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九十二苏衫冷的修为

章 节五百九十二 苏衫冷的修为

“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东西。”徐帘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再度平静道,只是在他说出这句话的瞬间,眸子蓦地灿若星辰。

苏衫冷的神色一动,再看时,那一对眸子里的凛然之色便再度沉寂了下来。

在徐帘这句话落罢之后,周围的气息一下子变得有些凝滞。

徐帘先后这一番言语却是不知得罪了苏衫冷多少次,毕竟以后者的地位和实力来说,徐帘这种态度,简直如同在扇脸一般。

苏衫冷的神色直接沉寂了下来。

他所询问的东西徐帘并没有回答,而且还直接说出了可以告诉他天元大陆那边某些讯息的这种话来,那么显然就等同于对方是有条件在内的!

苏衫冷不介意行个方便,但他可以大发慈悲的自主给这二人方便,并不代表这就可以仍有徐帘提出这个条件来。

一个主动,一个被动,差异何其之大。

而苏衫冷不是一个喜欢被动的人。

所以他有些愤怒。

当苏衫冷愤怒渐生的时候,沈言的目光已经变得沉重起来,他能感应到周围空间隐隐跳动的无穷灵气。

仿佛只待苏衫冷吐露出一个字眼,这些灵气便会瞬间暴动似的。

徐帘是唯一一个没有在意苏衫冷神色变化的人,他的目光仍如既往般平静。

沈言有些怀疑他知不知道害怕这两个字,或者说这种情绪,本就是徐帘所没有的一般。

当空气中的威压变得越来越凝重,只待等到一个临界点便会倏然爆发。站在苏衫冷身后的老太监却是蓦然变色,目光中泛起一抹惊疑。

“陛下……”

当这两个字出口,沈言感觉城头之上的漫天阴霾都随之而散去一样。这两个字并没有丝毫气势,甚至如同他的主人一般,显得有些佝偻无力。

但就是这两个字,却让苏衫冷心头的愤怒直接散于无形。

徐帘分明是感觉不到苏衫冷那无穷无穷的威压的,可在那无形的压力倏然散去,沈言的神色为之一松后,徐帘竟也微微扬起了嘴角。

却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苏衫冷没有理会这些,他只是转过了头去,望着自己身后的老太监。

虽然他是君,对方是奴。但苏衫冷是一个合格的君主,一个合格的君主,自然能做到对任何人表示尊重这样简单的事情。

看见苏衫冷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那老太监也不迟疑,直接就缓缓说出自己先前受到的讯息来。

“云家以及柳家等人,求见陛下。”

苏衫冷的目光蓦然一滞。

“仅他们五大家族之人么?上三天有没有人来?”

“仅他们五大家族之人。上三天没有人来。”老太监回答的很认真,虽然这两个问题本质上,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但他仍同时给出了两个回答。

因为苏衫冷不可能询问一个无意义的问题,即便其中有一个问题是无意义的,那也必须是有意义的。

“且让他们候着。”苏衫冷听闻没有上三天之人后,方才冰冷着语气道。

云家等五大家族的人在他刚刚接见沈言和徐帘之后便得到的消息,可见这衍州皇城内,五大家族的眼线不知有多少。

不过这种事情,便连苏衫冷也只能生生忍了,装作没看见。

待得老太监如同鬼魅一般消失不见之后,苏衫冷方才再度转过了身来,于是他又和徐帘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你们两人来衍州,是为了什么?”苏衫冷的问话委实有些莫名其妙了,至少沈言没有听懂,这和先前一样的询问,有什么其他的含义。

但徐帘明白,第二次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也便代表着苏衫冷同意了他提条件。

不过这个条件还需要说出来让他听一听,斟酌一番,同意与否自然又是一说。

“九州以剑王,剑尊等境来划分修为……天元本陆则以上下境划分,这一点,想必是瞒不住苏君的。”徐帘似乎很满意苏衫冷的态度,于是开口道。

苏衫冷点了点头,并未否认。

皇朝虽然同样有办法到天元本陆去,但他身为苏朝天子,虽然实力极强,可也不敢擅自跑去天元本陆。

毕竟苏衫冷通过多年来零零散散收集的讯息,自然明白自己若是在天元大陆不明不白的遇到了真正的修为超绝之辈,只怕也是会殒命的。

虽然这个几率很小,但苏衫冷不敢赌。

他已不是可以仗剑行天下的孤独人了,而是握着手握九州权柄的苏朝君主!若他一旦身陨,可想而知九州会乱成何等模样。

而苏朝即便拍去了其他可以比肩上境的剑修去天元大陆,也是丝毫得不到某些重要的消息的……譬如修炼体系的构成,他们甚至连名称都没有尽知。

因为即便是天元本陆自身的上境修者,对于上境也只是知晓一个大概,至多止于了解到丹境的具体情形,已是了不得的见识了。

其后的天地封王等境界,只怕唯有北剑仙,南酒仙那种境界的人物,方才能晓得究竟。

这种东西不是说不能传出去……而是能达到上境第四境,五境的绝强修者,又怎会莫名其妙的去传播这种东西?

低阶修者,大抵还是不知天地封王,尊者之境……乃至入圣之境代表着什么的。

不过不知晓,在某些时候应当也是一种福气。毕竟望一望之后那无穷无尽的修炼之路,便会轻而易举的击碎无数修者的前进之心。

于是徐帘再度重复了一边已经给沈言普及过的东西。

时间缓缓流逝着。

“……登天第十境,即为入圣,蜕凡入圣!”徐帘终是以这句话作为了结尾,“至于圣境,到底是怎样一个境界……怕也唯有真正触摸过的大能方才能解释一二了!”

苏衫冷的神色,已经从最起初的感兴趣,直到面带异色,再到此时的骇然。

入圣,仅仅这两个字,他便能从中嗅到一种极其恐怖的韵味。

沉吟了半响之后,苏衫冷方才询问出第二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来。

“天元大陆最强者……可入圣境?”

徐帘看了他一眼,终于是给出了一个让苏衫冷莫名其妙大松了口气的答案,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没有。”

苏衫冷松了口气之后,有些犹豫的看向了徐帘,后者却是玩味的看了看他之后,方才平静开口。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又怕问出来我不给你解释。”

“这个答案我同样可以告诉你,天元本陆明面上的最强者……乃是第六境的丹境大能!”

苏衫冷虽然得到了自己的答案,但他却仍有些疑惑,因为他自己没有见过天元大陆的上境强者,所以根本不知晓自己的修为到了天元本陆,能达到怎样的地步。

“朕……我的修为放在天元本陆,达到了怎样的程度?”苏衫冷极其看重这一个问题,如果他能达到第五境的话,对于天元本陆的顶尖修者,便有了一定的战力。

徐帘却是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你应该问沈言。”

沈言突兀的听他提到自己的名字,又见苏衫冷的目光果真是移了过来,微微一愣之后,方才细细的感觉起后者的气息来。

苏衫冷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也便不在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略微释放出来了一些。

片刻之后,沈言终于是给出了一个答案来。

“你的修为……应该在上境第三境,聚灵境的中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