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六震怒

章 节五百六十六 震怒

少顷的诡异寂静后,生死台周围的那些闲散修者,更是不顾一切的疯狂朝着沈言涌去。

他们不知道沈言到底是白痴还是脑子被驴踢了,但在这些修者看来,沈言的做法就等同于变相的服软。

而且根据沈言话中的意思,这三十三颗灵晶以及那堆成小山似的珍宝都是准备送给某个势力的?如果再不动手浑水摸鱼,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若能得到那一颗中品灵晶,二年之内,我必成剑王,此后天下之大,便能任我遨游!”陈三眼中光芒窜动,旋即周身剑气轰然逸散而出,手中灵剑铮鸣出窍,竟是直直的朝着沈言的心口刺去!

沈言的目光微微一凛,直接用手指点在了陈三的灵剑剑尖之上,虽然他只是略微的用了一丝力气,但也让后者蹬蹬退后了数步。

“下不为例。”沈言也不管顾陈三那惊骇的目光,冷冷的抛出这句话来,便将目光落在了下方涌动的修者身上。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沈言不愿随意出手夺取他人性命,但陈三此时却已经被眼前巨大的利益弄得心神失守。

以至于虽然先前那一指给他的震撼极大,但在沈言转过目光,背对着他之后,陈三仍是纵身跃起,手中灵剑暴起一层足有丈许的剑芒,而后凛然斩向沈言的脖颈!

铮。

当灵剑斩落在沈言的脖颈之上时,直接便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铮鸣。旋即他便阴森着目光转过了身来,漠然的看了陈三一眼!

“自作孽,由不得我!”沈言心头暗自叹息一声,旋即脚下一错。

叮。

这是陈三手中斩在沈言脖颈上被崩断的灵剑剑身掉落在地上,发出的清脆声响。

陈三的目光还处于呆滞之中,下一秒,他便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在了自己的下巴上。

下一瞬,陈三整个人便直接冲天而起,那恐怖的速度根本没有任何人能看得清!但只是少顷之后,生死台上便散发出细微的焦灼味道……

如果这时候有人抬头朝天空望一眼的话,便会发现陈三全身上下,已经开始升腾起烟雾,在冲天而起时和空气的恐怖摩擦中,他整个人直接便开始燃烧了起来!

而直到此时,沈言先前所在的位置上,方才有着一个残影徐徐消散,而后另一个残影又从陈三所在的位置缓缓出现……

在这残影出现的瞬间,被沈言那恐怖的一拳直接轰下来的陈三的头颅,方才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

因为在他出拳的一瞬间陈三的脖子便已经被彻底的轰断了,所以这头颅根本没有随着身躯冲上天空去。

留在陈三处的残影此时再度消散,沈言的身躯如同幻影一般,出现在了生死台边缘,直面着下方不断涌过来的无数修者!

当他在眨眼之间做完这一切出现在生死台边缘的时候,后方裁判台上的所有人,方才勉强察觉到先前发生了什么。

“嘶。”倒抽了一口凉气的,却是玉树兰庭,玉树城主以及冯姓老者这三个人。

他们的心情已经不能单纯的用震惊,骇然来形容了……那是差一点没被吓死,没后怕死!若是先前抵不住诱惑出手抢夺的话,那一拳……自己能挡下么?

答案是显然的。挡不下!三个人心中的答案没有任何的差别。

无论是谁,面对这一拳的结果都不会有丝毫差别,唯有一个死字而已。面对那样恐怖的速度,连逃跑都是一种奢望!

相反实力稍弱一些的袁雷,许正德等人,却只是嘴角不断的抽搐着,倒是没有露出那种后怕到要死的表情。

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出手从一个剑皇阶强者的手中去抢东西。

沈言却是没有在意这些人到底打着什么念头,后怕也好震惊也罢!总而言之他站在生死台前沉默片刻之后,终于是冷冷的扬起了嘴角!

“雷霆!”

沈言双手凝聚起浩瀚的真气,而后挥舞着将其揉成一个巨大的蓝白色真气团。

这真气团看似极其纯净,但其散发出来的恐怖气势却几乎让沈言身后那裁判台上的所有人为之窒息。

以一己之力控制着这足有一丈长宽的巨大真气团,而且还让其没有直接爆发,这是什么样的概念?

“。震怒!”

沈言微微将手一挑,看起来就仿佛是将这个真气团微微的往上一跑,而后他淡然的退后一步,蓦地一拳砸出!

轰。

一层恐怖的气浪,随着他一拳将那巨大的真气团砸开,朝着前方扩散而去。至于其他的方向,根本没有受到丝毫的波及。

这气浪被沈言刻意的控制之下,只是顺着前方那数千名修者的上方扩散了出去……但那恐怖的震荡,却使得气浪扩散之处,所有的修者如同被收割的麦子般齐刷刷的倒在了地上,并且在短时间内,绝没有了再站起来的能力!

足有数千名修者,就这样瘫软在了地上,再没有了寸进之力。

直到此时,所有人才终于从眼前的利益之中回过神来,也终于意识到生死台边缘站立的这个青年,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服软,而是有着足以无视一切的恐怖实力!

在这些修者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之后,他们方才反映了过来……本来应该在生死台上的陈三,竟然已经死了!

而且……只剩下了一颗头颅。

什么时候死的?他什么时候动的手?大部分的修者心中,都转动着这样一个念头。

但除了先前那一刹那间注意着生死台上动静的修者略微有着模糊的记忆外,其余人很可悲的发现,自己根本就连看都没有看见陈三到底是怎么死的!

如果看到了那一幕,只怕一大部分的修者,也不会被其后爆发出来的恐怖气浪弄得浑身绵软,使不上丝毫的力气了!

沈言见场面终于是安静下来了,方才缓缓的回到了自己的先前的位置,而后直接用脚踩住了那些珍宝和灵晶!

天啊!掉下一块陨石砸死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吧!

在沈言还在组织自己言语的时候,包括玉树兰庭等人在内,心中都有着这种古怪的念头。因为他用脚踩着灵晶的举动,实在是将所有人刺激的不清!

“那是什么。”

这个时候,几名修者突然注意到了天穹之上出现了一个急速下落的黑点,顿然惊奇的呼出了声来。

所有人的目光随之都转向了天空之上,那黑点下降的速度极其之快,直到大部分人能看清那不断掉落的事物时,却发现那东西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因为温度过高的缘故,竟隐隐的呈现出了蓝红之色!

难道老天真的看不过眼,掉下来了一块陨石?有着这个念头的人,却还不在少数。不过任由他们如何想,这东西都在急速的下落着……以至于更多人的眼中,开始出现了焦急和恐惧之色!

天知道这东西砸落下来,会不会导致许多人直接就丢了性命,正因有着这样的念头,大部分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那个巨大的“火团”之上!

嘭。

这东西最终掉落在了生死台之上,就在沈言身前不远,直接就将生死台砸出了许多细微的裂痕,而后那恐怖的火焰便直接轰的一下顺着生死台便扩散了开来!

沈言只是微微跺了跺脚,无数真气如同流水般便顺从他的脚下涌动了出去,几乎是眨眼间生死台上那恐怖的火焰便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到了这一刻,众人方才看清了那物事,从那么高的地方砸落下来,加之燃烧了那么久,所以此时在生死台上的……不过是一摊灰黑色的齑粉而已!

这东西是什么?

众多修者心头不由的疑惑了起来。

不过玉树兰庭等人,却是直接被骇的退后了一步。联系上先前发生的事情,他们也知晓了这一摊灰黑色的齑粉,根本就是陈三的身躯!

本以为陈三的身躯早就不知道掉落到了哪里去,没想到竟是因为沈言的力量太大,以至于飞的太高直到现在方才砸落在生死台上!

在得到了这个答案之后,连冯姓老者都是忍不住的抿了抿干涸的嘴唇,久久说不出半句话来。沈言此时所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足以震慑住在场的所有人!

不是单指一个,而是所有!哪怕所有人加在一起,结果也不会有丝毫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