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六百零五仅此而已

六百零五 仅此而已

但徐帘却是在有些人心底的情绪平复下來之后.再度说出了一句话.

而在这句话出口之后.无论是苏衫冷.林知之……乃至云迁等各大家族的所有人.脸上那种淡淡的轻松之色便尽皆消散了开來.

“看起來你们听闻这个消息.应该都感觉到很庆幸.庆幸即便我二人在九州大陆出了事.天元本陆那边的实力.也沒有兴师动众杀上门來的能力.”

苏衫冷等人尽皆是暗自在心底翻了翻白眼.既然你自己都说了那什么大长老沒有能力支撑着让一个虚空通道传送许多的修者來到九州大陆.那么这番话根本就毫无意义.

但是在翻白眼这个表情做出一半的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瞬间为之一变.而后全部僵在了原地.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不过很可惜……你们似乎想偏了.”

“因为大长老沒有必要撑起这样一个足够无数修者來到九州大陆的虚空通道……他只需要自己一个人走一遭.毁掉五大家族.毁掉紫禁天.乃至于……毁掉整个苏朝.”

徐帘即便是在说着这些在常人看來无异于傻~逼的话.可他面上的平静之色.却沒有丝毫变化.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般.

“仅此而已.”

直到这四个字如同晨钟暮鼓般落罢.苏衫冷以及林知之等人.方才相继回过神來.

仅此而已.这是什么意思.

也即代表着.面前这个一脸平静的家伙.居然认为他们背后那个劳什子的大长老.拥有者单枪匹马挑掉整个苏朝的能力不成.

苏衫冷和林知之因为从徐帘的面色和语气中察觉到了那一种云淡风轻的神色.也便觉得对方此言应当不会有假.所以两人心头便是倏然一紧.

而云迁和云傲作为唯一在五大家族里见过沈言出手的两人.也都沒有表现出太过于不可思议的模样……

因为他们知晓那个生命气息不过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拥有着可以硬生生的逼退云傲的实力.

拥有和云傲旗鼓相当实力的人并不少.至少五大家族今日在场的这些人.不管是谁和谁互相对上.都不会落得个太过难堪的结果.

但他们的年龄呢.自是为之不提.即便是其中最小的一个.也足有五十岁以上了.

五十岁.对于一个处于九州大陆修炼层次顶端的剑尊.亦或者是天元本陆的一个上境强者來说.实在是太年轻了.

但对比沈言呢.后者今年至多二十岁.便已经拥有了这样的修为层次.再给他三十年的时间.谁能知晓对方可以成长到何等惊人的地步.

这样思索下來.似乎培养出沈言这种人的势力.委实有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范畴了.

所以云迁和云傲明知的沒有开口.

现在这件事.已经不单纯是他们两人开口.或者说五大家族的人加在一起能解决的了.

到底是战是和.还得看林知之和苏衫冷的态度.

云迁和云傲不开口.其他所有人虽然心中早已暗自嗤笑起徐帘的异想天开.但既然苏衫冷和林知之在这里.那除了他们二人.便沒有任何人能做出决定.

但仅仅过了片刻.各大家主以及家族里最顶尖的那些强者.再神经迟钝的人.也有些感觉到了不对劲.

现场的氛围太压抑了.

在徐帘那句话说完之后.五大家族的所有人沒有开口并不奇怪.但苏衫冷和林知之一个面色沉重.一个眼神闪烁.同样也沒有开口.那就有些令人捉摸不透其中的韵味了.

到底是什么缘故.才能导致这两个已经是半步剑道圣者的强者露出这样的表情.

五大家族的强者能修炼到这一步.沒有几个是纯粹的笨蛋.在联系起自己赶來时奇怪的现象.以及徐帘那一番话和苏林两人的表现.所有人同时得到了一个让自己都有些感觉像是在做梦般的答案..

那就是徐帘先前所说的一番话.极有可能是真的.

开什么玩笑.几乎是心底那个念头刚刚冒了出來.五大家族的修者瞬间就猛的否定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一人一剑能挑了五大家族不算……还外带添上一个紫禁天.甚至于.还琢磨着想将苏朝也给挑翻了.这句话就是一个笑话.这件事就是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

五大家族的这些强者在心头嘀咕了一番之后.却是又忍不住望着苏衫冷和林知之两人的表情.露出了犹豫不决的狐疑之色.

但是……看陛下的神色.还有林掌印的表情……好像……不会是……真的吧.

见鬼.

想到这一点后.再三缺人了苏衫冷和林知之二人的踌躇不定和沉重的表情后.五大家族的人一时间全部面面相觑起來.

而沈言也在这时候.听到了一大片不可置信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实际上在徐帘开口的时候.他也觉得即便大长老再厉害.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应该也是吓不住苏衫冷二人的.

毕竟九州大陆.可不是天元本陆……也不会再出现一个因为大长老一句话.就吓得瑟瑟发抖的赤幽玄.

但令沈言自己也沒有想到的却是徐帘这一番话.居然真的再度控制住了局面.

虽然这种控制只是暂时的……因为他能感觉到那种令人窒息的压抑感.也大抵知晓面前那不远的一群人爆发与否.只是苏衫冷和林知之两人一句话的事情.

“苏衫冷……我知晓你在担忧什么.也知晓你的依仗在于什么.”

徐帘似乎是察觉到了苏衫冷和林知之完全不同的心绪.于是一开口.便露出了一种强硬到极点的姿态.

于是乎五大家族的那些人.全部明白自己先前觉得那个最不可思议的猜测.只怕会极有可能是真的.

在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所有人都明智的屏住了呼吸.

至于突然开口大骂一声对方是个傻~逼.狠狠替苏衫冷羞辱对方一番这种事情……根本就不会是任何正常人干的出來的.

即便那个什么大长老沒有灭掉紫禁天的实力.但想要灭掉一个世家.应该也不会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不需要大长老本人前來证明这一点.只需要知晓这两个不过二十上下的青年都与对方有着关系罢了.

一个能培养出如此年轻.却又修为惊人的修者的势力之中的“大长老”.就算是猪.也能猜出來对方的实力会有多么恐怖.

那只怕也是天元本陆那里的至强者之一了.一个至少要比九州大陆辽阔了五十倍的大陆.天知道那儿的至强者.比之九州大陆的最强.到底强出了多少.

现在开口保不准就将对方给得罪透了.就算对方今日会死.临死之前通过什么秘法传递给那大长老一个消息……说些衍州某某某家族煽风点火添油加醋一类的事情……

鬼才会懂对方会不会一怒之下就拿自己的家族开刀……现在和苏衫冷与林知之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是沒错.但这可不代表某个家族会跑出來“耀武扬威”的去辱骂徐帘不开眼.仅仅是为了得到苏衫冷的好感.

之说以是问好.是因为只怕苏衫冷和林知之两人自己都沒有做出决定來.到底应该怎么解决这样一个大麻烦.保不准跳出去一开口.却落得个里外不是人的局面.

都抱着这样的念头的情况下.即便徐帘的话对于苏衫冷來说有些颇为不恭敬了点.可也沒有谁不开眼的打断对方.

至于苏衫冷.能做到苏朝皇帝的位置上这么多年.又怎么会因为这一句话而愤怒……所以他竟是饶有兴致的望着徐帘.似乎想要听听他说些什么.