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六十九督查使要来了

仙心尘堕作品 仙誓 仙誓 独步苍澜 章 节五百六十九 督查使要来了

玉树兰庭本意是准备通知凌城的靠山,而且他也的的确确开始这么做了。

从生死台回来之后,他便直接坐在书房中写了一封信。这封信中重点提到了一个年轻的,至少不弱于剑皇阶的强者,以及那堆成小山的珍宝,最重要的还是三十三颗能制造出大量中高端修者的灵晶。

中高端……如果沈言知晓他心中的念头,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想法。

东魔祖的戒指中,不单单有着无数的中品灵晶,上品灵晶,就连极品灵晶都有着许多。

但如果真的被凌城那些人彻底的知晓了沈言手中掌握着的宝物,只怕当场就会吓得呆滞在原地,更不消说还抱着其他的什么念头了。

虽然财帛动人心一点不假,但当无数的灵晶堆成山的时候,这种财富,即便是凌城所有的家族绑在一起,都不敢轻易去染指。

因为一不小心,便可能是灭顶之灾。

当然……也不会有人猜到,沈言和徐帘二人背后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庞大到骇人的势力,他们二人不过就是从天元本陆而来的过客罢了。

至于东魔祖白白等了那么久,明明设计好了一切,但最终却落得个被断天一刀秒的结果是为什么,只怕连东魔祖这种纵横天元无数载的存在自己都没有弄明白。

如果非要找一个答案的话,只怕也只能去问徐帘了。

从一开始沈言就觉得,徐帘早就借着东魔祖布置好的一切给自己下了个套……虽然说不上是故意害他,但如果他识海里没有那么多的保护措施,只怕还真就栽在东魔祖的手中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没有徐帘给他下的这个套,沈言哪里会想到破灭登天台借用“苍梧尊者”留下的传送阵,自然也就不会得到东魔祖留下的储物戒指内的恐怖财富了。

且先不说这些,玉树兰庭在书房中写好了书信,最后更是用笔在三十三颗灵晶,以及一拳让近万散修丧失战斗力的几句话下勾勒出一条线。

当他将书信交给自己秘密培养的心腹,令对方顷刻启程,务必在明日戌时之前赶到凌城将书信带到之后,方才一下子记起一件事来。

玉树兰庭想到这件事,眉头顿时微微皱了起来。因为约莫小半刻中前,他回到玉树家的府邸之后,便接到婢女的通报说是玉树臻宏让他到自己的书房去一趟。

玉树臻宏,是玉树家的家主。寻常来说家主想要和二长老商量什么事情,当然也是没有问题的……不过首先要弄明白一件事,玉树兰庭和家主这一脉根本就不对付。

“却不知道玉树臻宏这老狐狸到底再卖什么药。”玉树兰庭思量了片刻,却是忍不住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话音还没落,玉树兰庭却又是微微一愣,毕竟玉树臻宏虽让他去书房一趟,到底还不知道对方要同他商议什么,但似乎也同献殷勤扯不上丝毫关系。

“总而言之事出反常必为妖,玉树臻宏这老狐狸奸诈的紧,无论他将我叫过去商议什么,一旦牵扯到我和玉树明这一方的利益问题,那我便装作没有听到便是!”

玉树兰庭心中思筹了一下,直接就推开门往玉树臻宏的书房走去。

玉树家族,一扇门匾上刻着“幽雅”二字的房间内,熏着刚刚点燃不久的檀香。其内却是正襟危坐着两人,大约都在知天命的年纪。

穿着橙红色麟袍的老者突然间抬眼打量了一下紧闭的房门,略有些泛白的嘴唇微微一动,一道苍老却不失威严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你没有通知他么?”这个他,自然指的便是玉树兰庭了。

“自然通知了,说是你让他到书房来一趟。”另一名老者竟然一袭深绿色的长衫,和前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的声音略多了一些嘶哑,所以还是极其容易分辨的。

“……看来二长老忙的很呐。”橙红色长袍的老者再度抬起眼来看了一眼身旁之人,话中有话的说道。

“听下人回报,据说他一回府内便去了书房中,至于在做些什么,我确实不知。”身着深绿长衫的老者原本不必解释,但他仍是解释道。

“谁知晓你二人,是否背着本家主行那瞒天过海之事……保不准直到被你们从家主位置上推下来的时候,我都还一无所知。”言及此处,两人的身份自然也便明朗了。

虽然穿着深绿长衫的玉树家族大长老玉树明平淡的解释了两句,但却只换回玉树臻宏冷冷的一句嘲讽。

“那可未必……若论起奸诈阴险来,我和兰庭二人即便加在一起,只怕也不是你的对手。”玉树明仿佛没有看见他眸子里的冷意,微不可查的笑了笑道,不过仔细听来,他的声音也略微变得有些寒意森然起来。

“再等他片刻,如若他还不来的话,那么就由你转述吧!”玉树臻宏皱了皱眉,旋即摆了摆手,也没了和玉树明争执的心事。

这种事情在寻常家族的人看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在玉树家,却是常事。

不过玉树明和玉树兰庭两人,以及玉树臻宏虽然分成了两个派系,可毕竟他们还都是玉树家的人,所以暗中使手段拉拢别人,或者为自己谋求利益的事情常有,但借助家族的力量去明争暗斗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两方倒也都还知道轻重,都没有轻易的跨过这条线。

“到底是什么事?”见玉树臻宏一副谨慎的模样,玉树明也是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玉树臻宏却只是冷哼一声,似乎不愿与再多说一句话。

见状,玉树明苦笑着摇了摇头,却也是不再言语。他和玉树兰庭从形成自己派系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最终还是要和玉树臻宏见个真章的。

所以玉树臻宏的这种态度倒也正常,有些事情牵系到家族他固然会告之两人……但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跟在两人屁股后面献殷勤。

吱呀。

随着木门的声音传了出来,玉树臻宏和玉树明都是抬起了头来,将目光落在了门口。

“抱歉,有些事情耽误了。”玉树兰庭对着两人道了一声歉之后,方才自顾自的坐在了椅子上,他们三人的椅子……刚好呈现三角状。

“却不知家主将我二人叫来,有什么事要吩咐?”玉树兰庭的话虽然在前面说的是请而不是叫,但其后却说的是有什么事吩咐……所以一来二去,倒也算不得用言语去讽刺玉树臻宏。

玉树明见玉树兰庭的目光在说话的同时也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却是微微的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也并不知晓。

“咳。”玉树臻宏见状,不由得咳嗽了一声。果不其然,另外两人的目光同时被吸引了过来。微微顿了顿之后,他才抛出了一句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话来。

“今日申时我将接见了一人,半步剑皇阶强者。”玉树臻宏的话音刚落,玉树明便是微微一愣。反而是玉树兰庭,目光一下子变得诧异之极。

他心头甚至在想,那个人该不会就是今日在生死台上那大放异彩,名为沈言的青年吧?不过玉树臻宏的下一句话,却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

“那半步剑皇阶的人,是天罪府督查使的先行官,他来此只是为了通知我们。”

“明日巳时,天罪府督查使大人会在我玉树城落脚。似乎是因为车辇被罡风损毁的缘故,所以督查使大人才会出现在此地……”

“之所以将你们叫来,便是为了通知你们,明日巳时玉树家族内外十九名长老,在加上我,都要前去安定门迎接督查使大人的到来。”玉树臻宏言及此处,看了一眼已是满面惊骇的两人的一眼,不由得心中暗爽。

不过转念一想他自己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似乎也是这种表情,当下这种念头也便淡了下来,为了保险的缘故,玉树臻宏微微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天罪府是什么地方想必你们都知晓……这次的事情一定要办的妥妥当当,无论我们两方派系之间有什么争斗,都得暂时放下,否则一旦不小心触犯到了督查使大人,只怕我玉树家都会有灭门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