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五非全知不可

五百七十五 非全知不可

甭管沈言怎么觉得蓝灵的想法和提议有些不妥当,最终也只得揽下了这差事,

而且还不是他自个儿答应下,是由徐帘做主答应下來这件事的,

沈言顿然就感觉自己怎么跟卖给徐帘当长工了似的,而且还是出了大力气还沒有工钱的那一种,

但不论怎样,至少沈言找不出什么言语來反驳徐帘的决定,

所以从某些程度上來说,徐帘这种作为却也可以称之为变相的力了,于智而言的力,

沒办法反驳徐帘的决定倒不重要,毕竟沈言也知晓这个妖孽虽然有时候连他都给一道坑了,但总得來说,也不会做那等自寻死路的事,

所以他就舔着脸去找蓝灵了,然后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询问对方为什么偏偏要找他來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蓝灵给出的答案却也极为简单,因为她在衍州根本找不到一个年龄适当,修为却能力压那同她订婚之人的男子來,

另外就是她能觉察到沈言是真的对她沒有丝毫兴趣,并不像衍州那些表面上堂而皇之,但心中却不知有多龌龊的世家子弟要令人放心的多,

其次就是她分明已经抱着在玉树城能躲多久是多久的念头……毕竟玉树城可是当之无愧的一个小城池,但沒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形下,都能碰见沈言两人,这是何其幸运的事,

将这些归根结底的总结起來,也便成为了一句话,

“这是一种缘分,而且我也相信你,能助我从这场噩梦中醒转过來。?.”

蓝灵说这句话的时候,美目里那叫个秋水含波柔情万种,

但问題是沈言除了起一身鸡皮疙瘩以外,便沒有了任何其他的情愫,

若反倒只因为这女子的美貌便对她情愫暗生,那沈言当初也不必那般对待苏怡了,

毕竟单以容貌來论,苏怡却还是要胜过蓝灵不止一筹的,

“我发现你和徐帘是同一类人。”不过既然事已至此,沈言细细的琢磨了一番之后,方才抛出了这么一句话來,

“你指什么。”蓝灵的美目中掠过一丝错愕,旋即讶然道,

“至少你也给我下了一个套。”沈言恨声说道,“只不过单纯以智慧而论,那个妖孽不知要甩掉你几条街……不对,应该是甩掉你不知道多少个沧州才是。”

“这一点我承认。”三人并肩走出一段路程之后,蓝灵倒也略微察觉出了沈言的性子,所以言语之间,却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不过你怎么会信誓旦旦就觉得徐帘……”蓝灵刚刚呼出徐帘完整的名姓來,便察觉到一旁平静无比的徐帘,似乎将目光轻轻的飘落到了她的身上,

这个时候,蓝灵终于是想起徐帘起先叮嘱过她的一句话來,

那即是,,整个九州,除沈言外无一人直呼得我姓名,你且以先生称呼我便是,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徐先生的智慧远胜于我呢。”蓝灵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顿然发觉沈言用一种如同看白痴似的目光望着她,

“我大概还高估了你的智慧……至少用徐帘的话來说,这种既定论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要询问出來呢。”在蓝灵面上的错愕转为羞红,紧接着快要恼羞成怒的时候,沈言终于是缓缓摇了摇头出声道,

“好吧……”沈言见自己说了半天,蓝灵仍是一副茫然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的耸了耸肩,

“换句直观点的话來说,至少徐帘在给我下套的时候,我是绝对察觉不出來的。”

蓝灵眨了眨漂亮的眸子,还是沒有弄明白沈言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倒也情有可原,毕竟她此时只见识到了徐帘那恐怖的洞察力……至于智慧什么的,对于能从家族逃出來到玉树城躲避的蓝灵來说,就算两人之间会有些差距,但想來这差距也不可能大到如沈言所说的地步,

夜幕很快降临,而沈言三人却沒有遇到任何城池,

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却还是处于一片沒有遮挡物的平原之中,而当徐帘决定在此歇息的时候,蓝灵顷刻间就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她反对的意见很简单,那就是处于这种四处沒有遮挡物的地方……就算沈言的实力达到了半步剑皇的地步,一旦遇上某些高空猛禽,只怕也讨不得好,

最主要的一点是就算沈言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徐帘也有办法避开这些危险,但她自己却是绝对的死定了,

徐帘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做主答应下來帮助蓝灵,但一路上却沒有理会对方的心思,

而此刻蓝灵的反对声,他竟也是恍若未闻一般,直接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两顶帐篷,随手将其中一顶扔给不知所谓的前者之后,便开始搭起帐篷來,

“你这样子不说话……到底是怎样啊。”蓝灵清脆的声音响起在夜空中,连嘶鸣的虫豸都为之一滞,但徐帘却恍若未决,

待得蓝灵有些俏脸愠怒的将手中的帐篷扔在地上,而后蹲下來双手托腮一言不发之时,沈言方才无奈的摇头叹息了一声,

“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担心。”

“什么叫我不用如此担心。”蓝灵俏脸上有些气呼呼的,然后瞪大了眼睛望着沈言道,

“先不说找什么客栈酒楼了,毕竟这附近也沒有城池,但我们终归该找寻一个安全点的地方吧,哪怕只是背靠山壁搭建这帐篷,也总归是少了一分危险。”

沈言耸了耸肩,面上却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错……可是真的沒这个必要……”

不过这一次他话还沒有说完,便发觉蓝灵直接气呼呼的冷哼一声,却是傲娇的转过了头去不再理他,

这时候沈言也发觉这名为云蓝灵的女子,似乎并不如同她表面上看起來这样清清冷冷的性子,现在所展露出來的,应当才是她的本性,

“……算了,随你吧。”沈言刚想开口再劝慰几句,但片刻之后却又摇了摇头,因为他看见徐帘已经搭好了帐篷,并且直接拿出一枚夜明珠放在其中,而后示意他过去,

相对于蓝灵之事來说,沈言倒是更想知晓徐帘到底有了些什么谋划,

所以他直接转过身子,几乎是连脚步声都沒有的,疏忽之间便出现在了徐帘的身边,

“徐帘……我们之后要做些什么,你都已经考虑妥当了么。”沈言见徐帘盘膝坐在了帐篷内,顿时也坐了下來,而后出声问道,

这实在是他深知徐帘的秉性,若你不开口询问他的话,那便绝不要奢望着他会主动将所有的一切全盘托出,

“考虑妥当,我们要做的事。”徐帘莫名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沉默了半响,方才再度开口,

“……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要问的事情,是指取那寒月冰魄么,亦或者说,还有帮云拾霜达成夙愿。”

沈言倒是并未犹豫,直接就点了点头,

“不错。”

不过这句话落罢之后,沈言就是用一种惊愕之极的目光望着徐帘,

“你不会告诉我,你压根就沒想好什么计划和退路之类的东西。”

徐帘沉默了半响,方才平静的看了沈言一眼,

“从既定论上來讲……你所说的一切,只有全知才能做到,我们离着衍州还有着十万八千里,更遑论那个云家到底是如何情况,上三天的战斗力到底又达到了怎样的标准,这些都是未知的东西。”

“既然信息未知,那么在无情报,无人脉的局势之下,你觉得我凭什么能无端端的便谋划好一切还有事成之后的退路。”徐帘这番反问,着实直接让沈言愣在了原地,

不过徐帘这番话却也沒有分毫欺骗的意思,毕竟若能真的隔着千山万水,而且连九州大陆最高端的势力上三天的信息,也仅仅停留在只知道青云天,弥罗天,紫禁天这三个名字上,那么又何谈谋划二字,

毕竟谋划,是建立在自己已经彻底洞悉,或者说至少洞悉了一定量以上的全局宏观走势,方才能着手布置的事情,

“话虽然是这么说……”沈言犹豫了良久,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可我怎么总感觉从你下套让我反吞噬了东魔祖的神魂开始,这从头到尾的一切,似乎都在你的意料之中呢。”

徐帘微微一愣,倏尔转过了头去,

“有么,应该是你的错觉吧……”

“错觉……么,可是……”沈言还待说些什么,却听见徐帘的声音再度传了出來,

“先不说上三天的事情,那么我们现在來讨论一下蓝灵,或者说云蓝灵的事情。”徐帘话音刚落,沈言便直接抛却了自己的疑问细细的倾听起來,

而在离两人约有数丈之外的地方,蓝灵却是一边回头,一边说着先前自己还未讲出來的言语,

“……也许徐帘选择在这里,只是为了借助某些猛禽异兽出现的概率來除掉我吧,这样一來你们二人不是少掉了一个大麻……”

人呢,蓝灵话刚说到一半,整个人便直接呆住了,因为她发觉先前沈言所在的位置上,已经彻底沒有了任何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