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八六苏衫冷

仙誓 五百八六 苏衫冷

凌城城主如此之快的便将沈言二人的传送到衍州的事情,徐帘根本不知晓……或者说,他应当知晓,却并未明说。

而在苏朝天子离开静室得到这个消息,并且让那老太监传令罢免凌城城主职位的时候,沈言与徐帘三人,也踏入了云家的在衍州的势力范围内。

这个势力范围,倒不代表着沈言等人身处的这些地段完全属于云家,而是这里的坊市和大多数收益极大的买卖,都掌握在云家的手中。

只不过在这个地段之内,其他家族的生意范围要小上一些罢了。

而先前他们从柳家商会出來之时所在的街道,大部分的坊市都掌握在柳家手中,所以那一些地段,便是柳家在皇城商业上的势力范围。

“那便是云家府邸……”

蓝灵的眸子深处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歉然,却也不知道是对云家自己父母的歉疚,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了。

云家的府邸自是极其华贵的,虽然府门前的街道并不限制其余人來往,但大抵來往之人,都远远的避开了那恢宏无比的府门三丈距离。

沈言却是沒有理会她的,至于徐帘更是连步伐都沒有停留,直接便一头扎到了云家府门前。

在衍州又有何人不知晓大名鼎鼎的云家,既然敢走到这个门前,那么守门的云家侍卫自然知晓來者身份只怕非富即贵,否则不会做出这般自取其辱的事情。

虽沒有侍卫趾高气扬的上前阻拦,但也不可能不盘问一番便放三人入内。但却不待侍卫上前询问,徐帘便云淡风轻的飘出一句话來。

“告诉云迁,便说本陆有故人來访。”

云迁。云家家主的性命,在整个衍州,胆敢在明面上如此称呼云家家主的人,绝对超不过两掌之数。

那侍卫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便是心头一滞,紧接着骇然无比的看了徐帘一眼,见他甚至连看都未看自己一眼,当下直接微微躬身,而后退进了府中,应当是急急忙忙的跑去通报了。

狗仗人势的家仆和侍卫虽然也有,但能在云家做事,这侍卫自然不是白痴。否则若是他单纯以外貌和穿着论地位的话,只怕不知要得罪多少人了。

本陆,在那侍卫的心中,自然指的是本身所在的大陆,这句话在他的心里换个说法,便是九州大陆的故人來探访家主了。

但沈言却知晓,徐帘所说的本陆,指的是天元本陆。

而他知道的事情,云家家主云迁定然也是明白的。这样一來,对方虽然必定会请他们进去,但却暴露了他们的來历。

于是乎沈言直接就不解的将目光落在了徐帘的脸上,碍于前方不远处还有另外数名侍卫在,他倒也沒有将自己心头的疑惑询问出來。

岂料帘竟如同沒有看到另外几人一般,直接便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同样有些怔然无比的蓝灵,而后方才缓缓出声。

“……我们的來历暴露与否根本不重要,在玉树城你杀掉那人之后,我就料到了其后我们所要面对的情形。”

“苏朝天子至多只需要一个时辰不到,便能从衍州各大传送阵中得到我二人的大概方位。”

“那些调查的人自然会找到我扔下來的那一枚督查使令牌……当时我扔掉令牌,便是为了表达出一个信息來。”

徐帘言及此处,神色微微一顿。

“什么信息?”见徐帘顿住言语,沈言忍不住出声道。

“那即是我们两人无意与皇室为敌,杀掉那督查使或许是因为仇怨还是其他的什么,但绝非是为了挑衅皇室之威!”

“扔掉那督查使的青铜令牌,也即表明了我二人的心意。扔掉令牌,就等于变相的退让和服软,同时代表我们不会利用这枚令牌的身份肆意妄为!”

“但这些……都只是一件事的前提!”徐帘说到这里,神色终于是变得冷冽下來。

“我说的对么?云家家主次女!云蓝灵小姐?”徐帘这番话音落罢,蓝灵的神色便是蓦然一变,旋即便准备往云家府邸之内窜去。

但沈言的速度何其之快,几乎是在徐帘这句话落罢的一瞬间,他的右手便如同铁箍一般,死死的握住了蓝灵的右侧肩头。

女子吃痛之下,面庞之上倏然便渗出一层的冷汗來。沈言却丝毫不为所动,他虽然不知晓徐帘这突兀的询问是什么意思,但显然云蓝灵隐瞒着什么。

“看來我并未猜测,否则你的反应当不会如此之大!”徐帘这个时候,方才恍然的点了点头。

“……沈言,记得先前我同你说过,要想在衍州立足,便要彻底的让我们光明正大的步入苏朝皇室的眼眸之内么?”

而后徐帘竟也不再理会死死咬着樱唇的云蓝灵,反而是询问道。

“记得。”沈言倒是沒有丝毫犹豫,直接便点头道。

“那么想來之后,我们应当在云家暴露出一些东西來,至少要让苏朝意识到,我们的來历,绝非他们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正主。。來了!”

徐帘话音落罢,沈言眼角的余光便扫了云家府邸之内,一个中年儒生模样的男子满面的温和之色,缓慢的走了过來。

衍州皇城。

苏衫冷身为苏朝天子,修炼,政务以及其他零碎的事情自然是很多的。但他此刻却端坐在一件雅致的房屋内,一口口抿着香茗,他品茶的速度极慢,以至于一口茶咽下,怕是已经过了三五分之一柱香的功夫。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杯香茗至少添了四五次后,苏衫冷的眸子方才蓦然变得威严沉静。

当他转为如此神色的一刹那,房屋之内竟是凭空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因为其不露首尾,因而压根不知晓对方到底是男是女。

“陛下,凌城之主与玉树城城主,乃至一位名号为斩风的剑皇所言大致相似,所以说谎的可能性极低。”那黑衣人的声音有些起伏不定,根本沒有一个准确的音调和节奏。

“嗯?”苏衫冷轻轻嗯了一声,却是带着一丝疑问的意味,显然便是让那黑衣人继续说下去。

“其次属下等人盘查了衍州大部分足以传送到凌城那么远的传送阵,击杀督查使的那二人确是出现在了柳家商会。”

苏衫冷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但面上的神色却沒有什么巨大的变化。

“在柳家商会外的一条小巷子之内,属下等人找到了遗失的一八零七号青铜督查使令,也即是玉树城殒命的那一位督查使的腰牌。”那黑衣人的神色,从头至尾都恭敬到了极点,以至于他的声音都保持在了一个固定的频率上。

“这应该是那二人的表态……”黑衣人言及此处,虽看不到他面上的神色,但语气之中,却是晕上了一丝尴尬。

“表态?”苏衫冷莫名其妙的瞟了他一眼,“两只小小的爬虫杀掉一位督查使的事情,还需要你特意跑來通知朕么?既与其他几大家族沒有关系,直接出手抹杀掉那二人便是,还有如何不妥?”

“陛下……这才是属下來此的关键。”黑衣人心内一沉,急忙解释道,“那两名青年从柳家商会出來扔掉了令牌之后,竟是丝毫沒有避讳和逃跑的打算!”

“他们二人直接往云家而去……而先前两人,竟使得云迁亲自外出迎接。”

“云家?”苏衫冷的眉头一下子紧锁了起來。“云家这又是闹的哪一出?那二人莫非是云家的嫡系子弟?”

“……云迁的实力太恐怖,属下等人探测不到什么。但先前云家的侍卫入府内通报的时候,那两位青年其中的一人,说出了‘本陆故人來访’这样一句话。”黑衣人思筹了一下言语,方才小心翼翼的道。

“……”苏衫冷的眉头蓦地一挑,旋即强行按捺住自己的情绪。

“待得云迁与那二人交涉完毕,你走一遭,将那两人请來见朕。”

“陛下?那两人究竟有何背景或特殊之处,竟使得陛下不计较他们杀掉督查使冒犯苏朝天威的罪责?”那黑衣人听闻此言,微微一滞之后,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通过他这番言语,自然也便能知晓他对于天元本陆之事,显然也是不甚清楚的。

九州大陆同天元不一样,所以即便是在民间,也沒有任何关于其他两块大陆只言片语的流传。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即便有某些莫名其妙了解了一些情形的知情修者传出一两句传言,也会被人当做闲言碎语,根本不会放在心头。

毕竟千百年來,从未有人亲自证实过有谁人说自己乃是天元大陆,或者说南大陆的來客。

不过这黑衣人无论懂也好不懂也好,显然他这一句询问触怒到了苏衫冷,于是这苏朝天子的神色蓦然一沉,而后用一种凛冽之极的目光扫视了他一眼。

“对朕之言,你也有质疑和询问的权力么!”这句话分明已是实实在在的质问,随着苏衫冷森然的厉喝出这句话來,那黑衣人便是顷刻间浑身一软,直接瑟瑟发抖伏地叩头。

“属下不敢,属下这便去办!”直到那黑衣人离开许久之后,苏衫冷方才有些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天元大陆的來人?却不知道云家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以不灭剑神和先祖以及云家的关系,敞若云家真的起了异心,还真是叫朕为难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