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八四暗面

五百八四 暗面

“什么机会?”徐帘嘴角似是噙起一抹冷笑。“当然是一个接触天元本陆讯息的机会。”

“这三块大陆裂开之时,天元本陆即是其中最大的一块。”

“而南大陆,九州大陆,天元本陆三块大陆原本便是一起的,那么它们的质量必定一样。据此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质量一定的情形之下,体积越大,所蕴含天地灵气,天材地宝的概率,自然也就越大。”

徐帘这一次的解释,却是放慢了自己的语速,以便能让沈言尽力的理解。

“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沈言思索了片刻,然后方才点了点头道。

“那就沒什么可说的了。”徐帘耸了耸肩,竟是就此打住。

沈言顷刻间露出了一脸的呆滞之色,片刻之后他方才讪讪的出声。

“你先前说的那些就跟一块石头摔成了两半,大的那部分肯定要比小的那部分要重是一样的道理。不过这个你说的机会又有什么关系,你总得把话说明白吧?”

徐帘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看他这幅模样,分明已是无奈到了极点。不过片刻之后,徐帘仍是出声解释了起來。

“那么天元本陆的力量体系必然超过了九州大陆极多,而且两块大陆之间横隔那么远,根本不是等闲之人可以度过的。”

“别跟我说东魔祖设立的传送阵……”徐帘看了一眼想要说些什么的沈言,立刻便出声道。“你首先要想一想东魔祖布置这些花费了多久的时间?这谎言甚至披上了苍梧尊者道统的外衣,可想而知东魔祖的谋划和算计不知耗费了多少心力。”

见沈言一怔之后闭上了嘴,徐帘方才满意的收回自己的目光來。

“另外便是你要明白天元五祖,东魔祖,西佛陀,中神策,南酒仙,北剑仙等人的修为,比之只杀苏朝之主,不知要强出了多少。”

“天元本陆,上境六境界的丹境强者据我所知,当唯有北剑仙一人。东魔祖就算弱于北剑仙,哪怕不是五境锻魂,也至少得是四境凝魄吧?”

“如斯之强的东魔祖谋划盘算了那么久,方才堪堪布置下能跨越九州天元两块大陆的传送阵,你觉得苏朝何人有如此实力?”

这与阵道是否昌盛无关,跨越那么远距离的传送阵,已经不是单纯的布下阵法就能解决的事情,那已经到了实实在在需要力配合的程度了。

苏朝或许能布置出传送阵的人有很多,但能让这传送阵跨越天元,九州两块大陆的人,只怕还沒有出生。

“既如此,你身为九州大陆的顶尖强者……是不是会想要得知天元一系列的情况?无论是与九州大陆不一样的修炼心得,亦或是天元大陆特有的秘法灵技?”

“尤其是两块大陆之间的來往,几乎处于一种断层的情形下,苏朝的皇室除非是一群猪,否则必然会想办法从我们的口中得到这些讯息。”

徐帘言及此处,看了一眼沈言,却发现后者随着他的言语开始沉思了起來,方才继续讲了下去。

“否则你为什么认为……”

“云拾霜能以一个支脉弟子的身份,跑來衍州云家想要回归本宗?”徐帘言及此处,却是微微一顿,似乎再等着沈言询问自己什么。

“徐帘……不对啊!”沈言前后琢磨了一下徐帘的这句话,方才一脸的疑惑。

“你先前说的那些应该是正常的,但如果天元大陆和九州大陆之间的來往绝非一件易事的话,那云拾霜是怎么从天元跑到九州的?”

徐帘看了他一眼,神色却是毫无变化,似乎早知晓他会如此询问一般。

“云家在三万年前与不灭剑神交情不浅,所以势必有着一种可以跨越天元和九州大陆的秘宝。”

“秘宝?你怎么知道是秘宝?更遑论就算不灭剑神给了云家先祖什么秘宝,但也不可能专门替他们修一座传送阵吧?”沈言眉头微微一皱,然后道。

“……如果是你是不灭剑神,我代表云家,你会替我留下些些什么?”徐帘抚了抚额头,方才反问道。

沈言眉头皱的更紧了些,片刻之后他才开口。

“具体留下些什么,我应该也不能保证。不过肯定要留下能进攻的底牌,能防守的底牌,以及能逃命的底牌三种吧!”

“毕竟遇见敌人可以打,也可以防……若真的对方太强,也能逃走。”

徐帘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大致如是,一般來说,进攻,防守,以及逃跑的底牌,不灭剑神定然会留给云家。”

“而当你拥有了不灭剑神那样的实力之后,你留给我的逃命底牌,应该会具备些什么特质?”徐帘先点了点头,竟又是问出了一个问題來。

沈言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显然是在不断的思索着。

“嗯……我想大概具备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可以逃离的极远,因为拥有了进攻的底牌和防守的底牌,还能逼得你逃跑的话,对方显然强的不可思议!”

“逃得越远,对方找到的可能性也就越低……”

徐帘听他顿住,却是沒有开口,好似知晓沈言的话并沒有说完。

“……另外还应该具备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能确定方位,最好是精确到具体的地点,最差也要能确定距离和方向!”

“是了。”徐帘并沒有吝啬自己的赞叹,只是这赞叹听起來有些让人郁闷,“看來你还不算蠢得无可救药。”

“你既然能想到这一点,那么肯定可以想到不灭剑神最后留给云家的底牌,一定是极其恐怖的。至少逃命的底牌,必然具备了你所说的两个特点之一。”

“而那逃命的底牌,自然不可能让云家的人彻底陷入危机之中……距离近了只怕躲不了多久,若距离不远不近,掉入了无尽之海又怎么办?”

“所以……这底牌最远的距离,必然能跨越两个大陆。九州大陆到南大陆,或者到天元大陆……唯有如此,方才是上上之策!”

沈言将徐帘前后的言语联系起來,终于是睁大了眼睛。

“你的意思是,,”

“不错,我的确是这个意思。”徐帘直接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云家的底牌极其厉害?”沈言纳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未说完的话说了出來。

徐帘嘴角剧烈的抽搐了几下,眼中的平静再度转为了那种看白痴的神色。

“我该说你什么好?看來你算不上蠢得无可救药,而是根本无药可救!”

“我想说的便是两件事,第一便是当我们表明身份之后,苏朝铁定会有人同我们联系,因为我们能从天元大陆传送到此处,那么苏朝皇室吃不准我们的背景,自不敢轻举妄动!”

“第二件事,则是云拾霜回归云家本族的事情,从一开始便注定是不可能的。”徐帘又是冷笑了起來。

“云家倒是打得好算盘,将不灭剑神留给他们的底牌交给一个支脉的子弟,冒着如此之大的风险來博取天元大陆只言片语的信息!”

“我敢肯定,云拾霜自己不知道她能从九州大陆來到天元大陆是多么的耸人听闻!而且也被警告过不准透露出自己的來历……包括云蓝灵在内,只知道她是云家支脉的子弟,但绝不知晓她乃是从天元本陆來的。”

沈言奇怪的看了蓝灵一眼,因为即便徐帘言语之间提到了她的名字,但她却仍然默默的往前走着。

如果说女子的心机和城府深到了此等地步,那委实也有些太不可思议了点。

“这件事云家的高层知道的也极少,而且因为云拾霜的身份太不起眼,所以虽然将那底牌交给她有些冒险,但绝不失为一个富贵险中求的方法!”

沈言看了半响,终究沒有察觉出任何端倪來,却在徐帘这里找到了插话的机会。

“富贵险中求?”

“我的意思是,用底牌來赌天元大陆那边的信息,即便他们只能从云拾霜的口中知道一点点。”徐帘解释道。

“而且那能用來跨域两块大陆的逃命底牌如果是一次性的……云拾霜这一次便回不去天元本陆了。”

“但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不灭剑神绝不可能让云家陷入这种有來无回的尴尬局面之中,所以这底牌定然最少都能使用两次。”

“不过如此一來,我倒觉得云拾霜不单单无法再度返回天元大陆,甚至很可能被云家之人秘密抹杀。”

沈言的神色猛的一沉,然后有些不解的望着徐帘。

“天元大陆的局面是一种定势,以云拾霜的身份地位所知道的东西太有限了……只要云家这一次从她的口中询问出了天元大陆的概况,她被杀掉的几率超过了八成。”

“因为这些概况只需要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知晓一次便足以。而且即便再度让云拾霜返回天元大陆,她也不可能得到什么天元大陆专有的天材地宝和修炼感悟,与其将那底牌再度放在她手里,倒不如杀掉她,反倒能保护这些事情不会轻易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