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三都闲

仙誓 章 节五百六十三 都闲

因为袁家距离安定门比较近所以袁雷和袁林两人也是以最快的时间赶到了长定门的生死台附近

袁林的目光刚刚触及坐在生死台边缘若无其事的沈言两人时便在心底暗叹了一声果不其然但还不待他开口袁雷已经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了些什么……

不过能当上袁家家主袁雷自不是个白痴

他现在有些犹豫到底是上前呢还是不上前跑上去和对方交谈一番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于是乎袁雷一时之间就直接顿足在了原地

袁雷心中犹豫不定倒是让周围的一众修者给吓了一跳

这什么情况陈三和一个不知名小人物的生死约战引來他们这么多修者关注就已经算是让人惊讶不已了

可现在谁能说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袁家的家主怎么也跑來了

玉树家族的二长老玉树兰庭为什么跑來这其中的猫腻是沒有人猜得到的不过对方以裁判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妥

那么现在袁家跑过來做什么难不成是对玉树家族有了什么想法亦或者是准备表态了专程來向玉树兰庭示好的么

太劲爆了

袁雷顿足的片刻时间里诸多修者心头的念头简直是迭迭起伏翻腾不休

不过所有人都识相的闭口不言无论袁雷跑过來是找茬的还是向玉树兰庭示好的亦或者直接就是闲着沒事干跑來看戏的这些修者谁也管不到

“徐帘……那是袁家家主么”沈言在袁林两人的目光飘过來的瞬间便低声询问道

“九成以上的可能性是而且袁林也不会通报给其他人知晓”徐帘点了点头

“他们现在是什么意思是准备暴露我们俩的身份了么”沈言略微苦笑了一下“算了……暴露就暴露吧反正我们也是为了闹腾一番”

徐帘待得他话音落罢方才嗤笑出声

“从他嘴中暴露我们两人隐藏身份和我们自己迸发出极强的实力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解释不过你大可放心袁家的那家主还不至于这么白痴”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又将目光转向了徐帘然后扬了扬眉头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袁家家主顿足在那里应该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和我们交涉了毕竟如果那袁林将你在大泽山脉展露的实力透露出去那么他绝对会害怕不小心得罪到我们”

徐帘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沒有丝毫停顿看來早在袁雷刚刚止步的时候他就已经得出了这个答案

沈言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而后直接将目光落在了袁雷的脸上他沒有故意掩饰自己的气机所以后者蓦地就将目光看向了此处

沈言在两人目光相触的瞬间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旋即不再看他

这一个小动作虽然沒有人注意到却是让袁雷一下子松了口气毕竟先前一个处理不妥就等同于得罪了一名剑皇阶强者这可是连玉树家族都不敢去做的事情

说來似乎这一系列的事情过了许久不过也就是沈言和徐帘说话的功夫而已

这个时候玉树兰庭再看到袁雷抬腿往裁判台走去的时候也终于是缓缓的站起了身來不过却只是顿足在原地并沒有走过去迎接的意思

既然玉树兰庭都站了起來那么整个裁判台上要是还有人敢坐那才有鬼所以现场的情形却是有些古怪起來

玉树兰庭领着一排人站在裁判台上而袁雷带着自己的儿子也缓步迈了上去

“……袁家主此番是为何事前來”玉树兰庭苍老的面庞上看不出变化不过他的瞳孔却是在袁雷站上裁判台的时候蓦然一缩

“兰庭长老有礼我此番前來只是因为闲來无事跑來观礼而已”袁雷微微拱了拱手面上却是一副不咸不淡的笑容说是恭敬却也称之不上

“袁家末学袁林见过二长老”袁林一袭白衫言语之间微微退后一步而后直接弯下三分之一个身子行了中规中矩的一礼

这下子不单单是玉树兰庭愣了愣连带着下方的所有修者神色都是微微一动闲來无事跑來观礼袁家家主能闲到这种份上的话基本上这个家族也就离灭亡不远了

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袁雷这是在找措辞了

不过看他儿子袁林这一礼就能琢磨出袁雷并不是來找茬的否则让自己的儿子行全礼且不是刚开始就示人以弱了

玉树兰庭本來也有些防备不知道袁雷莫名其妙的跑來干嘛不过看见袁林这中规中矩的一礼当下也就只好按下了自己心头的疑惑

反正只要不是跑來找茬的就好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快给袁家主让位”玉树兰庭压下自己心头的疑惑之后直接就转头朝着身边的亲信道

“袁家主既是來观礼的那便一同入座吧”

袁雷也不推辞直接就随意的坐了下來这个时候玉树兰庭的亲信自然也就不能坐在他身后了除非玉树兰庭准备和袁家直接闹翻

“快未时了……”袁雷坐下之后只是喃喃了一句竟也不再言语

有问題绝对有问題玉树兰庭要是个白痴就不可能和大长老两人联合在一起揽走玉树家一半的大权了

不过任凭他想破脑袋都搞不清楚袁雷到底是为什么而來

至于那十数颗深海夜明珠虽然珍贵……但对于修为却是沒有什么用处就算袁雷真的对此感兴趣但知晓他玉树兰庭的喜好之后也是不会出手争夺的

那是为什么玉树兰庭先前本來还悠哉哉的抿着茶水此时却是将灰白的眉头都紧紧的锁在了他一起

“难道袁雷和那个來历不明的人有关系”玉树兰庭心中一动便将目光落在了沈言两人所在的位置上不过此时徐帘却已经沒有坐在生死台的边缘上了

“那老头在看我呢……”沈言一直微闭着眼不过除了他刻意屏蔽掉的徐帘以外周围所有人的气息他都感受的分明

“徐帘你说……”沈言微微一愣而后睁开眼來却是发现徐帘这厮又不知跑到了那里去不过他倒是沒有过多的担心毕竟只要不是出现先前那种意外后者的安全系数只怕比他还要高上无数倍

“应该还有一炷香的功夫就到未时了”沈言大概计算了一下却是有些无奈“早知道要等这么久就直接定在午时了”

不过说归说沈言倒也沒有表现出太多的不耐烦來可他的目光落在了前方不远处的时候却又是微微一亮

白纱纱陈飞这两个人沈言是认识的而她们的身边也跟着两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

“这怎么回事白家和陈家的家主也來了”

“可不是……难不成玉树城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先來了一个袁家家主就够令人莫名其妙的了现在这一出又是怎么回事”

几乎是白家家主和陈家家主出现的同时周围一下子就炸开了锅显得嘈杂起來不过沈言只需要略微集中一下精神很容易就听清了这些议论的言语

大多数人都差不多是一个心态觉得今天这事情有些太莫名其妙了点

“大家安静一下”开口是陈飞身后的中年男子他言语之间略微带上了真气所以到时将大多数修者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毕竟是玉树城内的大家族陈家家主开口大部分的议论声一下子就消散了开來

“我同白兄正在对弈不料突然听闻此地有人进行生死台约战闲來无事之下我二人便相约來此意图见识一番”

待得此起彼伏的议论声略微停顿之后陈家家主顿时一脸笑意的道

“此举并非玉树城有何变故是以还请诸位放心”

……睁着眼睛说瞎话绝对的睁着眼睛说瞎话这简直是拿他们这么多人当白痴众多的修者的念头出奇的一致

袁家家主闲你们这两家族的家主倒是更闲了点居然还对弈哄鬼去吧

谁都知道白家和陈家虽然不是势同水火但高层除了必要的合作外却也是不怎么往來……找谁对弈也不至于让两个家族的家主凑到一起去啊

所有修者的嘴角都略微抽搐了一下不过也只能让开路來让四人走了进去

陈家家主和白家家主又是同站起身來袁雷和玉树兰庭客套了一番几人方才相继坐下

“有意思……玉树城说的上话的似乎已经來了不少看起來我和徐帘的打算并沒有错”沈言见到这个情形却也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过还不待他心头喃喃自语罢众多修者同时倒吸凉气的声音又传入了他的耳中

沈言微微抬起眼來又看到了一个熟人

气质略有些冷冽的蓝灵

不过她身后跟着的中年男子容貌上却沒有任何和她相似的地方这倒是让沈言略有些奇怪但也仅至于此罢了

“天啊刚才陈家的人还说玉树城不会有变连经年累月都不出现在外的玉树城主都露面了先前那番话简直就是自欺欺人啊”

周围的修者都是一副见鬼的模样毕竟几乎从不出面和这些家族牵扯在一起的玉树城住都露面也难免令人太惊讶了些

见到玉树城主裁判台上的几人都是相继站了起來看意图是想去迎接一番……无论怎样玉树城主毕竟是苏朝的人这个面子连玉树家族也还是要给的

但还不待他们有任何举动沈言就听到了许多叮叮咚咚的声音……竟是一大半人都因为心中的震惊沒有握紧手中的灵剑将它们给摔落在了地上

而这个时候玉树城主身后又冒出來了四个人

许家的家主许正德先前出现在安定门处的那冯姓老者以及在大泽山脉对沈言出言不逊的许晨还有一个人居然是徐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