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九十七胡思乱想

章 节五百九十七 胡思乱想

“不错……”

“我也认为这个理由的可能性极大!”

而柳家家主的猜测,却是让另外三家家主,都点头附和了一声。

云迁却是紧锁着眉头,似乎对这个解释并不怎么认同。

“我觉得,会不会是因为这两人在天元陆的背景出乎了陛下的预料,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云迁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缓缓道。

另外四人顿时看了他一眼,眼底都掠过一丝惊骇。

“云世兄,你的意思是……这两人在天元陆的背景,足以使得陛下也心生忌惮?”柳家家主斟酌了一下言语,方才小声说道。

在这里站着的五个人,都知晓天元陆的修炼体系,比九州大陆更为高端是必然的,但苏衫冷的恐怖,他们也是知根知底的。

哪怕是他们五个人联手,也绝对不是苏衫冷的对手。

因而天元陆那边的人即使恐怖,应该也沒有多少人能达到甚至超越苏衫冷的地步。

难不成随意碰见两个天元陆的來客,其身后的势力,都有着让苏衫冷不得不摆正姿态的地步?

要知道,苏衫冷的修为如此之高,比沈言和徐帘两人厉害是必然的。

所以他大可不必用这种态度对待两人,完全可以如同对待五大家族的家主一般。而现在苏衫冷却偏偏这样做了,那只有一个可能!

那从天元陆來的两个人背后的势力,绝对有着比苏衫冷要强大的修者!

因为就算是和苏衫冷实力相同,那也只需要对他们背后势力之人持之以平等的态度就可以了,根沒有必要如此对待沈言和徐帘二人!

所以云迁这一句话说出來,直接就让另外四人心中忍不住嘀咕了起來。

看苏衫冷先前在前面领路的姿态,根就是彻底的认同了徐帘和沈言的存在,这自然不可能是因为后两人的实力……

那便只有是能抗衡苏衫冷加上五大家族,再加上上三天之人的背景才能做到!

云迁等人心中念及此处,却是一个个的都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來。

苏朝先祖和他们五大家族的先祖都有关系,所以苏衫冷根不可能放开手脚争对他们的家族!

可如果苏衫冷因为沈言和徐帘两人而得到了天元陆那边一个强大势力的帮助!说不得便会野心勃勃的想要将苏朝的势力范围,开始朝着天元陆那边扩张了!

到时候他们五大家族的家主以及达到了剑尊境界的长老,只怕就是身先士卒的那一群人。

有了天元陆一个强悍的势力支撑……然后让各家族少数几个人通过各自掌握的底牌,跑去天元陆发展自己的势力,这简直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理由了。

毫无疑问,这样一來对于苏衫冷是有着极大裨益的,因为他可以更加彻底的控制住衍州。

而且还能让五大家族等人在天元陆慢慢的扎根……到时便能一步步的发展壮大,融入天元陆的修炼体系,壮大九州大陆的根基!

这样的一个机会,苏朝皇室等了三万年……唯一缺的便是一个可以支撑他们在天元陆扎根发展的强悍势力!

而这个机会,似乎因为沈言和徐帘两人的到來,出现在了苏衫冷的面前!

云迁等人,毫不怀疑苏衫冷遇到了这样的机会,还会让它溜走!

不知道自己越想越远的云迁等人,越是思索就越是忧心忡忡。一旦家族里一两个顶尖强者被支走,他们的行动范围和方式,也就会越发的受到限制!

不过这个时候却也沒有人敢跑去询问苏衫冷……虽然五大家族和皇室的关系的确是只要前者不叛国,那就相安无事的程度,但面对一个能随手灭杀他们的苏衫冷,云迁等人也是丝毫的沒有脾气。

“云世兄,依你之见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柳家家主在想到了那些惊人的可能性和后果之后,终于是忍不住的询问出声。

虽然他也明白,云迁还站在这里,自然也是不可能想出什么锦囊妙计來的。

“我们现在……唯有静观其变!”云迁肯定沒有办法,他同样沒有胆量敢再跑去拦住苏衫冷,所以只能是不咸不淡说了一句废话。

“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了。”柳家家主先前一问,只是为了听到和自己心头想法一样的回答而已。

随着云迁的话音落罢,他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只希望陛下能念着幕遮太祖和先祖们的交情,不要彻底的让我们几大家族陷进天元陆这个至少在百年之内,都属于泥潭的地方!”

对于九州大陆的人來说,天元陆就是泥潭,陷进去那就是泥足深陷。就算是有着一个实力强悍的势力支撑他们发展,其过程也是艰辛到让人绝望的。

一百年能初具规模,已经算是极大的奢望了。

且不说云迁等人莫须有的担心沈言两人知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只怕徐帘也会不屑在意这种旁枝末节的东西。

对于他來说,五大家族都只是次要的。

因为五大家族的人……拦不住沈言。

所以就算是彻底的闹翻,那么他们两人也可以逃得远远的。

但上三天的人,或者书紫禁天的人却不一样,为了要取到寒月冰魄,他们不得不去和那些附灵师打交道,甚至还必须要找到足够分量的附灵师才可以。

而皇室,徐帘也只能持之以用真真假假的言语震慑这种方式令苏衫冷妥协了。

否则真的让苏衫冷动怒,以对方聚灵境三重的修为……是可以在一瞬间擒拿住沈言的,他自然不能像是对待五大家族那些人一般不放在心上!

至于沈言……完全就是跟在徐帘身边,后者把一切都计划好了然后等着他出手就是了。

不过看起來现在的局面还是极其良好的,至少除了在云家因为听到云拾霜的死讯而含怒出手的一次突发事件外,还沒有发生让他不得不动手的事情。

苏衫冷带着两人从皇城的后门走了出去,然后便是一个巨大的,用白色大理石铺就的广场,广场之中却是有着数个传送阵法。

苏衫冷也沒有和他们解释这些传送阵法的用途,只是径直的朝最中间的那一扇闪烁着黯淡光芒的传送阵走去……他自然不会去浪费口舌解释这些东西,而且似乎也根不需要和沈言两人解释。

沈言看了徐帘一眼,不出意外仍是沒有察觉到任何他所能理解的神色波动……于是乎他便也只能继续跟在苏衫冷身后,直到站在那传送阵法跟前。

苏衫冷随手捏出几个印诀,那传送阵法根基上的几个点便闪烁过一道光芒,而后这光芒迅速的给黯淡的传送阵法渲染上了一层灿烂的乳白色光晕!

“随我來。”苏衫冷对着两人示意了一下,当先便踏了进去,阵法光芒一闪后,他的人影已然消失不见。

沈言微微的感应了一下,却是并沒有发现什么危险的气息。但还不待他提醒徐帘,后者早就站进了传送阵法中,待得他身影消散的时候,却是有着一句话落在了沈言耳中。

“他沒有必要欺骗我们,因为他不知晓我们的真实目的……而且以我们的修为,也的确在上三天的人眼中翻不出什么大的风浪來,所以你先前的举动,不过是多余的罢了!”

这平静无比的声音除了徐帘外,自然不会是其他人发出的。

微微一滞之后,沈言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他也反应过來徐帘所说的的确沒有错,不过后者说话也委实有些太损了点。

苦笑过之后,沈言也是站在了传送阵法之上。脑海中细微的闪过一丝眩晕感,再度看清周围的环境时,他便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处满是鲜花绿草的土地之上,空气中似乎还能隐隐嗅到泥土的清香。

只要往四周望一望,便能发现这硕大的草原在十余丈开外,全部笼罩着厚厚的浓雾,根看不清其内的景象。

三个人在原地站了半响,苏衫冷似乎根沒有解释的意思,而徐帘也是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再等了小片刻,沈言终于是有些忍不住的想要询问出声,但却突然听到远处的白雾中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來。

“师尊得知陛下來访,特派我前來相迎!”

还不待话音落罢,远处的白雾一阵翻涌,一个身穿纯白色长衫的,斑白的长发上插着一根老旧木钗的老者,便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苏衫冷却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如此一來,却是麻烦你了!”

“陛下此言,岂非折煞小老儿……”那老者却是摇了摇头,然后古板的道,似乎根听不出來苏衫冷那一番话根只是客套话一般。

苏衫冷也不恼,好像是经常打交道已经熟悉了这老者的脾性,待得他话音落罢,便点了点头。

“今日來此,的确有事情要烦恼令师尊……”

“小老儿这便当先带路!两位贵客可莫要走错了地儿,否则便有的受了!”后一句话,却是对沈言和徐帘两人说的。

他说完这句话,也是不给三人再度开口的机会,直接就迈开步伐,朝着远处那浓浓的雾气中走去!

“千万不要跟丢了……否则触动阵法中的禁制,虽然不至于丢了性命,但也绝不怎么好过!”苏衫冷似乎是怕沈言和徐帘不以为然,再往前踏出一步的同时说道。

徐帘根沒有理会他的提醒便径直跟在了那老者身后,倒是沈言咧嘴一笑,然后善意的朝他点了点头而后方才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