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一不安

章 节五百六十一 不安

修者的世界里,信息传播的速度,有时候会快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徐帘本还有着后手打算,意图将这场约战的事情透过各种途经传播出去,毕竟沈言和陈三约战,也仅仅只有不到百人注意到了而已。

一百个人站在一起,对于沈言来说,挥一挥袖子就能全部放翻了,将他们分散开来化入整个玉树城内,看似应该惊不起任何波澜。

不过徐帘显然低估了九州大陆对于生死台的重视,在苏朝有意的完善这种变向和平解决纠纷的战斗方式下,就算是普通人,也知晓约战生死台所代表的不平凡意义!

而且其中有一方还是守备军的统领!

陈三竟逼得一个不明来历,至多不过二十岁的青年同他约战生死台,这其间的猫腻和隐情,大部分的人在揣摩一番之后,也都已是了然于心。

熙熙攘攘,说白了无非名利二字。

陈三乃是玉树城的守备军统领,虽然在玉树家族的眼中他不过是一条狗……但在普通修者和百姓的眼中,也算的上鼎鼎有名的人物,那么他自然不可能是为名!

不是为名,那么也便只有利了。

那么两个来历不明的青年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一个守备军统领亲自跑一趟?不少胸有城府,和陈三不太对付的人物,也都在暗地里琢磨了起来。

导致最后的结果便是,这一场生死约战传来传去,竟是越来越夸张!什么两者之间有杀父之仇,那少年想要通过这件事而一战成名!

但明眼人都知晓不是这个道理。

那个青年没道理莫名其妙的要和陈三约战,而陈三一个守备军统领更不会无的放矢的接受这样的挑战。

生死约战虽然说的夸张了点,但只要能想好措辞,倒也不是不能拒绝。

陈三拒绝,没有人会觉得不妥。毕竟若是每一个想要成名的人都跑来挑战他,那他是否得全部应下才是?

既然能拒绝,却没有拒绝……于是乎那来历不明的两个青年身上拥有着能让陈三动心的宝物之事,也就更加的明显了一些。

不过所有的一切传来传去,都没有任何人猜到真正的情形。

压根就不是陈三拒绝不拒绝的问题,而是对方逼得他不得不应战,毕竟如果他拒绝,也就等同于变相的说自己冤枉了两人,这种自食其言的事情,陈三却也不会白痴到去做。

最主要的,还是接受这一场约战,对他来说虽然麻烦了些,但好处却是实实在在的。

即便之后同他作对的那些人知晓了沈言身上拥有深海夜明珠的消息,但也无妨了。

生死约战,一是直接取对方的性命,二是一方自动认输,三就是本可以取对手性命的一方,选择拿走其所拥有的一切!

只要是从约战中拿走的东西,那即便他的那些对手再怎样眼热,也不会有那个胆子敢耍什么手段去抢夺。

跟他地位差不多的那些人才会对巴结玉树家族二长老的深海夜明珠眼热,更高层次的人,就算也垂涎这十数颗深海夜明珠,但也绝不会拉下脸来对付他!

强者的颜面,有时间也还是蛮重要的。

沈言当然不知晓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整个玉树城许多人物都将目光聚集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毕竟一个守备军统领在类似于许家,袁家这样的家族眼中实在不够看,但这一条狗却是玉树家族养着的。

几乎是在一瞬间,除过玉树家这么一个顶尖家族,类似于许家,袁家这种一流的家族高层,也或多或少的将目光稍稍的落在了这件事上。

本来此事也便作罢了。

因为许家,袁家的高层关注这件事的缘故……只不过是想要看看那个陈三到底是因为什么宝物而动手,是丹药还是灵剑等等,否则单单两者之间的战斗,至多也便是吸引到一大批的普通修者前去观看罢了。

可还不待未时,玉树城外却是缓缓走进来了数人。

一个老者,以及三男二女。老者穿着简简单单,浑身上下也散发着淡淡的亲和力,但隐隐流窜的气度,却也不会让任何人小觑他。

至于跟在他身后的三名男子和两名女子,也都是气质绝佳,但他们五人似乎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急匆匆的便走进了城内。

待得刚刚进城,看起来最为成熟稳重的一位白衫男子便对那老者躬身行了一礼。

“冯老前辈,此番多谢你带我们五人一程了!否则只怕我们还得耽误不少功夫……”

这白衫青年话音刚落,另外几人也都是微微躬身一礼。看他们面上心悦诚服的模样,也能得知这老者的身份地位必然不低。

“袁林小子,老夫说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更何况老夫来来去去与你们几位的父亲叔伯都有交集……所以有什么要紧事,你们就赶快去忙吧!”

袁林闻听此言倒也不再纠缠,缓缓抬起头来和另外四人对视一番,旋即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冯老前辈,那晚辈们便先告辞了!”

见几人点头,袁林也不迟疑,直接就告辞道。那老者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待得五人相继转过身离去,他的嘴角才露出一丝疑虑,旋即忍不住喃喃了起来。

“以袁林这小子的性格,可不会轻而易举的放弃掉那星辰学院的第一轮试炼啊……更遑论是花大代价打通第一轮试炼的阻碍了。”

“而且看他们的模样似乎也没有受伤的样子,又是这般急迫的赶回玉树城内,怕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消息!”

这冯姓老者倒也人老成精,喃喃几句之间,心头便倏然有了计较。

“不论如何,待会儿让人盯着袁家的动静便是……只要知道袁雷的动向,老夫自然也能揣摩出个一二来。”

老人在原地念叨了几句之后,方才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城门口。

周围的许多修者终于是一改屏气凝息的状态,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毕竟那老者先前沉下眉头的时候,所散露的威压,的确让他们有些心惊肉跳。

“刚才那五个人是谁啊?其中几个人怎么一副手眼朝天的高傲模样?”当然也有不识相的普通修者,见城门口多数人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终究还是忍不住的询问了出来。

“呸!你也配说这种话!”也许是他这一番话显得有些太无知了点,当下便有一名修者反驳道。

“我……这话怎么了?”那修者愣了愣,竟然是没有发怒,看来也并非是个行事不动脑子的主儿。

“袁家的二少爷袁林、白家的千金白纱纱、许家的许大纨绔许晨,陈家的跋扈公子陈飞……这四个人背后的力量加起来,连玉树家族都要掂量掂量!他们不傲气,还轮得到谁傲气?”

这修者嗤笑了一番,却是吐出了一系列让先前询问的那修者目瞪口呆的称呼。

“那……之后那个老人呢?”第一个问题得到了解答,而且让这修者呆滞了半响,但等他回过神来,又一次没忍不住心头的疑惑弱弱的问道。

寂静。

此话出口,周围顷刻间死一般的寂静,所有听到这修者疑问的人都跟看白痴似的看着他,而且每个人的眸子中,多多少少的都带着一丝骇然之色。

而先前回答他问题的那修者,也是一副震惊无比的模样。

“如果说先前的四大家族联手让玉树家族得掂量掂量的话,那个老人背后的力量,挥挥手就能灭了整个玉树城!”

等了半响之后,方才有一个中年模样的修者,缓缓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话音落罢,周围的寂静全部都化为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或许有很多人知晓那老者的恐怖,但却绝想不到,对方的背景竟能恐怖到这种地步。

袁林五人已经走远,自是听不到城门处的议论。

不过还不待他们五人走出多远,袁林却是有些莫名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环顾周遭,看着减少了许多的来往行人。

更甚者绝大部分的人,竟还都是朝着长定门的方向赶路……而身后的安定门,反而像是成了摆设一般。

这怎么回事?

袁林心头暗自感觉有些不妙。

旋即他微微上前一步,直接拉住了一个正往长定门方向走去的修者,也不管对方面上的郁闷和不耐之色,直接言简意赅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玉树城出什么事了?”

那修者面上的不耐微微一滞,有些纳闷的望着他。若非袁林气度不凡,而且修为似乎也不弱的话,他几乎就以为对方有毛病了。

“我指的是安定门附近的人~流为什么会突然间减少这么多?还有安定门发生什么事了么?怎么那么多人都在往过去赶?”袁林看见他的神色,顿然知晓他在想些什么,于是乎便急急忙忙的解释了一番。

“……原来如此。”被他抓着的修者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引得白纱纱几人也竖起了耳朵,“你们应该是刚回玉树城来吧!”

“怪不得不知道守备军统领和人约战的事情……”

袁林神色一滞,然后有些古怪的看向了长定门的方向。

“生死台之战么?”

“就是生死约战,也不知道陈统领发什么疯了,竟然和两个来历不明的外来人生死台约战!”那修者点了点头,旋即一副不解的模样。

“两个……外来人?”袁林心头那份不安越来越盛,他和众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和自己相同的神色。

“那两个外来人,叫什么名字?穿什么衣服?”他灵机一动,再度出声问道。

被拦住的修者神色一滞,然后仔细的回忆了起来。

“名字……和陈统领约战的那个叫沈言,另外一个我不知道。至于穿着,他们一直呆在生死台附近,因此大部分人都看见了!”

“什么颜色!”袁林几乎都快要吼出来了,音量比之先前提高了不少。

“青色和灰色。”这修者似乎被吓了一跳,然后果真简洁无比的回答道。

“……我想,应该没有错了!”袁林将那修者放开,然后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青色的衣衫,还有离开的时候他的确称呼那个满身血迹的青年为沈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