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零四云集

仙誓 六百零四 云集

苏衫冷的出手,不单单是沈言与云迁等人沒有料到,就连林知之也是一副难以置信到极点的模样。

甚至于直到苏衫冷微微退后了数步,他的面上还保持着震惊之色。

他以为苏衫冷先前之所以阻拦他,只不过是在替苏朝着想。但他已经分析过其中的利弊……放了只会麻烦更大,倒不如杀了一了百了!

沒有人通风报信的话,天元本陆那些人说不得还得很久以后才能察觉到此事。

而且也会因为种种原因对上三天和苏朝皇室的力量生出忌惮來,说不定最后的结果反而会朝一个好的方向去发展。

但林知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什么苏衫冷会在这种情况下还阻拦自己,或者说?这个苏朝天子,当真是忌惮这二人背后的势力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么?

林知之的眼底掠过一丝冷色,也泛起一抹不屑和讥讽。

“苏衫冷……虽然我若是和你战在一起,只怕真的不容易分出个胜负來。但你想要保住他们两人,是不是有些太过托大了些?”

林知之是个天资绝世的家伙。

尤其相比于其他人來说,他的年纪还很年轻。这样的人,总是有着一股子傲气和叛逆心理的,于是苏衫冷现在的态度,也让他心头沸腾的怒火燃烧的越來越大!

沈言则是一副摸不清头脑的样子望着苏衫冷的侧脸,不过他却是看不出任何端倪來。

于是乎他忍不住的用肩膀轻轻撞了撞身旁的徐帘,过了半响却沒有任何反应,却见徐帘只是一脸玩味的看着苏衫冷。

沈言顿然知晓事情只怕沒有他想的这样简单,于是也只能暂且按下心头的疑惑來。

“……你理解错了。”苏衫冷听到林知之气愤填膺的话,忍不住的的耸了耸肩,然后道。

见林知之眼中的不屑和讥讽之色更甚,苏衫冷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身形一动……便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林知之正要开口,却见苏衫冷已是朝身后的云迁等人挥了挥手,连带着紫禁天的那名老附灵师也在其内。

云迁等人面面相觑,再度确认了苏衫冷的手势是让他们过去后,也便只能挪动步伐,走到了两人身后站定。

“很奇怪我为什么叫你们过來?”苏衫冷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而后问道。

待得云迁等人点了点头后,他方才看向了林知之。

“这正是我阻止你的原因……”这一句话,却是对身侧的林知之说的了。而林知之自然也是一脸纳闷,不过只是瞬息之间,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见他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苏衫冷自然也明白他应该是想到这一点了,于是便再度看向了云迁等人。

“我叫你们六人过來……便是让诸位一同出手,灭杀这由天元本陆而來的两人!”

苏衫冷的言语之间带着一抹凛然之意,却是根本沒有隐藏自己意图的意思。

云迁等人顿然随之一愣,不过片刻之后,他们却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反应了过來。

苏衫冷这是明摆着要将五大家族也给拖进这趟浑水中去,如果这两个人背后的势力,真的恐怖到无以复加,到时候对方杀上门來,只怕他们也就别无选择了。

毕竟如果不将他们五大家族拖进來,真的到了生死危机的关头……说不定便会有某个家族选择背叛,而后苟且偷生。

可现在一旦出手,那么无论如何……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定了性质,到时便不是家族背叛与否的问題了,而是参与进这件事中的人,只能选择和沈言两人背后的势力死磕到底!

林知之在苏衫冷点出这一点之后,眼底流露出的那一丝不屑和讥讽,也是彻底的消散了开來,终究还是老谋深算的皇室之人,竟是将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一并算了进來!

“怎么?看汝等这幅表情,莫非是对这件事有着其他的想法?”苏衫冷看见云迁等人反应过來之后各有所思的表情,却是不禁冷笑道。

“……我等自然别无他意!既然事已至此,定会助陛下与林掌印一臂之力!”云迁见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将目光聚集在了他的身上,也便唯有硬着头皮道。

他可是很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沈言两人几乎已经是必死无疑的了。

而他们之中如果有人敢在苏衫冷挑明了一切的时候,拒绝对沈言两人出手,可以预想之后的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如此,你们六人便联手,争取一举灭杀早已是强弩之末的沈言!”苏衫冷不置可否的在心头笑了笑,而后冷声道。

“陛下稍后!”云迁拱了拱手,也沒有解释什么,直接便转头低声和其他四位家主说了些什么,然后众人都是捏碎了数道传讯之符。

苏衫冷见此,眉头忍不住微微一挑……林知之也是有些啼笑皆非。

沒想到这几个家伙,还真会活学活用。自己将他们给拖下了水來,他们竟然还想将自己家族的其他人给牵扯进來!

毕竟硕大的一个世家,单单家主一个人,还是不能决定一切的。

他们这边在研究些什么且不说,而徐帘和沈言两个人,却一直都静静的站在一旁。

虽然两方人离得并沒有多远,不过苏衫冷却是布下了一道真气屏障,所以沈言也压根偷听不到众人在商议些什么。

而徐帘则是一副云淡风轻,仿佛是來游玩的模样一般,丝毫沒有开口解释的意图,竟然还有着一抹好整以暇等着那些人后招的意思。

苏衫冷似乎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因为沈言很清晰的看见他的目光扫了过來。

不过沈言却极其诡异的从他神色里察觉到了一丝疑惑,而这丝疑惑,显然是因为徐帘而生,但他却是猜不出苏衫冷到底要做些什么。

正要开口拉一拉仇恨的时候,沈言的面色却一下大变,而后如同一颗陨石般朝下狠狠的坠出去数丈,方才接住了直接掉下去的徐帘,而后再度以雷霆之势,窜到了先前的位置上。

果不其然,他从苏衫冷刚刚收回去的目光里,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妈~的!这些家伙都精的跟鬼一样……这厮也不知道肚子里在翻腾着什么坏水!)

沈言心中顿然忍不住的暗骂一声,倒不是他矫情,而是苏衫冷这厮实在是太阴了。

先前他因为和林知之肺腑相撞受了伤不能动弹,所以被苏衫冷抓出去在天空中飞掠的时候,对方却是在两人体外都布置了一个屏障,大抵就是改变一下天地灵气的流动方向和凝实程度,借此让两人能不依靠他而悬停在空中。

他依靠龙象金身诀的恐怖恢复能力,在这短短的时间就再度拥有了行动能力,先前也沒有在意过自己体外的那些灵气变化。

不过在刚刚苏衫冷不怀好意的一眼看过來之后,紧跟着他身体之外便是猛然一沉的那股子力量,却是让他一下反应了过來,然后方才接住徐帘。

所以沈言才会如此恼怒的忍不住在心头暗骂出声,觉得苏衫冷委实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先前还一脸高风亮节道貌岸然的样子,两方刚刚起了冲突,他就转换出这样一副欲杀之而后快的态度,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其逢场作戏和当断则断的本事。

(这徐帘……竟然会直接落下去……看样子只怕我先前那突然升起的猜测并沒有错,这个本來让我最为忌惮的人,居然沒有丝毫修为!)

苏衫冷先前突然想起的事情,便是徐帘到底有多深的修为……如果他真的修为深厚,先前为什么不直接动手?

不过他也沒有什么的方法去查证这件事,总不可能跑上前去直接问“徐帘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修为到底有多高啊”这种话來吧?

可转念一想他就记起來先前逃出來的时候,他在沈言和徐帘两人身周都施展了一下能令人悬停空中的小手段。

所以他先前才会直接将那一丝真气散掉,用來作为试探,反正对他也沒有任何损失。

……沒想到沈言只是身躯微微一沉就直接稳住,但徐帘却是直挺挺的给掉了下去。

这一下子倒是让苏衫冷心中大定……这徐帘看起來不可一世,傲慢无比,沒想到竟然是个“银样镴枪头”一戳就烂!

正当他洋洋自得,对两人背后势力大生怀疑的时候,却发现被沈言接住之后再度回到原來位置上的徐帘,面上的神色,表情……根本就沒有丝毫的变化!

一丝一毫都沒有。

害怕,恐惧,担忧……哪怕是冷静,镇定,一切的一切都沒有。这种平静跟先前的表情如出一辙,看得出徐帘绝非是强迫自己摆出这种表情來的。

身为苏朝之主,苏衫冷自问坐在皇帝的位置上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像是徐帘这般令人接触的稍微一久,便沒由來心底发寒的人物。

如果沈言知晓苏衫冷先前的想法,只怕会不屑的嗤笑出声……先前利用青鸾之翼赶路的时候,徐帘因为两仪阴阳气形成的天地阵法,直接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差一点摔倒地上濒临死亡的地步,连眉头都沒皱一下。

换做刚刚那种事情,徐帘要是有任何反应,那才会令沈言感觉到事情大条了。

但对于苏衫冷心底的另一个想法,沈言如果知道的话,只怕会大肆赞同!因为徐帘,的确是一个让人越接触便越觉得恐怖的家伙!

苏衫冷的目光在打量了片刻后便收了回去,不过两方之间的气氛,却是因为所有人都沒有开口,加上这一档子事的缘故,变得更为凝滞了起來。

“家主……”

“家主……”

这一声声的家主,自然便是从五大家族赶來的顶尖强者,他们的声音也终于是稍稍的打破了那凝滞的氛围。

而五大家族的人在接到传讯赶來此地后,见到现场的情形,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在这些人到來之后,沈言的呼吸便一下子有些变得沉静起來,他感觉到这些人汇聚起來的力量,有若一头洪荒猛兽!

云迁的背后,不但站着之前和他交过手的那个满面冷厉的男子,而且还站在另外两个气息丝毫不弱半分的修者。

至于那柳姓家主的背后,也同样站着三人!他们每一人散发出來的气息,都不弱于上境!而五大家族的所有人加在一起,足足有二十人之数!

这一刻他方才终于理解了,当衍州的修者聚集在一起的时候……那数据化的战力,会彻彻底底的碾压掉他,毫无悬念!

足够多的蝼蚁合~体,也能变成一条龙!

而足够多的龙聚集在一起,那便是足以掀翻一切的大势!

大势不可逆!至少对于沈言來说,他暂时沒有这样的能力!爆体诀五阶段的力量,面对这样不可逆的大势,同样不起作用!

“……我以为商议这么久,你们是在做些什么!”

“沒想到果然不出我所料……不过是想将所有能左右五大家族内部的人都牵扯进这件事中罢了,到时即便我们背后的势力杀上门來,也能铁板一块的应对!”徐帘的话音落罢,苏衫冷和林知之却只是不以为然的笑笑。

“不过我觉得你们有点小題大做了……因为大长老虽然很强,但想要撑起虚空通道将足以匹敌五大家族和皇室,外带上一个紫禁天的修者送到九州來,只怕也是沒有这分本事的!”

徐帘这番话出口,沈言整个人便是彻彻底底的呆滞在了原地。

开什么玩笑?徐帘你是闲得发慌么?还是说觉得自己死的太慢了点,要吸引仇恨,也不用选择这个时候开口吧?稍一不慎,引得对面每人斩上一剑,谁都得跪啊!

且不说沈言不断抽搐的嘴角还有那苍白的脸色,徐帘整个人却就是云淡风轻的将这一番话说了个通透。

毫无疑问,林知之和苏衫冷对视一眼,心头都是猛然一动。

到了他们这种地步,很清晰的能察觉出來,徐帘并沒有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而且他也沒有那个必要撒谎……

因为无论如何,他们两人今日,也必然是走不出衍州的。

但徐帘却是在有些人心底的情绪平复下來之后,再度说出了一句话。

而在这句话出口之后,无论是苏衫冷,林知之……乃至云迁等各大家族的所有人,脸上那种淡淡的轻松之色便尽皆消散了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