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七暂住袁家

仙誓 章 节五百六十七 暂住袁家

“……只要能做到以上两件事,那么这里的所有宝物,便都是你的。”

徐帘平静的将两人需要使用传送阵法的事情解释了一番,而后便抛出了这句话来。

话音落罢,周围就变得更安静,或者说是寂静了下来。

所有人心中都在闪动着各自各样的念头……下方许多的闲散修者,都在思筹着能否阳奉阴违的答应下来,而后乘机浑水摸鱼弄点好处。

即便只能得到那些珍宝的一小部分,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

沈言的眼底忽然泛起一丝笑意,而后他直接咳嗽了一声。虽然这声音并没有多大,但落在早已被他震骇的心惊肉跳的众人耳中,却不吝于惊雷。

“替我们找寻传送阵,以及联系使用传送阵的势力或个人,我们必然不会吝啬这些许灵晶,玉髓明珠之物,但……”沈言面上的表情很认真,因此所有人都不由得屏住呼吸,因为他们都知晓,这段话还没有说完。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沈言的话音陡然变得森然无比。

“敞若有人抱着浑水摸鱼的念头,想要从中作梗,或者以虚假的信息来欺骗我们!”

“那么我可以很认真!或者说……我可以很狂妄的告诉你——”沈言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却是让众人面面相觑。

这倒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堂而皇之称自己态度狂妄的……不过话又说回来,沈言的态度也只能用狂妄来形容了。

不过沈言有着狂妄的资本,所以无论众多修者心中的念头到底如何,可至少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明智的选择了继续沉默。

于是在下一瞬,沈言用森然的目光环顾了一遍,旋即一道凌然的蓝白色森寒剑气冲天而起!

凌云冲天剑意!这一道剑芒如同一道通天光柱般,笔直的贯彻到了天穹之上!浩荡的剑芒在数百丈的高空处席卷震荡开来,连带着无数的云朵都直接被湮灭!

此刻沈言头顶一道剑芒如同光柱般直入天穹,在那光柱的顶端,则是化为了一大片一大片不断盘旋肆虐的剑气!

给人的感觉,便如同是一道蓝白色的剑芒光柱,托着那至少波及数百丈方圆,遮天蔽日的凌厉剑气般。

浩瀚!

当抬起头来看到那一片由无数剑气凝聚成的,如同蓝白色云团般的场景,所有修者心底,直接便被刻下了这两个字!

这是何等样不可思议的实力?若天空中那大片大片的剑气云团落下来,又有谁人能在这恐怖的凌云剑意中保住性命?

而在这样的震撼的一幕之下,沈言冷冽的话音也如同一道利剑般,至少在短时间内,彻底的印刻在了众人的心底。

“敞若敢欺骗我们,这九州虽大,但也绝无一人能救得了你!”

窒息。

在沈言这冷冽的一句话落下之后,半响的时间,周围竟是一直保持着沉寂。这句话虽然简单,但又何止是狂妄?简直是目中无人到了极点。

不过谁又敢在这个时间有丝毫质疑的念头?沈言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足以告诉所有人……他这句话,不仅仅是说说而已。

其实这些修者心中也是有些不以为然的……虽然你在玉树城厉害,或者凭借这样的实力在凌城也足以搅风搅雨,但整个九州之大,谁知道隐藏着多少不世出的强者?

当然,如果这些修者也能知晓天元本陆的上境是怎样的境界,只怕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那么此后……我们会在……”沈言见众人皆是一副惴惴不安的模样,随手之间便散去了那冲天而起的凌云冲天剑意!

这一幕落在众人的眼中,又让他们心惊胆颤了片刻。这种收发自如的控制力,变相的说明了沈言先前所展露出来的一切,根本就是他能彻底掌控,随意施为的力量,而不是为了震慑众人特意制造出来的效果!

沈言倒是没有理会那些仍然瘫软在地的修者,他言语之间微微一顿之后,便是转过了身,在裁判台上各大家族之人的身上打量起来,还不时的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沈言不过是在考虑到底要暂住在哪一家家族之内,毕竟先前那一番举动造成的轰动自然是足够了,不过想要达到目的,却也还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选择一个家族,作为他和徐帘暂时落脚的地点,却也是必须的。

不过他的目光在各大家族之人的身上徘徊,却是将玉树兰庭,以及冯姓老者他们都弄得冒出了满头的冷汗。

“……此后我们会暂时在袁家落脚,若是各方势力有意,或者闲散个人有门路替我们联系传送阵的事情,大可以到袁家来找我们!”

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不用想也知道是从徐帘口中传出来的。

沈言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就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却也没有阻止他的决定!毕竟无论在哪一个地方落脚,对于他们来说差别也并没有多大!

先前他的考虑是要不然直接便在城主府落脚了,但既然徐帘选择了袁家,那沈言也就直接闭口不言了。

徐帘话音刚刚落罢,袁雷直接就骇然的抬起了头来。

要知道先前沈言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他可是直接将自己将自己的目光落在了地面之上,但谁能告诉他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或许在某些不明厉害的人看来,这两个人选择他袁家暂时落脚,是他们袁家的运气,迎来了两个大财主。

不过袁雷可是极其清楚……这事情一个弄不好,那是两头都得罪人的!

前者谁知晓这两个实力恐怖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性子,若是到了袁家胡作非为,那他身为袁家家主又该如何?想都不用想,他们也唯有忍气吞声这一条路可走。

后者就是玉树兰庭,以及许家这些人的态度了。沈言这两个大财主跑去袁家,是不是给袁家了什么好处?那脑袋疑似被驴踢了的青年会不会直接大方的送几枚灵晶给袁家?

如果沈言真的白痴到送给他袁家一两颗中品灵晶也就罢了,问题要是他最后根本什么也没得到呢?就算是真的,只怕说出来也无人相信!

心中念头不断的转动着,袁雷额头之上的冷汗也是涔涔滴落,连带着他的手心里,都彻底的被冷汗给浸湿了。

“若是袁家主不愿意让二位暂住袁家的话,那老朽做主,烦请二位到玉树家一叙!”在袁雷额头冷汗涔涔,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玉树兰庭突然出声道。

他面上带着一丝有些谦恭的笑容,但他似乎又不想让众多的修者看出来,于是这笑容便有些难以察觉。

“玉树家族虽好,但毕竟两个派系之间争斗颇多,长老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徐帘嘴角也是微微上扬了少许,然后平静道。

玉树兰庭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不喜……但转瞬之间他的眉头又舒展了开来。

“无妨,二位今日没有闲暇,我也不便勉强。”玉树兰庭的这番话,让众多的修者又是难以置信,又是理所当然。

难以置信的当然是徐帘那一句话分明就在说玉树家族内部不合,虽然这是明面上的事情,但谁又敢当着玉树兰庭的面说道此事?

理所当然的自然是玉树兰庭的态度,他虽然皱起了眉头,但终归还是没有发怒。毕竟沈言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经彻彻底底的震慑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袁雷却是听到玉树兰庭的话了,不过他仍是没有开口。

他此刻更是感觉到了此事的棘手,因为玉树兰庭突然开口,明摆着就是想要让这两个大财主去玉树家族落脚,抱着说不得还能落到一些好处的念头,如若他此刻应下,岂非直接就扇了对方一个耳光?

这耳光或许不轻不重,但却也是一种态度。应下这两人在袁家落脚的请求……便等同于他们日后彻底的和玉树兰庭这个人站到了对立面。

但若是不应下,想一想那贯彻天地的剑芒剑意,袁雷就是不寒而栗。

不过回忆起先前沈言展露出来的实力之后,袁雷忽然间又是想通了。在他看来如果当场拒绝徐帘的话,保不准这两个疯子直接就将他给灭了!

至于玉树兰庭的看法,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袁雷心中做出了决定,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他正要开口同意徐帘的话,却听见身旁的许家家主许正德的声音传了出来。

“两位既然不愿意去玉树家族落脚,袁大家主此番又踌躇不定,不如便去我许家落脚如何?”许正德脸上露出了一丝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但他言语之中表露出的态度,却并没有客套的意思。

“我许家虽比不得玉树家族……但和袁家也是难分伯仲的,至于比之白家却又强上了不少!两位到了许家,我必定招待的周周道道!”

许正德的这番话,却是让白纱纱面前的中年男子面色难看了不少,但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心头即便恼怒,却也不能随意开口。

“不必。”徐帘这一次,却是连解释的话都没有,直接就平平淡淡的拒绝了。

他这种表情,反倒比沈言的狂妄还要让人气愤!毕竟沈言狂妄是基于自己的实力之上,而徐帘完完全全就是一副平静到极点的表情。

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是根本没有理会你一般,换言之就等同于赤~裸裸的无视,许正德脸色顿然一僵,但他忌惮的看了沈言一眼后,终究还是硬生生的忍下了心头的愤怒。

“阁下未免有些太……”这一次开口的,却是陈飞身前,面庞棱角分明的男子,也即是陈家的家主。

至于太什么,他却没有说完。

“袁家主明显不希望阁下两人去袁家落脚,许家家主既然有意同两位相交一番,依在下看倒不如同意了便是!”

言及此处,陈家家主却也是露出些许的笑容。

“当然,敞若两位也不愿去许家,那在我陈家落脚,也是一样的。”

徐帘不再言语,他的目光平静的在冯姓老者和玉树城主的身上打量了片刻,在终于确信他们两人没有开口的意图后方才再度望向了袁雷。

“袁家主,我二人想暂时借住袁家,你意下如何?”徐帘的声音平静到了极点,连分毫语气的波动都没有,如同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一般。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袁雷迟疑了刹那,当下便是点了点头。这句话出口,他浑身上下却是一下子都变得松弛了下来。

“既然如此……”徐帘点了点头,再度留下一句话来,“我二人从明日起的三日之内,都会暂住袁家,仍是那句话!”

“只要你能做到我们所说的两件事……那么先前那些珍宝和灵晶,便一分不少全都会是你的。”徐帘的话音落罢,便再不言语。

但在他再度提醒了众人一番之后,那些瘫软在地的修者心头顿时就活络了起来,想要找找看记忆里,有没有能牵线搭桥联络上凌城负责传送阵阵师的人来!

“袁家主,若是无事,还请你替我二人准备房间才是!”徐帘两人此时已经从生死台上走了下来,旋即他便远远的看着袁雷平静出声道。

袁雷微微一愣之后,赶忙同玉树兰庭等人道了一声抱歉,旋即便拉着自己的儿子袁林,急匆匆的跟上了沈言和徐帘的步伐!

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奇怪将两人的态度看的这么重要……不过对于一个剑皇阶强者来,似乎卑躬屈膝一些,也没有错。

冯姓老者远远的看着沈言两人的背影,却是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但片刻之后,他的眼神一定,似乎做出了决定一般,旋即整个人倏然间便消失在了玉树兰庭等人的面前!

玉树兰庭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这聚宝楼的冯老可真是名不虚传!

不过聚宝楼真正的势力简直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所以无论对方是理会他还是不理会他,玉树兰庭也不敢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这和沈言展露出来的实力可不一样……聚宝楼那是遍布九州的庞然大物,拓印阵法,丹药,灵剑,功~法秘技……一切的一切,都能在其中买到!

积聚了无数年的恐怖势力,对这些家族的震撼力,根本就不是沈言先前展露出来的东西所能轻而易举撼动的。

“……还是先去联系凌家,请他们查一查这二人的底细方为上策!”玉树兰庭心头喃喃之后,整个人也是疏忽间便离开了生死台。

白家家主此刻方才望了许正德一眼,冷哼了一声之后方才带着白纱纱离去。先前许正德讽刺白家的那番话,他可还记着。

虽然玉树城除了玉树家族之外,以许家和袁家势力最大。接下来便是白家和陈家,但自己知晓和被许正德摆上台面来说,那意义却完全是不一样的。

许正德见白家家主如此模样,却只是冷笑一声,根本不屑于去解释什么。

不过在玉树兰庭和白家家主相继离去之后,生死台上的众人,也在片刻的时间内走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一地仍然瘫软在地面面相觑的闲散修者们。

另一方面。

在从生死台去往袁家的路上,徐帘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沈言见他不言语,自己也就没有开口,因为他也不知道徐帘的葫芦里到底在卖着什么药。

至于袁雷和袁林,和这种不是一般强悍的人物并肩而行,却是不知道承受着多恐怖的压力。

想要让他们两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开口,那更是决然不可能的事情了。

以至于虽然除了徐帘外的三个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却都是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所幸袁家也并没有多远……约莫一刻钟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