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乌龙

仙誓 章 节五百七十 乌龙

翌日,玉树城安定门,众多家族的家主同长老们,尽皆恭恭敬敬的立于城门处。

此刻不过卯时,但玉树城所有的家族几乎已经都在准备着迎接苏朝督查使的到来。

虽然大大小小许多家族平时互相之间都有摩擦,但此刻的场面却是处于一种诡异的沉静之中。

至于安定门来往的闲散修者,早就被各大家族下了禁令,巳时结束之前,却不容许任何人出现在此地。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还是到了巳时。

于是所有家族的强者各自都屏气凝神了起来,静静等候着督查使的到来。

因为没有人知晓如果因为些许小事一不小心触怒了那位不知名姓的大人,自己的家族会不会就此在玉树城中除名。

巳时三刻。

玉树城外一道淡青色剑光映上天穹,所有人都能感应到这淡青色光芒中的恐怖气息。

顷刻之间,各家族中的家主和长老互相对视一眼,尽是将身子微微弯曲了下来。

待得那恐怖的淡青色剑芒直接掠过长空,出现在玉树城上空的时候,在这安定门前的所有人,大小家族近乎数百名家主长老,同时齐齐恭敬出声。

“吾等——恭迎督使!!!”

这数百人的声音合在一起,倒也在安定门附近传了个遍。当下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修者,顿时就直接将自己偷偷打量的目光收了回来。

苏朝督使,这是何等样的大人物?若是不小心被迁怒,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众人汇聚在一起的声音到是浩浩荡荡的传播出好远去,但当那浑身逸散着淡青色剑光的人出现在玉树城门口的时候,两方人同时呆住了。

“本座的名头竟已到了无人不晓的地步了么?”浑身肆意着淡青色剑气的老者愣了愣之后,方才诧异道。

不过转瞬间,他直接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督使,什么督使?”

“……当然是苏朝督查使啊!”玉树城主纳闷的回应道,要知道那不知名姓的督使大人的先行官传话的时候,交代的可不是这样的。

我的个乖乖!

斩风剑皇直接被吓了一跳,旋即急急忙忙的避让了开来,而后方才连连摆了摆手。

“认错了认错了!我可不是你们要迎接的苏朝督查使。”

不错,斩风剑皇在让人通知自己邀请的那附灵师不用来此收取造化灵气之后,便将主意打在了徐帘许给他的那个承诺上。

虽然他也很想将这个人情留待到了最需要的时候,再去请徐帘二人帮忙。但思来想去,斩风剑剑皇还是觉得直接将自己的要求提出来为好。

毕竟天罪府很好找,就在衍州之内,但斩风剑皇可不想千里迢迢跑到衍州去……更遑论是进天罪府招人了,所以他自然而然也便来到了玉树城。

当时徐帘可是说过,至少二人在数日之内,还是不会离开的。

不过此刻他却是压根将自己寻找沈言两人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而是急急忙忙的先将此事挑明了开来,否则要是被误认为他意图冒充苏朝督查使那就是真的找死了!

认错了……

玉树城主以及玉树兰庭等人都是一副满头黑线的模样,要知道从寅时开始他们便不准许任何人出城了,所以城内绝对不肯能出现什么状况。

至于城外,就算有某些修者不小心跑到了附近……远远的看一眼城门口的阵仗,还有胆子敢往城内走么?

可谁曾想到偏偏就给出了意外,一个至少不下于剑皇阶的强者连人都没有看清就因为速度太快而一头撞进了城中,直接就让玉树城一众家族闹了个乌龙。

玉树城的众人虽然有些愤慨,但也知晓这个实力不下于剑皇阶的老者之所以连连摆手撇清关系,是害怕落得个冒充苏朝督查使的罪名,根本不是怕了他们,所以众人虽然愤慨,但最终却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谁知道玉树城这种小城,怎么会突然跑进来几个剑皇阶的强者?

“既然你们还要迎接那什么督查使,那就继续等吧……我可没有意图冒充那劳什子督查使的念头……”斩风剑皇摆了摆手之后,方才在众人的无奈的目光之下往城内走去,不过他刚刚迈出一步,却陡然顿住了步伐。

“阁下好大的胆。”身后一个肃然冷漠的声音传了进来,走进来的男子面如寒霜,身后跟着的侍卫也是一脸的寒噤若声。

斩风剑皇微微皱起了眉头,搁在这个时候,他顿然再莫名其妙,也知晓这虽然丰神俊朗,但此刻面色却阴沉无比的男子这句话,的的确确是对他说的。

不过斩风剑皇唯一不明白的一点就是,自己怎么惹到此人了?而且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

“吾等!恭迎督使!”这个时候,众多同时躬身行礼的家主和长老,正好证实了斩风剑皇自己的猜测。

“搞出这么一个阵仗是做什么?麻烦!除了各族家主,其余人等都退下吧!”督查使阴沉着脸,不过仍是皱了皱眉头,旋即让众人散去,而后他才冷冷的望着斩风剑皇。

“阁下……似乎看不起我这督查使之职?”话音,愈发阴沉。

斩风剑皇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有些无奈之极。早知他便不该画蛇添足的说出那番话来,更遑论言语之间,对所谓的督查使,的确有些不怎么恭敬。

但斩风剑皇相信,只要这督查使不是个白痴,应该不会莫名其妙的对付自己,于是他只好强忍着心头的不爽,回身拱了拱手。

“见过督查使。”

“放肆!”搁在平时,这苏朝督查使也不会纠缠不休,但他前日方才被两个能斗气化翼和步生金芒的青年当面甩了一巴掌,这个时候自然斩风剑皇刚刚好一副对督查使无所谓之极的态度,自然是将他彻底触怒了。

想他堂堂苏朝督查使,半步剑尊之境,也是什么小猫小狗都能随意招惹了么?虽然斩风剑皇是剑皇巅峰强者,但他却仍然不惧。

剑皇巅峰和半步剑尊虽然都处于剑皇巅峰之境,但自然也是有差别的。更遑论他身边还有着数位剑皇剑王,所以他根本便没有将斩风剑皇放在心上。

“你胆敢冒充苏朝督查使的身份,是否另有所图?看在本尊心情不错的份上,你最好交待的一清二楚!否则……便莫要怪本尊动手,以证皇朝铁律!”

其实督查使也没打算真要动手,他不过是用皇朝的身份和实力压一压斩风剑皇,让他态度恭敬一些给自己赔情道歉便是。

但他显然也低估了斩风剑皇此人的顽固……如果说自己真的冒充了督查使,斩风剑皇自然会服罪,但问题是他没有,而且还解释了这根本就是一个误会,可这苏朝的督查使却分明不听,于是待对方话音落罢,斩风剑皇却是阴冷一笑。

“威胁我?”

“本尊威胁你?本尊用得着威胁你?”苏朝督查使整个人直接就变得暴怒了起来,他没想到一连两个打脸的人还不够,紧接着就遇到了第三个。

这还是当着玉树城诸多家族家主的面,要是他真的忍了下来,只怕这威名也就直接一落千丈了。

“——本尊即便真的威胁你,你又能如何?认罪!否则——”督查使强忍着怒气,不屑的怒吼出声。

“纵然你是苏朝督查使,但也不能视皇朝律法如无物吧?逼我认罪,痴心妄想!”斩风剑皇话虽如此,但心头却是有些沉重了起来。

因为在督查使的话音落下来之后,他身后的那几名剑皇阶强者,也散了开来,从各个方位锁死了他的动向。

(这个督查使简直就是个疯子……但今天这罪绝不能认,否则就真的完了!)斩风剑皇心头极其清楚,一旦认罪,他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

“冒充督查使之职意图不轨,竟还如此猖獗……给我拿下他!!!”随着督查使的一声暴喝,数道剑气冲天而起,直接让安定门处涌动起层层叠叠的旋风来。

此战,似乎已不可避免。

安定门处发生的一切沈言二人显然是不知晓的,虽然袁雷带着一众长老去了安定门,但他们仍然留在袁家。

因为从昨天到今天,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跑来同他们商议传送阵的事情。

“徐帘,你说我们需不需要主动去找各大家族之人商量商量?”沈言见徐帘浑不在意的翻着一本书籍慢悠悠的看着,终于有些忍不住的出声道。

“不必,今日袁雷之举,表明玉树城昨日与今日必在筹备着什么大事,所以当时暂时没有精力顾及到我二人之事,不过此后应当便会有人找上门来了。”

徐帘摇了摇头,旋即道。

不过他发现沈言却没有在听,徐帘抬头看了一眼,旋即将手中的书籍合上,而后站起了身来。

“什么事?”他从沈言的眸子里,捕捉到了一丝淡淡的精芒。

“城门口传来了数道气息,最强比那斩风剑皇还要强上一线!”沈言此时的修为乃是上境,寻常普通修者的气息他即便能注意到,也没心思去理会,但能比肩周天境的数道气息,他自然不会漏掉。

“果然如此么……”徐帘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

“沈言,我们……”他刚要开口,倏然又是顿住,片刻之后,方才直接推开了房门,而他面上的神色,也在一瞬间恢复了平静。

连丝毫涟漪都没有的,平静。

“我们去安定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