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九十三条件

五百九十三 条件

“……天色已晚,两位不如与我入宫内一叙,顺便见一见另外五大家族的家主!”苏衫冷还想要问些什么,旋即看了一眼天色,便如此出声道。

“固所愿也。”徐帘平静的点了点头。

于是三人便顺着城头一步步的走了下去,这期间苏衫冷竟是沒有再度询问出其他的问題來……似乎还在消化着先前那些讯息,带给他的震撼!

苏衫冷竟是将沈言与徐帘两人带入了御书房内。

而在达到御书房之后,苏衫冷身后的老太监便直接离开了,似乎是去通知另外的五大家族之人。

乘着这段时间,苏衫冷却是在合上了御书房门之后,转过身去望着沈言与徐帘二人。

或者说他更多的目光,还是聚集在徐帘的身上。

“天元本陆的修炼体系你已经告诉我了,而真正的高端修炼心得,只怕即便我问了出來,你们两人应该也是不会说的。”

徐帘不置可否。

于是苏衫冷便沒有就这这个话題继续说下去,他转瞬间就改变了话头。

“好了,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便说出你的条件來吧。总归你二人还是告诉了我一些在天元本陆沒有多少人知晓,在九州大陆更是无从得知的东西,如果这条件合乎情理,而我又能办到的话,自然会答应你。”

苏衫冷这番话可谓说的是极其诚心了,他也明白,虽然仅仅只是对于修炼体系的一个阐述,以及天元本陆顶尖修者的数量多寡这么一些消息,但也绝非天元本陆那边随意一个修者便能了解到的东西。

至少他此刻,已经明了了自己的修为,到底在天元本陆的修炼体系中,位于一个怎样的层次,倒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毫无疑问,先前的一番阐述,对于苏衫冷这个苏朝君主的震撼还是极大的……这种巨大的差异,让他几乎有着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所以苏衫冷却也是有來有回的直接开诚布公的说出这番话來。

先前即便看似妥协了徐帘的做法,让他开条件。但这话沒有从他口中确实的说出來,自然结果又是不同的。

至少在明面上答应了的事情,苏衫冷会尽心竭力去做。但如果仅仅是暗地里妥协,就算他会答应徐帘的某个条件,但会不会尽心尽力的帮忙,可还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要去紫禁天!”徐帘沒有丝毫的诧异,在苏衫冷的话音落罢之后,便平平静静的吐出了数个字來。

苏衫冷的眸子蓦然凝住,甚至还能瞧见一抹惊异。

这世上能令他惊异的事情不少,但今天他却接二连三的遇见了好几件。

他沒有询问说,你们二人去紫禁天要做什么这种毫无作用的问題,反而就用那种惊异的目光怔怔的望着徐帘。

苏衫冷沒有想着徐帘和沈言两人是去搞破坏的,因为上三天的力量绝非寻常人可以想象。

上三天在苏朝沒有建立的时候便存在了不知多久,在苏朝建立了三万年后的今天仍然存在,可想而知其底蕴的恐怖。

尤其紫禁天,聚集的更是整个九州大陆最强势的附灵师一脉的最顶尖力量,单单两个人想要进去搞什么破坏,绝对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他沒有问,并不代表徐帘便不会说。

“我们去紫禁天……实有要事相求。”徐帘平静道。

有要事相求?苏衫冷微微一愣,脸上的惊异转为了好奇,他好奇的是,以面前两人在天元大陆的见闻,想必背景也不会太差,为什么还会有事求到紫禁天的人?

“天元本陆,九州大陆各有所重。九州以剑为重,丹途阵道为辅。天元则以真修为主,一切顺天逆行之道就能概括天元本陆一切的修者……虽天元也有剑修,丹修,乃至阵修,但毕竟术业有专攻。”

“我宗长老,有一剑名曰回风,剑中有灵……及至数月前与魔门之人一战破损,剑灵损伤之后,回风之威已是大不如前!”

徐帘云淡风轻的将一切徐徐道來,却是让一旁的沈言有些目瞪口呆,他发现这妖孽说起谎來简直连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更遑论是打草稿了。

苏衫冷眼中的好奇和疑惑也是渐渐消弭,他应当知晓徐帘所为何事了。

“是以大长老耗费极大心力,撑起虚空通道将我二人送來此处,即是为了修复‘回风’!”徐帘终于是斩钉截铁的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天元本陆的修炼体系,超出九州大陆不知凡几……”苏衫冷虽然已经渐渐相信这个事实,但仍是有些莫名其妙。

“这一点当然沒有错,但天元本陆的器道修者,虽能修复破损的‘回风’剑,但却无法让其内耗损的剑灵恢复生机!”

“得闻九州附灵师,为剑封名,便可赐予剑灵,此道当有不世之能……料來,应该是能恢复‘回风’剑内的剑灵的。”

徐帘却是直接出声打断了苏衫冷的话。

而苏衫冷这个苏朝帝王因为今天受到的惊讶太多,竟然沒有丝毫生气的意味。不过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他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我倒是可以想办法送你们进入紫禁天内……但你们能轻而易举请到的附灵师只怕沒有实力修复那灵剑‘回风’,而有实力的,却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便会出手的!”

带着这两个人进入紫禁天,对于苏衫冷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

毕竟紫禁天乃整个九州最高端的附灵师聚集地,所以慕名來此的剑王,剑皇不知道有多少。

紫禁天内也分为外天,中天与内天等等层次分明的地段……所以某些时候,來來去去來请附灵师出手的剑者,也是极其之多的。

而他苏衫冷发话,自然紫禁中天的守天之人会卖他几分薄面,让沈言和徐帘两人进入内天之中,但到底能不能请到某个附灵师出手,这就不是他所能顾及到的事情了。

相比于其他的事情,譬如讨要灵丹,灵剑等等……这一个要求实在是简单的有些过分了,是以苏衫冷,答应的也是极其痛快。

“既然大长老耗费如斯之大的心力撑起虚空通道,我二人自然是有备而來的!所给出的利益,也定然可以打动那些眼高于顶的附灵师!”

徐帘的眼中,沒有报酬这个字眼。对于他來说,两个沒有交情的人,之所以一人会帮助另外一人,无非便是有着无法拒绝的利益而已。

“却也在理。”苏衫冷微微一阵错愕之后,旋即扶额笑道。毕竟既然这两人能从天元本陆不辞辛苦的來到九州,自然是有着万全的准备的。

不过他更在意的显然是另外一件事,那便是徐帘口中的“大长老”!

少顷的沉寂之后,苏衫冷终究还是沒有忍住自己心头的疑虑,询问出声。

“如果刚刚我沒有听错的……你说的是你们宗门里的大长老,以一己之力撑起了‘虚空通道’?”虚空通道是个什么,苏衫冷自然是知晓的。

不过这种东西,便设计了阵道至理,以阵法之力带动天地规则,然后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用以在两座传送阵法之间來回穿梭。

而这种通道虽然开辟出來,但阵法所起到的作用,也仅仅是牵引天地规则,将这个空间通道留下一道细微的裂缝,让其不会合拢罢了。

这也正是为什么传送阵法,越远的距离,所消耗的灵石便会越多的缘故。

只有让足够的灵气涌动进入阵法内,方才能借助灵石的灵气撼动天地间无穷的灵气,而后撑开那牵引住的一条裂缝,以使其能让修者在里面穿梭。

巨大的灵气会暂时的稳固住空间通道的壁障,使其绝不会莫名其妙的坍塌……待得灵气消散,这撑起來巨大的通道沒有了东西支撑,便会再度收缩成细微的裂缝,仅仅只能利用传送阵法,让其不会莫名其妙的消散罢了。

但先前徐帘说什么?独自一人支撑起“虚空通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也即是说,那不知名姓的大长老,竟然能以一人之力牵引天地灵气,借助天地规则。

“不错!”徐帘倒是沒有诧异于他会询问这个问題,反而是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而他的这种态度,也让苏衫冷更加相信那所谓的大长老,能以一己之力撑起“虚空通道”的说辞。

得知这个消息以后,苏衫冷的神色略微有些凝固。

天元本陆那边的修炼体系,以及修者的强悍,还有对天地规则的利用,简直出乎他的意料。

似乎是察觉到了苏衫冷心中的忧虑,徐帘却是云淡风轻的看了他一眼之后,方才出声安慰道……姑且算作是安慰吧。

“你应该是在担忧某些天元大陆的大能撑开虚空通道,让天元本陆的修者來到九州大陆的事情!”徐帘的猜测,自然不会有丝毫偏差的地方。

“不过你的确不用担忧这一点。”

听到徐帘的话,苏衫冷面上的凝固之色虽然还有,但到底也是逐渐消散了开來。

“此言何意?”

徐帘的嘴角,微微上扬了少许。

“我口中的大长老,便是整个天元本陆的最强者,丹境六重的。。北剑仙!”

嘶。。

苏衫冷几乎是被惊的差一点往后退了一步,但所幸他仍是沒有做出如此丢分的事情來,不过却也在听闻到这一句话的瞬间,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丹境六重,北剑仙!

寥寥七个字,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浩渺苍茫!

苏衫冷不得不信。他觉得只凭借北剑仙在天元本陆的名头,天元本陆之上的任何人,便不敢用他的名号去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