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八五明面

五百八五 明面

衍州云家。

衍州顶尖的五大豪门之一,说句不夸张的话,云家的仆从到了外面,都高人一等。

而徐帘若是知晓了云家家主云迁与云家众位长老的谈话,便能知道自己所料竟是分毫不差。

云迁六十七岁坐上云家家主的位置,及至如今已有了五十余年的光景。

不过单从面上來看,却根本察觉不出他已活过了百十來个春秋,看起來反倒像刚刚知天命的中年人一般。

今天是云拾霜到衍州來的第十五天。

不过与其说是來替她们那一脉的分支并入本族做努力,倒不如说是被变相的软禁了起來。

而就在今日,云迁做出了一个决定。

“分支并入本族?虽先祖有过规矩,分支有族人实力足够便可以。”

“但那一脉的特殊诸位尽知,且不说让那一脉的所有族人到九州來需要花费多么巨大的代价……那突兀出现的一批族人若是落入了苏朝或者上三天的眼中,我们该怎么解释?”

云迁穿着一身青蓝色绣山水锦袍,眉眼端正,看起來便是一个俊朗的中年儒生。

“虽然上三天与苏朝,必然有着同样的方式掩藏着这些东西……毕竟源大陆那一方的修炼体系,绝非九州能相比。”

“可这些东西若在暗地里倒是无妨,但若被抓个正着,只怕苏朝与上三天就有的话说了。另外的四个家族,也巴不得陷我们于两难之中……”

“到时我云家该怎样去解释?说我们得到九州大陆的消息,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些势力格局信息?上三天和苏朝即便表面上相信,但暗地里必然会有所介怀,哪怕幕遮太祖曾与不灭剑神有久,但真到了这种与自身利益相关的地步,皇室也定然不会心慈手软!”

云迁话音落罢,却是用温和的目光看了看另外三人。

一袭乌色古旧长衫的云家大长老,满身煞气的云家第二强者云傲,以及穿着粗布灰袍,看起來极不显眼的藏书阁老。

这四人加起來,便是整个云家最强的力量。

云傲的眸子里,似乎不断的往外逸散着血光一般,即便云迁望了过來,他的神色仍然冷酷凛然,沒有半分变化。

云家大长老与藏书阁老却是互相对视一眼,旋即不约而同的再度看向了云迁。

虽然两人心中各有计较,但既然云迁已经将话说到了这种地步,定然代表着他也有着自己的答案。

“云拾霜不可留,所幸先祖所留的玉竹能來往九州本源两陆,此后云傲再走一遭天元本陆,杀掉支脉所有人便是。”

云迁儒雅的气质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蓦然一变,连带着他温和的瞳孔中,都掠过一丝冷意。

云家大长老和藏书阁老面上却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竟是对云迁做出的这个残忍决定沒有半点惊讶。

“既然家主已有了决定……便如此作罢。”沉默少顷,云家大长老方才点了点头,言语之间飘渺不定,似无定白云兮。

“那天元本陆那一边?要知道这三年间,云拾霜因为身份和实力的缘故,并沒有得到任何可以带來极大利益的信息。”藏书阁老沉吟了一下,却是询问道,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似乎是看守藏书阁终年不见阳光的关系,所以还渗出來一种干枯的感觉。

“五十年后若无要事,云傲走一遭便是。”云迁盘算了一下时间,然后方才道。

“虽然云拾霜并沒有带來能让我们对天元本陆的修炼体系理解的更为直观的消息……但毕竟我们知晓了宋王朝的大概局势。”

“既然宋朝无大的变动,那么也即代表着天元本陆这些年并沒有什么新的格局变化,至少五十年内,出现不了波及到九州大陆这里的事情。”

云迁的话音落罢之后,便看向了云傲。

后者眸中的冷冽仍沒有收敛,但却冷漠的点了点头。

“我同样沒有意见。”藏书阁老见云迁的目光朝自己挪了过來,开口道。

“既然这样的话……”

云家发生的事情,沈言和徐帘自是不知晓的。

“原來是这样啊!”沈言终于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忍不住的多打量了蓝灵几眼。

女子面上虽看不出喜怒,但她的耳根子却微微有些发红。似乎不知晓沈言为何一路上,先后不停的打量了自己无数次。

虽然她能看见沈言和徐帘的嘴唇在不停的动着,但却不能听到声音。不过蓝灵也沒有想要探听别人秘密的心思,所以也便装作沒有看到了。

“这藏音咒印也是中神策留下的东西,据说是西佛陀送给他的,相当于整个天元大陆现今最高端符咒之术的象征,在九州大陆,应当还沒有人能破解掉它从而听到我们两人的谈话。”徐帘虽然先前大致的说是因为藏音咒印的缘故,但看到沈言一脸的好奇模样,还是补充着解释了一句。

“你真浪费。”沈言撇了撇嘴,虽然不知道究竟,但既然是和北剑仙其名的五祖之一,显然也定非寻常之物。

就如同那青鸾之翼的律令之符般,本以为徐帘这种东西会有很多,但沒想到他压根沒有第二枚的青鸾之翼符,知道这个消息的沈言也同样郁闷了好些时候。

毕竟用它來赶路,委实有些大材小用的感觉。

徐帘直接无视了他的嘀咕。

“那么回归先前的问題,云拾霜虽然能将支脉云家修炼的天元本陆功~法说出來,但这些东西对于衍州的云家却是毫无作用的。”

“他们需要知道的是天元本陆的修炼体系和层次,到底超过了九州多少。”

“而天元本陆的支脉云家所修炼的功~法品阶太低,根本无法诠释出來这些。因此若是我沒有料错,云拾霜所能带给云家唯一有用的消息,便是大宋朝现在大概的局势。”

若沈言结合起云迁那一番话,定然便能知晓徐帘的分析竟是丝毫不差。

这句话落罢之后,徐帘却又沉思了起來。约莫过了一刻钟的模样,也许是那藏音咒印失去效用的时候,他方才询问了蓝灵一声。

“从这里到云家,大概还有多远?”

蓝灵微微一愣,然后四处打量了一番,方才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时间。

令沈言沒有想到的却是,只是和徐帘交谈的这半个时辰之内,他们竟已离云家府邸所在之处不远了。

不过这种情形却也能想到,毕竟柳家同样是衍州的顶尖世家。他们的商会自然不可能在什么偏僻的地方,所以离云家府邸近,也是可以理解的。

“按照我们现在的速度,应该要不到三分之一个时辰吧。”蓝灵的言语之间有些不确定,“不过最多超不过半个时辰。”

徐帘虽然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却并沒有说什么。

沈言固然有着满肚子的糊涂账还沒有理清,但他也沒有了开口询问徐帘的打算。

因为他发现这个妖孽固然能料到大部分的事情,但解释起來委实有些沒头沒尾,还一副这是源于他很白痴的模样。

而且他前世在神州,虽然沒有想到这么多的事情,但也算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下一步该做什么。

但现在跟徐帘在一起之后,他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说要去干什么了。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到处都有着徐帘下的圈套一般。

皇城。一间静室。

这间静室装饰的极其简单,其内仅仅放着两块蒲团,一个点着九长五短十四根香的香翕。

香座之前塑着一尊一尺來长的金像,这塑像鬼斧神工,看起來栩栩如生,竟仿若真人。

静室四角夹着四个烛座,但上面却沒有点燃蜡烛,而是摆放着数颗明珠。所以这静室虽然关闭着,但却也微尘必现。

静室的蒲团上跪着一个身穿明潢色衣衫,约莫三十余岁,丰神俊朗的男人。他恭恭敬敬的朝着金色的塑像磕了十二个头,然后弯着腰缓缓退了出去。

当他退出静室之后,静室的门轰然合拢。这个男人的摇杆一瞬间挺得笔直,仿佛一座山。

他眉宇之间的谦恭和敬畏也都消失不见,眼中流露出的威严之色,让人不敢直视。

“陛下……”一个有些尖细的苍老声音传了过來,穿着明潢色衣衫的男人眼中的生人勿进之色微微缓和了一下,然后方才转过头來,看着这个陪伴了自己父亲三十多年,又陪伴了自己近十余年的老者。

“何事?”这个九州大陆权势滔天,实力惊人的男人,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來。虽不露威严,但却如同雷鸣电掣,让人不自主的便将心神一瞬间凝聚了过去。

“凌城城主以及星辰学院下遣沧州的院士于半个时辰前上禀,在玉树城击杀一位督查使的两名男子,是通过了凌城的传送阵,传送到了衍州。”老太监缓慢的道。

“让老三走一趟,废了凌城城主的修为而后剥了他的官服,副城主暂代凌城城主之职。至于星辰学院的老院士,想來星辰学院那里,应该会给出一个让朕满意的结果來。”苏朝天子平静的神色,仿佛在述说着今天晚上吃什么一般。

但就是如此轻易的一句话,却决定了沧州权柄惊人的凌城城主石千野的命运。

“老奴明白了。”那老太监点了点头,竟也沒有就此离开,而是走到了男人的身后,微微佝偻着身子。

“陛下慢些。”

随着苏朝天子朝前迈出一步之后,老太监一边跟了上去,一边缓慢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