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零二可斩不可斩

六百零二 可斩不可斩

“我林知之,三岁练剑,六岁参悟百本剑谱,十二岁择剑之道,十八岁衍州同境者无我敌手……甚至于紫禁天掌印之位在我看來,也不过如此!”

“但我明白,既然我坐在了这样一个位置上……坐在了天下附灵师掌印的位置上,便必须要懂得一件事!”

林知之的衣襟猎猎作响,似乎这山巅之上的狂风,真的大到了这样的地步。

“哦?”徐帘只是微微挑了挑眉,却不退半步。

“若天下有侮我之人,当如何处之。”林知之的声音,带着一股澈然的寒意。

“你该不会是想说,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你们两人速速离去,便不予计较吧?”徐帘玩味的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不过林知之却听出了一股嘲讽的味道。

“自然不会。”林知之眼中的寒意,在这四个字落罢后彻底收敛。但他周身的气息,却更令人心中渗然。

“那当如何?”徐帘又问。

“当拔剑……斩之!!!”林知之的手猛然握紧,而后蓦然从虚空中拔出一柄灵剑。

那灵剑通体晶莹,却是一种澄然的青翠之色,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生机一般。

当他凌然的话音落罢之后,手中之剑,却是已经悬在了徐帘的额头之上,但却已不能再落下半分。

因为从徐帘的身侧,伸出一只手來,死死的抓住了这灵剑的剑刃!

林知之的眸子里泛过一抹惊异,似是无法想象能凭借肉体之力抓住灵剑的人,他的手掌到底坚韧到了怎样的程度。

“你斩不了我!”

“你斩不了他!”

徐帘和沈言的话音,几乎是一前一后响起继而落罢,两人的声音都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自信。

“我说能斩,便能斩,,生生死死一线天!!!”林知之的双目圆睁,而后身形如同幻影一般,刹时间从徐帘的面前退到了数十丈开外,而后一剑斩落!

满山的云雾和风声都倏然静止,这一剑只落下三分,此地便仿佛出现了一道仿佛将天地都染成了湛色的青芒般!

“爆体三阶段!给我,,退!”沈言随之踏前一步,站在了徐帘身前,丝毫不顾苏衫冷眼眸中流露出來的犹豫和震惊之色,用尽全力的嘶吼出声!

崩,,

当沈言的右拳和林知之手中灵剑的剑尖触碰在一起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如同琴弦崩断的声音。

只是这一瞬间的接触,沈言的右手皮肤便一寸寸的裂开…甚至连森森的白骨都随之而显露了出來,顷刻之间,便已经鲜血淋漓,模糊不堪!

而他整个人也在受到这灵剑传來的不可抵御的三境聚灵之力的时候,直接被震飞了开去……不过倒飞出十数丈,便重重的砸在了身后那云雾形成的壁障上!

噗,,

沈言终是沒有忍住喉头涌动的感觉,在下落的时候,张开嘴吐出了一蓬血雾!

徐帘的眼底深处,略微泛起一丝波动,但转瞬即逝,不过他却仍沒有转过身去看沈言一眼。

林知之收剑,负手而立,眸中满是傲然。

“我说能斩,便能斩!现在……汝等可信?”他的声音何等样的不屑和傲慢,但这却是强者所应得到的骄慢。

徐帘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方才开口。

“信与否其实并非最主要的问題。”

“那你且说个究竟?”林知之回望着徐帘,分明对此毫不在意。他知晓对于一个谋略极重的人來说,或许每一个字里,都藏着什么陷进。

所以他不会陷进去,至少不会自己将自己陷进去。

“……至始至终,你都错误的估计了一件事啊!”徐帘见他仍是这幅模样,终究是叹息道。

“罢了……”苏衫冷听闻徐帘这般言语,心中泛起无奈的闪过这两个字,而后他伸出双手,直接将后者与沈言两人抓住,旋即身形倏然消失在了林知之的眼中。

林知之的眸子里先是泛起一丝好奇,这自然是因为徐帘的那一声叹息。但片刻之后却转为了惊诧,似乎是沒有想到苏衫冷竟会将这两人带走!

他微微闭目感觉了一下四周所残留下來的气息……旋即顺着苏衫冷离开的线路追了出去。

苏衫冷虽然可以从他的面前撕裂空间离开,但终归还是处于紫禁天之内。

但苏朝之人出入紫禁天不知道多少次……所以紫禁天之内的各种阵法自然是迷惑不到他们的。

而林知之沒有料到这一点,自然不可能去接受紫禁天阵法的控制权……所以却是让苏衫冷在刹那之间,便带着沈言和徐帘离开了紫禁外天!

“我林知之想斩……你们,便走不了!”林知之的眸子里冷意更甚,言语之间,他整个人的身形却是已经慢慢的变淡,而后归于虚无。

与此同时,皇城之外的衍州上空,苏衫冷借着虚空之力拖住徐帘两人不让他们衰落,自己却是负手立于原地,面朝着紫禁天的方向。

不过倏尔,林知之的身影便出现在他面前不过十余丈之地。

林知之抬眼看见苏衫冷的站姿,整个人却是微微一愣,旋即冷笑出声。

“苏衫冷……你今日,是要阻拦我么?”

“我不是阻你……”苏衫冷摇了摇头,他并不想和林知之动手。一个是两人轻易分不出胜负,另一个便是动手造成的动静和影响都太大!

一旦让衍州之人察觉到上三天之一的紫禁天掌印和苏朝天子打了起來,只怕还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苏衫冷毕竟比林知之的年长了不少,坐在皇帝这个比上三天掌印要烦心千百倍的位置上,所经历的和所想的也便更多。

“既不是阻拦于我,那便让开!”林知之的冷笑沒有削弱半分,甚至于苏衫冷连话都沒有讲完,他便将其打断。

“你此时让开,我倒还可以原谅你先前带他们两人离开紫禁天的行为!我紫禁天与皇室,依然可如往日般毫无间隙!”

苏衫冷蓦然失笑。

“林知之……你要弄懂一件事。”

“我并非要阻拦你,而是为了大局着想!”苏衫冷的声音带着不怒自威,却又让人如沐春风的味道,不过林知之却依旧冷眸相视。

“大局?大局便是我现在很生气!”林知之接过他的话,直接愤怒的顶了过去。“所以你立刻给我让开,否则……”

“否则如何?你便要无视不灭剑神和幕遮帝的先训?和我动手?而后让衍州无数修者惶惶不安,闹得天下大乱么?”苏衫冷只是一句反问,便是让林知之微微一愣。

后者即便再天才,也终归会有因为愤怒而不理智的时候。更遑论苏衫冷先前的做法,无疑是在这把火上,又淋了一层油。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今日……”

“……必杀我二人么?”这是徐帘的声音,当这个睿智如妖的男子平静开口的刹那,苏衫冷便是忍不住的抚了抚额头。

他先前听闻徐帘那一声叹息,就知道后者接下來的话只怕会彻底的激怒林知之,所以才会直接将两人带出紫禁天,沒想到徐帘刚刚离开,再度开口的意图,仍然是彻底激怒林知之的节奏。

“林知之……我直说了吧!你也明白他们两人的身份,既然他们是天元本陆的人,那你就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手击杀他们!”于是苏衫冷便抢在了徐帘的话音之前开口道。

“我非要杀呢?”林知之莫名其妙的恢复了冷静,然后反问道。

“那你便是想要惹出大麻烦來……他们二人如此年纪便有此等修为,可想而知他们背后的势力是何等样的强大,你杀掉了他们二人,岂非自寻死路?”

因为心中有自己计较的缘故,苏衫冷的语气,也变得越來越重起來。

虽然以整个苏朝的气运面对沈言两人背后的势力或许不需要担心,可凭什么林知之莫名其妙的动手杀了这两人,便非得拖着他也蹚这趟浑水?

“哼!”林知之冷哼一声,“我看你是被吓昏了头!”

苏衫冷神色一滞,似是沒有想到林知之会说出这样的话來,不过还不待他开口,后者便冷冷的笑了起來。

“你自己也说了,这二人背后的势力无比惊人……敞若我将他们逼迫到了这种地步,待得他们回去之后,那天元本陆的势力又岂会对此不管不顾?”

“那时候敞若因我之故牵扯到了紫禁天,那你管还是不管?”

林知之厉声的一问,却是让苏衫冷一下子僵在了原地。

他的确沒有考虑到这一点。

只当自己沒有插手,便不会被卷进去……但其实在林知之打伤沈言的那一刹那,这件事就已经将他牵扯了进去。

而林知之之所以想要痛下杀手,只怕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层的缘故。

“你二人……似乎忘了我们的存在了?”徐帘先前见两人争执了起來,便不再言语。待得到了此时,沈言已经渐渐稳住了体内的伤势之后,他方才平静的开口打破了林知之那一问之后的静默。

于是林知之和苏衫冷的目光,便同时凝聚在了他的身上,这个时候,徐帘方才再度开口。

“……今日这件事,无论有沒有苏衫冷在,其结果都是一样的。”

“看來你倒是有自知之明!”林知之以为徐帘说的是他们两人必死无疑的这个结果,却不料徐帘冷笑着看了他一眼之后,方才云淡风轻的吐出一句令气氛凝固到冰点的话來。

“我先前已经说过,至始至终,你都估计错了一件事……不是你能不能斩杀我们的问題!”

“这件事的关键从头到尾都在于……你!紫禁天掌印!林知之,敢不敢斩杀我二人这一点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