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零一暮去

章 节六百零一 暮去

“慕容雪,我记得百年前,你见着我的时候,穿的是一袭青衣。今日來见你了……你看我这身溯雪霓裳,和百年前的,是否一般无二?”

老者的眼中沒有惊讶,沒有伤感,甚至于连雪天穹之下扬起头來时的那一丝悸动也早已消失不见。

“不是百年前,一共是九十七年零十一个月又五天!”

“那时候,你的衣襟上绣着一朵粉白色的梅花。”

女子蓦地低头,顺着老者的目光看去,自己左胸之上绣着的,是一只小小的淡金色凤凰。

“我仍穿着青衣……”

“不过我已经沒有力气,抖落染白这青衣的雪了……”

大长老的声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有些嘶哑,有些沧桑,甚至有些云淡风轻。

于是乎玄天那一对任何人看到,都会自惭形秽的眸子里,便掠过了一丝浅浅的惋惜。

不是悲痛,不是久别重逢的欣喜,也沒有愧疚,唯独只有这么一丁点儿的惋惜。

在这样两个人的面前,连雪天穹之巅的猎猎冷风,都带不出分毫声响來。以至于在他们两人都不说话之后,这硕大的雪天穹之巅,便出现了长时间的寂静。

“看上去,你已经快将我从记忆里剔除了。”

玄天的眼底分明沒有流露出半点傲慢,但当她眸子里的惋惜之色散去后,便仿佛从瑶宫仙子化为一只翱翔九天的凤凰一般。

不傲也傲。

“我从未曾忘记。”大长老目光里,终究只剩下了落寂。

“哦?”玄天微微挑了挑那如春山般的眉黛,整个人便站在了大长老的面前,两人之间,已经不足一丈的距离。

那随风扬來的,似兰似麝的淡淡香气,不经意间,便似乎蔓延遍了整个雪天穹之巅。

可大长老这一次,却并未如同九十七年又十一个月前那般露出半点迷醉之色。

他眸中逸散出來的光芒,反而越发澄澈。

“我不过是突然想通了而已。”大长老就用一种仿佛面对着一株草,一朵云般的目光,静静的看着这个只比自己矮了小半个头,但却足以令天地黯然的女子。

他的目光沒有分毫闪躲。

因为这天地间,沒有他慕容雪不能直视的人或物。

“突然想通了。”玄天轻轻的重复了一边,终于是浅浅笑了笑。

于是连洋洋洒洒的飘雪,都仿佛因为这一丝浅笑而滞在了空中般。

突然想通了……不过五个字而已。

但大长老总结出这样一句话,却整整花了九十七年的时间。

“我本以为,你不会再來。”

两人就这样深深的对视着,直到茫茫的风雪将玄天满头的青丝,都稍稍沾染上一抹白色后,大长老终于是轻叹了一声。

“你不信我?”玄天眼底泛起一丝异色,旋即道。她的声音,沒由來的带上了一抹冰寒刺骨的冷意。

“……也许……我该叫你洛灵昭?”大长老咧嘴笑了笑,似乎不想再提起往昔的事情一样。

若他不信,可会苦等九十七年?

如枯木般的嘴唇咧开后,却是露出了满口雪白的牙齿。

玄天周身的刺骨寒意蓦然一顿,旋即敛去。这个令天地黯然失色的女子,终于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失态。

“原來如此。”玄天的眼睛微微眨了眨,片刻之后,她终归是放弃了辩解的打算。

也许她自己也明白,面对着这样一个想通了的老人,或许无论怎样的辩解,都是那样乏力。

“……不要告诉我,你让我來此,仅仅是为了再见我一面?”大长老似乎是在等她辩解,又似乎毫不在意她的反应,当玄天说完那四个字便再无反应后,他方才缓缓道。

“为什么不是呢?”玄天又是露出了一丝浅笑,面对身前的这个人,似乎她便止不住自己的笑容了般。

“也许你觉得我会死。”大长老仿佛被这一丝笑容吸引住了似的,直勾勾的望着她那一对清冷的眸子,平静的说道。

玄天抬起凝脂软玉般的皓腕,轻轻用手指撩了撩额前那一缕发梢,然后细细的,从头到尾般再度打量了大长老一番。

“我觉得。”玄天一边点着头,一边吐出这四个自來。

若谁触碰到她那微微开合的粉嫩樱唇,便会觉得,这双唇在言语间,仿佛贴上了自己的耳畔一样,妩媚而又妖娆,还带着一丝凉意?

大长老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觉这凉意竟是一颗冰晶带來的触觉。

“可我今天不会死。”大长老将这一颗沒有融化的冰晶弹走,而后嘶哑着声音说。

“那你可要记得一件事……”玄天紧紧咬了咬樱唇,然后扬起手來,轻轻取下了自己鬓上插着的那一支通体莹白的寒玉钗。

于是满头青丝扬起,一瞬间仿佛连这黯然无色的天地都变得妩媚了起來。

“你先说來听听看。”大长老视若无睹那满目的飘扬青丝,只是将目光落在玄天手中紧握着的那一支寒玉钗上。

“你可要记住,杀掉你的人是谁。”玄天悠悠的说道,似琴音三叠,似春雪将融。

“我一直记着,记了那么久。”大长老深深的点了点头。

玄天那清冷的似乎沒有半点人气的眸子里,终于是飞扬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她又笑了。

“不过我仍然觉得我今天不会死。”大长老眼中的落寞与凄凉在这一句话落罢时尽皆消失不见,只剩下了

那凌然的,似乎连天都能刺破的一柄剑。

玄天看着那熟悉的目光,若有所思,仿佛记忆飞扬回很久很久以前般。

但大长老只亮了锋,却沒有出鞘。

玄天好像察觉到了这些,然后她便伸出手去,再度触碰了一下自己身侧的那一颗星辰。

继而,她扬起了自己手中的寒玉钗。

“哦?”她袅娜的挪动着步伐,从琼鼻中微微的发出一声疑问。

大长老却沒有回答她,只是看着离自己越來越近的女子,缓缓伸了伸双手……

玄天的眼底掠过一抹犹豫,顷刻间便被无穷冷意冲散。大长老似乎看得分明,于是乎他伸出去的双手,也便再度收了回去。

“因为我很奇怪一件事……”大长老的这句话,仿佛是在解释,自己为什么觉得自己今天仍然不会死的原因。

“哦?”玄天的步伐仍沒有丝毫停滞,仍只有这连语气都沒有分毫变化的一声轻哼。

以至于她这一声轻哼落罢后,整个人已经齐齐的贴在了大长老的身上,两人之间再沒有了丝毫缝隙……

玄天轻柔的将自己的头颅依在了大长老的肩头之上,而后高高的扬起玉手,那一支玲珑剔透的寒玉钗,映着仿佛能刺入人骨髓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