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四莫名其妙

章 节五百七十四 莫名其妙

冒充其他的身份这种事情,徐帘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这个办法虽然称不得什么万无一失的锦囊妙计,但至少在某些情况下,确实能得到不一般的结果。

而在徐帘的话音终于落罢之后,沈言方才发现不知不觉两人早就从玉树城走了出来。

“徐帘,我们现在是要去凌城么?”既然已经离开了,沈言自然也就没有了再跑回去的打算,于是乎随口问道。

“不错。”徐帘点了点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刻留在玉树城内,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其他家族之人联系我们,而后替我们解决使用传送阵的事情,至少要耗费整整数天的功夫。但现在我们拥有苏朝督查使的令牌,那么只需要到了凌城,这个难题就完全可以解决了。”

沈言倒是不介意是某个家族来帮他们解决传送阵的事情,亦或者是冒充苏朝督查使的身份去使用那传送阵,总而言之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去衍州而已。

“对了。”沈言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你不是答应了那袁雷要给他些好处的么?”

虽然袁家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挥手就能灭掉的存在,但既然徐帘当时已经开口说等他们两人离开的时候,少不了对方的好处,那总归还是要兑现的好。

“这一点不用你记挂。”徐帘轻飘飘的道,“我本意是在解决了传送阵的事情之后,离开的时候留下一枚上品灵晶给他们,但没想到中途出现了苏朝督查使这个变数,因此最终将上品灵晶换成了中品灵晶。”

沈言听闻他的言语,顿时理解的点了点头。

“毕竟一来我们在他们那里暂住的时间太短,二来留下了一枚中品灵晶已经足矣,若是真的留下上品灵晶,说不得反要害了他们。”

徐帘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却是扯开了话题。

“凌城据此极远,所以我们先去大泽坊市,而后跟随某个商队前往凌城。”

沈言刚想说些什么,神色却突然一凛,而后蓦然转过身去,脚下步伐一动,整个人竟已然跨越近百丈的距离,而后带着凌厉狂风的一拳便倏然挥出。

就在这发出巨大惊爆声的一拳将要砸落的时候,沈言的眼底闪过一丝错额,旋即竟是硬生生的将拳头停在了来者的面前。

恐怖的拳风这个时候方才直接击打在了来人的面庞之上,将女子那满头的青丝都吹得高高扬起。眸子触及着离自己面庞不足一寸,狰狞无比的拳头,她眼神中的惊惧几乎已经蔓延到了极限。

沈言错愕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女人他认识,在大泽山脉遇见陈飞等人的时候见到过。

看到对方眸子里的恐惧,他虽然仍有些疑惑,不过却也是暂时放下了自己的右拳,旋即方才出声道。

“我记得你……你是那个……”

言及此处,沈言却是微微一愣,他却是忘记对方叫什么了。

“……那个说话条理清晰,并不自以为是的女子。”于是乎,沈言只好讪讪的抛出了这么一句话。

蓝灵眸子里的惊恐也终于是因为他的这一句话而彻底消散开来,她瞪大了一对清冷的眸子难以置信的望着不过双十年华的沈言。

“对了。”沈言话音刚落,目光又转为了疑惑,“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我……谁有跟着你们啊!”蓝灵檀口微开,刚刚吐出一个字来,却又是急急忙忙的否认道。

“在这点上你不必说假话了,我能察觉到你的目光和气机一直都聚集在我们的身上。”沈言摇了摇头道。

“否则我与徐帘身后那么多人,为何我独独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蓝灵顿然张口结舌的看了他一眼,清冷的眸子里满是错愕之色。

“我来找你是……”蓝灵刚刚开口,沈言神色便随之一动,而后直接一把扯住了她的皓腕。

“算了,你也不必跟我说了,因为我也不能确定你言语的真实性。你随我去见徐帘,将你的目的都告诉他吧,否则……”沈言的言语称不上有多和善,甚至还带着一丝冰冷。

他……抓我手了!!!

天可怜见,蓝灵此刻芳心一片大乱,根本就没有听清沈言到底说了些什么。她只是觉得沈言这人,未免有些太过轻佻了些。

不过还不待她心中思绪纷飞个尽,手腕上那火热的触感便倏然散开,原来沈言已经松开了自己的手。

蓝灵心头顿然舒了一口气,旋即方才发现自己周围的场景竟已是大变了模样。

而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目光也恰恰对上了徐帘那深邃平静的眼神,蓝灵从未感觉到自己是这样的渺小过。

“这是徐帘,你见过。”沈言倒是一副无所谓之极的样子,见蓝灵眼神中并未有太多的慌乱,当下便指着徐帘道。

“那么现在你可以说出你跟着我们的目的了。”

蓝灵又是一愣,然后又好气又好笑的瞪了沈言一眼,虽然她也没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对着后者露出这样的目光。

“其实……”蓝灵沉默了许久之后,方才缓缓张开了檀口。

而沈言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要听的念头。反正只要徐帘在一旁听着,那么自然不用害怕这名为蓝灵的女子耍花招。

“其实我想让你们帮我一个忙。”

沈言虽然没有仔细去研究这句话潜藏的意思,但也能明白对方这是找他们来办事了?可问题是……这名为蓝灵的女人是脑袋秀逗了么?凭什么认为他们会帮这个忙?

“先不说帮忙的事情,最起码你是否应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徐帘沉默了良久,方才平静出声道。

“你怎么知道……”蓝灵话刚出口,看见徐帘眼底掠过的一丝了然之色,便顿然知晓自己被诈出了真话来。

“这并不奇怪,在我的意料之中,于情理上也说的过去。”徐帘也不知道是在解释,还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从大泽山脉遇到你们几人的时候,你与另外几人明显就有些格格不入。虽然大可以认为这是你心性冷淡的缘故,但至少可以告诉我一件事,你与其他人的关系并没有多好。”

“另外玉树城中并没有姓蓝的家族存在,而你又寄居在玉树城城主府内……”徐帘言及此处,却是顿住了话头。

“我并不是有意隐瞒这些东西的……”到了这个时候,蓝灵也明白自己在这个名为徐帘之人的面前,根本藏不住秘密。

“可以理解。”徐帘了然的点了点头,“在不想面对某些事情,或者说逃避追杀之内的事情上,隐姓埋名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你理解就好了……”蓝灵的神色略有些黯然,却也没有出声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用一个假名字,不过略微一顿之后,她的神色又恢复了正常。

“其实我的真实身份……”蓝灵檀口微张,刚刚说出这一句话来,便被徐帘直接打断。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你是云家之人?”徐帘的声音很平静,但落在蓝灵的耳中却不吝于惊雷。

“你不必如此惊讶。”徐帘见蓝灵有些慌乱,方才出声道,“如果不是你自己说出这番话来,我倒是并没有联想到这方面的东西。”

蓝灵用一种不解的目光看着他。

“据我所知,玉树城的城主……似乎便姓云?”徐帘也没有卖关子,只用了一句话,便彻底解开了蓝灵的疑惑。

“你所说的都没有错。”蓝灵沉吟了半响,终于知晓自己这改头换面隐姓埋名的一招,做的还不够天衣无缝。

至少从某种程度上,她便不该来寻找她曾在云家伺候过她母亲的仆人。

“我是云家之人。”

沈言这个时候,倒也算是听明白了一件事,云家?哪个云家?

“徐帘……你们两人口中的云家,是那个云家么?”沈言是那种有了疑问就不会硬憋在心底的人,所以他直接就出声问道。

“的确是那个云家,也即是云拾霜所去的那个云家。”徐帘点了点头。

云拾霜三个字出口,蓝灵面色便是微微一变,旋即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言二人。

“你们认识拾霜?”

“我们此行来九……”沈言刚刚开口,便直接被徐帘打断。

“我们这一次从族内出来,便是应云拾霜之请,去衍州替她们所在的分支争取回归本族的机会。”徐帘话音刚落,就看见蓝灵用一种诡异之极的目光望着沈言。

“你们是拾霜的什么人?”蓝灵的语气听起来仍然清清冷冷,但仔细辨别,似乎略有一种酸溜溜的意味。

沈言虽然察觉到了蓝灵的语气有些古怪,但也没有察觉出到底为什么古怪。而且蓝灵其实也并非吃醋,只不过觉得云拾霜的运气,委实有些太好了些而已。

“沈言和她订过亲。”而这个时候,徐帘的话,也证实了蓝灵的猜测。

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方才有些落寞的摇了摇头。

“算了……我的事情,你们帮不了了。”

沈言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便有些愣愣的问出了声来。

“你们家族也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回归本族么?”

“我……”蓝灵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跟沈言解释,难不成是说自己为了逃婚才从云家跑出来的么?

“白痴。”徐帘恰逢其会出声道,“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她之所以会离开衍州云家出现在此地,不是惹出了大麻烦,便是为了逃婚!”

“而让你帮忙的意思,是想请你演一场戏,暂时解决她所面临的麻烦!”

蓝灵这个时候对于徐帘已经是完全的麻木了,从对方口中所讲出来的一切,根本没有半点偏离事实。

“请我演戏解决你的麻烦?”沈言纳闷的指了指自己,然后一副茫然的样子。

“怎么演?”

蓝灵的美目微微眨了眨,旋即想起来虽然沈言和云拾霜订了亲,但也不代表就不能帮她,于是便想要开口说出自己的计划来。

不过这个时候,沈言却又猛然一拍自己的额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不对……我干嘛要问你怎么演?而是我凭什么要帮你?莫名其妙……”

这到底是谁莫名其妙啊?蓝灵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之后,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