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四既定论

章 节五百六十四 既定论

疯了!

这是生死台附近的修者在看到许家家主许正德,以及玉树城主同时踏上裁判台之后唯一的一个念头。

因为没有人能猜测到这几大家族的家主葫芦里到底在卖些什么药,如果说是单纯的因为生死约战,这种理由根本没有任何人会相信。

总归现在裁判台上的人,全部都没有解释的意思,似乎完全是在等待接下来的生死约战一般……但白痴都明白,只怕战斗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徐帘虽然跟在许飞等人的身后,但却没有人认为他会和玉树城的家族扯上关系。

且不说许正德根本就没有和徐帘交谈过,两者间不可能认识的表象。退一步说,就算徐帘和许家有关系,那么这场生死约战显然就不会出现了!

正因如此,众多修者根本就没有多看徐帘一眼,便将目光全部聚集在了玉树城住和玉树兰庭等人的身上。

现场的气氛简直古怪到了极点。

不过沈言却没有在意这些,无论这些人来与不来,实际上结果也不会改变。

只因为不管是陈三,亦或者玉树兰庭,再或者是其他家族的家主,面对上他的时候,也仅仅是一拳撂倒的事情罢了。

正如同徐帘所说的一般。

当力量达到一个程度后,行事之间根本不用考虑那么多的前因后果。但为了少ln费一些时间,方便一些的缘故,沈言也只有用利诱的方式让这些家族替他们搞定传送阵的事情。

“未时了么……”沈言倒是没有在意玉树兰庭他们到底在低声交谈些什么,他微微扬了扬眉头,而后喃喃出声道。

“离未时还有五分之一盏茶的功夫!”他喃喃的话音刚落,徐帘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徐帘你刚去干嘛了?”沈言见他走到了自己身边,也是站起了身来,然后用略有些疑惑的目光打量了他一番。

“也没有做些什么。”徐帘摇了摇头,“只是去等许家,白家等三个家族的人罢了!”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来?”沈言诧异的扫了一眼裁判台,然后讶然道。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既然在大泽山脉你暴露了那么强悍的力量,让袁林等人将看到的一切都告诉家族的人后,这一切也就不难解释了!”徐帘平静道。

“不过我倒是料错了他们返回玉树城的时间段问题……否则倒是可以让他们通知自己的家主,而后直接和几大家族的家主私底下商量了。”

“那你刚才在外面见到他们说了些什么?”沈言略微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徐帘言语中的意思,然后又抛出了一个问题。

“我只是为了告诉他们在生死约战结束之前,不必要和我有所交集罢了!”徐帘倒也没有隐瞒,直接如实答道。

“……怪不得!”沈言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我说袁雷先前看到我们还犹豫了半天,其他的人怎么还一副仿佛没有看到我的样子,原来是你的主意。”

“不过你觉得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还需要去联系那几个家族商量一番,让他们帮我们搞定借用凌城传送阵的事情么?”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是按我们先前所决定的做便是!”徐帘摇了摇头。

“联系几大家族固然更为省事,但毕竟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

“什么意思?”沈言微微一愣,旋即纳闷道。

“也即是说,即便我们私底下联络几大家族,他们也有后台或者说能量帮助我们搞定借用凌城或者其他城池传送阵的事情,但必然不会全心全意的去办这一件事!”徐帘解释道。

“凡事如果做不到全心全意去办,势必会大幅度的降低效率!之后即便能将传送阵的事情解决,也会ln费大量的时间。”

沈言也不说话了,直接就等着徐帘接下来的话。

“换言之……借用这一次约战你在这么多修者的面前暴露出一定的实力和大量的利益,而后直接将我们需要借用传送阵的事情说出去,这些修者相加起来的背景和人脉关系,或许会超乎我们的想象!”徐帘言及此处,直接顿住话音。

不过话都说到了这份上,沈言基本上也弄清楚徐帘的意思了……无非就是用足够的利益,吸引更多的人去处理他们借用传送阵的事情罢了。

单纯的和几大家族私底下联络,即便付出了代价,只怕他们也会不断的拖延时间去以此谋求更多的利益。

但放在明面上,这么多大大小小的家族和闲散修者同样知道这件事后,能搞定他们借用传送阵一事的家族,自然也就会自己跳出来,而且还是不遗余力的去办这件事!

否则你不办的话,还会有其他人去办!

而沈言也相信,自己拿出的利益,足以让整个玉树城所有修者为之心动,甚至说疯狂!

“未时了!”片刻之后,徐帘方才平静的看了沈言一眼,“该怎么做我想你应该明白,你什么都不许用考虑,只要让他们感觉到震撼便是!”

“震撼?”沈言微微愣了愣,然后看了一眼已经走上生死台另一侧的陈三,犹豫了片刻方才又出声问了一句。

“需要杀掉他么?”

“理论上达到震撼的效果,不需要杀掉他!”徐帘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平静的很,就如同是将陈三当做一件货物般。“当然,如果你觉得击杀他可以将效果最大化的话,那么即便杀掉也无妨!”

“守备军统领对于那些家族来说,无非是一条随时可以更换的看门狗罢了!虽然这样一来,这几大家族都会丢些颜面……”

“但对于你来说,给他们颜面与否,其实并不重要。只要震撼效果足够大,那么之后在我们不出手的情形下,应该不会有谁不开眼到主动去触你的霉头!”

沈言目瞪口呆的看着徐帘说了一大堆的话,眨巴了一下眼睛之后方才苦笑了一声。

“你不用跟我分析那么多,我之所以有此一问的原因不过是觉得他也并没有如何得罪我们!”

“这样的小人物对于我们来说虽然随手就能击杀,但我又不是是非不分的恶魔……能不杀还是尽量不杀的好!”沈言的解释,却是让徐帘诡异的看了他一眼。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怎样去做你自己决定便是!反正无论如何,对于最终的结果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徐帘只是用诡异的目光微微打量了他一下,旋即就收了回来。

沈言苦笑了一下。

“又是你的既定论么……”

“这么理解也不错!从一开始,这件事的结果便已经是既定的事情了!”徐帘的神色倒是没有丝毫的变化,语气也仍是极为平静。

不过他们两人交谈的开心,低下的修者因为还处于玉树城几大家族族长齐聚的震惊中,所以也无人催促,但陈三却是忍不住的嘲讽了起来!

因为现在的气氛现在实在是诡异到了极点,大部分人也都是在小声的议论着什么,但总体来说,生死台附近相对来说还是很安静的。

以至于陈三的嘲讽声,直接就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未时已至!莫不然两位还在商量什么计策不成……若是你觉得技不如人,我看还是乘早认输的好!”

沈言听到他的嘲讽声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毕竟若是这些许嘲讽就能让他气愤的话,那前世他什么也不用做了,天天光生气就行了!

但陈三这番话,却是直接让裁判台上的袁雷,许正德,以及白家家主,陈家家主,还有玉树城主端着茶盏的手都忍不住的微微颤了一下!

至于袁林他们,站在这些大牌人物的后面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异常……但靠近一些,就能发现他们脸上全都泛起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更甚者如许晨和陈飞这两人,更是连小腿都微微的打着摆子,虽然幅度并不大,但也能察觉到他们二人内心的惊恐!

玉树兰庭自然是察觉到了周围人的动作,但任凭他多老谋深算,只怕都不会想到这些人都是怕一个剑皇阶强者突然就在这里爆发怒火的。

皱着眉头沉吟了半响,玉树兰庭终归也还是没有什么头绪,于是只好放下了心头的疑惑,将目光落在了生死台上!

下方的修者却是都将目光聚集在沈言的身上,他们很想知道这个不明来历的青年,到底会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堂堂守备军的统领陈三!

沈言虽然并不在意陈三的嘲讽,也不在意下方众多修者怎么看待他,不过他也不能什么态度都没有对吧?

于是沈言心头沉吟片刻,方才将嘴角微微上扬了少许……但他这笑容,怎么看都有一种讽刺的意味在其中!

“我就是在商量计策……我就是不想认输……”

听到沈言的话,所有人都微微一愣。至于袁林他们更是如此,怎么这个在大泽山脉寸步不让的剑皇阶强者,突然变得如此好说话了?

“你来咬我啊!”

不过沈言的下一句话刚出口,所有人的嘴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而陈三的面色,也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

“言语之争何用,待会儿若是受了皮肉之苦……便不要怪我没有留个你认输的机会!”

话音落罢,他周身剑气顿然逸散开来,整个人蓄势待发。

沈言却是不以为然的一笑,只是一句话便搅得陈三周身的气机为之一滞……

“让你来咬我,你还真拿自己当狗了啊……说咬就咬,难免听话的有些过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