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九十六要事

章 节五百九十六 要事

“怪不得徐帘会说大长老所修炼的道,你不懂……你连猜都猜不到!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大长老所修的剑道。”

“不多不少,整整一万种!万种剑道合一,自然不会互相影响!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将你所修习的十余种剑道合一,或许能些微的了解到那是怎么样的境界吧……”

沈言的话音落罢,徐帘却是有些愕然的望了他一眼,旋即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虽然沈言的这番言语和他想要说的东西有些差异,但大抵也算是在某种程度上彻底震住了苏衫冷。

至于苏衫冷信不信,或者说相信几分,这不是徐帘所需要考虑的事情。

哪怕最糟糕的情况也不过是苏衫冷对大长老的实力半信半疑而已,即便是这样半信半疑的态度,也绝对可以抑制住他不会擅自作出什么举动来。

“天元本陆上的事情,如果你仍有兴趣……那么之后我或许可以同你好好谈一谈。”徐帘见苏衫冷整个人已经愕然的滞在了原地,一番言语却是将后者惊醒。

“但现在,你得先让我二人进入紫禁天内才是!”徐帘话音落罢,平静之极的目光随之落在了苏衫冷的面庞之上。

“进入紫禁天倒是很容易……”苏衫冷没有从徐帘的目光中察觉到任何其他东西,没有迫不及待,也没有强硬。

“不过如果你们无法说服其中的附灵师出手替你们修复那灵剑‘回风’,便不能迁怒于我,还要同我细细说一说天元本陆之事才是!”

苏衫冷的语气倒也没有分毫逼迫的意思,不过他的最后一句话,却怎么听都有些让人感觉到不舒服。

沈言本以为以徐帘的性子,此番又该扯虎皮的一瞪眼,而后说一句类似于“你这是在威胁我”的话……但没想到后者仅仅是微微扬了扬嘴角,便直接朝着苏衫冷点了点头。

苏衫冷见状,也终于是微微松了一口气。敞若徐帘真的不愿意再透露天元本陆那边更多的事情,他却也只能将两人送进紫禁天内了。

毕竟先前他既然已经答应了这个条件,那自然也就不会失信于人。

“两位是想此时便进入紫禁天内,还是待得明日清晨我再带你们进去?”苏衫冷虽然明知道这句话是毫无意义的,但仍是带着一丝希冀的询问道。

如果徐帘答应留下来,再怎么样他也能得到一些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不过徐帘的回答自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事不宜迟,自然越快越好!”徐帘话虽如此,可他的语气和神情,却分明是云淡风轻,似乎根本对此毫不担心一般。

“既然如此,便随我来吧。”苏衫冷笑了笑,而后转过身去推开了御书房的房门,当先走了出去。

沈言和徐帘对视了一眼,并没有从后者的表情中看到什么提示……于是乎在徐帘紧跟着走出了此地后,他也唯有快步跟了上去。

从御书房出去,便是大片大片颜色各异的花卉,连带着将夜的黄昏都似乎被染上了一抹清雅的幽香。

走出御书房所在的庭院,再拐过了一个弯后,三人终于是走上了一条长廊。

而在长廊的台阶之侧,沈言却是看见了先前请他们来见苏衫冷的老太监……以及另外五个威严内敛,缓缓朝苏衫冷行了一礼的中年男子!

这五人之中,却还有着一个沈言和徐帘两人都认识的大熟人,云家家主。

云迁。

云迁这时候也是在眼底中掠过一丝惊骇,沈言和徐帘二人的身份,他自然知晓应当是天元本陆那边的来客!

不过令他骇然的却是苏衫冷的态度,因为苏衫冷和两人走在一起的时候,根本没有刻意的摆出什么帝王的威严来,而是将自己和徐帘两人摆在同样的地位上。

这沈徐二人,究竟有何本事和背景?竟能让陛下如此对待?云迁心中忍不住有些揣测。

不单单是他,其余四大家族的家主,也都是一副震惊藏于眼底的模样,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陛下。”开口的却是和云迁等人站在一起的老太监。

不过他刚刚开口,便发觉苏衫冷的眼底掠过一丝恍然。

因为老太监知晓苏衫冷必然和沈言两人有重要的事情谈论,所以便直接让云迁等五人跟自己在这里等着,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小半个时辰。

“云家主……你们进宫见朕,所为何事?”苏衫冷面对云迁等人,那威严的帝王气质自然恢复了过来,连自称也再度转为了朕。

云迁微微一愣之后,却是有些无奈。早知道自己就站的稍微靠后一些了……谁知道苏衫冷直接就指名道姓的让他回答这个难题了!

难不成他云迁还真能直接说,我们五个人是担心你从那天元大陆来的两个人口中得到了什么我么你不知道的消息,所以跑进宫准备缠到你将得到的这些信息吐出来?

不作死就不会死。

云迁身为云家家主,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他就算心里再怎么清楚苏衫冷碍于和五大家族的关系以及先祖的情面,最后都会无奈的妥协,但也绝不敢如此狂妄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因为那就等同于赤~裸裸的在打苏衫冷的脸了,换言之也就等于他们五个人跑来作死了!所以云迁听到这个问题,心中一颤之后急急忙忙的开始思筹了起来。

“回禀陛下,臣等五人进宫,却是有要事同陛下商议!”

五大家族的家主都在苏衫冷这挂了个名头,所以见到苏衫冷自然也会自称微臣。

而云迁这个回答虽然明白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只要没人说破,那就是给了苏衫冷台阶和面子,即便有些欺君之嫌,倒也无伤大雅。

“有要事同朕商议?”苏衫冷微微笑了笑,却是一派仁君的模样。“却不知这件事到底有多重要?”

“臣等已竭力在解决了……”云迁先前开了口,大概也猜到了苏衫冷接下来的态度,于是乎直接流畅无比的应对道。

“既然你们五个人能解决一二,那想来朕有其他事情耽搁少顷,也是无关紧要的吧?”苏衫冷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看似询问道。

“陛下若有他事,大可不必理会臣等!”云迁的语气有些轻飘飘的,好像真的不在意了一样。

不过苏衫冷的嘴角却是微微抽搐了一下,这分明是在让他表个态!到底是吐露和沈徐两人之间谈论的东西,还是就在这个地方闹上一闹?

“既能让你们五个人一同前来见朕,那此事朕自然也要了解一二!你五人,便同去御书房候着吧……待得朕处理完手头的其他事情,便会去见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