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九十四天元势力

五百九十四 天元势力

丹境六重,北剑仙!

寥寥七个字,似乎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浩渺苍茫!

“你的意思是……”苏衫冷在震惊之余,却还是不确定的出声道。

“不错。”徐帘也不待他将自己的问題说出來,竟是直接点了点头,“据我所知,唯有步入丹境,才能达到以一人之力撑开虚空通道的条件之一!”

苏衫冷并沒有对徐帘的话产生怀疑,相反他很相信这番说辞。毕竟若是寻常第四境,第五境的修者都能拥有这样匪夷所思的能力,怕是九州大陆上的天元來客,早已是不计其数了。

或许也只有天元本陆之上唯一的一名第六境,丹境的北剑仙,方才能堪堪做到这种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吧!

“……天元本陆的修炼体系,便是我先前所说的那样。”徐帘平静道,根本沒有自己借用大长老名头哄骗别人的觉悟和尴尬。

“至于以一人之力撑开虚空通道的难易程度你也应该能猜测一二,所以你心中担忧着的最坏情况并不会发生。”徐帘沒有给苏衫冷留下分毫颜面,一言一语中,将他前后的心理变化,猜了个通透。

苏衫冷毕竟身居地位已久,自是能及常人所不能之事。

“……”徐帘停顿了片刻,却又是继续道,“那么我接下來大致说一下天元本陆的势力情况。”

身为一朝之主,苏衫冷对这些东西自然也是极其关注的。

但以九州之大,尚且有无数势力,朝中小国不被人所知……那么对于更为庞大的天元本陆來说,这种事情,自然也是极为关注的。

果不其然,徐帘话音刚落,他的目光便直接一下子变得凝重起來。

沈言本是不以为然的,但在徐帘的述说慢慢展开的时候,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有些僵硬起來。

“以狭义來论,大宋居于其中,西方有大元朝,南方有南秦九国,北有大凉朝,西北有大罗朝,东有大汉朝,东南有羯罗。”

“大宋朝力与大汉朝以及大元朝两国相近,三朝最强者应当都处于皇室之中,但至多也不过第五境巅峰!”徐帘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显得非常认真。

沈言大抵猜测他的这一句话应该是真的,姑且将这算作是直觉吧。

苏衫冷的神色越发凝重,单单这三个王朝的任意一个最强者放在九州,都几乎是通天彻地之能。他估计即便是上三天中隐藏着的那些老怪物联手,也根本无法比拟一个第五境巅峰的绝强修者!

“大罗朝国力次之,最强者的实力当在第五境的中段乃至于高段之间!”徐帘每一句话都仿佛信手拈來一般,根本沒有任何停顿的地方。

正因如此,从他口中吐露出來的东西,也无疑会更令人相信。

“羯罗再次之,不过因为这个王朝所处的地方委实太过荒凉,因而便沒有任何人去打这个王朝的主意!毕竟将其吞并,也不过是一种负担……”

“而羯罗的最强者,,便是明面上的羯罗王,他的修为应该在第四境的高段到巅峰的范围之内,绝沒有可能突破到第五境!”徐帘的声音,充满了一种斩钉截铁的韵味,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话可能会出错。

苏衫冷反而是缓缓松了一口气,既然羯罗朝的实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只怕剩下的几个王朝,只怕会比羯罗朝更弱一些,这样一來,总算给了他一些心理安慰。

徐帘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想法,面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玩味之色。

“此后则是南秦九国!”

“南秦九国,分别指的是九个国家!而这九个国家的国力,比之于羯罗都显得极其薄弱!”徐帘言及此处,苏衫冷面上的神色终于好受了些。

不过下一句话,却让他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但若是南秦九国联手……即便是大宋等三朝,都要掂量掂量他们的存在!所以南秦九国看似散乱,但若论其九国联手真正的实力,便连大宋都稍弱一筹!”

天元大陆……是变~态集中营么?苏衫冷嘴角抽搐了一下,却是在心头忍不住的哀嚎了起來。他苏朝看似强大,但沒有有力的高端武力,即便是皇室与五大家族联手,加上上三天的人,恐怕也只是堪堪能与羯罗朝比肩罢了!

“最后……则是大凉!”徐帘的眸子中,掠过了一丝淡淡的凛然之意。

乃至于他的这一句话,也因为他语气的变化引得苏衫冷的面色也微微变得肃然了不少。

沈言听到此处,早就有些呆滞了。

虽然也有为天元大陆之上王朝众多,顶尖强者多如牛毛的这些消息而感到惊讶……但最令他震惊,和震惊之余又有些兴奋的,便是他那个便宜师尊的修为!

上境第六重,丹境强者!整个天元大陆……被徐帘所承认的所有存在着修者中的最强!

天知道他这个便宜师尊,到底有着多恐怖多骇人,多不可思议的力量!但一想起久前他在念月峰苏醒之后,所见的那一副苍老年迈,风烛残年的模样,沈言又不由得有些心酸起來。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师尊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却明白,不是为天下,便是为苍生!也唯有这样的存在,才能令徐帘这样的妖孽,也心甘情愿的称其一声北剑仙!

天元大陆,,真正的剑仙!

此前沒有想到这一点倒也罢了,这时候因为徐帘的言语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这些,沈言也不禁的担忧了起來,敞若大长老真的发生什么意外的话……

(我真tm是个乌鸦嘴,也不往好的方面想想。)

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便被沈言心头立刻涌上來的嘀咕声给彻底淹沒了。

(师尊他老人家斩魔诛妖,兼济天下,一定善者有福,福者有寿,寿者安康!)

姑且不理会一旁沈言的碎碎念,徐帘在大凉二字落罢后,却是微微的停顿了少顷,方才一字一顿的说出之后的话來。

“大凉,,只不说这个王朝所拥有的一名半步丹境强者,七位第五境强者!单单一百零八万大凉铁骑,便能掀翻这天地!!!”

铮铮铁骑,踏破山河!纵横天地,唯有大凉!

徐帘的脑海中,回荡起自己在须臾幻境中的那十八万余年里,所看到的十六个字來!

纵然过去了这么久,那大凉策一书扉页上的这十六个凛凛字迹,也仍活灵活现,读懂这十六个字……也便读懂了整个大凉朝!

大凉朝之所以有如此盛况,靠的不是半步丹境的国师,也不是七位第五境的绝强修者,而是一百零八万大凉铁骑!

而苏衫冷,却早就连心神都被这简简单单的十六个字所震撼了!

这是何等样的傲气和狂妄?即便是苏衫冷,也绝不敢说出“纵横天下,唯有苏朝”这样的话來!沒有那样的底蕴和力量,这样的话即便说出來,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大凉朝的国力,乃是这数个王朝之中,最为强悍的!即便算上联手的南秦九国,一百零八万铁骑过处,也可以轻而易举的碾压个干干净净!”徐帘似乎还嫌给苏衫冷的震惊不够,兀自又添了一句。

苏衫冷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苏朝耗费无数心机方才能送去天元大陆的那些人,也是带回來了无数的消息。

但都沒有今天徐帘所说的这两件事震撼,完整的修炼体系以及天元各方势力的情形!不知要比这些年來,那些派遣出去的死士和探子传回來的消息,要完善了多少倍!

也正因为如此,苏衫冷的震惊才会如此的难以复加。

毕竟无知,才会无惧。

当苏衫冷心中有了比较,有了概况的时候,徐帘所说的每一句话,他瞬间就会将自己替代上去做出一番对比!

但越到最后,结果也是越发的令他骇然……因为苏朝的力量,结合五大家族,也仅仅只能比拟天元本陆那里,占据着极其荒凉疆土的羯罗朝,这是怎样令人颓然的事情?

至于所谓的大凉朝,苏衫冷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对比的心思。因为他在听到“半步丹境强者一人,第五境强者七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暂时的丧失了思维能力!

这种实力和国力,已经不单单是人多力量大就可以撼动的了。除非苏朝也有着至少半步丹境的强者一人,第五境的强者七人,以及为数不少的第四境强者,怕是才能同这大凉朝有一战之力!

但这种事情……实在开玩笑么?还是白日做梦來的容易一些。苏朝传承了三万年,除了太祖幕遮外,便数他苏衫冷的修为最强!而他,也仅仅是个第三境的中段罢了,离着第四境都还不知有多远,更遑论是半步丹境了!

更何况,大凉朝还有着一百零八万大凉铁骑!在这种徐帘口中,可以荡平大宋、大元的力量面前,苏衫冷根本就生不起任何的反抗之心了。

因为就算给他一千年的时间,他也不可能组建出这样一支踏破山河,纵横天下的军~队來!这与实力无关,天知道那所谓的大凉,究竟得天怎样的眷顾,方才训练出这样一百零八万人!

念及此处,苏衫冷也不由得喃喃出声。

“却不知晓,大凉朝这一百零八万铁骑,还有何者能与之相抗!”这句话虽是喃喃自语,但却也充斥满一种无可奈何的意味,便连苏衫冷自己,也明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