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一一拳秒掉

章 节五百七十一 一拳秒掉

局面已经完全出乎了斩风剑皇原本的预料,在众人的围攻之下,他竟连一招都没有接下来,直接就被震得口吐鲜血,瘫软在地。

就在苏朝督查使周身剑气凝于掌间,将落未落之时,斩风剑皇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虽然他嘴角仍不断的往外溢着泊泊鲜血,但斩风剑皇仍是松了一口气,只差没有将沈言二人当成是上天派来的救星了。

徐帘同沈言却是一眼便看到了斩风剑皇以及苏朝督查使两人……

沈言面色微微一变,旋即便想要直接转身离开。他倒是怕了那个督查使,而是觉得既然徐帘说了不要惹出麻烦,那自然只能避开了。

不过还不待他转过身去,徐帘便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后露出了一丝莫名之色,缓缓的摇了摇头。

而在这个时候,斩风剑皇的声音,也终于是让督查使的目光直接转移到了沈言两人身上。

“徐先生救我!!!”

徐帘对斩风剑皇说过他姓徐,他又不知道是否应当称呼对方为大人,因此便只能称一声先生了。

斩风剑皇先前也考虑要不要将这个人情葬送在这里,但转念一想如果不出声求救,只怕直接就会被这个莫名其妙的苏朝督查使给灭杀了。

苏朝督查使的目光落在沈言二人身上的一瞬间,整个人的面色一下子便阴沉到了极点。

毁他车辇,赤~裸裸的甩了他两耳光的两个人,竟然还敢出现在他的面前?甭管这两人修为是不是比他还要强,但苏朝督查使却丝毫不惧,因为他的背后。

站着整个苏朝!

而这个时候,玉树兰庭以及袁雷等人,更是早就惊呆了。

一个剑皇被苏朝督查使等人围攻,转瞬间的功夫就口吐鲜血丧失了战斗力。

但再怎么说对方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剑皇,但听听……他称呼那个青衣男子为什么?先生!

于是乎玉树城各大家主齐齐傻了眼,或者说完全被现场突然发生的这些接二连三的事情弄的呆滞在了原地。

不仅是他们呆了,沈言也有些莫名其妙了起来,因为徐帘拽着他的衣襟就往前走,看样子似乎并不打算避让。

两人迈出十数步,便与已经将掌中真气散去的苏朝督查使遥遥相对。后者这时候也反映过来,他迁怒斩风剑皇,的的确确有些太过了点。

此时遇到了真正颜面大失的二人,苏朝督查使内心的愤怒膨胀到了极点,以至于他竟然物极必反的冷静下来。

“救你一命,夺你之物的人情便了却。”徐帘却是连看都没有看苏朝督查使一眼,他的眸子落在瘫软在地,口中不断往外溢出血迹的斩风剑皇身上。

斩风剑皇微微一愣,旋即急忙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竟丝毫不怀疑两人能救下他。或者说,天罪府的名头,容不得任何人质疑。

“哈哈。”苏朝督查使大手一挥,身旁的书名侍卫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前,而他自己却是仰天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狂妄!好久没有听到如此狂妄的话了!”

“本尊今日要他死,我倒要看看你二人,如何救得?”督查使本身没有击杀斩风剑皇的打算,但现在他却打算。杀鸡儆猴。

而且他也肯定,即便沈言二人的修为比他高,也决然不敢对他下死手,整个苏朝的怒火,没有任何人能承受的起。

更遑论这二人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当着他的面准备保下此人,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

斩风剑皇被他以秘法暂时震散了经脉内的真气,可以说没有多大的反抗能力。就算是剑尊阶的强者,只怕也不敢随意放出此等狂言!

“我无意与你动手,劝你还是自己放人为好。”徐帘眼中没有丝毫波澜,但沈言却从他的声音中嗅到了一种诡异的味道。

“让我放人?”苏朝督查使一愣,这厮脑子坏掉了么?还是说示弱了?不过他却也没有往深了想,只是冷冷一笑,不知可否的摇了摇头。“你凭什么?”

“凭我乃是。天罪府尊使。”徐帘的嘴角微微上扬,在苏朝督查使的眼里,这分明就是自信十足的嘲讽笑意。

只有沈言才明白,徐帘根本就没有在笑。

天罪府三个字出口,袁雷的眼神都空洞了起来。这是何等样尊崇的身份?衍州天罪府尊使,苏朝帝王近臣,竟然会出现在玉树城?

不止是他,就连苏朝督查使都直接愣在了原地,倏尔整个人的神色都有些惊慌起来。

要知道……督查使虽挂着督查四方的名头,但整个九州无比之大,这个职位虽然也不低,但担任和负责的人却极多。

而天罪府之人那是什么概念?代天执罪,也即是说他督查使能看玉树城的任何人不爽随便安个罪名将对方给杀了……那么天罪府尊使,也能随便安个罪名将他给杀了。

两者之间的差别,就是如此之大。

苏朝督查使自己都慌了,可想而知他身前的几名侍卫是什么心情……不过自己的主子还没发话,他们也只能硬撑着。

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苏朝督查使便准备行礼,他此刻反而觉得自己先前幸亏没有直接动手,否则才真的自己找死。

至于沈言二人毁他车辇扇他两耳光的事情,苏朝督查使纵然再怎么样愤怒,也只能埋在心里了。面对天罪府尊使,他可生不出半分反抗的念头。

在苏朝督查使的气焰明显一滞之后,徐帘的眸子里,竟然掠过一丝惋惜?

(天罪府尊使……哎,没想到莫名其妙都能让我遇上。)

督查使心中的念头无奈转动,便欲躬身行礼,但转瞬之间,却是心中一动,竟是直接从怀中取出一枚青铜令牌来,其上刻着一个朴素的苏字。

“在下乃苏朝三品督查使,请示下令牌!”苏朝督查使心中想到的东西,便是查看对方的令牌。

徐帘眼底的惋惜一下子消失不见,旋即嘴角轻轻扬起。

“没有。”

他话音刚落,沈言眼中莫名其妙的神色更浓了。他直到此刻,都没弄明白徐帘到底是在做些什么。

看模样似乎是想要用那莫须有的背景惊走这苏朝的督查使,但似乎被对方给识破了。可没想到对方拿出了令牌之后,徐帘的情绪比先前似乎要好了很多?

这才是令沈言不解的一点,你装模作样的背景都被人给识破了,你还高兴什么?

没有?没有!苏朝督查使听到徐帘丝毫没有犹豫的言语,先是直接一愣,旋即方才猛然抬起头来,眸中满是杀意的望着两人。

“冒充天罪府尊使,乃株连九族之大罪。你二人,还有何说法?”苏朝督查使期望从徐帘的眼中看到一丝惊慌,但他失望了。

至始至终,他从徐帘眼中看见的,便唯有平静。

“说法?当然有。”徐帘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苏朝督查使,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点了点头。这一下反而是让后者越发的茫然起来,怎么看起来对方似乎有恃无恐的模样?

“沈言。给他说法!”徐帘的这一句话,已满是森然冷意。

“终于是要动手了么?”沈言虽然仍是无比的疑惑,不过听到徐帘的话,他却是一下子便兴奋了起来。

“动手?”苏朝督查使听到沈言的言语,终于是将目光从徐帘的身上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但却只是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本尊先灭杀了这与二人同流合污的老贼,再来擒拿尔等!”苏朝督查使这个时候不得不先出手击杀斩风剑皇,否则等对方恢复起来只会更麻烦。

他动用秘术出其不意的将对方重创,但斩风剑皇恢复之后也不会傻到在同一招上再吃一次大亏。

“死来!”苏朝督查使此刻便站在斩风剑皇一步之外,而他与沈言的距离足有十丈。所以他直接将剑气凝聚在右手之上,便朝着瘫软在地的斩风剑皇倏然拍下!

斩风剑皇此刻已经懵了!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奇葩啊?天罪府的人都敢冒充!而且还让他日后可以去天罪府找他们办一件事,只怕他日后真的去了天罪府,直接就会被人给轰出来吧!

嘭。

沈言在十丈之外轻蔑一小,身形一晃之间,竟是直接留下数十个残影,而他直接以肉~体的力量一拳轰在了苏朝督查使的腹部!

后者直接被这恐怖的巨力击飞了开来,而后重重的摔落在地,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骨头碎裂开来的声响,所有人还没有来的及看清这须臾之间发生的一幕,沈言直接伸出一根指头,对瘫软在地的苏朝督查使轻轻摇了摇。

“你速度太慢了!”

屈辱!能成为苏朝督查使,能以这个年纪步入半步剑尊之境,他何曾受到过今日这般沉重的打击?

但体内至少断裂了七八根骨头的痛楚,让他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只能用一种半是怨毒半是骇然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言。

“别那么看我……徐帘收拾不了你,只能由我动手了。”沈言摸了摸鼻子,而后耸了耸肩,方才看着目瞪口呆的几名侍卫。

“你们还要……杀斩风剑皇么?”沈言的话音落罢,不仅仅是督查使的几名侍卫,连带着玉树城各大家主,都忍不住齐齐的摇了摇头。

在这几乎一拳秒杀半步剑尊境强者的实力面前,谁敢轻易捋其虎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