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二猜的不错

章 节五百六十二 猜的不错

袁雷今年六十余岁坐在袁家家主的位置上也有近乎三十年了

他面对什么事情几乎都不会当场露出太大的神色波动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应该也一样他本來在书房内练字但自家的老二却跑了回來

这倒是让袁雷有些诧异的停下了自己的事端起一杯茶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抿了一口然后等着袁林的解释

不过当气喘吁吁的袁林一句话刚出口袁雷直接就一口茶喷了出來

“什么”

袁雷直接哆嗦着将手上的茶杯放在了身旁的小桌子上但刚站起身來却还是听到了杯盖掉落在地的碎响也证明着他真的是慌神了

袁林愣了愣但看着自己老子眼里的疑惑还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看到袁林一个点头证实了自己的疑问袁雷直接感觉脑海中一阵眩晕差点沒有摔倒在地

不过好歹他算是控制住了情绪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方才一字一顿的喃喃出声

“剑王……”刚刚喃喃出这两个字袁雷却又是苦笑了一声“为父和许正德那家伙虽然沒有达到剑王阶但也只是相错了一个境界而已”

“如果只是单纯的剑王阶绝对不可能连灵剑都不用但靠着一道剑气便荡尽面前至少数百丈的一切”

袁林听到自己父亲的话神色不由得一滞紧接着终于反应了过來顿时他心头更是后怕不已幸亏当时在大泽山脉中那二人无心同他们计较

“依为父來看那浑身血迹的青年应该是剑皇阶的实力”袁雷苦笑着说出了这个事实虽然他根本不相信那两人的年龄会是真实的

“剑皇”虽明明知晓自己等人的猜测有些低估了对方可袁林仍是忍不住的惊呼了出來

“至于那青衫男子……为父也猜不出來”袁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虽然不容易发现但他眼底的确泛起了一丝惊惧

一个剑皇都已经足够搅动风云了更何况还有另外一个不知底细或许会更恐怖的家伙

“爹……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袁林先前已经是将自己所知晓的一切都告诉了自己的父亲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还问这些做什么”袁雷瞪了他一眼然后急急忙忙的就往外走去“马上就要未时了我们这便去长定门你去看看那两人到底是不是你们在大泽山脉遇到的那两人”

“需要通知其他长老们吗”袁林点了点头旋即迟疑了一下又问道

“还通知什么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若是那两位剑皇阶的强者不愿意暴露身份我们怕是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袁雷推开了房门直接沉声留下了一句话

这不是废话么……不管那两人是否是大泽山脉的那两个人都不便将消息过早的泄露出去

如果不是通知了家族里的长老和其他人难道跑过去看一眼就灰溜溜的回來啊那也未免有些太莫名其妙了点

如果是的话那就说明那两人铁定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剑皇阶的强者怎么可能同区区一个守备军统领陈三约战生死台

袁雷此刻虽然慌张但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

袁林见自己的老爹如同散步一般走出了府邸当下也不由的一拍额头暗道一声自己真是多嘴不过还是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他现在几乎已经肯定长定门的那两人和他们在大泽山脉遇到的绝对是相同的两个人所以自是忍不住想要见识一番了

且不说袁家如何许家以及白家陈家也大抵都是这副模样

至于和四人一起的那个名叫蓝灵的女子却是暂时住在城主府内玉树城是边境城池不过好歹也算苏朝名义上管辖着所以这个城主也是直接从上面派下來的不过却也就是一个空壳罢了倒是不知晓蓝灵和这城主是什么关系

虽然玉树家族才是这个城池真正的掌权人但苏朝不让他玉树家族的人当城主他们总不能自己杀了那城主吧那就跟造反沒差别了以苏朝掌握的力量直接就能将他们在一瞬间灭的连渣都不剩

长定门生死台

徐帘和沈言两人都坐在生死台的边缘而周围早就聚集了无数听闻此事的修者

更有甚者直接就爬到了长定门的城墙上去反正都是修者做到这些事情倒也不难

而到了这种地步自然已经沒有纯粹的普通人了大抵留下來的多少都是修者……修为高的自然鹤立鸡群独自霸占着稍微空阔点的某个位置倒也无人不开眼的挤上去

不过修为低点的就只能挤在一起了

但很诡异的一点却是现场虽然人极多可竟然沒有多么嘈杂的声音存在就算有议论声也都极其的轻微

而这一切不过是生死台后方另外架起來的一个方形高台上坐着一名老者罢了

这老者身着深蓝色锦袍其上以金银双线绣着许多奇异的图案端着茶杯的右手上也带着一枚晶莹剔透的深邃蓝色扳指

就算不认识这老者的人也在看到他装扮的时候顿然明白了他的身份

玉树家族的二长老

因为除了他整个玉树城的高层人物沒有人会是这种浑身穿着蓝色的风格至于玉树家族的二长老到底是为什么來那自然就与陈三托不了干系了

陈三只是跑去跟玉树家族的二长老也即是鼎鼎大名的玉树兰庭细细禀告了一番……重点点出了那十数颗深海夜明珠之后后者自然是会到场了

而他的身份也理所应当的让他成为了这场战斗的见证人陈三将玉树兰庭叫來的念头也正在于此那就是不让沈言在输了之后有机会反悔

玉树兰庭此刻很悠闲的靠在椅子上一口一口的抿着茶而他身边也坐着几人这当然是他自己的亲信了所为的也不过是凑数而已

他们虽然明目张胆的在那专门为见证人铸造的高台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椅子一旁还有着许多侍女在添茶倒水但也无人敢有异议

如果袁家白家等家族不联手玉树家族的话就等同于代表着玉树城的话语权那么能同自家家族作对的大长老和二长老怎么说也得代表一半

就算扣除了袁家等各大家族联合在一起结成同盟然后和玉树家族勉强分庭抗礼的这一半人家也还代表着玉树城话语权的四分之一

拥有这么恐怖的权势即便下方的无数修者再如何艳羡和不满但谁也不敢有所非议

“你这么确定”沈言却是无暇顾及这些他甚至连跟陈三的战斗都沒有在意对于他來说只要不入上境完全就是一拳放倒的事情

不要怀疑除非手里掌握着那种惊天动地的超级灵宝和底牌否则只要不入上境碰见谁沈言都拥有着一拳将其撂倒的信心

爆体决配合着龙象金身几乎无人能挡区别只是这一拳要用几分力罢了

“百分之百”徐帘直接就给出了一个答案而且还是绝对沒有丝毫悬念的答案

“那个老头既然是玉树家族的长老或者干脆就是家主那他跑这來干嘛”沈言见徐帘斩钉截铁的回答之后却更是疑惑了起來

“和陈三托不了干系”徐帘连思索的功夫都省了直接就回答道

“陈三叫这个人來难道是想作弊”沈言咧嘴笑了笑作弊……他倒是想要看看陈三到底要怎么作弊

“他为什么要作弊”徐帘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

“我怎么知道”沈言纳闷的回答道“或许是觉得我比他厉害然后他沒有取胜的把握吧”

“你真当对方沒有脑子么”徐帘冷冷的撇了他一眼“他既然觉得你比他厉害他还不想办法推掉你的约战”

“更遑论作弊了在我看來他沒有任何意图作弊的动机而叫那玉树家族的高层过來也不过是为了见证……”徐帘微微一顿换了个说辞

“或者说是为了不让你战败后耍赖罢了”

“战败我”沈言愕然的指了指自己然后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不错我们暴露的实力太草而财富太多而且又因为约战一事彻底让那陈三低估了你所以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他此刻对于约战胜利的信心应该超过了”

“百分之九十五”

沈言听见这个概率顿时哑然失笑

“百分之九十五开玩笑……要是天上不小心落下陨石來砸到了我头顶我都得当场挂掉这陈三未免有点自信的过头了吧”

“不是自信过头……当然也有这一部分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你显露出來的利益让他失去了一部分的理智自然思考能力相对变弱”徐帘摇了摇头郑重其事的解释道

“还有我估计这玉树家族的高层來此只怕也是陈三如此针对你的原因那十三棵深海夜明珠单纯的价值或许不能让这老者感兴趣……”

“但如果他个人偏好此内深海宝物那陈三前后所有不理智的行为也便可以理解了”

沈言微微一笑旋即摆了摆手

“无妨反正都是要让某个家族得利的如果这玉树家族能将我们带去使用凌城的传送阵的话就算给他一百颗这东西也不过尔尔”

话音刚落沈言的余光便扫到了远处旋即眼角泛起一丝讶然转瞬又收敛了起來

“徐帘你猜的果真不错……我们又碰到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