所谓的大户人家,不过是你请来做戏之人,我们两人还不是白白要受你的冤枉!”

“我不与你争辩这些,是非论断自有苏朝律例去判断!”那守备军统领眼见天色越来越明亮,那巷道之外围观打量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于是急忙道。

“将他们二人带回统领府,之后再细细审问!”这句话他提高了声音,为的便是不在围观之人中落下一个仗势欺人,无视律法的名头。

虽然他是守备军统领,看似很大的官职,但在苏朝律法这样的庞然大物之下……也兴不起风ng,他所能做的,也仅仅是强加给沈言二人一个罪名,只要将他们带回了统领府,那之后的一切,他才能按自己的意思来。

“且慢!”守备军统领话音刚落,还不待沈言试图反抗,徐帘便直接上前一步道。

守备军统领却是根本不为所动,仍没有下令让上前来的数名士兵住手,不过此时徐帘却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问出了一句话。

“既然在此地便论出个是非来,我二人倒也愿意同大人走一遭,但尚不知大人名姓,也免得大人将我们带回统领府后,肆意妄为啊!”

“到了那时候即便是想要告大人的状,可却不知晓大人你叫什么,又该如何去告?”徐帘这番话,虽是表明了他的心思,但落在守备军统领的耳中,却直接将这个突然走上前来的青衣男子定性为一个白痴了!

看似这番话是在告诉众人他将二人带回统领府是为了便宜行事,但实则只要到了统领府,那是非曲直,也就都是由他说了算。

这青衣男子意图借悠悠众人之口声讨的打算是不错,但却想错了办法!守备军统领念及此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却也是寒声道出了自己的名姓。

“鄙人陈三,时任玉树城守备军统领一职!”

“陈三。”徐帘没有任何预兆的直接叫出了这个名字,守备军的头领神色一下子便朝他望了过来。

于是乎徐帘便知晓,此人言语之间告诉他们的名姓,倒是不假。

“沈言……我先前跟你说的那番话,你不记得了?”徐帘得出了陈三这个名字属实的答案之后,方才平静的望着沈言道。

沈言微微一愣之后,方才记起来徐帘让他约战那百夫长找来之人的话来,顿然他的眸中便掠过一道精芒,而后冷厉的抛出一句话来!

“我沈言!今日为表清白,约陈三生死台一战——陈三,你敢应战否!”

沈言的话音中气十足,却是彻彻底底的传了出去,让那巷道口围观的群众尽皆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这句话说出去,那几名已经走到他们身前,试图抓住他们二人带往统领府的侍卫也是不由得顿足了脚步,然后面面相觑了起来。

生死约战!苏朝律例中规定了这是旁人不能阻拦的。

而此时沈言约战的理由竟是为自己的清白……也即是说,如果陈三不应战的话,他就没有继续抓捕沈言二人的理由。

瞬息之间,局势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不过沈言表面上的神情虽然严肃,但心底却是乐得直笑。果真徐帘这厮诡计多端,竟是硬生生的将这陈三逼到了不得不应战的地步!

要知道无论什么约战,你始终都得知道对方的名姓吧?他先前就没有想到旁敲侧击的去询问一下这陈三的姓名,好歹徐帘还没有漏掉这一件事。

若不然要么跟着对方去统领府然后杀出来,要么在这里直接动手杀出城去……除此之外,似乎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能性了。

陈三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搞了半天不是那青衣男子太白痴,而是对方两人的想法太奇葩!他怎么可能想到对方想知道他的名字,是为了同他约战生死台?

不过陈三却几乎可以肯定,那青衫男子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他身后的沈言,应该也不是他的对手。

否则就不会被逼到这种地步,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和他约生死战了!

念及此处,陈三眉头便是一挑,正要答应下来,但转念却是一滞。旋即他才暗自冷笑一声,方才开口。

“我如何不敢应战?不过敞若你将这一场战斗拖到明年……甚至是三年五年之后,那又该如何是好?”

约战,既是约,那一般就不会限定时间的长短。

苏朝有很多被家族,或者宗门之人欺负之后的少年,有时候就会心比天高的同欺负自己的人约战!

这个时间一般会很长,比如说相约到自己成年礼的时候,亦或者三年之后等等……这样做虽能求得一段安稳日子,但最后落败身陨,或者被废掉修为的少年也比比皆是,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着令人艳羡的奇遇。

当然这是一般的情况,不过此时陈三提了出来,那就另当别论。

沈言必须要给出一个时间,而且还得让陈三也满意,否则他的约战之言自当做算!

“也即是说……你应战的唯一要求便是战斗的时间了?”沈言看了生死台一眼,旋即冷声说道。

“不错!”陈三也是目光灼热的看着那生死台,眼底闪过一抹阴狠,而后厉然道。

“那依你之见,这时间应该定到何时为好?”沈言眉头微微一挑,嘴角却是不自禁的上扬了起来。

“只要在三天之内!任意时间,我陈三都必定奉陪!”陈三神色微微闪转了片刻,而后盯着沈言的神色,一字一顿道。

他一个是怕时间拖久了,会对他自己极其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