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七凌城将至

五百七十七 凌城将至

无论沈言展露自己实力的举动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念头,但也总算是安抚住蓝灵放下担忧睡觉去了,

而他这个时候虽走进了帐篷里,但在看了一眼紧闭双眼的徐帘,却也沒有开口询问出声,只是自己静静的沉思了起來,

徐帘先前的言语,可还一字不落的在他脑海中回想着,

此去衍州,独独只为两件事,替云拾霜达成夙愿,以及赴上三天取寒月冰魄,

徐帘告诉他,云蓝灵必定不知九州之外的事,否则定然不会猜测不出他二人的來历,

只怕这也是云家少数高层,才能得知的事情,这就如同天元本陆千千万万人都不知晓,还有着一个九州大陆以及南大陆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他们去云家帮助云拾霜,必定会被那些高层看出破绽,知晓他们是九州大陆的外來者,

排外,

这是徐帘言语之间最为担心的一点,云拾霜便不说了,毕竟她是云家支脉,

而他们二人,若是真的被衍州大多数势力惦记上,想來还不知会遇上多大的麻烦,

“不过……”沈言思筹了半响,却又是苦笑了起來,而后看了一眼仿佛真的睡着了般的徐帘,“有这个妖孽在的话,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无法控制的局面吧。”

沈言喃喃自语罢,也沒有倒头睡觉的意图,只是盘膝而坐,用八分心神运转起体内的真气,剩下两分,却是注意着周遭的动静,

一夜无话,

翌日,沈言刚刚平复真气,睁开眼之后却发现徐帘早就不在帐篷之内了……不对,

帐篷呢,沈言目瞪口呆的左右看了看,发觉徐帘这厮不知什么时候直接连帐篷都给收了起來,他顿时就从地上站了起來,

“你醒了。”徐帘这厮断然不可能主动招呼他的,所以这句话自然是出自蓝灵之口,

沈言这时候方才察觉到声音是从身后传來,所以当下便转过了头去……看见蓝灵有些微红的眼眶,他却是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沒睡好。”

“昨夜风太大,搅得心乱。”蓝灵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她自然知晓自己现在的模样断然有些憔悴,

沈言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徐帘人呢……”

“我在这。”徐帘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來,却是直接吓了沈言一跳,

“你怎么神出鬼沒的。”沈言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有些惊讶的道,

“你自己观察的太不仔细罢了……”徐帘冷笑着看了他一眼,“且先不说此事,我大约估计了一下,以我们的速度,应当还有两个多时辰方才能到凌城。”

“两个多时辰。”这倒不是沈言的声音,而是一旁的蓝灵惊疑不定的看着徐帘问道,“玉树城离凌城也是有着很长一段距离的,两个时辰便想要赶到那儿,只怕有些不切实际吧。”

徐帘平静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那只是寻常情形之下。”徐帘的话音刚落,沈言就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徐帘你不会是打算又用那什么青鸾之翼飞过去吧,就算我们二人能从空中走,那蓝灵又该如何是好。”

徐帘这一次却是连看都沒有看沈言,便从怀中掏出了两张符纸,

“青鸾之翼乃是律令之符,虽然中神策留下的东西有很多,但这样的宝物,却也并非伸手就能拿到的。”

“那你手里拿着的东西是什么。”沈言莫名的看了看他手中的符纸一眼,而后道,

“这是迅捷如风灵符……也即有着加持速度的作用,我和云蓝灵使用这两道灵符,自然便能在两个多时辰内,步入凌城的领地范围内。”

徐帘话音落罢,直接屈指一弹,其中的一张灵符便已燃烧了开來,而后朝着蓝灵飘去,

蓝灵惊得花容失色,便准备朝后躲开,但那符纸好似长了眼一般,直接便带着燃烧的火焰撞在了她的身上,而后毫光一闪,竟仿佛融进了她的身体,

“这……”蓝灵还不待惊呼出声,整个人便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她却是忍不住的疑惑出声,“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变轻了许多。”

徐帘随手将另一枚灵符对着自己使用掉,而后脚步抬起,便朝着前方走去……他的步伐竟变得残影重重,让人根本无法捕捉到他真正的身形,

但对于沈言來说,只需要一眼就能看清徐帘瞬间就跨越了至少三十丈的距离,

而这个时候他也轻轻唤了呆滞在原地的蓝灵一声,旋即须臾青天步踏动,轻轻松松的便跟上了徐帘,

蓝灵轻轻吸了一口气,直接就迈出了一步……旋即她便感觉连这天地间的风都在刻意的送她一程般,只是瞬间而已,她的身后也同样留下了无数道残影,

沈言见蓝灵也跟了上來,算是安下了心來,毕竟女子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的符咒之术,被震惊成了那种模样,倒也情有可原,

顺着这不知名姓的平原和山川一路而行,三人虽是同无数修者擦肩而过,但都沒有让他们的步伐为之停顿片刻,

至于那些看见他们身后拖出的一道道残影的修者,自是不敢无事生非去阻拦明显不好惹的沈言等人了,

所以大抵如徐帘所说,不过两个时辰一刻钟的功夫,三人便踏入了凌城的领地范围,

他们这时候所在的位置,据徐帘所说,应当离运宁河不远,

运宁河是什么地方,沈言却委实不知,但他总归知晓一件事,那就是他们此刻已经离凌城很近了,

而到达这个地方之后,徐帘和蓝灵体内加持的那迅捷如风灵符之力方才消散开來,是以这最后的一段路程,三人也只能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了,

沈言正准备随着身边两侧,在这草原之上疾行往同一个方向,也即是凌城所在的位置走去,但却发现徐帘蓦地停下了步子來,

“怎么了。”徐帘停顿下步伐,沈言自然只能跟着停了下來,

徐帘却不回答他的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蓝灵的脸庞,片刻之后他却是平静的取出一枚黑不溜秋的丹药,

“吃掉它。”徐帘也不解释,直接就将丹药递给蓝灵,

蓝灵的美目之间微微闪过一丝错愕,但她却从徐帘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的神色波动,于是乎她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沈言的身上,

沈言微微头疼了片刻之后,方才苦笑了起來,

“虽然我也并不知道徐帘拿出來的到底是什么丹药……不过他决计不会害你便是。”

沈言这番话刚落,蓝灵便直接伸出纤纤玉手结果那黑不溜秋的丹药,而后望了他半响,竟是直接一口将丹药吞了进去,

沈言张口结舌的正要说些什么,但转瞬间整个人的目光却变得惊骇到了极点,

因为只是少顷的时间,蓝灵那清冷雅致的脸庞,竟变得平凡了起來,好似某些凡人村落里的少女一般,

于是乎他的嘴直接大大的张了起來,愣愣的看着蓝灵的脸庞,

蓝灵被他这毫不掩饰的目光望的心乱如麻,一时之间芳心竟是砰砰乱跳了起來,连带着耳根都泛上了一抹绯红之色,

“你的脸……”沈言咽了口唾沫后,终于是忍不住的提醒道,

“我的脸。”蓝灵直接从袖中取出了一个椭圆的匣子,打开之后便疑惑的用其中夹着的小镜子照了照自己,

一眼下去,蓝灵便直接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她方才反应过來,其中那个平凡无比的女子,似乎便是她,

“这……怎么回事。”蓝灵呆呆的看着同样莫名其妙的沈言,而后忍不住喃喃出声道,

“我的脸……”喃喃自语之间,蓝灵的眼眶之中竟都开始微微弥漫出一层水雾,

女子都是极为看重自己容貌的,试问如她这般的佳人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如此平凡,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徐帘莫名的看了蓝灵一眼,然后方才开口,

“不知你为什么会对容貌如此看重……但此物不过是有着易容之效的丹药罢了,燃自己三根青丝成灰借水服下,便能恢复你本來的模样了。”

徐帘刚开口便让蓝灵直接用一种杀父仇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但之后的话却是让女子眼眶中的水雾一下子消散了开來,而后转为了欣喜,

“徐帘,你此举有何深意。”沈言仔细看了看蓝灵的模样之后,方才转过头道,

“云家乃衍州的顶尖势力,云蓝灵逃离云家,虽不知她在云家的身份如何,但想來云家明察暗访都必然会寻找她的消息。”

徐帘开口解释的同时,已经朝着凌城所在的方向迈动起步伐來,

“既然如此,那我凭什么不能认定……在凌城,以及其后需要取路的城池里,都有着可能认出云蓝灵的修者呢。”

“敞若云家知晓了这消息,那我们想去衍州便会变得更困难了,就算成功去了衍州,在一开始就惹上了云家之后,我便沒有机会去探察其他的消息……那么我二人行事便会陷入极其被动的情况之中。”徐帘对于寒月冰魄以及探察上三天的事情,自是一言带过,

沈言听闻他的言语,却是直接冒出了一头冷汗,

如果云家真的在他们还在沧州的时候知晓了云蓝灵和他们在一起,那他们的情形只怕会真真变得极其糟糕,

对于这种事情,终归还是徐帘能将方方面面都考虑他,如若换做他,只怕也只能用拳头硬生生的砸出一条路來了,可那终究不是上策,

“蓝灵需要易容……我二人便不用么。”沉默了片刻之后,沈言再度疑惑道,

“不用……只要不将云家牵扯进來,就算我二人所做的事情暴露,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徐帘摇了摇头,神色之间虽仍是无比平静,但其间却夹着一丝兴奋和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