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八再一次的震惊

章 节五百六十八 再一次的震惊

“之所以选择到袁家落脚的原因有二。徐帘沉吟了片刻,方才平静道。

“其一,袁家虽然势大,但却没有多厚的背景,在袁家落脚比之在城主府落脚会令我们轻松许多。”徐帘的话,充满了肯定的意味,好像自己说的就是事实一般。

“这怎么说?”沈言纳闷的看了他半响,方才疑惑道。

“袁家没有太大的背景,那么我们的麻烦便会相应的减少很多。”徐帘解释道,“至于我如何知晓这一点,也很简单。”

“当时我开口要在袁家落脚的时候,玉树兰庭的表情出现了三次变化,先是疑惑,旋即是若有所思,再之后则是神色一定。”

“此后他才开口邀请我们二人去玉树家落脚。”徐帘抬起眼来望着沈言,“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他决然不会思索如何招待我们,而是在估量我们的实力和他自己的背景。”

“我先前说过,玉树城与凌城某个大势力必然有着裙带关系。玉树兰庭思虑之后,觉得以自己靠山的能量,足以将我们两人彻底吃掉!”

“他邀请我们去玉树家落脚的目的,自然也就显而易见。”

徐帘话音落罢,略微顿了顿,方才再度开口。

“其二,在我们拒绝玉树兰庭的邀请之后,下一个开口的则是许正德。”徐帘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虽然在明面上,他的确是想要让我们在许家落脚。”

“但潜藏的意思却也十分明显,我们没有同意玉树兰庭的提议……那么比玉树家族还要稍弱一筹的许家,又凭什么觉得我们会去他们那儿?”

“更遑论他还将许家与袁家相提并论……也即是想要潜在的告诉我们,去袁家和许家,其实都差不多。”徐帘言及此处,方才看了沈言一眼,结果发现后者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

“许正德邀请我们去许家有什么问题么?”见徐帘望着自己,沈言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徐帘不由的冷笑了起来,“他这番话中透露给我了至少三个信息。”

“第一是玉树城的势力划分,玉树家族如果算是顶尖家族。那么许家和袁家,便是处于第一流的位置,其后方才是白家和陈家。”

“第二是他开口的时机,正好处于我们拒绝了玉树兰庭的提议之后……那么也即表明,许家和玉树家族,或者说至少和玉树兰庭他们这一脉的关系很深。”

“第三他虽然只是想表明许家的实力和袁家相错不多这么一件事,但却仍然将毫不相干的白家扯了进来,还不轻不重的贬低了白家几句,这也就代表着白家和许家并不对付,此外也表明了许正德性子,有些猖狂和意气用事。”

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呆呆的望着徐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还有呢?”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许家和玉树兰庭至少在这件事上,应当是准备联手对付我们的。”徐帘解释道。

“而在我们再度拒绝许正德提议之后,陈家家主便冒了出来,想将我们请到陈家去!”

“说白了,这三个家族都抱着请君入瓮的念头。无论我们选择去哪一个家族落脚,都会遇到很大的麻烦。”徐帘顿了顿,方才平静的看了沈言一眼。

“虽然这种麻烦对你来说不过是随手就能解决掉的事情,但至少不能让他们将一切都布置妥当了之后再来针对我们。否则在某些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说不得便要大开杀戒。”

“如此一来,就又和我们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沈言抚着额头沉思了片刻,方才抬起了头来。。

“我想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袁家毕竟也是玉树城的老牌家族,即使背景不怎么样,但至少袁家不会给我们两人制造麻烦?”

“大抵如此。”徐帘点了点头,而后又说道,“不过接下来我们可能还需要应付一大堆不怀好意的势力。”

“不过至少玉树城主以及那冯姓的老头,还有与袁家交好的白家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再给我们添乱。”

“那么你的意思呢?”沈言眸中泛起一丝冷意,而后沉声道。

“先警告,敞若某些人仍是纠缠不休想要摸清我们底细的话……那就杀了吧。”徐帘抿了一口茶,而后方才平静的道。

“在这样的情形下出手击杀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倒是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来。毕竟在这种情况下动手,始终都是我们占据了一个理字。”

嘶——袁雷已经不知道倒吸了多少口冷气了,他扬起的右手始终没有拍下去。

天可怜见,他本来是想询问沈言两人需不需要准备一些吃的东西……但不料刚刚走到门前,便听到了徐帘的声音。

于是乎在徐帘平淡的言语之下,这个袁家的家主,第二次被震撼的冷汗涔涔起来。

而且这一次他心头的恐惧和骇然,比之沈言在生死台上一拳轰杀陈三,而后一拳撂倒数千修者的时候还要来的重。

这名为徐帘的青年……是人么?袁雷心中除了骇然以外,还有着这么一个疑问。

因为徐帘这一番话,根本是丝毫不差。

袁家在凌城的背景也很强悍,但在近几十年那个家族却有些落魄,所以他们也不得不收敛了许多,没想到徐帘随意之间就能看出这一点来。

此外徐帘对于许正德的看法,也是分毫不差。袁雷可知晓许正德那个家伙,到底是怎样的睚眦必报和猖狂,而且有时候还极其的意气用事。

至于玉树兰庭这一脉和许家以及陈家的关系自不消说,但袁雷却始终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照面而已,徐帘就将所有的一切给看了个透彻!

更恐怖的则是徐帘言语之间的那种平静味道,仿佛是在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徐帘……有人在门外。”这个时候,沈言的声音却突兀的传入了袁雷的耳中,他顷刻间就惊出了一声冷汗。

但徐帘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浑身的冷汗全部都消散了开来,而他整个人更是呆滞在了原地。

“必是袁雷,若我没有料错的话……他要么是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准备饭菜,要么便是来同我们商议传送阵之事。”

“之所以如此推测,是因为他自己还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敢偷听我二人谈话。”徐帘的话音落罢,却是又朝着门外道。

“袁家主既是无心,那么这一次便算了。虽然我同沈言谈论之事算不得何等机密,但敞若再有人偷听的话,也便怪不得我二人心狠手辣了。”

袁雷这时候方才从呆滞中回过了神来,然后迟疑着应了一声。

“还请两位放心,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第二次。”

“嗯。”徐帘的声音无论是先前警告他的时候,还是此刻,都保持着恒定的平静,而正因如此,他的那番警告才更让人心惊胆颤。

某些人声嘶力竭的做出警告,或许不过是色厉内荏。但如徐帘这般平静的将警告的言语抛出来的时候,袁雷便根本不敢去质疑这是否是一句玩笑话。

“……袁家主此番前来若是与我二人商议凌城传送阵之事的话,那么便请进吧。”徐帘顿了顿之后,声音再度传了出来。

袁雷急急忙忙的摇了摇头,也不管沈言二人是否能看到。

“我只是……想要问一问二位对吃的方面有什么忌口的么?”袁雷本想问需不需要准备饭菜,但转念一想,就算对方不吃,他也得准备着啊,做出这种姿态来,总归还是没有错的。

所以话到了嘴边,直接就变成了有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

“袁家主不必如此,待得到了饭点,我们同袁家族人吃同样的东西便是。”徐帘的话再度传了出来,旋即屋内又陷入了沉寂。

袁雷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只是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方才转身离去。

他也知晓,从徐帘平静的言语之中,表明了二人对于这些方面根本就不在意。

明白即使自己磨破了嘴皮子,也不可能让徐帘改变念头,或者说是多说出半个字来后,袁雷也就彻底的打消了丰盛招待两人的念头。

不过即便是从沈言二人暂住的院落里走了出来,袁雷还是感觉自己的心脏不断的砰砰跳动着,简直仿佛要从嗓子眼蹦跶出来一般。

而他脑海中,也是在不断的盘旋着徐帘先前的话语来。

越思索,袁雷便越是骇然。因为在玉树兰庭和许家那些人动手谋划之前,徐帘就已经将他们所有的动机都看了个透彻。

这是何等样的非人之智?袁雷觉得即便是自己……只怕在徐帘那种恐怖的逻辑推理能力之下,也会变得无所遁形。

对于袁雷这种见识过各方大势力的人来说,沈言所展露出来的至少剑皇阶的实力虽然会令他惴惴不安和惊骇……但徐帘的这种智慧,却是让他只能膜拜了。

根本生不起丝毫对抗的念头来,因为当你计划的一切都在对方眼中无可遁形的时候,你才会拥有这种智慧的人,到底是一种多么可怖的存在。

且不说袁雷心中的各种心思,待得他离去不久之后,沈言便一脸呆滞的看着徐帘。

“……你猜的果然不错,这袁雷真的还阴差阳错的听到了我们两人的谈话。”

“这种事情没什么好惊讶的……”徐帘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不过袁雷的确是再度被震惊到了,从他先前的语气和态度上,便能看出端倪来。”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错,但我更奇怪的是你将自己的智慧展露在袁雷面前是为了什么?”沈言点了点头之后,方才问道。

“我先前少说了一件事,那即是袁家现在的背景虽然不能提供给他们很大的帮助……但至少也是一个庞然大物,最多是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不能过多的给袁家提供帮助罢了!”

徐帘的言语没有丝毫停顿,仿佛早就知晓沈言会询问这个问题一般。

“否则你凭什么认为在玉树兰庭和许正德联手的情形之下,袁家还能和许家并驾齐驱,成为仅次于玉树家的玉树城一流家族?”

“而我展露出来的智慧和你展露出来的力量,也是为了让袁雷告诉他背后的势力我们两人加在一起的作用。”徐帘言及此处,眉头微微一挑。

“说不得此次传送阵之事,便会由袁家背后的势力替我们解决了。”

沈言听完之后,方才再度诧异的看了徐帘一眼,不过转念之后却又释然,毕竟这才是那个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的妖孽。

ps:十月一号了,大家国庆快乐。该乐呵的乐呵,该娱乐的娱乐,小仙就比较苦逼了……什么长假之内的,都是浮云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