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二徐帘死了

章 节五百七十二 徐帘死了

沈言见众人齐齐点头,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挥,让斩风剑皇体内的真气再度开始了循环。

而他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却是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

本以为这苏朝督查使的侍卫会结阵对付他,没想到在他一拳重伤督查使后,这些人竟都没有了动手的心思。

于是乎沈言一脸无奈的准备退回到徐帘身旁,明摆着不知道怎么处理眼下的情形了。

徐帘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在沈言朝他走来的时候,他却是向着重伤倒地的苏朝督查使走了过去。

苏朝督查使的眸子中的骇然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已消散了开来,见徐帘朝自己走来,他瞳孔中的神色从怨毒渐渐转为了冷静。

徐帘在离督查使只有一丈距离的时候蓦然顿住了脚步,而后用极其平静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后者。

这目光平静的诡异,平静的令人渗然。

以至于安定门前的气氛,似乎陡然间都变得凝固到了冰点,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这个一袭青衣的身影上,但徐帘只开口说了一句话,便直接让众人蓦地抬起了头来。

包括刚刚恢复了行动能力的斩风剑皇,都是一副骇然无比的模样。

“你……想死么?”徐帘的声音很平静,正因为如此,才让人感觉如坠冰窖。

他的目光就那么轻轻的落在苏朝督查使的身上,后者却感觉自己的身上似乎有着千钧重担般,听到徐帘的言语之后,他的神色间也是掠过一抹惊疑。

“嗯?”徐帘见他迟迟没有回话,略微皱了皱眉头。

鬼使神差的一般,苏朝督查使在看见他皱眉的一瞬间,整个人便强忍着脏腑之间的痛楚使劲的摇了摇头。

但摇过头之后,苏朝督查使却又是忍不住的晃了晃脑袋,旋即便望着徐帘冷笑起来。

“你敢杀我?”苏朝督查使的声音,充满了自信。如果徐帘二人真的是天罪府之人那也罢了,但既然不是……他料定绝无人敢取他性命。

“如何不敢?”徐帘平静的反问道,旋即转过身去,唤了诧异之极的沈言一眼。

“沈言。”

沈言听到徐帘那古井无波的声音,心头的疑惑却是越来越重,他根本弄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徐帘这厮明明说了不要惹出麻烦来,否则他怎么还会去跟那陈三进行什么生死台之战?

可现在的问题是,现在徐帘一反常态的让他动手灭杀苏朝督查使,岂非等同于让他们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白费之功?

于是只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间,沈言便没有第一时间跨越这数丈距离击杀苏朝督查使。

但他这一愣神间的犹豫,却是让苏朝督查使面上的冷笑更甚。

“他怎敢动手?我乃堂堂督查使,杀我,便是与整个苏朝为敌。这个后果,任由你们拥有再强的背景,也仍然承受不起!”苏朝督查使的话音落下,徐帘的神色却仍是没有分毫波澜。

不过他却是再度对着沈言抛出了一句话。

“我说。杀了他!”徐帘这一次的声音,却已然是斩钉截铁到了极点。

沈言仍是有些犹豫……虽然苏朝督查使他随手就能斩杀,不过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动手击杀掉对方,他却是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来安抚自己。

“杀我?”苏朝督查使冷哼一声,竟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整个人蓦然窜出一段距离,手中灵剑纹丝不动的抵在了徐帘的脖子上。

沈言的右脚刚刚抬起,便在苏朝督查使的一声冷笑之中收了回来。

望着徐帘眸中的深邃和沉静,沈言更是不敢轻易动作……即便他是上境强者,但也没有把握在这种情形之下,从督查使的手中救下徐帘。

“也许……先死的会是你。”苏朝督查使觉得沈言顾忌苏朝不敢动手,而徐帘分明站在自己的身前却又不自己动手,是以他大胆猜测这个满面平静的青年根本就没有丝毫修为。

于是在一句话引走了两人注意力的瞬间,他直接出手胁持住了徐帘。

也即是说,此时无论是战是退,都取决于他。苏朝督查使虽然不知晓徐帘和沈言之间的关系,但他却能感觉到后者对前者的重要性。

“你敢杀我?”徐帘沉默了片刻,旋即平静的反问出了同样的一句话。

“如何不敢?”苏朝督查使嘴角鲜血泊泊流出,但他却仍是笑了出来,不知道是笑徐帘的无知还是狂妄。

在他言语之间,沈言清晰的看见他手中的灵剑稍稍往前一探,徐帘的脖子上便顷刻间出现了一道血痕,直接便染红了剑尖。

“你敢杀他!!!”沈言终于急了。

他此刻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在先前的一瞬间动手灭掉这所谓的苏朝督查使,否则又怎会落得如此局面。

苏朝督查使忽然环顾了四周一圈,看着玉树城诸多家族的家主都是一副颤颤惊惊,而自己的侍卫也同样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时,他终于是厉然出声。

“如何不敢!!!”沈言先前的那一句话是怒喝出口,而苏朝督查使虽然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但这一次也是无比凌厉的冷喝出声。

旋即他手中灵剑铮鸣一声,直接一剑贯穿了徐帘的脖子。

徐帘眸中的平静之色没有变化,哪怕是剑尖刺入肉里的时候,也没有闪过哪怕一瞬间的恐惧。但他眼底的平静之色,也终于随着剑尖之上缓缓滴落的鲜血,一点点的涣散了开来!

徐帘……死了?

“我要你偿命!啊啊啊。”沈言周身逸散出四万八千道细微剑气,蓦然冲上天穹不断的盘旋起来。

在这四万八千道剑气透体而出的一瞬间,一层肉眼可见的剑气浪潮汹涌着朝四面八方涌动了开去。

无数剑气中蕴藏着的凌云冲天剑意,恍若将拦在自己面前的一切都视作了虚有。

这剑气浪潮触碰到沈言身侧城墙的一瞬间,便直接将剑气浪潮范围内的城墙彻底化为了烟尘飘散于天地之间。

城墙乃是死物,根本无法抵御这恐怖到极点的剑气浪潮。

而在这浪潮涌动着碰触到玉树城诸多家族的家主之时,所有的人都在一瞬间被震得周身血脉崩裂,而后倒飞出近百丈,也不知落在了何处。

但在沈言的极力控制之下,却无一人身亡。

因而在他悲戚的怒吼出声的一瞬间督查使身边的那些剑皇、剑王阶侍卫还有些心惊肉跳,但看到连玉树城这些连剑王阶都没有的修者都只是重伤,便彻底放下了心来。

“噗。”

“噗。”

“噗。”

嘭嘭嘭。

无数声口吐鲜血的声音同时响起,督查使的数名侍卫在那剑气浪潮及身的瞬息间,体内的剑气便彻底被震散,在这一口鲜血喷吐出来之后,连他们面上的骇然之色都还来不及转变,便在凌云冲天剑意的肆虐下,轰然炸成了漫天粉末,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幸免。

“你不敢杀我!”虽然心头极其慌乱,但苏朝督查使仍是一副强作镇定的模样。

谁敢杀谁,谁不敢杀谁这番话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沈言闻言,却是森然厉喝出声!

“你敢,我又如何不敢!”

如何不敢四字刚刚落罢,沈言蓦然伸手前探,虚空一握,四万八千道剑气便在一瞬间内拼凑成了一柄足有半丈,恍若真实的蓝色长剑凝于他的拳尖!

四万八千道剑气不断的构建画面分明已经快到了极限,因此这无数细微剑气合拢成为一柄蓝色长剑,不过是转瞬间的功夫罢了,可给人的感觉,却仿佛能看清这四万八千道剑气密密麻麻汇聚在一起的画面般。

“我乃苏朝督查使!我背后乃是。”

沈言眸中除了悲戚外便再没有了它色,他仿若没有听见苏朝督查使这怆然的一声惊呼般,直接一拳砸出!

那足由四万八千道细微剑气构成的蓝色凝实长剑,仿佛刺破了一切般,让这天地都变得猛然一黯。

旋即在这一切都归于黑暗的时,一柄蓝色长剑,缓慢的,缓慢的……仿佛托着天地间所有的光芒般,赫然贯通了苏朝督查使的身躯。

而后,黑暗的天地便恢复了光明,那缓慢的凝滞感也消失不见。将苏朝督查使贯穿的蓝色长剑,便消失在了天际,唯留下了一道极长的蓝色剑痕,仍在半空中凝着,久久不散!

细细看去,苏朝督查使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任何被蓝色长剑贯通的痕迹!

叮当。

连风声都没有的环境下,苏朝督查使很清晰的听到了这个声音,他莫名的抬起头来望了望,旋即神色一变再变,最终化为了难以置信和不甘!

但他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其他的动作,被徐徐的清风扬过,整个人从头至尾,便一点点的湮灭成了微不可查的粉尘,瞬息间这天地便再没有了他的身影。

而这个时候,他在看见沈言手中凝聚出蓝色长剑时所发出的惊呼,方才再度响起。

“。整个苏朝!”

不管你的背后是什么,都必死无疑。沈言心中的悲戚似乎在一瞬间宣泄了开来,但他却也只剩下了无尽的茫然。

因为,徐帘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