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九十五唯一人耳

仙誓 章 节五百九十五 唯一人耳

“却不知晓,大凉朝这一百零八万铁骑,还有何者能与之相抗!”这句话虽是喃喃自语,但却也充斥满一种无可奈何的意味,便连苏衫冷自己,也明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苏衫冷能从徐帘述说大凉之时的语气中察觉到几分端倪,而这也正是他心神为之失守的缘故,他在喃喃出声的同时,却也不由得奢望着,若是苏朝有着一百零八万的铁骑,九州又会是怎样一番局面?

这种想法太不可思议,也太奢侈,所以苏衫冷心中刚刚泛起这个念头来,便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但转瞬间,他的神色便是一滞,然后眨巴了一下眼睛,有些不确定的望向了徐帘。

“你刚刚说……”

徐帘却是肯定的点了点头,再度重复了一遍自己先前所说的话。

“大长老可以!”

苏衫冷的目光有些发愣,仿佛发现了遇见了什么足以令他目瞪口呆的事情一样,虽然这件事,也的的确确让他有些目瞪口呆。

“我……有些没弄明白!你的意思是,北剑仙如果去帮助某个王朝的话,那个王朝就能抵挡住大凉朝一百零八万铁骑的侵略么?”

于是苏衫冷呆呆的询问出上面的一番话来。

“唯北剑仙一人耳!”徐帘眸中掠过一丝精芒,而后沉下声音道。

“一个……人?”苏衫冷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不够用,他很自然的将自己代入到了幻想出来的那画面中去。

几乎无边无际的铁骑遮天蔽日一般的朝着一个人涌去,四面八方根本无处可逃。

单单只是心中略微勾勒出这个画面的冰山一角,苏衫冷整个人就忍不住的心神颤动。

因为他很清楚的明白,就算凭借自己聚灵境的修为,在这如瀚海一般的铁骑面前,也唯有陨落的份。

他就算能杀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也绝对会被活活耗死!

而且在那恐怖的气势之下,天地之间的灵气都会被影响,他连补充自身的真元都做不到,更遑论是从天地之间借势了!

无论去想象多少次,苏衫冷得出的所得到的结果都是无解的死局!而他的面色也在一次次的想象中变得越来越苍白……

“咳。”徐帘轻轻的咳了一声,虽然很轻微,但苏衫冷却是一下子恢复了过来,然后他的额头上都不由自主的布满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苏衫冷不经意的将目光落在了徐帘身上,结果后者先前的那一声咳嗽仿佛根本就是无意为之般,看不出任何的神色变化。

苏衫冷很明白如果自己先前陷入了那种一次次的对抗,却又一次次被灭杀的想象之中,只怕最终心神会受到重创,到时候恢复起来,便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了。

而这一点,也让他更是对一百零八万大凉铁骑的实力深信不疑,换言之徐帘所说的这些东西,都没有任何和事实出入的地方。

那么……所谓的大长老一人,便能和一百零八万大凉铁骑相抗衡的话,也应该便是真的。

于是乎苏衫冷有些默然。

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这样一种感觉……就仿佛本来以为自己在这天地之间也算数一数二的强者了,但没想到却连最高的那一座山峰的半山腰都触碰不到!

越是体会到先前想象中那一百零八万铁骑的恐怖,苏衫冷就越是惊异和胆寒。连这方天地都承认了一百零八万铁骑在假想之中可以灭杀他无数次,可见大凉朝,也是真真正正有着这样一支纵横天地的军~队的!

“……到了丹境,便可以拥有这样的力量么?”苏衫冷平复了一下自己紊乱的呼吸,然后望着徐帘的眸子道。

徐帘的眼神也没有丝毫闪避的意图,而且他听到苏衫冷的这个问题,连带着嘴角也是前所未有的上扬了起来。

这一次,看起来像是真的在笑一般。

沈言在一旁却是有些嘀咕,一百零八万……听起来感觉就很吓人的样子,不知道徐帘这妖孽是不是给师尊带的帽子有些太高了点!

“即便北剑仙修为尽失,也仍能尽灭百零八万大凉铁骑!”徐帘先是抛出了这样一番令人至多付诸一笑的大话来,也不理会苏衫冷古怪的神色,便再度抛出另外一句话来。

“而你,就算达到了丹境,也绝不可能硬生生的和一百零八万铁骑正面抗衡!”

徐帘言语中所说的是正面抗衡,因为到了丹境就拥有了撑开虚空的能力,即便一百零八万铁骑的气势可以影响一方天地,但如果丹境强者不去死磕的话,再多上十倍的人数,也是困不住对方的。

苏衫冷又是一呆。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为什么北剑仙就可以,为什么自己就算达到了丹境也不可以?他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了徐帘的话,因为他的直觉在提醒着他这是真的。

“没有为什么!”徐帘平静的摇了摇头,“如果非要给出一个理由的话,便是北剑仙所修的道……你不懂!”

沈言听到这一句话,眉头却是一下子皱了起来。九州是一个绝对以剑修为主的大陆,通过修炼体系以剑王,剑尊等级别划分就可以很清晰的察觉出来。

而大长老修炼的自然也是剑之一道,即便苏衫冷可能实力不及大长老之万一,但若说他不懂剑道,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不成指的是……

沈言忽然间神色一动,看见徐帘正要张嘴,他直接就打断了后者的话。

“你所修炼的是什么剑道?”

苏衫冷听到这个问题,却是终于将目光从徐帘的身上挪了过来。他看了沈言一眼,嘴角又是猛的一震抽搐。

因为在他的感知中,面前这名为沈言之人的肉~体,就仿佛是散发着无比恐怖的光芒一般,简直有些令人不敢逼视。

在这样恐怖的肉~体力量的遮掩下,苏衫冷根本就探测不出沈言丝毫的底细来,只不过凭借直觉认为对方不是自己的对手罢了。

他暂且放下了肉~体强悍这一件事,反而是思索起沈言先前的那一句话来。

毫无疑问,沈言的这个问题是极其不礼貌的,虽然苏衫冷所修的剑道九州有很多人知晓,但你当着别人的面去探听这种东西,未免有些太放肆了一些。

更遑论,这个人还是苏朝的君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