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六变相的安抚

五百七十六 变相的安抚

于是蓝灵便看见了和徐帘坐在一起的沈言,她心头沒由來的有些凉意。

她忽然有些沈言二人不过是随口敷衍她的感觉,至于在这毫无遮掩的空旷场地歇息,只怕也并非无意为之。

(是啊……对方和自己又沒有任何关系,那又凭什么真心诚意的去帮我?)

蓝灵心头越想,越是觉得这夜渗人的紧。她此时已经有些后悔了,早知还不如待在玉树城内,也好过在这里提心吊胆。

她很清楚,以她的修为來说,一旦遇上了那些胆敢在夜里堂而皇之出沒的飞行猛禽和觅食的妖兽,她几乎是必死无疑的。

眼睁睁看着沈言二人帐篷内夜明珠逸散出來柔和光芒,蓝灵心中委屈几乎满溢,只感觉自己身周沒有任何光芒和暖意。

她不知不觉将头埋在了自己双膝之间,却是沉默了下來。

许久之后,蓝灵迷蒙之间听到身后传來一个声音,她顿时惊醒了过來。

“……怎么就这么趴着睡着了?”沈言的眸子里泛起一丝淡淡的无奈,旋即伸手将蓝灵扔在地上的帐篷撑开,而后忙碌了起來。

“我先替你将帐篷搭好,然后你再睡吧,受了凉便不好了。”虽然修者真气运转着的时候不惧风寒,但以蓝灵的修为,决然还做不到用体内真气抵御寒冷一整晚的地步。

蓝灵看着沈言忙碌的身影,美目之中却是不知觉的晕上了一层细微的暖意。

搭好帐篷之后,沈言学徐帘般顺手拿出一颗夜明珠放在了其内,于是这帐篷之内也便散发出了淡淡的毫光。

“好了……你先休息吧,待得明日我们再商议如何去往凌城。”沈言拍了拍手,而后转过头看了一眼蓝灵道。

在他转过身去的那一刹那,蓝灵眼眶中似乎掠过了一丝朦胧的水雾。

这就是……被人关心的感觉?

她心底的那些怀疑还有不满,认为沈言二人故意选择这种沒有任何遮掩地方居住的念头,竟也不知不觉的消散了开來。

但在沈言刚刚转过身去的时候,蓝灵又鬼使神差的小声开口嘀咕了一句。

“我睡不着……”

沈言身形微微一顿,莫名其妙的看了蓝灵半响。

女子的俏脸唰的一下便变得通红,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这句话中的歧义,好似是在挽留沈言一般。

“我的意思是,我害怕夜里会遇见妖兽……”

沈言这时候方才恍然大悟,虽然他沒搞明白为什么蓝灵害怕妖兽会怕到脸红,但还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原來你是在担心这个。”不过这句话落罢之后,沈言却又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妖兽什么的,他其实真的沒有在乎过。

除非真的运气爆棚到遇见什么上境第三境的恐怖存在,否则无论來多少,也终归一个死字而已。

“这一点我和徐帘早有考虑……”

“算了……”蓝灵眸子里略微闪过一丝失落,然后摇了摇头,“你去和徐帘商量明天的事情吧,我这不用你管!”

毫无疑问,沈言先前的举动,对蓝灵这个从小在云家这种勾心斗角的大家族环境里长大的女子來说,并非是毫无意义的。

至少在那么一个瞬间,蓝灵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的确是被触动了的,在那个时候,她也终于感觉自己周身的寒意似乎沒有那么浓郁了。

从某种程度上來说,沈言在这种方面当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如果他稍稍脸皮厚点,说不得蓝灵半推半就的也就让他在这里陪着了。

就算不能住在一个帐篷里发生些实质的什么,但两者间的关系绝对会进一大步。

但沈言的脸皮显然沒有那么厚,或者说他压根就沒弄明白蓝灵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只是主观的认为蓝灵害怕胆敢在深夜中触摸的猛禽妖兽,所以在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沈言却是走到了蓝灵的面前,而后露出了一丝笑容。

“蓝灵,你不用害怕,也不用担心。”

这一句话虽然很轻,但却似有着千钧之力一般,叫人否认不得。

“今夜有我在此处,便绝无妖兽能动你半分毫毛……”沈言这句话却是让蓝灵的目光微微一滞,夹杂着感动也带着一丝疑惑。

但沈言却只看见了那一丝疑惑,于是他蓦然跃上半空,脚下须臾青天步踏动,瞬息之间便上蹿了数十丈。

这个时候他几乎已经成了夜空中一个小小的黑点,旋即便是那刺眼的一点蓝白色光芒倏然乍现,而后仿佛一道托着光线的陨石般朝着下方轰然坠落!

蓝灵直接就忍不住的站起了身來,美目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从极高空坠落的那耀眼光芒,却是惊愕的连樱唇都微微张了开來。

而徐帘却直接倒在了帐篷之内闭上了眼睛,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反正以他的性子,也断然不会对沈言这种显摆自己实力的举动去过多的关注。

“蓝灵,我知道你很疑惑……疑惑我沈言是否为了刁难你,让你知难而退不跟着我们而故意选择此地落脚!”

这个时候沈言的声音,也从天空中扩散了下來,却是蕴着震震雷鸣般。

“但我告诉你,无论今夜是在何处,纵是九州上三天中,我也能护得你周全!!!”

言及此处,蓝灵眸子中那星星点点的光芒早就在不断的闪烁了。虽然这番话看似是沈言在显摆,不过她还是觉察到了一种不容置疑的真心实意。

可惜的是,这份真心实意不过是沈言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而已。

蓝灵今日之所以有这样的怀疑,只不过是沒有看见沈言在安定门处所爆发出來的实力罢了,否则也就不**差阳错的对后者情愫渐生了。

沈言先前那番话似乎还在不断的回荡着,而他也终于是出现在了地面三十余丈高的地方。

当那“护你周全”的回荡之声消散开來的时候,沈言终于是将自己骨子里一切的傲然都展露了出來,而后托着那恍若流星般,蓝白色光芒灿若星辰的右拳,朝着还有三十余丈的地面,蓦然砸下!

与此同时,还伴着一声长啸。

“因为我有,,”

“这样的实力啊!!!”

轰,,

轰,,

轰,,

天崩地裂是什么样子蓝灵并未见过,但这时候她却是有了这样的感觉。

随着沈言这一拳落下,天地仿若都开始变色一般。而后这一拳竟在三十余丈的高空将空气和风都给打出了一层肉眼可见的,犹若实质般的凹陷!

这凹陷坍塌的空气随着一声爆鸣,便直接带着迅雷之势落在了地面之上,旋即便是铺天盖地的轰鸣声和炸裂声!

而蓝灵所在的地面也开始不断的颤抖起來,这分明是被近百丈开外那地面处传來的剧烈震动给波及到了。

蓝灵俏脸直接便是一片惨白,而后她便恐惧的看着远处地面不断的龟裂开來,出现了无数裂缝,而且还在朝她所在的地方蔓延着。

唯有徐帘似乎真的如同睡着了一般……不对!即便是真的睡着了也早被惊醒了。他似乎根本不在意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仍沒有睁开双眸的打算。

漫天的烟尘在许久之后终于消散,沈言的身形也终于是再度出现在了蓝灵的目光之内。

而他的身上,竟沒有半点灰尘和衣衫破损的痕迹。可想而知,先前那将空气都打出凹陷的一拳,他竟能将其中的力道收发自如的控制,这又是何等样不可思议的实力?

而沈言身后,却是足有十余丈范围,彻底凹陷下去的一个巨大坑洞……伴随着的还有从那坑洞边缘蔓延出來的无数裂缝,这所有的一切,都彻底震撼住了蓝灵的心灵。

强者,她不是沒有见过。她们云家乃是三万年前不灭剑神林沉妻子所在的家族,即便经历过这么多年的落魄,也仍在九州之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毕竟能将本宗设立在衍州的家族,沒有任何一个是简单的。

在云家的历史背景和传承底蕴之下,注定了这个家族中的强者绝不会少。比不得上三天,也比不得苏朝,但剑皇阶,剑尊阶的强者,却也是有着不少的。

剑尊阶强者的气息和实力,蓝灵大抵也见识过一二。但那种程度的力量,会让她恐惧和艳羡……可也绝打达不到现在连心神都被彻底震慑住的程度。

沈言先前所显露出的铺天盖地的威势,比云家的剑皇阶强者强了何止十倍?就算是剑尊阶强者,蓝灵此刻也隐隐约约感觉,都不能同面前这个一脸轻笑男子相提并论!

原來……对方根本就沒有打算敷衍自己的心思,对于这样的强者來说,既然答应了,那自然便不会违约……蓝灵半响之后终于是从震撼之中回过了神來,但却是有些歉疚的咬了咬樱唇。

这个时候沈言也刚刚从数百张外的那恐怖坑洞处走到了近前,他瞧着蓝灵的模样,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后方才郑重其事的重复了一边先前的话。

“有我在此,便定能护你周全,所以,,安心睡吧!”

话音落罢,沈言转过头直接就朝另一顶帐篷走去,他其实还有些问題沒有弄明白想要去询问徐帘。

望着沈言在夜色中略显萧索的背影,蓝灵的樱唇不知不觉间竟上扬了起來,或许连她自己都沒有发现,自己的眸子里,竟已满是柔情。

安心睡吧……多久,沒有人如此真心诚意,不夹杂任何功利之心的同自己说过这样一句话了?蓝灵柔柔的笑着,似乎连樱唇都闭合不上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